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美文 > 落花风飞去 > 正文
楔子
作者:烟尘绝  |  字数:1301  |  更新时间:2019-08-07 08:46:54 全文阅读

落花风飞去,故枝依旧鲜。月缺终须有再圆。圆。月圆人未圆。朱颜变,几时得重再少年。

------吴弘道 《金字经•伤春》

少年祥生被管家阿坤带入陆府时,陆老爷一家正在用晚膳。

客厅一隅的“三五”牌西洋钟当当地敲响了八下,祥生被突如其来的钟声吓了一跳,但是他很快镇定下来。

“老爷好、太太好、小姐好。”林祥生礼貌地向八仙桌上每一位陆府的人打招呼。

“这孩子还真懂事。”陆振邦和太太何惠芬相视一笑。

“快坐下来吃饭吧,金嫂,再拿一副碗筷来。”陆太太转身吩咐佣人。

祥生确实饿坏了,不久前突然遭遇的变故,让他限入巨大的恐惧与悲痛之中,被陆老爷派人从孤儿院领出来之前,他已经整整一周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饿坏了吧,祥生,快吃吧。”陆老爷抄起象牙筷,把一块红烧蹄髈夹到祥生碗里,抚着祥生的头,怜惜地叹了一口气。

“孩子,你记住,这儿就是你的家,以后我就是你爹,太太就是你娘,还有,雅清就是你妹妹了。“

“是,老爷。”祥生睁大了乌溜溜的眼,冲着和蔼可亲的陆老爷,使劲点了点头。

“还叫老爷?”陆太太在一旁提醒。

“哦,是---爹”,回过神来的祥生很快改口了。

一旁的雅清噗哧笑出了声。“你笑什么?”,陆太太瞪她一眼,雅清捂着嘴,凑到陆太太耳旁说了一句悄悄话。陆太太也笑了,“不许笑你哥,你得叫祥生哥哥。”

“好,祥生哥哥,那你以后可要保护我哦。”雅清穿一件白色西洋连衣裙,秀发用蓝色的丝带箍住,笑起来的时候,大大的眼睛变成两弯新月的样子,格外迷人。

“雅清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不让人欺负你。”祥生拍拍胸脯。

陆老爷在一旁哈哈大笑,“这就对了,今后做哥哥的一定要保护好妹妹哦。”

少年祥生就这样成了陆家的一员。

雅清曾偷偷向陆太太打听祥生的身世,可陆太太只是含糊地告诉她,祥生是个很可怜的孤儿,让她对这个哥哥好一点。

直到一个礼拜天,雅清在后花园为喜爱的那株镶金贵妇人月季花写生时,才无意间探得些真情。

“真是罪过呀,这孩子一夜间就成了孤儿。”金嫂拿着花洒给美人蕉和茉莉花浇水,与到后院晾晒床单的顾嫂相遇,两人聊天的话题不知怎地就转到了这位陆家新成员上去了。

“林家米铺阿是得罪了什么人,引得仇家上门放的火?” 操着苏州口音的顾嫂说道,“这年头,恶毒的人不晓得有多少呢。”

“阿弥陀佛,亏得老爷太太心地好,这孩子要是被送到孤儿院去,这辈子就造了孽啦。”金嫂也跟着叹息了起来。

两人谈兴正浓,完全没注意到花丛后面驻笔倾听雅清。

陆老爷书房里那张一个月前出版的《申报》证实了佣人的说法。那则用大号黑体字标出的新闻标题格外触目惊心: “林记米铺惨遭火灾,夫妇殒命唯子幸存”。

报纸详细报道了农历六月初五那天发生在本市的神秘火灾,位于虞洽卿路上的林记米铺于子夜时分突发大火,米铺老板林达泰与老板娘邹凤仙死于火灾,其子林祥生因半夜闹肚子外出上公厕而逃过一劫。

林家米铺那场惨烈的大火到底如坊间传说的是仇家报复,还是如消防局火灾勘察人员推测,是老鼠咬破电线短路所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终成为一桩无头公案。

但外界对于怀仁纱厂老板、慈善家、浙江商会会长陆振邦都给予了高度一致的评价,称他义薄云天,宅心仁厚,不仅号召商会和慈善总会承办林家人的后事,还毅然承担起抚养林家后人的义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