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宫忆 > 妝痕
第三章·苇花丛中曾许愿
作者:忘忧道然  |  字数:3327  |  更新时间:2020-08-02 10:45:15 全文阅读

   我、穆十七和顾白从小便认识,可顾白是白狄的阿郎,我是北凉的郡主,北凉和白狄虽百年已无战争,但毕竟是草原上的两大强国,对立是难免的。可这却不防我们成了打小的好朋友,我和顾白虽自小便认识,却不像我和穆十七这般天天混在一起。穆十七也不是凉人,却也不是白狄人,我也不晓得他是打哪儿来的,他是九年前阿耶打猎时捡回来的。

穆十七有个怪癖,就是喜欢戴面具,但今天狸猫脸我是头回见他戴。以前他都是戴着半脸面具,半个脸都被遮了去,只露出两只眼睛和嘴巴。第一次见他时,他就戴着这面具,阿耶也不让我摘他的面具,说他长得丑,摘下来会吓死人,那时我吓得都不敢和他玩。后来他竟让我看他的脸,其实长得很好看,不像阿耶说的那般丑。

……

夜幕已坠,天却不黑,草原上的夜从来都不黑。满天繁星,挂在天上,就像是点亮夜空的灯一样,星空下照着莽莽原野,照着芦苇荡。

  我坐在草堆上,穆十七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拾柴,也没人与我打闹了,顾白在一旁生火搭食。

  顾白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的,从不和我吵架,什么都依着我,他便如他腰间的白狄月剑,看似如弦月般锋,实则皎洁柔和,温润如玉。同他讲话还不如穆十七和我吵架来的爽快。

  我自个闲的无事,又难得清净,便随处找十几块石头来打双陆。

  穆十七这个兔崽子也不知去了哪里,拾个柴火要这么久,难不成是被野狼掉去吃了!

  我抬头四处张望,没瞧见穆十七,却看见了顾白,我扶着脸颊凝视着他。

  篝火的火光照着他的脸,红红的,眉毛如浓墨般,微微上扬仿佛就会勾起这清风明月,拂平这大漠黄沙,似乎这世间一切不悦的事物,都会被这万里柔风给吹散……

  那唇弧度如此完美而妙,似是经过天神之手精心描绘,浓密的睫毛就像小蒲扇一样,长长的,我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睫毛,可没他那么长。

  他的眸子好像有水一样,秋水绵绵,又像清澈透明的月亮。所有的容颜都凝聚在他眉宇之间,火照着他的容颜,一闪一闪的,仿佛闪着霞光。

  我还从未这般仔细瞧过他,他长得还挺好看。

  他白净的素衣袖口有着一双细长白皙的手,那双精致温雅的手指,也如此好看,简直是要比我见过弹瑟吹箫的白狄舞女的芊芊细指还要好看!

  他的手指搭在我们来时在路上折的叶片上,食指和拇指把两边轻轻一对折,再用线叶一绑,叶碗便做成了,就如蜻蜓点水般轻巧。有时我都会羡慕他这双手,这要是换做是我的话,叶碗没做成,手指还会被勒出几条细长的红印。

  “丫头,你这双陆盘要毁喽。”我正在看的入迷,谁一喊我突然就愣了,手忙脚乱的检查双陆盘。

  根本就没毁啊……

  是啊,本来是没毁!可是我这一乱,精心打了半个多时辰的一盘好棋,眼看就要解开了,结果……就因为这样一句话,全都被我给搞毁了。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穆十七。他不知何时回来了,怀里抱着一大捆柴又戴着他以前的半脸面具,露着嘴巴对我笑嘻嘻的。

  我突然恍然大悟……他又耍我!

  我气冲冲的瞪着正在架柴地穆十七,一字一顿都含着一股怒气:“穆十七!”

  我瞪着他,他却一副很是无辜的模样:“丫头啊,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啊?”

  是啊,我为什么总是信他?明明每次都上当,还不长记性。

  我看着他,他却用手支着脑袋,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拿腔作调的嘲讽我:“再说了……你会打双陆吗?”

  我心里真是一火一火的,他却一脸潇洒得意的看着我,还是不时发出一阵阵的笑声,他的那张嘴角都快抽上天去了。

  我顿时被气得给噎住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你耍我!”

  他还振振有词的对我大喊:“是啊!你猜对了……我就是耍你的。”

  他总是骗我,坏我好事,可我却总是相信,总是上当。

  我不生气……我不气,不过是被只‘坏狗子’给咬到了,我不跟他计较……狗子不就是逮着谁咬谁吗?我不气哈……

  待挞昇叫我去吃酒时,那大架肉的香气早就飘的满芦苇荡都是了。我快步小跑,朝大架肉跑去。我抱起一大块架子肉,这香的我都不嫌得烫手了。

  那大架肉是用大半只羊烤的,架子下面是经过繁火灼烧之后的柴,那柴木头被烧得火红火红的,好像沙漠上的落日夕阳,又是草原上罕见的火烧云。原本架得如枯藤相互缠绕的柴火,也被刚刚的烈火灼烧成了火炭。这些火炭堆成了一座‘小山’,看起来好像一座正在被灼烧的呼河贝尔伦雪山,好像随时都会爆出火花一样,我还没见过会喷火的山。

  ‘雪山’正热火朝天的烧烤着用大木架穿起的大半只羊身。那肉身被火烤的红彤彤的,好像前些天草原上赤红的火烧云,色泽红润。那羊似乎被热火烤得‘气喘吁吁’的,身上不停地在冒热气。仿佛从这肉身上飘来的不是热气,而是扑面而来的肉香。这肉香弥漫在空中,飘散至芦苇荡的每一处,潜入丛中,闯进我的鼻中……

  我鼻子用力深深一吸,啊……太香了。这香气从我的鼻中飘入我的身体,带去我的灵魂。

  我实在忍不住,不顾滚烫的撕拽下一个羊腿,在肉上咬去一大口。啊!色香味俱全,再抿口小酒,就是绝配!简直是人间最美之味!这样的美味别说是吃一个腿,哪怕是再来一整只,我都吃不够。

  香呐……太香了!

  我开始破口大吃,恨不得一次吃个够。我一口一大块肉的往嘴里塞,吃完再抿口小酒……

  唉!真舒坦……

  我边吃肉边吃酒,吃着吃着慢慢的有些头晕,可能是稍许有点醉了。我躺下用手拍了拍撑得圆圆的肚子,不由得觉得好笑。

  “噗嗤!”穆十七这个人真讨厌,笑的这么大声,不像顾白只是轻轻一笑,反正都是笑话我。

  我躺在芦苇摆起的垛子上,抬头望着星空。不觉得,满天的星星都出来的,像是灯火阑珊,若隐若现的。

  我陶醉在这满天星河,突然‘唰!’的一下,星空闪过一条银白色的带子,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连忙揉了揉眼,‘唰唰!’顿时星空中刷过一条接一条的银白色带子,带子紧密连接着,像精灵一样带着使命来到,相互缠叠……

  “是是是……是流星!”我激动的舌头都要打结了,“快许愿!”我大叫起来,赶紧闭着眼睛许愿,流星雨只有短短几瞬间,在这短短几瞬间许下愿望就会实现!这可不能错过了,我连忙许下一个愿望……

  许完愿望,我睁开眼睛看到顾白竟还若无其事的在那里烤火,穆十七嘴里叼着一个大苇子,懒洋洋的支着脑袋看着我。

  敢情就我一个人在这儿许愿,自个儿在这里激动,他们在一旁看热闹!

  我凑到顾白身旁,问:“你怎么不许愿啊!”

  顾白对我浅笑道:“我没什么愿望,留给你许吧。”

  天哪!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我连忙应好。

  我刚要许愿就听见穆十七,说:“这都是骗三岁小孩儿的,我估计也就你会信。”

  心诚者灵!我才懒得搭理他……继续许下愿望。

  许完愿望,我睁开眼睛,却瞧见穆十七在一旁闭着眼睛许愿。这个家伙真是口是心非。

  我一心好奇便跑过去问他:“你许的什么愿望?”

  他睁开眼睛看着我:“你许的什么愿望?”

  明明是我在问他,他怎么又来问我了,急死我了!

  我不耐烦的说:“说出来就不灵了!你快说你许的什么愿望!”

  他学着我的语气,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我顿时哑口无言。

  穆十七又摇头晃脑的说:“不过……你告诉我你的愿望,我就告诉你我许的什么愿。”

  “真的?”我警惕地打量着他,他老是骗我!

  “真的!”他笃定。

  看他双目迥然,不像是骗人,便凑到他耳旁手遮面,生怕被风吹漏了,天神就听不到我许的愿望了。可再小心也止不住兴奋:“我的愿望是在过两天的挞拉节能看到水里漂的灯,天上飞的灯!”

  一想到挞拉节那天星河漫天,灯飞往星空飞到天神的怀里,那肯定美极了!真是越想越期待啊……

  我闪着熠熠生辉的双眸问他:“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若有所思,我性子又急,不喜欢卖关子,忙忙催促:“快说啊……是什么?”

  他朝我勾手,我迫不及待凑了过去,他趴在我的耳朵上吹气,我怕痒却又好奇,只好依着他。

  他小声说:“我的愿望……是……”

  我不耐烦:“说啊!”

  他私语道:“我其实……没许愿。”

  “没……”我突然恍然大悟:“你又骗我!”

  我瞬间气的脑袋发涨,我真是傻,又上当受骗!我气得直跺脚,他却若无其事,还在一旁嘲讽我傻。

  我气哄哄的找顾白,顾白却睁这两只亮晶晶的眼睛,说:“明知是骗你的,还去受骗,你说你是不是傻。”

  我要吐血!连顾白都奚落我,难不成我真的傻?

  我鼓着嘴巴去自个儿吃闷酒,累了就躺在苇子上数星星……满天的星星,到底有多少个嘞?

  “一二三四五……十七……十……”星星怎么又叠在一起了。

  许是刚刚闷酒吃多了,这会儿酒劲上来,真个脑袋都是懵懵的,看着星星都会恍惚,星星像是黏在了一起,数着数着就数混了……

  到底是多少个嘞……

  “一二三四五……十七……十……”

  不对不对!重来!

  “一二三四五……”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