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舍不得月亮 > 正文
chapter 2
作者:Kalends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19-08-21 22:56:01 全文阅读

许问渠过完生日的第二天,纪平就走了。许问渠知道纪夫人不喜欢自己,每天只有吃饭才会出房间,其余时间都呆在房间里自己做自己的事,过得倒也自在。

九月一日那天早上,许问渠收拾好书包,打开自己的房门下了楼,纪丛风已经坐在餐桌前吃早餐了,看见她走过来,道:“妈送小颖上学去了,今天我们坐陆家的车去学校。”许问渠点点头,坐了下来,纪丛风笑了笑,将煎蛋碟往许问渠那边推了推,又帮她倒了杯牛奶,眼中是久违的温柔。

陆家的车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了,等到许问渠吃完早餐和纪丛风一起出来,早有佣人上前拉开车门。

副驾驶座上,少年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听见动静,凉凉睨了兄妹俩一眼,打了个哈欠,纪丛风看了他一眼,道:“辰奕。”许问渠也唤道:“辰奕哥哥,”陆辰奕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从一旁拿起一个粉蓝色的袋子递给许问渠,许问渠眨眨眼,不知该接不该接,陆辰奕道:“纪叔叔让我给你的。”许问渠了然,接过袋子,顺便道了声谢。陆辰奕目光沉沉地看了她一眼,道:“收好了,别被纪丛颖看到了。”纪丛风也道:“对,爸给你的东西,你得收好了。”陆辰奕嗤笑一声,道:“别人的好东西她都不放过,还真是被宠得无法无天了。”许问渠道:“可是,丛颖她进过我房间好几次了,也没见她拿什么东西呀。”

“江楚楚送的东西,她可不敢动,抢了江大小姐可得跟她拼命。”陆辰奕的声音中带了讽刺。许问渠点点头,手不自觉地攥紧了书包带子。

进了学校找班级报道的一路上都挺顺利,许问渠坐在新教室里,轻轻舒了口气。江楚楚跟她不在一个班,她初来乍到,要融入他们的圈子,怕是还需要一段时间。

许问渠倒没有想过要与他们关系有多好,毕竟,他们与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一个周五的晚上,纪丛风敲了敲许问渠房间的门。

过了好一会儿,许问渠才开了门。

小姑娘应该是刚刚洗完澡,柔顺的乌黑长发湿漉漉的,白嫩的肌肤被水蒸气熏得有些泛红,黑白分明的杏眼蒙上一层水色,潋滟动人。

见到纪丛风时她明显有些惊讶,微微睁大的双眸让纪丛风温和的眼中更染上一抹柔色。

“辰奕和我明天去漫展,你要一起去吗?”

许问渠微微一愣,随即笑弯了眼,点点头。

纪丛风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死死克制住那只忍不住想要去抚摸她的头发的手,只放柔了声音,道:“早点休息吧。”看着小姑娘明亮的眼睛微微一黯,心脏像被一直手狠狠揉捏一般,疼痛难忍。

待许问渠关上房门,纪丛风垂下手,沉默地转过身。

当走到楼梯转角处时,他才看到隐于黑暗之中的纪丛颖。

“哥哥。”纪丛颖低着的头忽然抬起。

纪丛风没有应声,垂在身侧的手却紧紧攥了起来。

“哥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这辈子,你不娶,我不嫁。”

“不是说好了,这辈子,你要一直陪着我?”

听着她的一句句质问,纪丛风的手越攥越紧,唇边勾出一抹苦涩的笑。

他抬起头恍若未闻地准备绕过她。

“哥哥,明天我想去看电影了,你会陪我去的,是吗?”

纪丛风转头看向她,眼中是一如往常的温柔。

久晌,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

“好。”

第二天早上许问渠起来的时候,偌大的纪宅中,除了打理家务的孙姨,一个人都没有。

看见她下楼,孙姨道:“少爷陪小姐去看电影了。”说完,顿了顿,又道:“少爷说,陆少爷等会儿会接您去,对于失约,他很抱歉。”

许问渠愣了一会儿,随后垂下头。

许问渠,你到底还在期待什么呢?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

还好门铃响得及时,孙姨连忙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陆辰奕提着几个大袋子,走了进来。

“纪丛风今天没时间,我陪你去漫展。”陆辰奕语气淡淡。纪丛风这小子实在可气,磨了自己一星期让自己陪他去漫展,今天早上又发短信说自己要陪纪丛颖看电影。

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纪丛颖又开始作天作地了呗,陆辰奕在心里叹了口气。纪丛风挑了几个星期准备送给许问渠的衣服也这么交给自己转交了。

陆辰奕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将袋子递给许问渠,道:“换衣服,漫展快开始了。”许问渠打小生活在闭塞的小城镇里,没接触过漫展这类东西,自然不知道去还要换衣服。许问渠愣了愣,乖乖接过袋子上楼换衣服,陆辰奕也熟门熟路地上了楼,进了纪丛风的房间换衣服。

车开到郊区的一个国际会展中心,许问渠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车窗外形形色色的coser,陆辰奕刷的一声收了折扇,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道:“下车了。”

买票进了会场,二人顺着人群走向会展中心的大舞台。

许问渠够着头看表演看得津津有味,而一边拥有绝妙身高优势的陆辰奕则兴致缺缺,看着台上的表演人员不知在想什么心事。

最后造型夸张的主持人走上台,朗声道:“好了,现在到了我们最后一个环节,也是最嗨的一个环节,这个环节需要大家共同参与,现在,跳起来吧!”他话音刚落,兔子舞必备的神曲《Penguin’s game》欢快的前奏便响了起来。

说来也是神奇,刚刚还躁动不已的人群在音乐响起后混乱了几秒,竟形成了一条扭七扭八的队伍。

“怎么回事?”许问渠慌了神,转头看向陆辰奕。陆辰奕勾唇笑了笑,伸手扶住她的肩膀,指引着她跟上队伍。

“你前面有个火车尾,快,接上,跟着他们跳。”陆辰奕的声音在欢快的歌声中有些模糊不清,许问渠半信半疑地随着肩上的力道跟着队伍跳了起来。

Left left right right

Go turn around go go go

Left right left left

Right right left left

Right right go go go

Left left right right

Go turn around go go go

Jumping Grooving Dancing Everybody

Rooling Moving Singing Night&Day

Let's Fun Fun Together

Let's Play The Penguing's Games

Smacking Beating Clapping All Together

Rocking Bumping Screaming All Night Long

Let's Go Everybody

And Play Again This Song

欢快的兔子舞跳完,人群四散开,许问渠回过头,一张干干净净的小脸上脸颊染了红晕,头上的钗环相撞,珠玉之声,分外清脆。陆辰奕懒懒扫了她一眼,道:“走吧,没什么好看的。”许问渠点点头,乖乖跟着陆辰奕往外走。

陆辰奕虽说了走,但走的速度并不快,许问渠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好奇地往周围的摊子上瞄,陆辰奕扫了她一眼,不动声色地又放慢了脚步。

许问渠看了一会儿,眼睛在一个毛茸茸的小兔子挂件上停留了一会儿,陆辰奕瞟了一眼,道:“这个多少钱?”许问渠皱皱眉,抬眼看向他,陆辰奕利索地掏了钱,将挂件递给许问渠,淡淡道:“拿着,不是喜欢吗?算是你陪我出来玩的报酬。”许问渠也没矫情,接过兔子捏在了手上。

二人出了会场后陆辰奕直接将许问渠送回了纪家。

下车时许问渠冲车中的陆辰奕挥挥手,道:“谢谢陆哥哥,陆哥哥再见。”陆辰奕懒懒阖了阖眼算是回应便转了头示意司机开车。

进屋时孙姨对她早早归来有些惊讶,许问渠的心情却不是很好,敷衍着对孙姨打了个招呼后便回了房。

换下衣服许问渠坐在书桌前愣愣地看向窗外,呆了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来,摇摇头低下头。

写了一会儿老师留的作业,楼下蓦的传来汽车的声音,许问渠站起身来,快步走到露台上往声源处看去。

奢华的黑色轿车上下来一个人,那背影曾令她魂牵梦萦。

接下来也正如梦中无数次上演的一样,娇俏的姑娘挽住他的手臂,亲昵地靠进他的怀里,而他,也面带笑容地靠近怀中女孩,轻声细语。

一对璧人。

只可惜,这次依偎在他的怀中的姑娘,不是她。

再般配,也只会刺痛她的眼。

他的温柔,也再也不是她一人独享。

许问渠注视着他们走进屋子,直到热闹重归平静,正如她平静的内心。

心如死水。

可一直注视着他们的她,却唯独忽略了他快要消失在她视线中时状似无意地抬头。

如果她对上他的眼,就该明了。

虚伪的温柔底下,蕴藏着多么深厚的绝望与无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