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命运又一次洗牌(一)
作者:南风五月  |  字数:6247  |  更新时间:2019-10-16 23:28:35 全文阅读

过完年,在开学,高三就开始了倒计时。

  开学的时候还是春寒里,直到现在又换上短袖了,两个月我都没有在见过胡乐了,也很少去二高了。周六的时间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偶尔休息一个上午下午的,也都是在教室或者图书馆。

  在繁忙和劳累中也总是会想起胡乐,但是我总是闭上眼想象一下,胡乐肯定也在埋头学习吧。就像我们初三的时候那样。他认真的样子很好看,有时候晚上回宿舍了,也是刷刷空间,点开他的头像看看,偶尔他会更新一下签名。但是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很少在线,也不发空间的。

  我点开管培的头像,灵活的手指头按着手机键盘“你明天下午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去找你,最近有点累。”

  “最近学习很累吗?那你明天下午来吧,记得拿伞啊,可能会有阵雨”管培回我

  我笑着看着手机,又给杨超发了个消息

  “好啊,我看你最近难得的认真,没敢喊你,我早就想去放松一下了,都快学傻了”

  我回了个白眼给他。

  我承认我是想见胡乐了,从去年一起回镇上的车上碰到过就再也没见过了,过年期间,也只是互相寒暄的发了个短信,初二那天他倒是跟我开玩笑说叫我出去街上玩来着,但是我那天去舅舅家拜年了。然后就是偶尔的一两句联系,却再也没见过面了。

  周六的下午,我和杨超坐上了去二高的9路车。感觉看着小县城的一切都很新奇,明明之前天天见的的时候就觉得沉闷有破旧啊。

  “我是不是被关太久了,我突然发现这个时候的街道还挺好看的”我笑着对杨超说

  “嗯,确实,在看一个多月就再也看不到了”

  “切,说的那么严重,大学不放假吗?搞的跟再也不回来了一样。”我开玩笑的说着,但是杨超脸上却是莫名的深情。

  “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个词叫改变嘛”杨超收回看窗外的视线看着我说“等在看,就是另一个光景了。也许会和之前一样,不被我们珍惜的那些一样。”

  我突然被他说的有点伤感,只好敛起笑容,抿了抿嘴。一起看着车窗外走走停停的熟悉又陌生的人群和建筑。

  “现在还早,咱们去逛会公园吧”管培看了看手表,抬头对我们说着

  “我去找胡乐王晟打会球,你们去逛吧”杨超看着我们说着

  “行,回去的时候记得叫我啊”我对杨超的背影喊着

  “行,我们打一会就去找你们也行,你们去吧,注意安全啊”杨超回头说着对我们招了招手。

  下午4点,天气有点闷闷的,感觉是有点随时会下雨的样子。我和管培逛的是离她们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公园。果然人还是禀性难移的,我看着刚出来摆摊的小商贩,兴奋的拉着管培一个一个的玩。套圈的,扎气球的,但是我们技术太烂,只是图一个好玩。玩了一圈也就得了个钥匙圈,我看着这个钥匙圈挂着几个彩色的铃铛,略显俗气。

  “送你吧”我笑着递给管培

  “你是不想拿吧,我要你好好挑一个送我,我不要这个”管培白了我一眼,笑着躲着说到

  “哈哈哈,我一会送给杨超,他肯定要”

  “哈哈哈,也就是他,什么都要”我和管培笑着往回走着。

  “哎,你们想好到底想考哪个学校了没啊?”我眯着眼睛看着管培问,虽然太阳时有时无的,可是光线还是很刺眼。

  “不知道呢,说起这个我就很为难”管培叹气说着,我抬眼看着她,我们相视一笑。我明白她的为难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不在问下去,更加知道她会好好选择。

  “啊!~~小心啊”忽然的管培猛烈的拉了我一把,我们一起摔在了路边的绿化灌木丛里。一辆自行车呼啸着在我们前面一点点撞停下来。

  “同学,你们没事吧?”一个男生过来扶起我和管培,一脸歉意的问着。

  “小朋友,人行道是学自行车的地方吗?”我看着这个男生问着,然后又拉着管培看了看,她的手背上被擦伤了一些小伤口。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男生一直不停的道歉着“我这个车子的刹车可能不灵了,你们看看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检查一下啊”

  “没事没事,你好像也是二高的吧”管培笑着跟那个男生说着

  “嗯,我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说着这个显得稚嫩了些的男生有点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着“我好像认识你”他看了看管培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才转过头,有恃无恐一般的瞬间心气高了起来“大姐,我也高三了,我不是小朋友”

  “哈哈哈,你叫谁大姐呢,信不信姐姐就教育教育你啊”我有些好笑又有点无语,眼前的这个男孩子分明是把管培当他的靠山了。

  “哎哎哎,好了好了,都是同学,我没有受伤,就是刚拉她的时候没站稳摔了一下,没事的,同学你去忙吧”管培看着我笑着生气的样子,笑着打着圆场说着,指了指他的自行车。

  “哦,我叫胡艺术,你是不是叫管培,这个也是咱们学校的?”叫胡艺术的男生说着看了看我,有些故意坏笑着。

  “哎,什么叫这个?你说请问一下姓名你会死啊?就你这样的还姓胡?老/胡家的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我抱着胳膊故作生气的鄙视的说。

  “你也姓胡啊”他也同意鄙视的看着我

  “嗯对,她叫胡重,你怎么知道我叫管培啊”管培微笑着问着胡艺术

  “胡重?哪个重?毛毛虫的虫吧?”胡艺术笑着对我说有看着管培说着“在咱们学校或多或少的都知道啊,经常和那个一班的王晟一起的那个女生。”

  管培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笑了一下“没有,都是同学,下次碰到了一起吃饭啊”

  “行啊,我还要约了同学看电影”胡艺术做着要走的姿势,忽然又转过头说着“要不要一起去,这应该就是咱们高考前的最后一次看电影了”

  “不…”管培说着

  “最近有什么片子啊”我抢在管培前面问着

  “还像阿凡达还没下,还可以看”胡艺术看着我说着,期待的看着我们

  “哦,不感兴趣,你去吧,回头在校园在碰吧”我冲他摇了摇手就走了。

  “哦”胡艺术扶起自行车,看了一眼我们的背影就也骑车走了。

  我和管培晃晃悠悠的往学校走“你说我们要不要去看场电影啊,把大家都叫上”

  “看阿凡达啊”管培看了我一眼问,突然的笑了起来“那你刚才该和他一起去啊”

  “晕,我跟他一起去干啥啊,我要去也是跟我救命恩人去啊”我堆起一脸的笑容对她说着

  “你少恶心我啊,拉倒吧,你自己回头上了大学就会把我给忘记了。”管培和我笑着说着。远远的就看到胡乐、杨超、王晟还有周文一起走过来。

  “哇,周文怎么来了,我们喊她的时候,她不是说要学习的吗?”我趁人还没走近,悄声跟管培耳语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哈哈哈”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吗?”

  “没有啊”

  “那你就该怎样怎样啊,人家俩分手了都能大大方方的,你一个暗恋的搞的这么紧张干什么”

  “我没有暗恋,你胡说什么”我嗔怪的看了一眼管培

  刚说完杨超一走近就抢先问我们“刚是谁啊?”

  “看着像是咱们学校的,好眼熟”胡乐说着,王晟站到了管培身边,看着她手背上的擦伤,轻声问着什么,我抬眼飞快的看了一眼胡乐,他和周文一边一个站在了杨超身边。

  “干嘛,你们还受伤了啊”杨超看着王晟的样子惊讶的问到又看了看我

  “哎呀,没事啦,就是被树条/子刮到了”管培说着看着周文“刚叫你出来玩,你不跟我们一起出来,刚胡重套圈笨死了”

  “哈哈哈,是嘛”周文笑起来走到我身边看着

  “胡说八道,我这么好的技术,我也是有战利品的”我不想当着胡乐的面送钥匙串给杨超,立马又岔开了话题“我刚听说阿凡达还没下,你们看过电影没有”我笑着看了一圈。发现大家都是笑着看着我,只好泄气的说着“好吧,我就是想去看电影了,你们就说去不去?”

  “我看一下啊,现在是5点,两个钟出来就是7点,时间差不多”胡乐说着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又抬头说着“我没问题,你们呢?”

  “我无所谓啊,去就去咯,反正高考前应该也就这一次的机会放纵了”王晟说着看了看我,我立刻去看杨超,他抬步往前走着,这就是达成一致了。

  “看完电影,最后的两个月,你就真的要收心了,一高的大门都不能出来了啊”

  我在他身后对着他的背影一通拳打脚踢,胡乐握拳低着嘴边忍着笑意,故意的咳嗽了几声,王晟和管培周文一起看着我笑的隐忍。

  “我就不去啦,我跟他们一起出来,本来就是跟黄丹有约的了”

  “黄丹不是去市里比赛了吗?”我小声的嘀咕着,管培轻轻拉了拉我的衣服,示意我不要说了,又看了看周文“要不一起去呗,大家难得最后一次的放松”

  “我真的有约了,我本来就是和他们一起出来,要去坐车的”周文说着看了看胡乐“胡乐,你说是不是,给我做个证啊”

  “嗯,她确实还有事,等高考结束了,电影还可以在一起看啊。”胡乐笑着看着周文说着,我看了看周文和胡乐的对视,确实也不像是有什么伤心难过,也不像是有什么仇恨怨气的样子,我皱眉想着:果然学习好的思维就是不一样,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见分手后的他们,但是看样子他们本人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我是第一次在电影院看电影,勉强算是和胡乐一起看了第一场电影。他坐在我的右边,电影好像是很震撼,但是我只记住了爆米花和可乐的味道了。黑暗里只有荧幕上一阵一阵的亮光会快速照清观众席。我其实能感受到右边的目光,可是我不敢也直视过去。我怕像那次停电的晚自习一样,现在的我怕看到胡乐的眼睛,我心里又莫名的冒出对不起周文的感觉,我怕会我也会像他看我一样看着他,我怕我的眼睛里会流露出什么,我怕万一惹人厌,我怕的情况有很多,唯独没想过胡乐可能是希望我看过去的。

  我吃完爆米花,他给我递可乐,我喝完可乐,他给我递纸巾。还是熟悉的心相印的味道,我在黑暗里笑着悄声说着:谢谢

  电影放映途中,他去接了个电话,就在没进来了,一直坐在大厅等我们出去了。

  果然和王晟算的时间差不多,出来的时候7点10多分了。

  “下雨了,我买了伞”胡乐招手我们过去,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几把伞。杨超顺手拿起一把说着“我就说嘛,看什么电影,你记住剧情了吗?”然后看了看我

  我一个白眼看过去,也不好反驳什么,一行人出了电影院,大家都并肩走在雨里了,我在包里摸着管培昨天提醒我带的伞,胡乐又折身回来,一把伞高高是举在我头顶。我冲他笑了一下表示感谢,就抓了抓被细雨沾湿了的刘海。可能是我这么一抓,刘海就很奇怪的一条一条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滑稽,有点傻傻的示意他走啊。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可能是怕忍不住笑出声转身就走,我赶紧快步追上去。虽然站在他身边,但是还是很明显,他把伞一大把倾斜到我这边。我突然想起了黄丹上次写的那个歌词,会不会也应景在我身上呢。

  我和胡乐一把伞,我还在包里摸索着我带出来的伞。杨超打了伞已经去路边拦车了。王晟和管培打了伞已经走在前面了

  胡乐看着雨中的城市,语气里透着无奈“5年都没有收到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会不会生气啊?”

  “啊?”我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头顶的伞上依旧有雨点跳跃的声音“不会啊,暑假嘛,都不在一起,没送就没送啊,管培也没送啊,很正常啊”我没想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有点莫名其妙,有点想缓解尴尬。

  “我送你的那片多肉真的活着的吗?”

  “啊?”我有点跟不上胡乐的思维,楞了一下才想到“活着的啊,在我书桌上”我像是邀功一般的说着“那个就是很好的礼物啊,一片叶子长一盆,你不知道我高一的时候,那时候老是回家就是为了去看它的,除了吃的,我还没有为什么东西这么费心过呢”

  “嗯,活着就好”

  “接下来的两个月你要费心的就不能是这些了,要不然会错的太多,那样大家都很累”

  “啊?”我真是糊涂了,我看了一眼胡乐,又看了一下路面,垫脚跳了一下水坑说着“我有努力啊,但是你们去的大学我注定是去不了啊”我有些无奈的说着

  “哈哈,你还知道啊?”胡乐恢复了笑脸,带着调侃的冲我说着。

  “知道你还强人所难”我白了他一眼,嘀咕着说

  “以后啊,不管在过5年10年,你都要像现在这样啊,我不是你班长,你也不用怕我”胡乐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看着远处说着“大大方方,洒脱自然,最坏的,我们不还是7年的同学嘛”他笑着看了我一眼说着“对吧?”

  “嗯”我也看了他一眼,他笑的很温柔,和雨里的霓虹灯一样,不真实的晕染,但是却明亮的深入心底。

  我犹豫了好久才口问到“你和周文…”我没说完就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们是好朋友,也是同学,更是最好的知己。”胡乐说的很郑重严肃。

  “哦,很惋惜,周文真的很好”我低着头说着

  “真的吗?你这么认为?”胡乐说着看我一眼

  “是啊,我真的这么认为,我觉得周文勇敢又坚韧,而且她什么都好,学习好,长相好,性格好,人品好。你不珍惜她,以后会后悔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是真的站在了周文的立场上说的吧。

  “嗯,我也觉得她很好,可能是我们都还小吧”胡乐说着就对我指了指路边的车,我看了看杨超已经坐进去了,看了一眼胡乐。

  他对我温和的笑着,眼睛下的卧蚕,脸庞上的酒窝,还有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眼睛里的温柔仿佛周身的雨气一般,全部压在了我的心头,千万斤般的重量。我不敢在看,只好躲避着视线,坐进车里,慌乱的说着“谢谢。你们也注意安全”

  两辆出租车消失在雨中的夜色里,我从来没想过那不仅是我高考前最后一次见胡乐,亦是我真正失去他的最后一面。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杨超看着我在背包里一阵翻找,不客气的说着“你能不能靠谱点,你今天出门确定带伞了吗?”

  “我真的带了啊”我没有跟他斗嘴的心情,一边找一边说着。

  “算了,我送你到楼下吧,我都不信你带了,别找了,衣袖湿了”

  “这个送你啊”我正好摸到了套圈套到的那个钥匙圈,我笑着对他说。

  “呃…能不要嘛?”他皱着眉头看着我,显得十分为难的说着,我故意把脸一拉,装作生气的样子说着“管培要我都没给呢”

  “你可拉倒吧,你肯定是送不出去吧”杨超挑着眉,怀疑的看着我。

  “哈哈哈,你这么计较干嘛嘛”我笑的接不上来气,杨超却是一脸的笑意

  “我是看你上次把宿舍的钥匙随意的扔在课桌上,就想着套个好看的给你,但是我的手不听使唤啊”我依旧大笑的说着

  “哎~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杨超笑着装进口袋,看了看前面女生宿舍楼门口站着躲雨的人说着“快去快去,你跑两步”

  “你这个时候倒是不好意思了,之前是谁威胁我来着”我故意的笑着说

  “要不我打电话叫王昭下来接你?”杨超看着我,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

  “不用不用,这么几步路,又不是很大的雨,我跑过去就好了,反正要洗头”

  “嗯,你确实要洗头了,你这个头发…”

  “滚”我冲他喊了一句就跑了。

  杨超在雨里看着一个身影跑到远处,笑了笑,口袋里的手摸索着那个钥匙串。

  刚洗漱完坐下来,正在看书的王昭就笑着问我“今天约会去啦?”

  “约个鬼啊”我没有看她,拿起吹风机,吹着头发就想起胡乐的眼睛。一会笑,一会深沉,一会又是那样的郑重,我实在想不通,摇了摇头,拿了本书坐到床上。

  “你今天怎么没去约会?李家兴又回家啦?”

  “得,打住,大哥不说二哥,看书”王昭笑着对我一抱拳。

  “哈哈哈,谁跟你大哥二哥的,我今天真的就是同学一起聚聚,天天学,我要崩溃了。”我扒拉了一下半干的头发“不过,我一个朋友倒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分手了。”

  “很正常啊,高考多重要啊,高考之后不在一个学校的话也是会分手的啊”王昭笑着说着

  “哟,那你们说好了考一个学校啦?”我笑着问她

  “又聊起来了,看书看书”王昭也不看我笑着说就翻书。

  我也打开书,手机却响了起来。

  “钥匙圈还不错,谢谢啦~不过你的那个头啊,真的油的没法看,洗洗早点睡啊”

  “滚”我笑着放下手机,又莫名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事一样的,我打开管培的聊天对话框

  “周文和胡乐真的是和平分手?确定没有矛盾吗?”

  “具体谁知道呢,应该是吧”

  “可是今天你也看到了啊,周文虽然也笑着,但是好像根本不开心”

  “嗯,好像是”过了几秒钟管培又发来“你还是操心操心你的高考吧”

  “我这不是不想他们不开心嘛”

  “哎呀,人家分手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整天想太多了”

  我回了个撇嘴给管培,显然还是很想知道

  “那我回头让王晟问问看吧”

  “好啊好啊,哈哈哈”

  “晕,赶紧洗洗睡觉吧,从明天开始要收心了啊”

  “嗯好,晚安”

  我退出聊天记录,在空间私密日记写着:胡乐跟我说错的太多,大家都很累。是什么意思呢?他为什么突然的对我说起生日礼物的事情呢?他今天和周文一起出现很明显两个人都不开心。可是我也不知道该不该问,要不要装作不知道。哎,感情这种事真是麻烦。希望不要是因为我,要不然我就万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