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乱世神女:忠犬养成指南

正文归一:生意

[更新时间] 2019-08-17 18:46:35 [字数] 3128

女人挑起六皇子的下巴,柔着声音说:“规矩,总是要有的,皇子陛下,您说,是吧?”轻佻的动作,一举一动都风姿绰绰,妖艳柔美,真真是人间尤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六皇子见到如此佳人,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张艳勾魂魄的脸,只顾着美人无论说什么都答应,连忙点头,“是,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女子看着他那口水都要流下来的猥琐模样,强忍着恶心,笑到,“还请六皇子,到别处转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美人开口,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先前叫嚣的六皇子也只好不忿地说道:“今天我就卖美人一个面子,我明天再来找美人。”六皇子一边擦涎水,一甩衣袖,忿忿的离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主人你何必对这种登浪徒子计较,我们鸳鸯楼就是被皇帝陛下所不喜,也不是那么容易关门的!”管事不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柳沁啊……你怕是忘了我们鸳鸯楼真正是做什么的了,即使那六皇子是个放荡之徒,被陛下所不喜,但终归是李贵妃的长子,若是真查起了鸳鸯楼,我们真正做的是不会被查出来,但是,天下哪有真正天衣无缝的事?若查出了一些其他什么‘证据’,影响到鸳鸯楼真正的‘生意’,就不好了。”女子深吸一口水烟袋,吐出一个个圆圈,缓缓解释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奴婢明白,是奴婢先前愚钝了。”柳沁低着头,准备接受责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唉……有些事,想不清楚也是好的。对了,那个被六皇子强要的姑娘,估计吓的不轻,给她赏半个月的工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柳沁低头答应道,行完礼后,便去给那姑娘补了工钱。心里更加庆幸在这世道中跟对了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鸳鸯楼的姑娘不像其他青楼那般,是给钱便被要求出去卖的,因为主子定下了规矩,鸳鸯楼的姑娘有人身自由,给了钱,要是姑娘自己不同意,是不能强制要求姑娘去卖的,卖身钱也会尽数退回。而大多数姑娘卖艺所得的钱,就已经足够吃喝了。既然不愁钱,又有几个姑娘,愿意污了清白呢?所以鸳鸯楼排除那几个家中真的困难的,全都是卖艺不卖身的姑娘。在这男尊女卑的世道中,有这样愿意护着他们的主子不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主人,午膳时间到了,是否要先用膳?”扶柳毕恭毕敬地向女子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先用膳罢。”女子放下手中鸳鸯楼的账本,起身揉了揉眼睛,“下午还有件大生意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错,鸳鸯楼真正在做的生意,正是情报买卖。青楼也只不过是一个遮掩的幌子罢了,毕竟……真相总是要通过一些不正当的渠道得来的,不是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午时三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风少爷今日怎么有雅兴来我这小小寒舍坐客?”女子轻笑,手执白扇遮着半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弈晰想起当初与萧千倾阔别时的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有事要办,这次就不随你回京了,你且随着我信里所写的鸳鸯楼去,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叶姑娘,我要的东西呢?”弈晰挑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唉呀,风公子还真是干脆呢。”叶姑娘合扇,露出了被遮住的半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张完美无瑕的面孔浮现,而这张脸……简直和她一模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铭棱……你!”等弈晰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正死死地抓着叶姑娘的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干什么?”叶漠离挣开手,冷眼看着弈晰,“风公子可别说着说着话就动手动脚的,让人误以为将军府的公子都是不知所谓的登浪徒子!”说着,叶漠离又把那半边脸用扇子轻轻掩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是,是因为你长的很像……我的一位友人……”弈晰怔怔的放下手,手心还残留刚刚的余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呵,这借口我可不知道在鸳鸯楼里听了多少遍了,”叶漠离冷声,“风公子请自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弈晰垂下眼眸,“的确是我的疏忽,还请叶姑娘放心,风某不会在做出如此放荡之举了。”是啊……她已经死了……自己来这里,就是为了她的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是焚血之前的行动资料,近期她在京城也有作案,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是焚血,但和焚血脱不了关系。”即使有些气节,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叶漠离拿出装好的资料,推到弈晰面前,“这是交易,不知风公子打算拿什么交换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风将军府的兵符,可以随意调遣风将军府的所有兵力一次,如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是甚好的。不过……”叶漠离话锋一转,“风少爷怎么如此大方了?”毕竟这兵符在手,连想要谋反都有些资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相信鸳鸯楼的诚信。”弈晰勾起嘴角,萧千倾是他能绝对信任的,本来在来的路上他还有些犹豫,可是,当看到那张脸时,他便百分百的确信了。可能……是因为觉得这张脸不可能做出险恶之事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便,一手交权,一手交货。”在双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叶漠离还是说了句,“欢迎风公子,下次光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对风公子如此大方行为,叶漠离也是十分吃惊,虽然这些资料独鸳鸯楼一家所有,但是,是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风公子下如此大的手笔?但是即使再怎么好奇,叶漠离也不会去问,用鸳鸯楼的势力去查。毕竟人与人之间……总要留点距离。若是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那她还做什么生意?直接回去当一个无知的闺中小姐得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弈晰听到“下次光临”这句话离开的身子一顿,但随即便迅速地离开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鸳鸯楼不愧是风域帝国消息最准确的地方,每一次焚血作案的消息都列的清清楚楚,连一些都不知道的细节都有写到,弈晰看到焚血最新的作案时间就是昨天,“城郊……一个卖绸缎的商人……”弈晰喃喃,呵,果然被皇帝压下了,也是,这么个杀人妖女到了京城,若是百姓知道了……还不得引起慌乱?弈晰又扫了两眼资料,决定明日再去那里看看现场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京城城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卖糖画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上好的胭脂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卖糖葫芦咯!小伙子,买个糖葫芦回去给媳妇?”一位卖糖葫芦的中年男子拉着弈晰向他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错,今天弈晰赶了个巧,正好碰上集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用了,我还没娶亲呢。”弈晰挠挠脸,心中人已亡,他这辈子,都不会娶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哟!小伙子!长的这么俊,还没娶亲?”像弈晰这种容貌清秀俊俏的,别说是娶亲了,就是有妻妾了他都不奇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了,大哥,我想问问你……那个卖布匹的王富贵呢?上次我的家人用了他的布匹都觉得质量好,想让我再买几匹,制些衣物。”弈晰不忘此行的目的,向人打听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哎哟,可别说了,前几日啊……”卖糖葫芦的男子刻意压低了声音,“被人杀了……死相啊,老凄惨咯,那个血哦……我一个大老爷们都看着瘆人……要不说有钱容易拉仇人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官府都不管管吗?”弈晰明知故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唉……死的那样蹊跷,官府让我们别声张,我啊也是住在王老头隔壁的才知道这些事,唉……小伙啊!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是自然!”弈晰拱手谢道。看那糖葫芦还不错,这卖糖葫芦的人也好,弈晰便卖了两根尝尝,边吃边走向王老头的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位小姐,请问您知道王富贵的家在哪?”弈晰随手拉住一个姑娘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松手!”叶漠离看到来人是弈晰,原本指路的话也硬生生咽了下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呵……风公子今日拉住的是我也就罢了,要是是哪个公子的妻妾,那不成了流氓痞子?”叶漠离挑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在下的不是。”虽然叶姑娘的话有些重,但是弈晰细想了想,也是这个理没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在下也想问问叶姑娘,身为鸳鸯楼的老板,今日鸳鸯楼似乎没关闭吧?为何你会在这?”就是她给自己的消息,又长着一张和铭棱一模一样的脸,实在是太令人怀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和你一样,有人出了钱让我来这看看。还有个目的就是——来着买点糕点小食,听说这里的卖的小食味道不错。”叶漠离有些脸红,堂堂鸳鸯楼的大当家却喜欢吃这些甜腻腻的小食,但是她也是个女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这些事也不是什么要藏着掖着的事——在确保对方是个好人的情况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噗。”弈晰别过头去,偷偷轻笑了下,叶姑娘还真是够可爱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准笑!信不信我把天天风将军府长子跑出来集市玩闹的消息说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知道风公子要干什么,但是她如果把这表层消息卖给有心之人,那也够他受的了。毕竟将军府可一直是某些皇子的眼中钉,肉中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好好,我这还有个糖葫芦,那来贿赂叶姑娘如何?”弈晰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还要50两银子。”叶漠离嘴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好好,那么叶姑娘现在能否告诉我王富贵的家在哪吗?”弈晰将糖葫芦递了过去,见叶漠离吃的高兴,开口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我吃完就带你去。”叶漠离专心享受在糖葫芦酸酸甜甜的滋味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你这个人也真是,具体住址都认不清楚。”叶漠离吃完,拿了手帕擦了擦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