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人似当知否 > 第一卷 莲心
027章 爆炸
作者:慕言笙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19-09-11 23:56:24 全文阅读

月色暗淡,狂风呼啸。

  真是看戏的好天气!

  顾任离看着远方的天空,不由想起了一句老话——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今夜,注定不太平!

  屋中传来一声动静,大概老鸨和墨柳要醒来了。

  顾任离冷冷一笑,走了。

  开局了。

  ……

  且莫车思考良久,道:“那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吧!”

  独孤卿颔首:“我带来的人身手较好,六人中可派出五人探路。你派出几人?”

  “你派五人?万一他们发生了什么意外怎么办?”且莫车问。

  “不会。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不会轻易出事的。”

  且莫车只觉得自己的顾虑似乎多余了,于是道:“那我就留六人在身边,派十五人探路吧!”

  独孤卿心中一惊。他看到的人只有二十个,那最后一个人在哪里呢?看来这回不好对付。

  独孤卿面不改色,点头表示同意,不再多言。她在思考那个示好的人,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他不可能是殷德妃的爪牙,那他为什么要卷进那个计划?难道祝启焕的运气那么背,选中了那个毒谷的人,那个人又打算放松自己的警惕,向自己示好?

  不可能!她先前调查一片莺花时发现,那里势力错综复杂,更有几批人很留意墨柳和一片莺花里的其他艺伎,这说明那里不止墨柳一人身份有异。而且那个人会挟持老鸨说明对一片莺花做过调查,对那里的地形非常熟悉。他把老鸨送回来更是表明了他知道有人打算利用他对付某人。毒谷的人刻意作出这种假象的可能性不大,这个人的调查的又是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接受祝启焕对他的利用?祝启焕知道这件事情吗?

  独孤卿觉得一个头三个大,不得不打断了思考。

  采个药,至于这么艰难吗!

  ……

  白衣男子走到了一间偌大染布坊前,扣开了门。

  平野的染布坊只出售五种颜色的布匹——黑,白,红,蓝,黄。所以染布坊的大院内摆放的也是墨染的黑布,红茶染成的红布,板蓝根染成的蓝布和菊花染成的黄布。很显然,这是一家高级的染布坊。

  实际上,这是一家专门给平野贵族和青楼名妓定制的染布坊,同时,它的另一端开着一家瓷窑,加之此处生产出来的布匹似玉般柔顺光滑,故而得名“青玉坊”。

  白衣男子穿过挂满各色染布的大院,走进了一间内屋。

  屋内,站着两人。

  白衣男子躬身行了道:“禀主上,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了。她应该知道我没有恶意。”

  “不,她反而起疑心。”黑暗中,一个人带着斗篷,分不清是男子还是女子。她的声音磁性而略带沙哑,很中性,但那簇自然垂下的华发却暴露了她是女子。

  这时,一个黑衣男子道:“我要去保他吗?”

  女子道:“不用,舍弃了吧!先前想拿他给那人添点堵,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你就做个戏好了。”

  “是。”

  “查清楚那人的消息了吗?”

  “不清楚。他们似乎是来自大金,但又好似有人伪装。”

  “是吗?”女子凤眸一眯,然后命令道:“落月那里就准了!”

  “是。”

  “都出去吧!该做什么,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

  “属下告退。”白衣男子和黑夜人行了一礼,转身而去。他们的关系似乎并不亲近,彼此之间也没有太多的交流,但也没有明争暗斗尔虞我诈虚与委蛇或不死不休。他们之间,就像是朝阳中的露水,散去的涟漪,没有什么交集,却又在触碰的那一瞬分开。

  有点特别!

  屋里,女子长叹:“师兄,你难道会出手助我吗?”

  随即,她自嘲一笑:“不可能的。那你让她来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她是打算代表自己来加入那个计划?这个大金的身份会是她伪装的吗?或许吧!师兄教出来的弟子必定不差。这一次,就当做是对师侄的考验吧!嗯……沙漠一行,很有必要了……”

  气若游丝。她的话一如她,渐渐地,消失了……

  ……

  “吼……嘣……”

  先后两声巨大的爆炸响起,别院冒出滚滚黑烟。

  大烟中,一人跌跌撞撞地冲至独孤卿面前,忙道:“殿下,小心院……有……”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昏死过去。独孤卿面不改色,只是替他把了脉,淡淡道:“晕了。”

  她看了一眼属下背后那道伪装的伤口,觉得少了几分血腥味。她担心且莫车嗅觉灵敏,计划露馅,便示意最后一人将“昏死”的那人带了下去。她事先带了一架马车,就是为了此时发挥作用。

  她对且莫车道:“院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我们先休整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人能够回来,再决定是否进入院内。”

  且莫车咬牙道:“等得越久危险恐怕就越大!”

  独孤卿补刀:“所以呢?你刚刚也是这样,结果呢?”

  且莫车没有说话。虽然他很暴躁,很愤怒,很自责,但是眼下情势如此,他必须镇定。

  独孤卿继续道:“他们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好了,早进和晚进对我们而言又有什么区别呢?若是晚些进去,我们说不定还可以遇到爆炸中幸存的人。”

  且莫车思量了一下,事实的确如此,可是他为什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算了,该来的总会来,等一等说不定还真的能够等到三四个兄弟呢!他道:“好。”

  独孤卿微微一笑。

  按照计划,她要设法拖住且莫车一炷香时间,这样自己的人就可以在那座空壳里布置得天衣无缝,让今夜的这匹人有去无回!至于那名“昏死”之人说的话就是独孤卿设下的疑阵,目的就是让且莫车知道院中有东西。至于是什么……

  ……

  马车一路颠簸,最后在南城外三里的一间庄园前停了下来。

  暮凌昊依旧在“睡”。

  他根本没有被药晕,只是顺着独孤卿的意思被“劫持”。可是按照剧本,他半路应该被救走了啊!可是他半路被劫后怎么还来到荒郊野外了?而且现在都快酉时了,他们怎么过城门的?

  凉凉,自己竟然忘了注意!都怪自己那时一直在纠结自己是被独孤卿给卖了还是真的失策了。不过自己似乎有听到过他们在马车外的一段对话,对话中依稀能传达出有个内应替他们私开了城门。

  所以他们到底打算做什么呢?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倒霉啊!

  马夫下车扣门:“三二九号归位,三二九号归位。”

  显然,这是他的代码。

  半晌,门后传来一句话:“可知几号?带何人来此?”

  “二号。”马夫回答,“大人要求带他过来。”

  二号?暮凌昊眉头一皱。难道这里是二号别院?看来我要设法给他们传递一个消息了。他听到那些人继续问答到:

  “他是谁?”

  “代号:昊天。”

  “昊天?进去吧!”那人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复杂。暮凌昊听到那人语气中细微的惊诧,不由对昊天这个代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难不成昊天是他们给自己的称呼?

  暮凌昊想着想着,忽然深刻地意识到了一件事——他被卖了!独孤卿对燕叹震的势力了解得还不够全面,所以这个女人就把自己给卖了,拿来打探情报!

  可恶!

  可是,这貌似有点意思。

  门缓缓开了。一人走了出来,来到马车前,道:“打开。”

  暮凌昊一愣,随即装作熟睡的样子,试图蒙混过关。

  那人只是一瞥,然后放行。他淡淡道:“看紧了。”

  空中,一道黑影飞过,惊起一片轻风。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了……

  ……

  白衣男子来到了县府附近,黑衣女子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

  县府很宏伟,棕色的大梁横立门前,流露出一股岁月的沧桑。县府很大,有办公区,演武场,待客厅……但这些都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他们要去的地方,是衙门!

  数年前埋下的火药引线就是在衙门口的那张大鼓之下!

  如今燕叹震打算借县府爆炸之乱浑水摸鱼,可不幸的是,他遇到了独孤卿,遇到了顾任离,遇到了祝启焕,还遇到了白衣男……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黑衣女子道:“那群名义上的‘大金’人不在,但县府周围似乎有好几批势力在监视状况。”

  白衣男子笑了笑:“我们踢了一个皮球给她,她倒好,直接回给我们一个球。既然如此,计划改一改也无妨!我倒想看看,她会怎么应对这个局!”

  “你是打算把……”

  “不错。打草惊蛇!”

  “那我们这边怎么办?”

  “按计划进行。”

  “那你是想怎么……走水!那里还有一部分!对吗?”

  “不错。清理完这边后,我们就可以看戏了。”白衣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但他的语气中却带着几分戏谑,“你说,受惊的蛇会是跑了呢?还是奋起咬人呢?我真的很期待呢……”

  ……

  “嘶!”

  又是一个匈奴人倒下。

  且莫车的身边只剩两人。不过和独孤卿的“全亡”相比,且莫车还算是“幸运”的。

  他们在门口候了一炷香,但是依旧没有人回来。最后,独孤卿听从且莫车的意见,带人深入。

  鉴于独孤卿的护卫只剩一人,且莫车的人就打了先锋。可惜出场早死得早,瞧,独孤卿的人刚刚被绑走,且莫车的人就有三人倒下,现在那孤零零的两个守卫就像是黑白无常,守在且莫车两边。偏偏这两个人都是人高马大,黑脸髭须,像极了两金刚,于是,独孤默默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嘿嘿金刚。

  独孤卿问:“还要继续吗?”

  且莫车咬牙:“当然!给老子继续走!给俺走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