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各有心思
作者:沉一二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19-11-16 13:14:56 全文阅读

林沫寒提起桌上的电脑,拿着车钥匙火急火燎的乘着电梯去了地下车库,由于她太赶时间,也没有看到车胎有异样的,直接坐上车踩着油门去了S区。

路上林沫寒明显的感觉到车子颠颠簸簸的,可为了赶时间她也只能强撑一会儿,打算到了哪里再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她行驶完一个红绿灯,正以六十码的速度行驶着,忽然前方有一辆车面包车突然改道。

林沫寒吓得直接踩了住了刹车,由于这急性刹车,车子不但颠簸的有些厉害,而且还有摇晃不稳定,绕过了那辆面包车后,;林沫寒的就摇摇晃晃的行驶在马路中央,方向盘也根本控制不住车子的摇晃力道,随后她直接撞上了马路边上的大树。

林沫寒受到了强力的冲压,头重重的磕在了方向盘上,挡风玻璃也随即跟着崩裂开来,破碎的玻璃渣子直接扎入了她的皮肉中,额头上也流淌出一股鲜红色的血迹。

车头也被撞得有些畸形,车灯直接整个给撞碎了,车盖从里往外的冒着阵阵白烟,林沫寒强忍着疼痛吃力的解开了安全带,扣动着开门伐时却发现车门被卡死了,情急之下她也只能抬起脚往车门上狠狠的踹了几脚,却发现未有任何效果。

而前方车盖里冒出的白烟越来越大,万般无奈之下林沫寒只好随手拿起车台上的摆件,使劲的砸着已经有些碎裂的车窗,很快就打开了一条口子。

林沫寒强撑意识忍着痛从车窗逃了出去,可车窗上未清理干净的玻璃碴子,将她的手臂、大腿、腹部,都扎了很多细小的伤口和刮伤的痕迹。

她刚下车没走几步额头上的血就越流越多,渐渐的直接覆盖了她半张脸,林沫寒的意识也在逐渐地消失,脚步踉跄的最终跌倒在了地面上。

……

到了下的会议时间,所有人都准备就绪时,却只有林沫寒迟迟未到,温淑婉看着对面那空荡荡的座位,暗讽道:“怎么?林总监就没有一点时间概念吗?真让我们所有人等她一个人吗?”

苏薇瞪了她一眼,又对着萧璟轩小心解释道:“萧总,在上午S区商场那边的市场调查报告出了问题,本来是我去的,林姐怕赶不及所以她就去了S区,刚才我也给她打过电话,但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

萧璟轩蹙了蹙横眉,深邃的眸子也变的暗沉了些,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第一次感到心有些慌,嗓音沙哑的对着他们:“今日的会议就到这里,散会。”

语毕,萧璟轩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温淑婉见他如此紧张林沫寒,恨不得撇断掉中的钢笔。

“你现在马上去给我查查她在哪里。”萧璟轩一边快步的迈开步伐,一边对着赵醒言吩咐道。

赵醒言倒是少有看到萧璟轩如此紧张,也不敢有任何耽误,马上前去调查林沫寒现在所在的位置,很快,赵醒言就定位到了林沫寒的GPS,见定位竟然在医院,又大费周章的查了查去S区的线路上,又核对上了林沫寒出发的时间,一直看到她出车祸时的情景。

赵醒言看着视频中的林沫寒那血流不止的模样,也不敢丝毫的耽误,直接拿着视频去找萧璟轩,火急火燎的直接推门而入,都忘记敲门这一回事,气喘吁吁道:“萧总不好了,林总监之所以没有参加会议,是因为她在半道上出了车祸。”

话说着她就将手中的视频递给了萧璟轩,他一看见林沫寒受伤的模样,幽深的眸子散发出一股阴森的冷气,强压着声线:“她现在在哪里?”

“我查到定位是在蒲川医院,也打电话确认过了,林总监现在还在急救室。”赵醒言对着他汇报道。

一路上萧璟轩不知闯了多少个红灯,风驰电掣的赶往蒲川医院,到了哪里他健步如飞的直奔急救室,却看见方欣妍坐立不安的在急救室门口徘徊走来走去。

当方欣妍看到萧璟轩赶来时,也不免有些惊讶:“你……你怎么来了。”

萧璟轩根本顾得回答她的问题,急躁不安的看了一眼急救室,嗓音森冷的问道:“现在里面是什么情况?沫沫她可有什么大碍?”

一想到她车祸时那满身的伤痕和血,心再次悬在了心口。

方欣妍对里面的情况也是担心不已,却先安抚着他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季白在里面,想必应该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萧璟轩幽冷的眸子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又是怎么会知道沫沫出事的?”

方欣妍双手搓着拳看了看急救室,回答道:“沫寒出事后,就被120送到了这里,恰巧季白就在这里上班,今天正好是他轮班,当他看到送来的病人是沫寒时,就急忙给我打了电话。”

语毕,她又不解的对着萧璟轩询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沫寒出事的?还有她又是怎么出事的?”

这个问题她一直没想清楚,送来的时候说的是车祸,可这车祸撞的也太吓人了,而且林沫寒的车技也不至于会出车祸啊。

萧璟轩便将林沫寒出车祸的视频,和他怎么知道的事情,简单的给方欣妍讲了一遍,然后就坐在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着林沫寒从里边出来。

他们两个人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总算急救室外的红灯熄灭了,萧璟轩焦急的快步走上前,只见手术室的门打开了,率先出来的是一些穿白衣大褂的医生,随后林沫寒就躺在一张担架床上被推了出来。

萧璟轩见额头、手臂、腹部、大腿都被缠绕了厚厚的绷带,宛若心如刀割一般,季白拿下口罩当看到萧璟轩时,也是愣了愣随后说道:“你们放心吧,沫寒没有什么大危险,只是脑袋受了撞击有些脑震荡,其他的还要招了CT才会知道,其他的都是皮外伤,不过创伤面积过大。”

“那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萧璟轩头也不抬一下的对着他问道。

季白看了一眼林沫寒,回答道:“这个要等麻药散了,估摸着应该在明天或者今天晚上。”

方欣妍简直不能相信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会弄的这样子,紧握着林沫寒的手,心疼道:“那就好,可是她脸上的伤痕会不会留疤呢?”

“放心吧,不会的。”季白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方欣妍这才完全的放下心来,又看了看一旁的萧璟轩,见他为林沫寒紧张的程度,也深知他又多在乎林沫寒,轻声提醒道:“你在这里先照顾她,我回去给她准备一些物品。”

林沫寒伤的这么严重怎么说也要住院,她也的回去取一些平日的日常用品,顺便给他们两人多留一些二人空间。

萧璟轩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

萧璟轩陪着林沫寒回到病房后,就一直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此刻脸色苍白,脸上还一些细小的刮痕,腹部上较为严重,她从车窗上爬出去时,肚子一直硬生生的划过那些坚硬的玻璃,所以腹部上的伤痕创面是最为严重的。

他心疼的抬起手摸着林沫寒那微凉的脸颊,语气中充满疼惜道:“沫沫,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洋子,让我看着恨不得为你承受了这一切。”

话说到一半,萧璟轩哽咽的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眼底充满了自责道:“都是我不好,三年没有照顾好你,让你伤心的离开了我,三年后,我还是没有将你保护好,让你……你发生这么严重的车祸。”

忽然门外响起了一串敲门声“咚咚……”

萧璟轩快速收起了眼底的雾光,恢复成以往那张冷酷的脸,冷冷道:“进……”

季白拿着手中的脑部CT单子,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林沫寒,对着萧璟轩说道:“沫寒的脑部CT出来了,在她脑部这块有一块淤血,这块淤血只要不移动,后期等她慢慢散去,应该就没有多的问题。”

萧璟轩之前对季白一直是抱有敌意的看法,可现如今他救了林沫寒,对他的态度也缓和了些:“那她其他地方的伤口可严重?”

季白看着躺在床上的林沫寒,又对着萧璟轩嘱咐道:“不会,只是腹部需要多加注意,毕竟她哪里的伤口较大,若动作太大崩开了伤口怕是有点麻烦。”

“恩,好,我会注意的。”

季白说完后实在找不到任何说辞再继续留在病房,按照萧璟轩之前在餐厅里对他的敌意,肯定也是不能允许自己在哪里多待的,最终季白还是恋恋不舍和不放心的离开了病房。

……

翌日,清晨,灿烂的曙光直射进了屋内,林沫寒睡眼蒙眬之际,只觉得额头传来一阵疼痛,潜意识里稍动了一下手,手指处却传来了撕扯的疼痛。

林沫寒痛的直接睁开了眼帘,随后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迷糊的望了望洁白的天花板,旁边还垂吊着一瓶盐水,她测了测脑袋映入眼帘的竟是萧璟轩那张俊帅的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