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宫忆 > 妝痕
第九章·胡桐下言狸猫诺
作者:忘忧道然  |  字数:2609  |  更新时间:2020-08-02 10:55:20 全文阅读

  那一整夜我都没睡好,不停的胡思乱想,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我躺在床头看着那厮面具,面具都已修好,还加上不少稀奇古怪的样式。这厮狸猫面具本就是要送给穆十七的,若是以此当做回复他的理由,也不知道到时候他会不会明白我的心意。

  我借阿都沁之手约穆十七来芦苇荡,我心中紧张,早早的便来至此。

  我坐宁不安的坐在树下,左思右想该如何面对他。我正想的入神,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所有思路。

  “想什么呢?”穆十七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他边走边坐下,坐在我的身旁。

  他一坐下我就不知所措,我紧张的不敢瞧他,手忙脚乱的把那厮面具塞到他怀里。

  我见他茫然无措,竟下意识的随口瞎编,找理由开脱:“那个,你别误会!我只是……只是见你这几日没戴面具,想着你那厮面具可能丢了,反正你也戴了许久,就想着送你一个,你可别误会啊!”

  说话期间我仍不敢瞧他,说的理由我都不信,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我后悔的真想一头撞在树上!

  他竟然没有怀疑,接过面具,左右端详:“你做的?”

  简直就是废话!

  “当然了!”我依旧不敢看他。

  他将面具戴上,吧嗒吧嗒嘴,奚落我:“怪不得……修的这么丑!”

  我心里一下子就冒出火花,倒也不紧张了,我直面迎上去抢面具:“你觉得丑可以不戴啊!你还给我!”

  我气吼吼的喘着怒气,他长胳膊长腿,按着我的脑袋我便站不起来。

  我张牙舞爪的挣扎,他猛然靠近,眼睛直冲冲的对上我的眼眸,我突然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他稀罕的温柔说道:“可我就是喜欢丑的。”

  我懵了……

  他趁我心乱之时,从我手中夺走面具,我呆呆的看着他戴上面具。隔着狸猫面具我看不到他的神情,却能透过眼睛看出,他是在对我笑。

  他说:“以后戴上面具我就是你的狸猫大侠。”

  微风吹的苇花散落,十里芦苇微微飘拂,洁白无瑕,如片片舞弄清影的雪穗。微风阵阵袭来,树上的黄色叶子瑟瑟作响。风一吹,似心的叶被迫飘落,成片成片的缓缓落下,下起叶子雨,散落在周围一片芦苇上。风再吹,苇子随风荡漾,胡桐黄叶随之摇晃,悄无声息的淹没在这芦苇荡的深处。

  他的眸子深邃,像是流沙一般,一旦碰上便会深深陷进去。

  我醉在其中,荡漾其中,心里默念“狸猫大侠”,似有小鹿乱撞,口干舌燥。

  他又若无其事的问:“想好嫁给谁了吗?”

  我紧张的思绪全无,随口找来理由搪塞他:“谁要是能给我捉来萤火虫,我就嫁给他!”

  他不再看我,我顿时松了口气。我偷偷瞥视看他,只见他一直望着远处,好像是在思索,也好像是在发呆。

  我低头看着腰带,将下巴和发烫脸颊深深地埋到衣纱里。

  我压着心中紧张,小心翼翼的问穆十七:“你会为我捉那萤火虫吗?”

  我鼓起勇气去看他,心中紧张害怕,却急迫知道答案。

  他蓦然回首,对上我的眼眸,又是一副散漫的样子,故作无奈:“谁让我是你的狸猫大侠……”突然正经,胸有成竹:“别说是一只,就算是上百只上千只,我也会为你捉来!”

  我心中大喜,脸颊热的直冒火,心里却早已欣喜若狂。

  我硬要抬杠:“那到底是多少只啊!”

  穆十七指着这片偌大的芦苇荡,说:“一芦苇荡的如何?”

  我激动的拍手叫好,正在我心喜之时,穆十七又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只是……”

  我不知为何,性子又急:“只是什么?”

  他说:“现在已是晚秋,已进暮冬,上哪儿去找萤火虫啊?”

  他委屈巴巴的看着我,我刚才的喜悦瞬间灰飞:“那日我明明就见到了!”

  我与穆十七吵架那日,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在数星星时明明就见到了一只绿色的星星,那就是秋萤啊!

  他说:“没有就是没有,大不了我明年秋天时为你捉。”

  我觉得他在搪塞我,那日已进暮冬,我明明就瞧见过一只,怎会说一入暮冬就没有了?

  我不耐烦,心里不由得觉得失落:“可那日我明明就看到了!”

  穆十七躺下,似睡非睡,若无其事的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几只小流萤吗?到那时我多给你捉几只不就成了。”

  怎么能这般说辞,明年这时我都要嫁入白狄了。他说的倒轻巧,连寻都不寻一下就说没有,无非只是搪塞我罢了。

  我瞬间怒火填胸,眼睛涩痛,眼泪在眼眸里直打圈,我强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我鼓着腮帮子,眼泪直涌出来:“不想捉就不捉,大不了我也破罐子破摔去找别人来捉,大不了我就嫁给顾白!”

  穆十七看着我一脸茫然无措,还未等他反应,我便跺着脚丫子气冲冲的打马离去。

  一回王帐,阿耶便叫人将我锁进屋子里,不让我在乱跑,还生怕我再偷偷逃走。门口、窗口乃至屋檐上都布满了侍卫,这简直就是囚禁!

  看来阿耶这次是铁了心让我嫁去白狄……

  反正穆十七这个榆木脑袋不解风情,大不了我就嫁给顾白气死他!

  这种想法我可能也只会想想,若真让我嫁给一个不爱自己,自己也不喜欢的人,还不如让我上阵杀敌,当个誓死报国的战士!

  我半夜三更试着溜出去不下十次,结果都是处处碰壁,次次被发现。这些个人真是阴魂不散,就像长了千里眼,每次我从哪里出,他们就在哪里堵。

  如此一来,这简直就是在要我的命!

  就连上茅房也得跟上十几个丫鬟,十几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上茅房。

  早知会如此,我就不回来了!天南海北,难道除了北凉就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了?可现在后悔又有何用,到头来还是如此,上茅房被盯,沐浴被人守,就连睡觉也要被人看着……

  我的大侠……我的狸猫大侠,你何时才能身着黑色衣袍,身披褐色披肩,面戴狸猫面具,来救我脱离苦海,带我离开啊……

  “嗒啦!嗒啦!”紧闭的窗牖时不时的发来击打声,烦人得很!我正欲破声促去,窗雕纸上蓦然一亮,再者出来两个不大丁点的小纸人,一个似戴狸猫面具,一个似个傲娇姑娘,打打闹闹,有趣得紧!我不由得拍手乐呵,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怒喊:“什么人?”,随着那厮纸人也跟着消失不见,不知是何缘故。

  我连忙跑到去把窗牖开开,探头去看什么也没有,索性将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

  瞧见得只是漫漫星际,帷帐帘篷,灯火阑珊,百里星星点点如人间天河。着实无趣,我正欲回房歇息,哪处发出“喵呜喵呜——”的狸猫叫,我好奇,便又回身望去。

  不远处的枫树下一人影恍惚,我眯着眼看去,那人探出个脑袋,是一个狸猫脸!那人将面具微微解下,又忙的戴回去。我认出来了,是我的狸猫大侠!

  我心下大喜,欲去叫他,忽的传来守卫的喊声,似乎实在寻些什么。

  穆十七对我嘟囔着却没发出一丝的声音,可瞧他,是在对我说:“等我……”

  树下忽暗忽明,唯有借着夜色看出个不清不楚的狸猫脸。无数星辰明亮无比,我却只记得他那双炯炯双眸。深夜暮色,面具遮颜,唯有双瞳剪水,似带骄阳,似有湖泊,神采飞扬,直至深处是否有我的影子?

  直到守卫发现,他才仓皇而逃,一跑三回头,不停的无声喊道:“等我!”漫漫星河滚烫,他的身影终是消迹在灯火阑珊如天河的江山暮色之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