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傲世贵妃 > 正文
传说的锦乐公主
作者:浪荡长安驸马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19-08-19 22:25:34 全文阅读

  到了上元节节,当天晚上,漫天烟花热闹无比,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猜字谜,猜花灯,的景象。

  这种活动怎么能少了尚玼兮?

  尚玼兮拿着手上的糖葫芦,和一旁跟她从小玩到大的小丫鬟思雨聊天。

  “思雨,你觉得今年的花灯会怎么样?”

  “我觉得……和往年都差不多。”

  “哈哈哈……哈哈”

  看到自家小姐这样笑,思雨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

  “小姐,怎么了?思雨说错了吗?可这确实没什么不一样的。”

  思雨疑惑不解。

  “没有,这的确是和往年一样。”

  “那小姐,您刚才的意思是?”

  “我就是想看看小思雨犯傻的样子。”

  听到这里思雨羞红了脸,有些生气的说:“小姐!”

  “哈哈……”

  “小姐,你别跑呀!”

  尚玼兮边跑边朝后面的思雨说:“我不跑,还等着你过来挠我痒痒吗?本小姐傻吗?”

  两人在底下玩得不亦乐乎,而茶楼上的男子,也看的不亦乐乎。

  “……公子……宫里传报,娘娘……”

  “走!下去打个招呼!”

  两人在一个茶馆找到了尚玼兮和思雨主仆两个。

  此时的两人正在茶馆听书。

  只见那说书先生轻摇手中的白扇,扬扬洒洒说:“当那大贪官的儿子刚拎起之前的女子,准备向酒楼门外走时……”

  “只见一个身着青莲袍的男子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稳如泰山的喝茶,男子轻飘的黑发,洁白的肌肤,如火的唇。可谓是天仙下凡,比姑娘还好看。”

  “就只要是见过的人,都说她比宫里七重纱后的锦乐公主还好看。”

  说到锦乐公主底下的开始纷纷说:“锦乐公主不是早丟了吗?”

  “是呀,而且当时她才一岁。”

  “是呀,那么小能看出什么?”

  ……

  大家对锦乐公主的描述使尚玼兮不禁好奇了起来。

  “唉,思雨,锦乐公主到底是什么人呀?怎么一说到这大家就这样了?”

  思雨平时出去的次数比尚玼兮多,知道的事也就比尚玼兮知道的多一些,这也是为什么尚玼兮会问思雨。

  思雨想了想:“传说这锦乐公主,是当今太后,也就是前朝萧贵妃所出,传闻她出世的时候,满京城的牡丹花在一夜之间纷纷开放。”

  “这么历害?”尚玼兮不由的感叹起来。

  “嗯,更厉害的是,在锦乐公主在三个月时,就长得有些漂亮。无论她碰一朵花,哪一朵花都会绽放。但听说一岁之后她就丢了。”

  “好可惜!”尚玼兮不由得为这一个拥有绝世容貌的小女孩儿感到同情。

  说书人此时拍拍案板,说:“各位安静一下,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说书归说书,说的都是一些传闻。大家呢,也不必那么较真。大家何必呢?是不是?”

  “那先生,您快继续讲啊!”

  “对!继续讲啊!”

  “快讲呀!”

  这时底下有人等不住了,就开始要求说出先生继续讲。

  “好,好,好,大家莫要着急。”

  说书先生接着讲:“只见贪官的儿子伸手过去就准备打那名男子。可谁知下一秒……”

  “男子出手了,男子将贪官儿子伸出来的手,轻轻一瞥,只听到那人尖叫一声,半柱香的时间内,男子将那些随从的壮汉全都撂倒在地,贪官的儿子害怕了,连忙带着他的手下逃离酒楼。”

  “走之前他还对那名男子放狠话说:‘有种你告诉本公子你是谁,看本公子一会儿不回来好好收拾你。’”

  “下一秒男子回答了一句:‘本王的名字?呵呵……听好了本王叫李炎琥,懂?’”

  “男子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冰封了一样,贪官的儿子大叫:‘是,是临渊王殿下,快跑!’”

  ……

  “这男子是大唐李氏的王爷,是先皇与太后之子,当朝临渊王,前朝七皇子李炎琥,也是锦乐公主的兄长,前朝萧贵妃之子!”

  说书先生喝了一口茶,说:“好了,好了,今天就说到这,谢谢各位看官的捧场。”

  说书先生收了东西就走了。

  看官们都舍不得说书先生走。

  “先生您再讲了一会儿呗!”

  “先生再讲一会儿吧,我们还没有听够!”

  说书先生却摇摇头,语重深长地说:“今天上元节,各位都散了吧,让酒家休息休息。你们也好好的陪家人们去逛个花灯。老夫啊,还要回去陪家人今天就不多讲了。”

  众人望说书先生孤独的背影,还有刚才那一段暖心的话,也不忍心再让他留在这儿了。

老先生心想:好好的上元节,我在这种小茶馆浪费时间?讲快点,我几个茶楼多跑跑,又能挣不少!

  于是众人开始各聊各的。

  南月忍不住笑了出来,男子一眼瞪过去,南月立马不笑了。

  这两人就是刚才在楼上的那俩个……

  南月看自家主子一脸阴沉,便说:“公子……您不是说下来打个招呼吗?怎么来听自己的故事了?”

李炎琥撩起自己的头发,在想想刚才那一句“男子轻飘的黑发”。

叹了口气,到底谁不识色?!

  “先办正事!”

  “好嘞,公子等等我!”

两人缓缓地走向尚玼兮,李炎琥摇摇扇子。

“不知姑娘如何看待锦乐公主失踪这一事?”

淡淡的语气,却似有包含一切,平淡中透出一股明媚,这是何等好听的声音?

尚玼兮抬头一望,只见一名男子屹立在面前。

男子看上去大概有十七八岁的样子,银白的头发披在肩头,银色的发冠将银色的头发衬托出了白色的样子。

浅色的袍子,绣着银线的暗纹,衣服上的刺绣隐约可以看出是银莲,明明吊儿郎当的样子,然则不失清傲。

明明那么风轻云淡,却让人感到压抑,明明那么随和,却让人感到尊贵万分。

思雨看自家小姐对一个大男人望了有半盏茶的时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扯了扯尚玼兮的衣角。

尚玼兮这才回过神来,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她摇摇脑袋。

头上的步摇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轻轻的脆脆的,余音绕梁,仿佛整个空中都传荡着步摇的声音。

李炎琥都尴尬了,只好轻言道:“姑娘,您没事吧?要不要在下帮你请郎中?”

尚玼兮轻轻摇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没事,其实我觉得锦乐公主并不是丢了,因为你想皇宫戒备森严,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英雄所见略同。”

“那不知公子您是是什么看法?”

两人聊到这里才发现,好像忘记问对方姓名了。

“在下……”

“对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李炎琥不想现在暴露身份,便为自己临时取了一个名字。

“在下墨临渊,姑娘可以称在下为临渊。”

“墨?这个姓氏很少见!不过挺有书香感,很有韵味的。”

确实很少见,毕竟这是人家瞎取的,且先不说这个姓氏是不是少见,有没有这个姓氏还是个问题?

恐怕也只有尚玼兮会相信这个“稀有”、“少见”、“挺有书香感”、“很有韵味”的姓氏。

“谢谢姑娘的称赞!这姓氏是祖宗定的,身为子孙,它好在下得接受,他不好在下也得接受。”

李炎琥一脸笑苦,仿佛无能为力的样子。

南月望着自家殿下,南月表示,殿下您真会一本正经的瞎说……

尚玼兮点点头。

“那……不知姑娘芳名?”

“姓尚,名玼兮。临渊兄可以叫我玼兮。”

“玼兮,好名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出自先秦的《国风·鄘风·君子偕老》。”

尚玼兮听到这里仿佛遇到了知己,夸她名字好听的人很多,但除了平日里的亲友和宫里的几位,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知道出处。

于是尚玼兮接着问:“那不知临渊兄,可还记得诗?”

李炎琥见终于有个共同的话题,并立马答道:“这有何难?”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扬且之皙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绉絺,是绁袢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所以‘玼兮’二字,出自诗句‘玼兮玼兮,其之翟也’,我说的没错吧?”

这对李炎琥来说很简便,毕竟自己可是博览群书,这区区一首诗算什么?

但是他没想到尚玼兮竟如此好说话,没错她尚玼兮就是这么好说话,虽然说有时傻点,但正常情况下还是很好的。

尚玼兮见李炎琥倒背如流,很是开心,决定认定这个朋友了。

“嗯嗯,没错,我看临渊兄不同与常人,想认临渊兄做义见,不知临渊兄意下如何?”

这可是李炎琥求之不得的,居然就这么容易?

李炎琥打开扇子,剑眉微竖,仿佛思考一般,随后,恳切的说:“即然玼兮如此看得起墨某人,那墨某定不负抬爱,姑娘这个义妹墨某人认定了,还望姑娘不要嫌弃墨某才好!”

尚玼兮见李炎琥同意了,说一定不会嫌弃他。她高心还来不及也怎么嫌弃他?

南月心飘过无数个省略号……殿才您平时的那份自信呢?

来人!来人啊!这个人他不是殿下!

南月内心真实想法。

而思雨正在想,尚玼兮就这样认了个义兄,她回去该怎么给小姐,公子们说,最重要的是明天将军就回来了!

完……完了!

南月和思雨正在思考人生,而另两个却聊的不亦乐乎……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