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命中有你

你好少年第十三章:中元鬼节

[更新时间] 2019-08-19 07:02:30 [字数] 2247

“第一天见面时看你保温盒里的饭菜都凉了,我昨天找了一份在奶茶店的工作,昨晚老板给我发了三百幸苦费,就想着给你换一个保温盒,怎么样?喜欢吗?”千鹤一边拧上保温盒一遍解释。他拿在手里的保温盒是白色的,少女总喜欢给他买白色的衬衫,大概是喜欢白色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凉雪深含糊的点头。事实上她并不喜欢白色,甚至有点讨厌,在她昏暗的人生中圣洁的纯白听上去讽刺又好笑,但认真看看眼前的白衣少年,其实白色也没那么讨厌。或许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光明与温暖,纯白无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用过早餐,背上书包凉雪深在少年的目送下出了门融入黑暗,再次一个人走在熟悉的小巷,去日日光临的车站,却不再是无依无靠的孤傲与清高,她是有家人的。或许她依旧傲,却不孤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千鹤在城南江怀大学附近上班,从城东到城南耗费的时间并不比城北少,以后应该都没办法相送,但凉雪深并不介意。这才应该是生活该有的模样,同一个屋檐下尽管需要互相扶持,但不是腻人的形影不离,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人生的道路,他们相遇交错,可并不平行重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往后的日子里生活开始变得很平静。凉雪深三点一线,学校、家里、饭店,千鹤两点一线,奶茶店、家里,安宁的日子似乎已经再也掀不起一丝风浪,但二人都没说什么,生活的宁静让人感觉安稳。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也不过就这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七月十五,中元鬼节,今日是周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A市本地人有着最古老的习俗,在中元节这天会在路边小区内的小路上烧纸,扯开喉咙嚎啕大哭,咿呀呀的诉说大部分人都听不懂的话。至少作为本地人凉雪深是听不懂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凉雪深今日请了假,没去上班。每年的中元节不论是在做什么,她都会放下手头的一切在恒阳小吃街走一趟。她的步伐不急不缓,就像从另一个世界回来的亡灵,前来怀恋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路上耳边都是哭喊声,没有一点压抑,哭声里的悲伤与头七出殡不相上下,凉雪深有些不能理解这些本地人是如何年年在七月十五演绎的这份悲伤。黄纸在橘黄的火中化为灰烬,黑色的纸灰到处乱飞,A市的天空灰蒙蒙的。凉雪深没有管那黑雪般飘落肩头发尖的纸灰,一步一步沿着小吃街走,直到抵达明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听闻明江是她父母的埋骨地,父亲坠江在这里,尸体都未曾捞到,为了母亲与父亲同葬,亲朋好友将她的骨灰撒在了江中。生时母亲跟着父亲吃尽苦头,死后骨洒明江不得入土无法安眠,这是她母亲的命,也是别人给母亲的葬礼。凉雪深静静的矗立在江边,看着滚滚明江水,如果她有一天死了,决计是不会葬在这冰冷的江中,死后还无法安身四处漂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葬在A市大江小河的人不少。凉雪深偏头看了一眼蹲在桥边烧纸的那些人。A市的地皮不说是寸土寸金,却也是大多数人买不起的,再加上城市哪里那么多的空地给你做坟地?所以大多数人都是将亲人的尸骨火花以后洒入江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凉雪深还从来没有在中元节替父母这般哀嚎过,不管悲伤还是喜悦她都做不到那么夸张的演出,她只是喜欢在鬼节这一天一个人来到明江这边,看着远去的江水发一会儿呆。其实在这里哭诉又有什么用?谁知道江水将骨灰冲向了何方,那些亡灵如今又漂泊在哪里?总之不是脚下这一片水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莫约半个多小时,清风从江面吹来,凉雪深撩开耳边吹乱的发丝,转身离去。她也不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来明江站这么一会儿的原因,不是祭奠谁缅怀谁,就像仅仅来大桥上吹吹风。哭声依旧呜咽,凉雪深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明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城南,江怀大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今日是中元节,整个A市都沉浸在一股悲伤沉闷的气氛中,并不是人们的悲伤有多重,对死者有多敬畏,只是时不时能够听到那种撕开喉咙的哭声让人心情好不起来,连带着附近小店里的生意都差了好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琉璃路是江怀大学后山出了名的情人路,由洁白透明的钢化玻璃铺成,路边种着常开不败的粉色樱花,俗称四季樱,谁也不知道学生会从哪里弄来的这种樱花树。今日琉璃路基本没有什么学生,只有稀稀落落几个无聊的人坐在长椅上听歌看书,毕竟这里风景还是不错的,也安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哥,最近听说大学门口的那个奶茶店老板娘新找了一个店员,学校好多女生都去看他了,说是比你还帅呢。”在粉色的樱花树下坐着一男一女,两人挨得极近却不显暧昧,当一片花瓣落到少女的书页上时,她突然开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在看手机的男生动作一顿,漫不经心的回答:“哦,你还没去看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切,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店员专门跑去喝一杯奶茶。”少女朝着天空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脸上的神色忽的一改,撞向男生的肩膀挤眉弄眼,“要不咱们也去看看,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和江怀大学的学生会会长相提并论?你说要不要叫上欧铭夜那个家伙,整天搔首弄姿,要是知道学校外面一个打工的普通人都比他帅,不知道会是什么场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别闹,要去自己去,我可没那个闲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嘛,哥,你还是不是我亲哥?”少女脸一拉,抓着男生的手臂摇晃,“参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陪我去回家后我就告诉妈,你在学校根本不管我,看你到时候回去怎么和妈交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行,走吧带路。”男生将手机一关放进裤兜里起身,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帅气。少女满意的挽住男生的手臂,拖着不情愿的男生沿着琉璃路离去。她想,果然还是她哥最帅,就让她好好见识一下传闻中的那个奶茶店员,究竟有没有那些人口中说的那么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今日七秒时光奶茶店的生意比较冷清,半个小时都不见一个人出现。萧莺莺无聊的捧着手机坐在收银台前追剧,千鹤则是拿着一本供客人打发时间的书翻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少女兴致勃勃的拉着自家亲哥踏进店门,少年听到声音连忙起身:“您好,欢迎光临,请问你们要什么口味的奶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看到千鹤那一瞬间少女身体一震,紧紧扣住男生的手臂,哆哆嗦嗦的启唇:“哥、哥……他他、他不是变出来的幻影吗?怎么还在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声音压的很低,只够两个人听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