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情定三生之瑞学迟来

正文6知夏回来了

[更新时间] 2019-08-19 12:54:41 [字数] 3091

天空一碧如洗,温暖的阳光静静的洒下来,照耀着茫茫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远处是悠悠的峡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一身戎装英气勃勃,向天身披一件靛蓝色长风衣,风衣褪色严重,风尘仆仆,满脸的胡茬尽显沧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并肩矗立在顶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过三天就五年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天叹出一口气,”对啊!在过三天,就五年了。“他语气沉重,深幽的眸子望着远处的峡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还找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天稍稍转头看一眼迟瑞”不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不找了”迟瑞反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不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天转头撇了一眼迟瑞,嘴角出扯一丝笑意,这笑中蕴含着沉重与永恒,这一刻谁也不知道向天再想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以后帮我好好照顾悠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抬眼看着向天,他不明白向天说这话的真正含义,心想“之前也没比你这个亲爹照顾的少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确实啊!悠悠跟着迟瑞比跟着向天的日子还多,见到迟瑞比见到向天这个亲爹还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拍拍向天的肩膀转身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天眼神深邃而悠远的望着前方的山谷,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知夏,五年过去了,你还是没有出现,你真就那么狠心吗?没关系,我向天说到做到,我现在就去找你。“向天往前踏了一步,半只脚已经悬在了崖边,他闭上眼睛身体前倾,那一刻向天的心里一片空白,他只想尽快去和他寻找了五年的知夏汇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天”知夏的声音在身后传来,熟悉又陌生,向天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悠悠转身,一抹淡淡的蓝色出现在视线中,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奋力的瞪了瞪,越来越清晰,那抹淡蓝正朝他缓缓走来,越来越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天”直到知夏慢慢靠近他,再次叫出他的名字,他才敢相信这就是真的······知夏回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把将知夏搂在怀里,力气大的差点让知夏喘不过气来,向天喜极而泣,嘴里重复呼喊着知夏的名字。他不敢有一点放松,生怕稍一放松知夏就会在他怀里溜走,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满春园里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油头粉面的男人正一人搂着一个粉黛浓重,花枝招展的女人往嘴里灌酒。沈凌雪与他们保持着一圆桌直径的距离面对而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瞧,绿如姑娘这小脸真是越来越水嫩啦!看来乔会长真是没少在少在你身上下工夫啊!”沈凌雪调侃着对面男人怀里的女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还不多亏了沈小姐您的解囊相助。”男人狡猾的一笑,直勾勾的盯着凌雪,那眼神透着一股子色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乔会长,您真是见外了,我一个女人家在这云起龙骧的商场上孤军奋战,时刻都得仰仗您的照应,我这条鱼缺了您这缸水,怎能行呢?来,为了您多年来对我沈凌雪的照顾,这杯我敬您。“仰头又是一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种动荡的乱世想要清清白白的干出点成就来,何其不易,更何况沈凌雪一介女流之辈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凌雪都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来这种烟花之地了,都说这种地方只招待男人,只有晚上才营业,可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好做,只要有钱赚甭管男的女的,白天晚上怎么样都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凌雪每次都是赶早来应酬那帮生意上油腻,花心的男人,等他们吃好玩好,再把男人晚上找姑娘过夜的钱付给老鸨子就离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上繁星点点,迟瑞抱着悠悠刚刚踏进家门就听见知夏在喊他,一时间迟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当转回身看到的果然是知夏和向天两人手挽着手的身影,迟瑞惊呆了,他有点不敢相信,向天天涯海角找了五年的知夏竟然真的出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情绪激动地喊出”知夏“两个字就开始语无伦次了,知夏笑吟吟的看着他,好像心照不宣一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爹”悠悠稚嫩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激动地情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天赶紧伸手抱过迟瑞怀里的悠悠“悠悠想爹了吗?”向天学着悠悠的语气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了”悠悠怯怯的看着一旁的知夏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悠悠这是你娘,快叫娘。“向天把悠悠抱到知夏跟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悠悠大眼瞪小眼的看看知夏,再看看迟瑞,迟瑞向悠悠点点头表示肯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夏走的时候悠悠刚满两岁,她对知夏的印象早就模糊了,虽然这些年迟瑞、凌雪和向天一直不断的跟她讲诉有关她娘的事情,但毕竟这么多年了,她也早已不对长辈们给她描述的”娘“幻有任何念想了。她有爹,有迟瑞舅舅,有凌雪姨娘疼着很知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悠悠轻声的叫出口,这是在她记事以来第一次喊出这个”称呼“对她来说太陌生了。但她还是高兴的,她终于不用再从长辈们口中去了解”娘“了。她也能像学堂里其它小伙伴一样每天都可以见到自己的娘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夏紧紧的抱着悠悠,和她紧紧贴在一起,听着她的心跳,哭的像个泪人儿,一遍又又一遍的亲吻着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得知知夏还没来得及去督军府,迟瑞便差阿四去了督军府通报,二夫人很快便随阿四赶到了迟府,见到完好无缺的知夏万分激动,母女两人相隔几年,久别重逢,相拥而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二夫人说凌雪出去应酬了,还没回来,迟瑞心里不爽,他压抑着内心的怒气,和颜悦色的融入在家人重逢的团聚气氛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子莫若父,迟瑞是二夫人的儿子,他的心性二夫人再了解不过了,二夫人早就看透了迟瑞对凌雪的心思,她知道迟瑞心里的不痛快也是因凌雪而起。她也试图劝过,可俩孩子都心气傲,谁也听不进去劝,她也只能跟着干着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夏诉说着这几年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原来坠崖后她被崖壁的植被阻挡了,才保住了性命。命是保住了可这其中也遭了不少罪,植被可以救命,也可以害命。因为崖壁的植被太多太杂,在滚落的时候被一根坚硬的植被枝子刺穿了肋骨,她在崖壁上躺了一天一夜,又随山体滑落到了谷底的溪流中,被一个常年在谷底打猎的猎户所救,眼看知夏就要不行了,猎户就将知夏送到了一个临时驻扎的军队里,军队里有军医,知夏随着这个军队走南闯北的去了很多地方,最后部队到达广州知夏的伤就在那里医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和向天都对知夏所说的军队感到好奇,想详细了解一下,可都被知夏三言两语的搪塞过去了。他们看得出知夏是有意回避也就没再追问,毕竟知夏能活着回来已经是最大的奇迹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了迟家大门,向天先一步走到汽车前拉开车门把已经熟睡的悠悠放进去,迟瑞跟在知夏身后,知夏转过身刚要和迟瑞告别,迟瑞突然就问“知夏,你这几天住哪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夏甜甜一笑,嘴巴形成一条弯弯的弧线“怎么,你还想让我搬回迟府住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眼睛一眨,淡淡的一笑“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心吧,我有地方住·······倒是你,你应该想想要怎样挽回凌雪才是。”知夏水灵灵的大眼静透着真诚,嘴角依然挂着那条弧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转动着清澈的眸子,淡淡的看着知夏不知该说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觉得和凌雪比知夏总显得那么善解人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督军府门口,送凌雪回来的汽车刚停下,凌雪就看见不远处的迟瑞正扶着二娘往督军府里走,脚步不快,有点蹒跚。凌雪等不及车上的男人下车帮她开车门,便急忙的下了车“二娘······“凌雪清脆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黑夜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瑞与二娘同时回头,昏暗的夜色中,沈凌雪与男人并肩而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凌雪一身洋装,乌黑的波浪秀发高高束起,随风飞舞,她肤光胜雪,如月的凤眉,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笑吟吟的。男人,一袭白色西装,身材笔挺,眉目俊朗,朝着迟瑞淡淡一笑。凌雪与男人寒暄了几句,男人给了凌雪一个礼节性的拥抱便匆匆钻进车里疾驰而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雪疾步到二娘迟瑞跟前柔声问道”二娘,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干什么去了“迟瑞语气凌冽,他没有给二娘回话的机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雪没看他的脸不知道他的脸早已变得与他的声音一样,眼神里充满了愤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雪没有理会他,上前一步,搀扶着二娘的另一只胳膊继续朝前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娘,今晚有个生意上的应酬,所以,回来晚了。又害您为我担心了,对不起啊!”说着就进了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雪把二娘送到卧房,服侍她睡下便下了楼,看迟瑞还在厅里坐着,上前问了句“天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晚上,你去哪儿了?”凌雪就是讨厌他这生冷的,质问的语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想跟他多做解释,也没义务非得回答他,转身就要上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夏回来了”迟瑞知道凌雪又想逃避,在她还没有迈上楼梯时他提高了声线“喊”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