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们是隔着过道的同桌
作者:南风五月  |  字数:3555  |  更新时间:2020-02-23 14:17:12 全文阅读

2004年8月底,弦河一中的大门口热闹非凡,人头攒动,没有电影桥段,没有什么横幅欢迎新生报到,也或者是有而我忘记了。

  我们是乡镇中学,一栋很普通的四层教学楼,初一班级在4楼,很对称的设计,走廊两头是两个大大的露台,我们初一六班在右边的露台下面。教室格局和小学一样,两边靠墙各两个人是同桌,中间四张桌子,两两同桌。

  我们当然不是同桌,我们隔了一个过道,就一个撇一眼就可以看到他书上写的名字的过道,其实一点也不宽

  怎么进的学校,怎么上的楼,怎么进的教室,怎么坐过去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当我坐在他旁边的时候,我才有了记忆。

  新生第一天上课,教室属于散养状态,因为很多同学找不到教室,很多同学走错教室,很多同学都在东张西望,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却也都很新奇,胆子大一点的男孩子已经在交朋友了,偶尔有个别一起升学的同学玩的好,已经在窃窃私语了。

  大概就是天生的胆小和自卑,落座后就趴在桌子上扣指甲,尽管已经很秃了,可是我只能以此来掩盖我紧张的内心。偷偷的扫一眼教室,我想到的只有一个词语“乱七八糟”,转回来的眼睛落在他的身上,他也刚好抬起头,对着我弯弯眼睛浅浅一笑,就低头看自己带的漫画书了,慌张的却我赶紧低头扣指甲了,掩盖在头发里的耳朵发烧一样的热乎。

  大概就是这浅浅一笑吧,也或者是他很特别,我好像从那一刻就喜欢上这个男孩子了。算不算的上喜欢不知道,可是很想每天都可以天天见到他。

  后来老师什么时候进来的,什么时候说放学的,我都不太清晰,我只是觉得今天很开心,也以为此后的每一天的上学都会变得很开心。

   14岁的少女,尽管还不懂得打扮和时尚潮流,也依然每天把短短的头发打上水,然后梳的光亮,每天都在坚持擦大宝,尽管那时候的皮肤根本不用做任何措施,可是我还是觉得擦的香香的更招人喜欢。比如到座位的时候,他会闻到。进教室门口的时候我就已经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和昨天记忆里的那个样子重合了,干净利落的板寸,大双眼皮下面明亮的眼睛,还有最特殊的,比女孩子还白皙的皮肤,三步两步的到座位坐下,铃声就响起了,一个带着眼睛,略微有点中分,穿着黄色和黑色条纹相间的短袖,西装裤子的中年大叔就走进来了,自带的气场,让原本闹哄哄的教室立刻安静下来了。

  “我是大家初中三年的班主任,我姓王,前半个学期的座位就不做变动了,也都是大家自己自由坐的,等半个学期过去了大家熟悉了,咱们考试一次在来安排座位,至于课代表,我这里有一份你们升学时候的成绩,我就先按照这个安排,后期有自告奋勇的在来跟我提,下面来几个男同学跟我去办公室把大家的课本抱过来”

  后排几个胆大的男孩子一边举手一边已经欢脱的跑出教室了,我左手边的人也已经大步走出去了。

  不一会课本就一摞一摞的摆在讲台上了,从第一排往后传,直到发完所有的课本,老师都没有进来过,整层楼的新生班都在叽叽喳喳,我在一本书一本书的写名字,左手边的人也在写名字,我们不是同桌,我们隔了一个过道,就一个撇一眼就可以看到他书上写的名字的过道。我很轻易就看到了他的名字:一(六班)胡乐,那一刻我突然的好开心,因为我的书上写着一(六)班胡重。

  走读制的学校学生大部分都是这个小镇上的,也有一些远处的就在学校食堂吃,在宿舍午休。快乐的时间就是过的很快,看看新课本中午放学的铃声就来了,起身就走出教室,也没发现自己碰掉的书。

  “哎~~~你的书掉了”看着快步出去的我,胡乐帮我捡起书放好“哇,好巧,她也姓胡,500年前是一家啊,不过这字念zhong还是chong啊?”自言自语的胡乐放好我的书也下楼了。

  吃完中饭到学校的时候还早,还没有摆脱小学时睡午觉习惯的同学们在趴着睡觉,感觉新课本新奇的同学在看书,还有和前后桌混熟了的同学在打闹,也有去操场上打篮球的,比如我的左手边就不在座位。我趴在桌子上翻着新课本,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操场上投篮完成的胡乐冲几个不认识的男生喊到“快上课了,不玩了吧,放学在来比,球今天谁带回几班啊?”

  “给我吧”一个男生说

  回到教室刚坐下,就看到过道的同桌在午休,而且姿势极其不好看,还流口水,

  手里拿着擦汗的纸巾就抽出来一张放她的胳膊上了。

  “铃!~~~~”惊悚的上课铃声伴随着一群男生呼呼啦啦的挤进教室,我抬起头,压麻的右手胳膊上一张纸巾,还有隔着过道的胡乐在飞快的擦汗,他手里拿着的就是和我胳膊上一样的纸巾,看到我醒了,一咧嘴一排整齐的牙齿,冲我不好意思的一笑“你的口水”一边说一边在自己脸上示意我。

  “噢噢,谢谢”羞窘的我赶紧低头擦脸,即使胳膊麻了,我也没有吱声。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看了你的课本上写的是胡zhong还是chong啊?我也姓胡,我叫胡乐,快乐的乐。”

  “哦,好巧,我那个字念chong,我叫胡重”我只敢略微侧一点点眼睛看他。

  “这样啊,咱们500年前是一家呢,以后互相帮助啊”

  “.......嗯好”我还是不太敢看他,只轻轻的回答了。

  班主任十分适时的走进来“我来念一下前半学期的班长和各课课代表,回头都配合老师收发作业试卷什么的,念到名字的同学就站起来其他同学认识一下”

  “语文课代表周文,数学课代表韩宇……….班长是胡乐”

  周文站起身来对着大家一笑,瞬间就红了脸,虽然也是短发,但是人家那个短发就是女同学该有的短发,我摸了摸妈妈给我剪的‘狗啃式’短发,一声叹息。说实话周文长的很漂亮,笑起来眼睛弯弯,我一个女生我都觉得她好看。

  其他各科课代表我也都跟着鼓掌了,可是一时半会没记住,直到老师念到班长的时候,胡乐站起身来对着全班同学微微弯身,有些腼腆的笑一笑,全班同学都在鼓掌,有的在窃窃私语“这个就是升学考试的理科状元呢”

  “哇,成绩那么好啊,难怪当班长”

  “能分到六班的成绩都还行好吧”

  “他好白啊,还好帅呢”

  “一小升上来的,我和他同校”

  我也跟着全班同学一样崇拜的望着他,少年的身量比之我们高出一点点,白色短袖微微透着汗,因为害羞抿起的嘴唇,在脸颊上绽放一个深深的酒窝。我就这么看着他,仿佛要把这个侧脸裁剪出来,然后锁进我的百宝箱。

  日子就在这平静如水中慢慢的度过,一个月后迎来了大扫除,而这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班56个同学全部都熟悉起来,胡乐更是俨然成为我们的知心大哥,解题做值日根本没问题,就连同学的自行车坏了,他都愿意帮忙。所以渐渐围着他的男生女生就多了起来。每到下课,我左手边的过道就堵的水泄不通。而我和他说的话总共不超过10句。

  “胶布借我一下”

  “给”诸如此类的对话。

  类似的情况就是,我和同桌说的话也不多,前后座说的话也不多,可是我不是个闷的住的人,小学6年我可是整个班里最吵的,我也很好奇自己怎么做到这么憋着的,可是这个好奇就在这个周五被解开了。我是个严重偏科的学生,数理化这些的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可是就是这么巧,我们的物理老师在还认不清全班人的时候,就能知道谁的物理成绩不好,因为他总能很准确的提问到我。“胡zhong,胡zhong是哪个同学?”

  “哈哈哈哈哈哈”在全班的爆笑声中,我胆战心惊的站起来,低着头搓书角

  同桌拿胳膊拐我一下,贱兮兮的说“你有多zhong啊,嘻嘻嘻”

  “哈哈哈上次语文老师也念zhong”

  “她这个字是多音字啊”

  左边的人站起来“老师,她叫胡重,重来的重”我感激的看着他笑了一笑

  “噢,多音字是吧,都别笑了,你们是同学,你们应该提醒老师”物理老师推了推眼镜,斥责了几句带头起哄的同学,我以为到这我就可以坐下了,谁知道

  “你说一下16页下面的注释是解释什么现象的?”

  “……是..…解释….”我的物理书角被我搓的要卷成蛋卷了

  轻轻的一声清嗓子的声音从左边传来,我微微撇了一眼,胡乐拿着笔指着他物理书上的圈起来的部分,我还来不及感激,马上就照着书上的念起来。

  “嗯,坐下”

  如蒙大赦一般的我总算是坐下了,偏过头,胡乐已经在认真的做笔记了,仿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一样,我也只好继续装听课。

  “总算下课了,去厕所不”前排的女生约着隔壁的女生手挽手就出去了

  “我也要出去”同桌贱笑兮兮的看着我

  “你觉得我会让你出去嘛?”我抱着胳膊戏谑

  “你要怎样?不要以为你很重我就打不过你啊”

  “你是不是想死?”我捏着手指头咔咔直响,威胁着向同桌靠近“抱头,唱征服”

  “就这样被你征服~~我就会这一句,姑奶奶我错了”

  “哈哈哈哈哈,看你以后还惹我”

  “哈哈哈,杨超,看你没用的”身后的胡乐笑出了声,我一回头,围在他身边看完整出戏的几个人都在大笑。

  “班长救命啊”

  “她跟你闹着玩的,谁叫你笑话人家名字的,人家都给你让开了啊,快去啊”

  “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原来这么凶啊,之前一句话都不说,敢情是没人惹着你是吧”胡乐冲我笑嘻嘻的说到

  飞快的看了一眼胡乐,迅速低下头,尴尬的抿嘴笑笑,“没有啊,之前和同学们都还不熟嘛”我起身也走出去了“溜之大吉了

  就这样,我身上的“文静封印”被打开了,从此一六班就少了一个安安静静学习的胡重,整个光州一中迎来了一个“大喇叭”

南风五月
作者的话

胡重这个名字是有由来的,后面会写到。 上初中的时候重小姐,才70多斤,超级瘦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