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宫忆 > 妝痕
第四章·北漠遇刺暗玄机
作者:忘忧道然  |  字数:2583  |  更新时间:2020-08-02 10:46:14 全文阅读

  风吹起我的衣袂,我站在悬崖上,悬崖下是万丈深渊,我纵身一跃,便是粉身碎骨……我一直往下沉啊沉,往下无尽黑夜,我怕极了!

  ……

  我突然被惊醒,原来是个梦!

  我缓缓睁眼,阳光烈的刺眼,我不由的用手挡了挡,却还是遮不住。

  一下子阳光弱了许多,我慢慢把手放下,穆十七的脸一下子就映入我的眼眸。我隔着面具都能看到他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他笑吟吟道:“醒了。”

  他唤我,我却还在因为刚才的梦惊魂未定,难不成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我盯着他发呆,他忽的嘴角上扬,说道:“丫头醉傻了?”

  你才醉傻了!

  我不理他,他便微微蹙眉,委屈巴巴的意味深长道:“你还要在我腿上躺多久啊。”

  躺?我一看才发觉我竟然把他的腿当做了枕头,我的整个身子都蜷缩在在他的怀里,他的一只胳膊揽着我的腰身。

  毋庸置疑!这个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呀呀呀呀呀呀……羞死了!

  我像只碰到刺的狸猫似的窜了起来,整个脑袋懵得直发烫。我的手像落了水挣扎的狸奴一样,不停扑腾着来回乱窜。

  我急得舌头直打结:“你你你你你怎么不叫醒我!”

  他倒像什么都没发生,懒洋洋的支着脑袋说:“叫醒你?你昨晚醉的跟把烂泥,我怎么叫也叫不醒。”

  我红着脸,狐疑的盯着他,他又说:“你这脑袋沉得跟牛似的……”

  他突然耍起流氓:“枕得我这腿啊,麻疼麻疼。”

  我好脸没给他,狠狠说:“活该!”

  他蹬鼻子上眼,一副委屈的样子,拿腔作调的说:“那么凶作甚?我可是做了你一晚上的枕头……你这睡相也太差,又是说胡话又是乱摸的……”

  我顿时气的脑袋发蒙,脸蛋烦热烦热的,感觉直冒火,我一想到那……我就上不来气,恨不得找个夹缝钻进去。

  我气得直跺脚:“你你你……你衣裳穿好!”

  他突然大笑:“我这才没说两句,你就恼羞成怒了?”他笑的直拍腿。

  他他他他又耍我!

  我气得直跺脚,却又说不过他。我强压怒火去找顾白,却怎么也寻不到顾白的身影。

  我问穆十七:“顾白去哪里了?”

  穆十七散漫的打着苇子,懒洋洋的说:“走了吧……”

  “走了!”这个顾白,平时话也不多,现在连走都不说一声。

  穆十七轻飘飘的打着苇子,看都不看我,瞥着一旁的苇子:“你那么关心他干什么?”

  我懒得跟他计较,朝他翻了个大白眼。

  我去牵来红娘说:“我们也走吧。”

  再不回去,阿莫不得急死!阿耶倒是没事,他从不计较我出来玩。

  我正要上马,却瞧见穆十七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不理他,他也不说话。

  我问他:“你怎么不去扦马?”

  他不再看我,淡淡说道:“许是昨个晚上喝醉了酒,马也不晓得跑到哪儿去了。”

  “什么!”我惊的下巴都快掉了。这荒郊野外的,离王城足足还要数十里,没有马匹怎么可能回得去!

  难不成我和穆十七骑这一匹?那可不行……太丢人了……绝对不行!

  我急得直跺脚:“怎么会丢了呢?昨儿个晚上是你喝醉了!又不是马喝醉了!怎会丢了!”

  草原上的马儿生性虽烈,但一旦认了主人,便忠心耿耿,是绝对不可能跑丢的。这骝马都跟了穆十七好些年头了,怎会一夜之间说跑丢就跑丢了?

  我觉得他又在骗我。

  我狐疑的盯着他:“真的丢了?”

  他被瞧得不自在,不耐烦说:“丢了就是丢了,我又不会骗你。”

  骗人!

  我眼睁睁的看着穆十七来牵红娘,可一想到我俩骑一匹马奔腾在这大沙漠上……我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赶在他前面夺走马鞭,紧紧的护在怀里,无奈他的手僵在了半空。

  我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不行!绝对不行!”

  他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好气的看了看我:“又没让你和我一起骑。”

  他上前生生把马鞭夺了去,我呆呆的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他不耐烦道:“你走不走?”

  我鼓着腮帮子不理他,他还真真的也不理我了,转生就走,我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慢慢远去的背影。

  他边走边说:“反正白狼凶猛,经常出现在这风沙之地,特别是到了晚上啊……就得成群结队的出来觅食,专吃这迷路的小丫头!”

  白狼乃是这荒漠之地最为凶猛的猛兽,草原上人人皆怕,连驰聘沙场的阿耶也不例外!

  穆十七又慢条斯理的悠哉悠哉兮:“这北漠荒芜啊……小心被狼吃!”

  我着实吓得不轻,一想到被白狼当成猎物一样无情的撕扯啃咬,身上的肉被它一层一层的撕下来慢慢咀嚼,最后把我剩下的骨头叼在嘴里咬啊咬,咬得稀碎……

  我不由被吓得浑身发抖,身上直冒冷汗。我踮起脚看穆十七,他还一个劲的走着跟个没事人一样,他就不怕我被狼给吃了吗?

  要吃先吃穆十七!

  我急得直跺脚:“你等等我!”

  他朝我挥了挥马鞭,慢悠悠的说:“你快点……”

  我心急如焚的朝他跑去,抡起拳头狠狠的朝他胳膊打了一拳。他生生挨了下来,不但没生气,还对我歪着嘴角笑。

  我气吼吼的瞪着他,他这分明就是在嘚瑟!

  ……

  好渴……我浑身无力的趴在红娘的身上,不由的叹气:“好累……”什么时候才能到边城。

  穆十七牵着马,嘴巴都起了白皮竟还有力气说我:“你这么沉……马都没嫌累你还嫌累。”

  他可真会自说自话,刚刚明明一直是他在骑,我走累了换他扦马,他竟还这般强词夺理。

  我没力气跟他计较。

  突然,沙漠远处恍惚显出一条白绸缎,许是我太乏力看不太清,我瞪大了眼睛,广阔无垠的黄沙尽头,终于出现了原野,竟贯穿出一条绿洲。

  我心中大喜,连忙朝那绿洲跑去,竟突然来了力气,也不觉得乏力。

  我趴在沙丘上狼吞虎咽的喝那泉水,恨不得一个脑袋扎进去,穆十七在一旁取水。

  突然水面一震一震的,我抬头一看,远处黑雾雾的一团,像一团黑云一般朝我们涌来。我站起来踮起脚,像只鹿一般伸头望去。

  还未等我看清何故,穆十七一把抓着我撒腿就跑。

  我问他:“你干嘛?”

  他不看我,一个劲的拽着我:“你傻,没看到有人追杀!”

  我怒气一下就上来了:“我堂堂北凉郡主,谁敢杀我!再说了北凉女子岂能贪生怕死!他们若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阿耶不得把他们的十娘八辈子都给剥了皮!”

  穆十七不说话,拉着我的手腕还未等我反应过来,他便将我生生托上马背,眼看着那黑雾雾的人群就要追了上来,还未等穆十七上马,那追兵竟已追来。

  我心急如焚伸手去拉他:“快!”

  结果划过一把剑光生生把我隔开,我手向下一抓却抓走穆十七绑在腰带上的狸猫面具。只见穆十七手夺利刃朝那人砍去,他一把利剑在手,便无人可靠近。只是我就招架不起来,他因护着我渐变吃力。

  我无法子,连忙朝他伸手叫他上马,他却为挡那乱处飞来的剑影,怎么也上不来。只见他反手一挥,朝红娘的马腿砍去。

  一声嘶鸣,红娘因痛受惊撒腿就跑,摇摇晃晃的。我拼命抱着马鞍,回头看穆十七。他一身蔚蓝衣裳,四面周围的黑云朝他涌去,好像天晴满围乌云密布,还有一团黑云朝我追来。我手里紧握着那厮面具,无声嘶喊穆十七,泪水始终忍不住流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