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彧南茜  |  字数:2206  |  更新时间:2019-08-08 11:30:28 全文阅读

唐晗今年26岁,在一家广告公司任职。摸爬滚打了四年才坐上组长的位置。别看她26了还是一枚单身狗,没事儿就我在家看小说。最近她在看一本穿书之女配要逆袭的小说,里面的女配因为爱男主求而不得后转爱为恨,一个劲儿的作死,而且没脑子,她还在评论区留言说让女配早点见阎王。这天她带领的小组签了一个大单,全组人都开心,决定晚上去聚餐。有公司报销,唐晗选了家高档自助火锅。一行人边吃边聊边喝,唐晗喝的也有点多,但也没醉,她打车回去澡都没洗倒头就睡。

  第二天这睁眼一看顿时傻了,她不是躺在家里睡觉吗,怎么一觉醒来就成了那个没脑子的女配韩子衿。“老天啊,我就评论了一句你就这么整我真的好吗?”她腾一下坐了起来,一个丫环趴在床边睡着了,听到动静就醒了。唐晗知道那是啊绿,书中女配韩子衿的贴身丫头。因为啊绿救过韩子衿,韩子衿虽然心眼坏倒是对她很好。

她一下子抓住唐晗的手:“小姐你可醒了,你都昏迷一天一夜了。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你。对了,我先让人通知张姨娘吧她昨天守了一夜,早上才回去休息,她很担心小姐,昨天一直在哭。”

她冷静下来问:“我怎么了?”

那丫头一愣:“小姐你你忘了,我昨日陪你去寺里上香,回来的路上跟一辆马车相撞,我们的车翻了,幸好有人路过救了我们。”

唐晗摸着自己的心脏,还好,这时的女配韩子衿没干什么大的坏事儿。女主还没有出现,她还没有黑化。她要好好做人,不能干坏事儿了,男主萧逸轩本就讨厌韩子衿,她要躲选点儿,不然惹恼了萧逸轩她就完了。

她的父亲韩大人一直效忠于太子,可在韩子衿的记忆里太子一家最后被发配边疆了,父亲也受了牵连。那个时候府里彻底败落,只有韩策一人没有受连累,因为他是萧逸轩的人。在京都没有人帮助他们家,何况萧逸轩又身居高位,她那时又在作死,萧逸轩把她手脚砍掉之后又对她下了毒把她扔在路边。等她母亲张姨娘找到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发作了口吐鲜血,她的母亲因受打击一夜疯了。她也没几天就彻底断了气。她要阻止她的父亲再次站队,以免重蹈覆辙。

  这时她的母亲张姨娘赶了过来她眼眶红红的:“衿儿啊,你终于醒了,你真是吓死我了。你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些仆人,万一有什么事儿也有人帮你。衿儿啊,外面的世界太乱了,坏人又多还是呆在家里吧,娘就你一个女儿你要好好的,不然娘怎么活啊。”

唐晗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你现在就是韩子衿,你已经来了这个世界就要好好替韩子衿活下去。她说:“子衿啊,我会替你照顾好母亲的,你放心吧。”

她笑着说:“娘,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不会出去乱跑的。娘,对不起我以前不听话,还要你为我操心,你也好好保重身体。”

张姨娘听着唐晗的话眼泪都出来了她握着唐晗的手说:“我的衿儿长大了,也懂事了。”

  她知道韩子衿的母亲是府里的姨娘,父亲韩国瑜是正三品吏部尚书。他有一个正妻两个姨娘。正妻钱氏掌管府里的家事儿,两个姨娘也都恪守规矩,表面也没什么大的矛盾。钱氏生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分别是韩墨,韩策,韩凝雪。韩子衿的娘就生了她一个,三姨娘赵氏生了一男一女,韩诏和韩文雅。韩子衿跟其他的兄弟姐妹关系都不太好。韩子衿的母亲只有她一个孩子平时对她很是纵容,也养成了她娇纵的性格。

  唐晗:“娘,我想去谢谢救我的齐三公子。”张姨娘:“你才刚醒,要不明天再去吧。我不放心呀。”

  唐晗:“娘,我身体已经好了,我一会坐马车去,带上仆人很快回来。”

  张姨娘:“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的,直接上门不太好吧?”

  唐晗:“娘,我光明正大,不怕别人说,再说没有齐三公子我可能就没命了。”

  张姨娘:“那你要快去快回啊。”

  唐晗:“谢谢娘。”

  张姨娘:“衿儿啊,你变了。”

  唐晗:“娘,我长大了,不想再像以前那样子总是惹人厌烦了。我想靠自己好好活着。”

  张姨娘:“别人不喜欢你没关系,你开心就好。”

  唐晗抱着张姨娘亲了下:“还是娘最好啦。”

  张姨娘愣了下:“好啦,快去准备吧。娘先回南院了。”

  救她的是齐国公在外养的儿子,名叫齐瑄。刚到京城两年是从六品大理司直,在国公府不受待见。唐晗让啊绿准备一些礼物,准备亲自登门去道谢。啊绿听了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小姐,你跟国公府的齐欢一向不和,见面就有事儿。还是让我替你去吧。”唐晗:“我要亲自去,以感谢齐公子的救命之恩。”啊绿经不住唐晗的一番纠缠就同意了。唐晗穿上啊绿为她找的裙子,梳妆打扮一番就坐上马车去了齐国公府。

  人生还是第一次坐马车,唐晗也没看过古代的街市。她掀起帘子,悄悄看向外面,还真是电视里演的那样。京城的景观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热风拂面,行走在街上,唐晗眼望着体味着京东的繁华喧嚣,心头没来由地一喜,又是一叹:京都,是当时的世界名城,丝绸之路的东端,是中国历史上建都时间最长的城市。然而,这座名城又无数次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两军对垒的战场,宏伟的宫殿,繁华的市区,几度化为丘墟,又几度繁盛。

  街上行人众多,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从事着各种活动。大桥西侧有一些摊贩。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有卖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许多行人凭着桥侧的栏杆,或指指点点,或在观看河中往来的船只。大桥中间的人行道上,是一条熙熙攘攘的人流;有坐轿的,有骑马的,有挑担的,有赶毛驴运货的,有推独轮车的……街上很少有女子出现,她就这样看着,轿子一路走过街市到了一个行人很少的街,两旁都是府邸。

是电视上的样子没错了。还真是当官的住的地方,道路很宽,路面也干净,没有摆摊的。道路上也没有什么人,每个府口门都有两个门房在看门。还真是大家风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