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快穿万人迷的日常 > 高冷大小姐x伪白莲花养子
高冷大小姐x伪白莲花养子(2)
作者:黑皇君  |  字数:3473  |  更新时间:2019-08-16 22:06:22 全文阅读

回到唐家,木槿如往日一般回自己的房间,江辞跟着木槿进来她的房间。

木槿的房间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和一个衣柜。

纯白的家具就像她的性格一样冷清。

江辞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抵唇咳嗽了两声“姐姐我不舒服。”黑白分明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木槿蹲下身伸手去卷他右腿的裤腿。

之前扶着他上车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他走路的姿势有些不自然,特别是右腿。

木槿知道就算有伤也不会是多严重的伤,不然以他这身体早晕了。

但是人家小可怜都提出来了也不好不理,这是金牌业务员的职业素养。

裤脚很快就被卷到脚腕之上,膝盖上的确有一片十分醒目的擦伤,蹭破了皮渗出了些血丝,但并不是多严重,真正吸引人注意力的是他小腿中央的一片巴掌大的烫伤。

应该是伤了有些时间了,那里的皮肤不同于周围的光滑白皙,是深粉色的,且凹凸不平,看上去丑陋不堪。

木槿不记得资料中有提到他在唐家被烫伤过,那么应该就是在借住的时候,或者是在亲生父母家里的事。

木槿只当没看到,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他受伤的膝盖上,把酒精拿了过来

“算了姐姐让我自己来吧。”江辞低着头,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腿。轻轻笑起来,“伤疤有些丑。”

.木槿看着他,仔细地盯着他形状漂亮的黑眸看了一会儿,确定他不是装的,沉默地站起身。

木槿纠结的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我腿上那块烫伤,是妈妈刚离开时弄得。”

木槿闻言一愣“嗯?”

“白辰,他怎么那么快就开始播放《男主的悲惨遭遇了》”

“他估计以为你刚刚想问他这件事”

“???”我刚刚只是在考虑让不让他出去

“那时候我借住在舅舅家。”江辞低着头缓缓的说着“舅舅的儿子让我去厨房找个东西,我去了,还没找到他就把门关上了。黑漆漆的厨房里面什么都看不见。我求他开开门,他却把门锁掉了,然后在外面一直笑一直笑……”江辞的眼睛开始有一点模糊“最后他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然后我不小心撞倒了正在烧的热水。”

木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揉了揉他的头。

“白辰,这手感好好哦。”木槿没忍住多揉了一下。

被当成小狗对待的江辞一愣之下,神情有些呆怔,好半天才缓过来,擦了擦眼睛笑着说“现在我也有家了,也有重视我的人了”

“嗯。”江辞已经习惯她话少,也没有介意她只有一个嗯。

“你先在我房间好好休息。”说罢唐木槿随手带上了门。

她可不是真的不想安慰男主,只是这个人设是傲娇高冷的.

白辰:其实你就是懒

木槿:老公,你这样说话伤透了我的心,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

白辰:我叫白辰……

晚上木槿看到江辞没有下来吃完。

江辞本来身体就不好,又淋了一身湿透,刚刚又是咳嗽又是打喷嚏的。估计是发烧了。

木槿吩咐完张妈熬点白粥做些清淡的小菜后,木槿自己绕到厨房倒了一杯温水,一起端着回到了房间。

“请问能进去吗?”

反正是自己房间,她在等了片刻之后便毫不犹豫地自己开了门进去。

江辞背对着门口躺在床上,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细碎的黑发柔软地贴在白皙的后脖颈上。

他身上覆了一层厚厚的被子,即使如此也能看出单薄清瘦的身形。

“白辰我赌他在装睡。”

在门口停顿片刻,她走进去,绕过床尾站在面前,居高临下地观察他。

微微上挑的眼角带着不正常的潮红,而眼底则印着淡淡的青黑,原本色泽莹润的薄唇此刻苍白而干裂,应该是发烧了,而且烧得不轻。

木槿忽然猛地倾下身子。鸦黑的睫毛轻轻颤抖,薄薄眼皮底下的眼珠似乎微微动了动。唐木槿确在快要与他脸贴脸时猛地停住。

“看吧我没有说错吧”

“刚刚你是故意没给他叫医生的对吧?”

“白辰你怎么能这么想你的小宝贝,我那么善良。”

白辰:你什么时候成我的小宝贝了

“你说他是想试探我,还是装可怜”

“都有”  

既然男主都亲自给我送表演机会了,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她实在愧对金牌任务员的称号。木槿掏出手机给私人医生打了个电话。

唐父这几天出差一直不在家,木槿想了想还是给唐父打了一个电话

“爸,江辞被校园霸凌了。江辞还小我担心给他造成心理阴影。而且这件事也是我的疏忽,这件事给我处理吧。”

“槿槿你是承认这个弟弟了,对吧?”

唐父其实一直也担心这个新来的弟弟会遭到女儿的反感,他这个女儿很难接受外人。以前因为旧司机回老家去了,就从新找了一个司机。但是木槿就打死也不愿意让那个司机送。所以在唐母死了之后,因为女儿他也没有再娶。

木槿沉默了一下,才说“嗯,他是我弟弟。唐家的人,不管他姓什么”

江辞听到这话脸部肌肉霎时僵硬。但男主毕竟是男主,仅仅一瞬间便恢复了放松的睡颜。

木槿拿了一个凳子在旁边坐下。

大约十分钟后,江辞的睫毛忽然轻轻地颤动起来,木槿立刻明白他这是要醒来的前奏,瞬间调整了一下坐姿和角度。

作为金牌任务者她的演技自然是无可挑剔的。当她认真的想要攻略一个人的时候,很少有人能侥幸逃脱,更别提从小父母离世缺少关怀与温暖的小朋友。

于是江辞缓缓地睁开双眸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暖黄色的灯管洒在身上,像是给坐在床边的女孩镀了层柔和的光圈。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好像只容得下他一个人。

他看到她似乎是弯起了嘴角,一直板着脸的女孩微笑起来,仿佛冰消雪融,薄冰乍破,又像是数枝梨花一瞬绽开,说不出的清丽动人。一眼看去,只觉得时间也仿佛在此刻停止。

江辞愣了片刻,便立即对木槿回了一个甜甜的笑。

这一刻,这白裙飘然的少女犹如落入凡间的天使。

“医生马上就来了”木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笑容已经不复存在,恢复到之前的表情。

医生给江辞开了一些退烧药。

吃了药,木槿把一只药膏放在江辞旁边。“这是医生走之前让我转交给你的。说是祛疤的一天一次”

江辞心头一震。

“姐姐真是温柔个人呢!刚刚姐姐没有和医生单独待在一起吧?”江辞拿过药膏,紧紧的握在手里。对木槿笑了笑“谢谢的姐姐的关心了!”

“你不要乱说。”木槿僵硬的转过头“你好好休息。”

江辞搂着她纤腰不放,“姐姐我害怕,你陪我睡嘛”

他才不会怀疑他刚刚看见姐姐耳朵红了。

木槿犹豫了片刻,看着眼前的男孩好像真的有点害怕,今晚也需要注意体温。

便点了点头。

然而,小孩子的喜欢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自从木槿陪江辞睡了晚后,江辞就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

有一回,张妈喊小少爷起床,发现里面没人,慌急了,找遍了整栋别墅,绝望之下差点要报警了,后来发现罪魁祸首搂着姐姐的脖子睡得正香。

此后,佣人心里都有谱了:小少爷要是不在房间里,那准是在大小姐的卧室里。

因为唐父想把公司向国外发展,就总是把两姐弟独自留在家里。

“ 唔——”朦胧之中木槿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江辞一只手扶着脑袋,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四处游荡,手指摩挲着颈后的肌肤,甚至钻进薄薄的睡衣里。

“姐姐,我想要~~你帮帮我好嘛”

“明天爸爸要回来。”木槿的眼尾虽然已经染上了情欲,还是说到“不可以。”

“好嘛,我不进来——”他立马撒娇,将脑袋埋在她胸里乱蹭,忍不住又抱怨了一通,“你上大学后回家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姐姐是不是在外面有狗了?就忘了还有一个小可怜虫在等你。”

他偷偷让人跟着她的事,她都没有说什么,他居然还敢问她在外面是不是有狗了?

木槿闭上眼没有回答

“槿槿,你怎么不理我了?你是不要辞辞了吗?”

江辞挪过身子,视线就落到眼前这人的身上,她散着一头柔顺的乌发,肌肤雪白,在黑夜中都仿佛发着光,宛如西方油画里的绝美少女。

他低下头来,按住对方的后脑勺,熟练索吻。

说起来,自从那件事之后,江辞就再也没有叫过她姐姐了。

“好不容易,有一次同学会大家一定要尽兴啊!”

“是啊都一两年不见了。”

包间里一片寒暄的声音,木槿刚端起酒杯。

“别喝这酒里面下了药。”白辰提醒到。

木槿勾了勾唇,一饮而尽,“老公,你又不让我睡,所以别打扰我睡江辞。”

木槿感觉身体有一点不对劲,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准备撤“我回去了,你们玩。”

中间一个男生似乎知道些什么,连忙上前拉住木槿“木槿,我送你吧。”眼睛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

“不用,司机在楼下。”

男人感受到他越来越热的体温,说到“别啊,我送你下楼”

“滚”木槿甩开他的手,说罢便走出包间。

男人似乎不甘心,到手的猎物就这样跑了,追了出来。

“你是不想活了吗?”唐木槿的声音越来越冷

“能睡一次唐家大小姐,死了又怎么样。”男人也直接撕破脸皮。

木槿直接一个过肩摔,把男人放倒在地。又补了两脚“真的给脸不要脸,害得我浪费灵魂力力。”

“感觉怎么样?”白辰问道

“不怎么样,快压制不住药力了。原本刚刚好可以压制,谁知道冒出来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木槿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楼下。

“没事吧?”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

唐木槿现在脑袋晕的厉害,匆忙的推开撞到的那个人。说道“对不起。”

唐木槿刚下车,便看到江辞搬了只小小的板凳,一屁股在门口守着,眼巴巴等着自己回来。

江辞连忙走过来把木槿扶起来“姐姐,你喝多了吗?”

“江辞?”原本清澈的声线略微沙哑,透着致命的性感。。

江辞的动作僵了一下“姐姐是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