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宫忆 > 妝痕
第五章·清水溪吻流萤怒
作者:忘忧道然  |  字数:2934  |  更新时间:2020-08-02 10:47:23 全文阅读

  那厮人真是有力气,赤脚追了我这么久,就连红马都累的腿发软。艳阳格外燥热,我顶着红到发亮白的太阳,只觉整个身子轻飘飘的,头重脚轻,脑袋莫名的一震,一个囫囵我的身体随着脑袋翻下了马鞍。我摔进不知深厚的黄沙之上,滚了一身沙子。

  我拖着软弱无力而又吃痛的身体,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脚蹬着使劲上马,可偏偏手脚都不听使唤,就像没了骨头一样,怎么也上不去。

  眼看着那厮要追上来了,顾不得了!我握着那狸猫脸,挥起缰绳狠狠地朝红马的屁股抽去。马一声不算响的嘶鸣,跑走了。我便想以此转移视线,朝那反方向跑。

  我在沙漠上拼命地跑,日头拼命地晒,脚踩在沙子上软软的,腿根也软软的。一个踉跄我的身子随着脑袋扑在了沙丘上,吃了我一嘴巴子的沙子,我踉踉跄跄的摔了一路,那厮人也在后处踉踉跄跄的寻着。

  忽然,不远处恍惚一处泉。我跑过去,下面不深处是绿洲,眼看那厮人要寻来了。

  我跃身一跳,跳入水中。鼻头一下子涌来刺痛,一直漫过头顶一般,两只腿来回蹬,我挣扎着用手护住口鼻,却还是吃进不少水。

  也不知是何缘故,越陷越深,我本以为这水不过没过头顶,想着蹲下来躲过追捕,却没想到草原上还有如此之深的湖水。

  恍惚间飘过一抹狸猫脸的倩影,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抓,我抓着狸猫面具紧紧护在胸前,竟忘记还在水中挣扎,这一下吃进了许多水。

  不知为何会下意识的抓那厮面具,许是想着就算要淹死了,有这面具陪我不算太寂寞,许是这狸猫脸会让我想去穆十七,也许是戴这狸猫面具的人会是我心中的大侠!

  挣扎着慢慢变得无力,却唯独紧紧抓着面具。我无力张眸,双目艰难的一张一闭一张一闭,好似快要粘了。恍惚透过湖水钻进一束刺眼的光芒,映在我的脸颊,让我更张不开眼睛。

  湖水上的光束把湖水照的白白的,忽得一会儿清一会儿浊,慢慢的一道黑色影子向我慢慢靠近。好像是人影,光照在那人身上的影子,那人就好像是乘光游来,浑身带着光芒。

  光被遮了去,我看不清楚。突然腰间多出一股清流,那人一把将我拽进怀里。我来不及反应,冰冷的唇间传来一阵暖流,软软的,温温的,像刚烤好快要放温的牛乳。

  口中传来一股气流,让我慢慢的有了气力,我努力睁开像粘住的眼睛,那人微微紧闭的双眼映入我的眼眸,那人好像有魔力一般,一靠近,我便安心极了。

  他的脸颊与我的脸颊贴在一起,朱唇微启,又是一股气流,我才反应过来,他他他他……

  他他他他他……他竟然亲我!

  我不知是哪儿来了力气狠狠地把他推开,他却一把把我又生生把我拽了回去。这一推一拽又让我吃进不少水,我忙得腾出一只手捂着嘴巴,那人拽着我一起游了上岸。

  刚一上岸我顶着湿漉漉的脑袋,正欲破口大骂,刚一张嘴就被刮来的冷风给呛住了喉咙,吃了个风凉。接着就不受控制的咳嗽,止不住得一个劲儿咳,呛进的水尽数都被生生咳了出来。

  彼时脊背间传来一股力量,温热的掌心扶在我的背上轻轻拍着。正想起身道谢,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水底羞耻的画面。我顿时脸红耳赤,气愤愤的,也顾不得无力到软绵绵的身子,我便憋红了脸朝那人推打去,咬牙切齿,把吃奶的力气都给使出来了。

  我累得气喘吁吁的,好不容易上来气,扯着嘶哑的嗓子狠狠喊道:“你干什么!”

  那人许是在水底游的没了力气,竟踉踉跄跄的摔坐在草地上,狼狈至极的撑着身子,气冲冲地对我喊:“你干什么!”

  这声音这么耳熟,我抬头一看,竟是穆十七!他不是被那厮人围堵了吗?怎会出现于此?

  我诧异道:“你怎么在这儿?”

  他喘着大气,没好气的说:“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我费劲千辛万苦挡住那厮人才把你救走,你可倒好,自寻死路!要不是我及时出现,在下面给你渡气,你就淹死了!”

  我一想到水下的画面就脑袋发热,血液好像一下子从脚底蔓延到全身。

  我红着脸不敢看他,舌头像打了结:“那你你你你刚刚在水下干什么亲我……你不知道女孩子是不能乱亲的!”

  他反倒一副像是被我占了便宜 ,没好气的说道:“亲都亲了难不成还能再亲回来啊!”

  我哑口无言,鼓着一腮帮子的气,捡起丢在地上的面具,转身坐在沙丘上修面具,我不理他,反正也说不过他。

  良久,这面具还是修不好,越修不好就越心烦。

  穆十七不知道何时站在我旁边,我一抬头便看见他直勾勾的盯着我。

  他说:“别修了,都修不好了。”

  我不理他,他竟上前把面具从我手中夺了去。我忙得站起来去夺,他偏偏把面具往后举得更高。我像只蛤蟆似的一跳一跳的往上扑,奈何他本来就长得跟匹大马一样高,足足比我高上两头,他的胳膊也比我长,我站在沙丘上跳也够不到。

  “你还给我!”

  “你够到我就给你。”

  “还给我!”

  “你够不到……够不到!”

  我气得满脸通红,趁他不注意去抢,他反应忒快闪了过去,他还来劲了。

  他见我快急哭了,说:“这都坏了,你要是想要我给你买一百个一模一样的!”

  我说:“这个不一样!”

  这个可是他戴的第一个和他之前不一样的面具,这狸猫面具可是跟我同生共死过的,怎么会和其他的一样?

  他反而怒了:“怎么不一样!你要是想要我可以给你买比这个更好的!”

  他说这话真是伤人不伤己,我顿时怒气填胸:“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你就算是买一千个一万个也比不上我这一个!”

  我气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他似乎没想到我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怔怔的站在那儿,我趁机把面具从他手里抢过来。

  他才反应过来,嘀咕着:“不就一个破面具吗?谁稀罕给你买!”

  我也没让你买!

  穆十七和我一路上都没讲话,走了几个时辰他都不嫌累,我闷着脑袋跟着他。好不容易走出荒漠,我实在没力气了。

  天也快黑了,风慢慢吹在草原上,浑身湿透的衣服还没干透,里面潮潮的,很冷。也不知道穆十七衣服干了没有,他会不会很冷。

  没等我想完,穆十七终于开口,淡淡说道:“你在这儿等我。”

  我点了点头,他便走了,也没问他去干什么。他不会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吧?

  我坐在草坪上支着脑袋,不停的打瞌睡,睡不着时我总会胡思乱想,现在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突然一惊,醒来发现面前竟多出一堆篝火,怪不得暖暖的。

  我一抬头就看见穆十七坐在一旁死死的看着我,我不自在的把头撇在一旁,偷偷的看他一眼,他还是死死的盯着我,都快把我盯出一个窟窿了。

  我小心翼翼的打量他:“你看我干什么?”

  他不说话,只是没好气的把头转了过去。他果然是在生气,可明明是他的错。

  我躺草坪上看着夜空,脖子贴在草坪上软软的又有些痒痒的,像有几只小虫在后脖子上乱爬,像哈痒痒一样。我最怕别人哈我痒痒了,可现在感觉很舒服。

  夜里的草原凉嗖嗖的,我伸着手指数星星,我最喜欢数星星了,就是每次都数不清。我眯着眼睛,这颗星星怎么是绿色的?我从来都没见过绿色的星星,我使劲揉了揉眼,伸手去摸,竟然摸到了。我小心翼翼的捧着星星,生怕一不小心它就碎了,我凑近一看,绿光周围有白色一闪一闪的,像对小翅膀。

  原来是只萤火虫!

  我戳了戳它,它便来回躲,像只绿色的小精灵,我不由得觉得好笑。我乐呵呵的捧着这只落队的小流萤,它浑身散发着绿莹莹的光芒,我把它举起来,又看了看满天繁星点点,它还真的是独具一格,像星星又不像星星。

  我觉得流萤可能就是天神派在人间的精灵,它就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其中一颗小星星。

  我正瞧得入迷,它便飞走了。

  我猜它是又飞回天上去了,或者是去找它的另一半了。我听老人们说萤火虫就是天神派到凡间的爱情精灵,它们这一生都在努力的发光,就是希望能赶紧找到它的另一半,和它一起发光发亮,相伴终老。

  也不知道它能不能找到另一只小流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