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人似当知否 > 正文
楔子 乾坤天鸾阵
作者:慕言笙  |  字数:3620  |  更新时间:2019-08-30 19:13:46 全文阅读

漂泊的雪,孤寂的灵魂。

  初春的江南依旧有一些寒冷。像今年,天公不作美,一连降下三日的小雪,把那刚刚抽出枝芽的柳条都冻得缩了回去。

  但初春的雪是柔软的。带着春天的朝气和香草的芬芳,像一片片细羽在空中徘徊,盘旋,跳舞着。它好似眷念这天空中的无拘无束,始终不肯落下,只是在佳人伸手抚摸时才会降临,感受人间的温暖。哪怕只是一瞬间。

  一切都是静谧的,一切都是美好的。但对她而言,这些美丽都是曾经了。现在的她,已经无瑕去欣赏美景,吟诗纵酒了。

  “主上,此处不宜久留,请尽快出发。再过两日,我们就可抵达目的地。”一位黑衣男子躬身行礼,毕恭毕敬地说道。

  “我知晓了。一炷香后,动身出发。”女子叹息道。

  她眉若远山,双眼似夜空中最神秘的星辰,带着朦胧,氤氲和说不清的高贵。只是一双雾雨迷蒙的桃花眼,竟会让人沦陷!想必这就是她独有的人格魅力吧!

  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明是人间仙子,但微垂的柳眉上却染了尘埃里的愁怨……

  一滴泪,随风而逝。

  新婚之夜,睿王叛乱,意图篡夺皇位。御林军被迷香、下药的婚酒放倒,皇城守卫寥寥无几。新帝派其弟昊王持符节请玄甲军护驾,但睿王却用事先伪造符节命玄甲军射杀了“假昊王”。皇宫被破,皇帝失踪,她被属下救走,救走时还穿着鲜红的嫁衣。

  嫁衣!

  她不由得握紧了双拳,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她与暮凌尘虽不是青梅竹马,但也算是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尽管他有时候会坏坏的,但他从未真正欺负过自己。在北地行兵时,他曾说,现在,你是我的王妃,如有一日,你成为了我的皇后,我会竭尽所能,为你补办一场最盛大的婚礼,载入史册。

  可是,睿王叛变,夫妻失散,一切都成了虚妄。

  新婚夜,血染时。

  她的父亲是当朝宰相——独孤行,素以贤德闻名,虽权倾朝野,却从不贪赃枉法,辜负先帝信任。独孤一族更是大庆六大氏族之一,风光无限。她,独孤卿,独孤行最疼爱的三女儿,独孤一族的圣女,自幼跟随高人学艺,十五归家,及笄礼上以一曲《望江山》得到先帝赏识,自此,追求者不计其数。睿王也在其中。

  睿王!那个自称体弱多病的家伙,素来疏于朝政,先皇不吩咐他做,他便图个自在。却不想,竟是个心机颇深之人。

  若不是如此,她和阿尘也不会沦落到……

  阿尘……

  犹记得,那年花好月圆,元宵佳节,留下最美的邂逅;

  犹记得,那月北地寒冷,拥炉披裘,指点大庆的蓝图;

  犹记得,那日佛铃花下,虔诚誓言,而如今,从何兑现……

  “主上,该起身了。”玄衣男子提醒道。

  独孤卿戚戚一笑:“好。”

  坐在马车上,一路上略微有些颠簸。她素手成笔,以灵力为墨,不知觉地在窗棂上画画。眼睛,鼻子,嘴巴……

  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一滴,一滴……画人画皮难画骨,化骨柔情谁能懂?我一笔一划,描下你的骨,愿来世,我还能一眼就能认出来你。

  一口鲜血喷出,尽数打在了窗棂上,把那位画中之人衬托得更加的俊冷。独孤卿抹去嘴角的一缕殷红,开口问道:“冥衣,组织派来保护我的还有多少人?”

  “回主上,除却死士十人,组织中负责保护您的冥卫还有三十多人。”冥衣的语气没有任何波澜,好似已然看破了生死,又好像是在履行自己应尽的职责,“已经有十余名冥卫为主捐躯。”

  “知道了。”独孤卿暗中咬了咬牙。睿王,杀了我的人,我迟早会让你感到后悔的!

  这些人都是来自一个叫做“碧浮图”的组织。这个组织机构庞大,历史悠久,是当年教授她知识的高人临终前托付给她的。那年,她接任碧浮图阁总阁主,仅及笄一月。

  组织里的大部分人都可以说是她的半个亲人。

  犹记,北地一战,风雪夜里同甘共苦;南海一役,波涛汹涌奋勇杀敌;西南慕容王府反叛,勾心斗角共度难关。

  碧浮图,她的第二个家。

  她哭了。

  哪怕是在面临接任阁主的生死考验中,她都没有留下一点眼泪。可现在眼泪怎么不值钱了呢?或许是这一次损失得太严重了……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如今唯一能够改变现状的法子就是开启师傅在手记里提到的——乾坤天鸾阵。

  乾坤天鸾阵,可变情缘,易乾坤。大阵聚群星之灵,汇天下龙脉之气,每百年开启一次,唯有碧浮图的阁主才有资格进入。进入后,时空倒转,一切皆有转机。但付出的代价是——一旦改命成功,两大时空合并,命数逆改,但入阵者将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一旦失败,入阵者会回到原先的时空,一切恍若一场梦,梦醒后,终身不得入乾坤天鸾阵。

  而独孤卿此去天岚山脉,就是为了借百年一聚的星辰之力,开启乾坤天鸾阵,逆天改命。

  不知何时,雪,已悄然停歇。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泥土香,混着些许湿度,沁人心脾。雷声乍起,一支箭矢射来,正中冥卫的背心,溅起一片血花。

  “是敌袭!主上小心!”冥衣回头一箭射出,大喊道,“全员戒备!全速前进!”

  一夜无眠,狂奔。

  夜半大雨,道路泥泞,值得庆幸的是,再过一个时辰就可以赶到天岚山脉。

  “主上,换马!”冥衣抬头看向眼前的山路,“这一路上我们小心翼翼,但追兵依旧不减,想必是队伍里出了叛徒。”

  “不错。先前的九宫生死阵,只有碧浮图知道真正的出口,他们能够穷追不舍……”独孤卿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纷乱的心。为什么要背叛?为什么!

  人心难测,信任,不过是上位者手中的玩物罢了!

  “冥衣,保重!”独孤卿翻身上马,趁着还在舒展的夜色,迎着黎明若有若无的光,踏风而去。

  她知道,若是组织里出现了叛徒,前行的路线必然已经被知晓,前方的山谷就是最佳的伏击点。希望,不能灭!该断,必须断!

  点点星光,濛濛细雨,似柳絮般洋洋洒洒地飞舞,舞出一片漫不经心,舞出一眼支离破碎。

  雨,是轻的,也是清的,却是细碎的。像是一颗充满裂痕的心,飘舞的碎屑在寻找着归宿,想要缝补这裂痕,却又是凌乱得彻底,无处着手,最后像这漫无目的的雨,流连在了空中,化为尘埃……

  细碎的翎羽散落在她的头上。独孤卿没有注意,只是策马扬鞭,飞速前行。身后,一片乱石滚落,箭矢飞射,刀枪剑鸣。

  眼角沁出的泪水,随风而逝,没有留恋,只有向前。她不能停,因为,她背负着众多人的鲜血和性命!她,要逆天改命!

  天岚山脉最高峰——回情峰!回情峰中风情回,有情人寻人有情。一切的命数,因情而起,在回情峰中都能更改。

  “乾坤天鸾阵,天地间第一情阵,通过阵灵问情考验的人方能开阵改命。独孤卿,你真的要开启乾坤天鸾阵吗?我提醒你一句,即便你改命成功,你也会在对应的时刻魂飞魄散。”阵灵问道。

  阵灵,乾坤天鸾阵的守护者,长相和五岁的男孩差不多,但眼眸中却写满了沧桑。

  “我知道。开阵!”独孤卿从怀中取出一片叶状血翡翠,递给阵灵,“这是信物,持信物者无需进行阵灵问情考验。”

  相传,乾坤天鸾阵的问情考验十分变态,从来没有人能够通过。所以持有信物的碧浮图阁主便成为了唯一能够进入乾坤天鸾阵的人。

  阵灵摸了摸信物,叹息一声,语气中似乎有些幽怨:“碧浮图阁阁主是吧?真是的,问情考验多好玩,难得来一人,竟然……”

  “开阵!”独孤卿对阵灵的碎碎叨有些不满。

  “知道了。”阵灵闭上眼睛,双手结印,“以吾之名,开女之阵,星辰之力,汇于龙脉,山川灵气,借以开阵!乾坤天鸾,以情为劫,逆天改命,起!”

  一时间,雨,悬浮在空中,迟迟不落下。独孤卿进入阵眼,垂眸静坐,神魂离体,即将穿越时空。

  阵灵的声音突然传来:

  “进入新的时空后,你有九年的时间改命。时间一到,你就会被强制传送回原先的时空。在此,我要更正一下你的认知。若你改命失败,你也可以以身铸阵,强制合并时空。结局要么是发生时空变异,两个时空化为一个新的时空,结局可能会朝着你的预期发展,也可能不曾改变;若两个时空不能成功合并,你依旧会死,这两个时空可能会发生大爆炸,也可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你抵达那个时空后,记得察看你的灵海。我在你的记忆里留一套咒文和手势,你不要忘记,那是联通两个时空的钥匙。钥匙在五年后生效。如果你五年后就想要回到原先的时空,就可以启动这把钥匙。钥匙随时随地都能用。”

  说道这里,阵灵的语气不由变得有些凝重:“另一时空的人的性格可能会与原先时空的不同,发生的事件时间可能因你的改命造成的提前或推迟,但内容大致相同——至于发生原因嘛,可能会不同……嗯,没事了!”

  阵灵双手结印,将独孤卿送往另一个时空。他忽然想起一事,便对那个渐渐变小的洞喊道:“改命会使诸般因果加身,你可能会遇到一些你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可惜,独孤卿已经听不见了。她已经坐在床边,悠悠转醒……

  ……

  “喂,你这个死脑筋,一定要这么做吗?”阵灵问道。

  虚空中,缓缓出现一人。他摘下面具,竟与马车中的人长得一般无二。剑眉、凤目、薄唇。

  “她的骨,我已刻入心中。哪怕是在另一个时空。”那人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宿命轮回,前世的她救了今生的我,今生的她也应当去救来世的我。这是命数轮回。”

  “你个死脑筋!”阵灵不由翻了个白眼,“不救又不是不能在一起。另一个时空的事,管毛管!”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坐到了独孤卿身旁,轻抚她的眉,低声呢喃:“画人画皮难画骨,化骨柔情谁能懂?卿儿……”

  似是有感,独孤卿流下了一滴泪,打在了他的手背上。

  “凌尘……”

  “我……在。你就当是睡了一觉,作了一场梦吧……”

  风吹过,两相依。俪人影,不自知……

  时空静止。

  无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