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亲事
作者:文菌  |  字数:2086  |  更新时间:2019-08-14 11:25:15 全文阅读

襄阳城上人来人往,集市中市品琳琅满目,令好不容易出了府邸的姑娘丫头们看的应接不暇,可这时“抓住他,小贼”一个身着月白长衫的“小贼”,偏偏长相俊朗,眉目如星,鼻梁高挺得让人感到此人的“坚毅”,而薄唇展示了他的“无情”。实在令人不信啊!

“快,抓到他了。”一个身材微胖,手拿砍刀的男子把刀横在“小贼”的脖子上。

“小贼”轻蔑一笑,“你敢动大爷我,试一试啊!”围观的人群看到“小贼”的面貌,不竟吓了一跳。

“这不是崇明侯之子,崇明侯世子萧翰玮!”那微胖的男子赶忙丢了砍刀,趁着人群逃走了。

另一个群众道,“对,是他。唉,崇明候十三年前为国捐躯,皇上深感痛哀,从此,崇阳侯府受到皇上的庇佑。别说张屠户了,就连太子爷也不敢往火枪上撞,可这世子爷上无父母,只余老太君一人,也无弟妹,令人痛惜。偏因着皇恩,竟成了京城第一纨绔,天天领着纨绔子弟们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却又无人指责。”说完"唉”的一声便走了。

萧翰玮得意一笑,摸了摸脖子,便大摇大摆的往城南集合处走去。百姓们再指指点点,他也不在乎,“今日有酒今日醉”便是他的追求。有几个不认识他的姑娘们见了他朝她们一笑,便红了脸,轻轻握紧了手中的帕子。爱慕某位姑娘的男子脸上一黑,心中暗恼,“这败家玩意长得的确显眼,敢引诱我的女人,待到来日,啍!”想着不禁握紧了拳头。

人群中有一对父女,穿着极为穷酸,与这繁华的街市实在不搭。他们迎着人群却朝着崇明候府走去。

萧翰玮拿着偷来的钱袋,朝着京城另三个有名的纨绔挥了挥。一个身着红衣,化着精致妆容的俊美男子搭了搭他的肩,此人是张尚书的次子张韵尘,他在纨绔行业上专攻外表,有着“纨绔美人”的称号。一年中花在外表上的银两不计其数。

京中纨绔分行当,萧翰玮除了玩弄女人这一项没攻,其它的行当样样都干。另外一个穿着黑衣服的是王将军的儿子王霸天,最爱干一些劫富济贫的事,义气冲天,因此被称为“土匪纨绔”。最后一个是绿衣服的京兆尹的小儿子杨汤。以偷奸耍滑为上,被称为“纨绔邪魔”。

至于萧翰玮嘛,没人敢起外号,却是公认的“纨绔世子爷”。“对了,世子爷,我们来时看到有两个好似要饭的竟进了侯府,大半天还未出来,你快去看看吧!”杨汤邀功道。

“哦,好!这赌约我完成了,下次不许出这种约了。”萧翰玮指了指杨汤,向其余两人抱拳告别。

“哎,韵尘,你说那两人是谁,偌大的侯府那么冷清,一年进进出出的就那几人。不会……”三人相视良久,望着萧翰玮的背影充满了同情。

萧翰玮进了候府,大管家便通知他赶紧去一趟老太君哪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他心想,此时那个萧条的照壁神秘色彩似乎浓郁了许多。

“来了,看,这就是我那孙子萧翰玮。翰玮,这是当年你爹生前给你订下的妻子,曹诗云,这个是曹秀才,当年可名誉天下,可惜啊!”

曹秀才和曹诗云脸上露出几分痛色。老太君一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便又说道,“这门亲事我虽从未与你说过,但多年前已经订下来,所以,按曹秀才的话说尽快办了吧,对,三日后便是良辰吉日,侯府虽不如以往,但给玮儿婚嫁方面的早已准备好了,曹秀才也准备好了,那,就订三日后吧。”

曹诗云、曹秀才和萧翰玮一惊,婚姻大事,就那么订下来了。这老太君也太不靠谱了。

老太君瞧了孙子一眼,再端详诗云的品性,长相,身材……过了一会,手抱额头,“哎呦,头又痛了,老身就走了。”说完带着两个丫鬟走了。萧翰玮看也不看曹诗云一眼,便向曹秀才抱拳离开了。

曹诗云盯着萧翰玮,心中愤恨,这种男人欠收拾。转眼看到曹秀才的黑脸,便安慰道,“爹,放心吧,这种男人欺负不到你女儿,咱们先去客房住吧。”说着把行李往身上一背,拉着曹秀才便向客房走去。

清冷的候府似乎多了些人气。

曹诗云坐在铜镜前,静静地看着这张与母亲相似的脸。母亲眉如黛,眼里有无限风情,鼻子秀挺,身材婀娜,北方人,却婉约的似江南女子。可惜体弱多病,在诗云七岁时离开了。父亲身受打击,郁郁寡欢,科举之路便丢下,去村里当了个教书先生。从此,她便把自己当男人待,家中的轻活重活便全落到她的身上。所以她比母亲的眉目之前多了些英气,也更精神了些。

她来之前就想,若候府不认这门亲便罢了。她就带着爹继续在村里,爹教书,她就继续做小生意,有了钱,十里八村的汉子要挑哪个就哪个。若认了,便做了候府的奶奶也不能吃男人的亏。放弃自己的尊严!

隔壁传来了一阵猛烈的“咳咳”声,诗云赶忙跑过去,门也未敲便冲了进去“爹,你怎么样了?”诗云边轻拍曹秀才的背边问道。

曹秀才喝了口茶,才缓了缓。因在来京的路上受到了风寒,到京便来候府,便未曾买药。于是痛情加重了。“爹,对不住你,哎,爹这把老骨头。”

“爹,啥对不对得住的,女儿这就去给您买药,三日后女儿便出嫁了,您得把病养好,到时候好好看您闺女出嫁,当侯府夫人!”

“自打你母亲去世,我便盼着你能嫁个好人家,只是这世子已十七岁了,却仍不干正事,让我如何放心。”

“爹,这您甭管了,女儿马上抓药,把病养好了才能看女儿享福啊。”

诗云把曹秀才的被子弄好,便往药堂赶去。门卫见天已黑,便想阻拦,但毕竟是未来的侯府夫人,老太君早已入睡,萧翰玮也不在候府。便在曹诗云的一声高喝“起开”中默默打开大门。

曹诗云从未想过,这一次,遇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