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亲爱的请原谅我遇见了你

正文(1)如果相遇注定是片风吹不散的庞大邂逅

[更新时间] 2019-08-16 08:42:38 [字数] 2702

白芨上车之前是看见妈妈红了眼睛的,可是除了低声对妈妈说一句‘不要担心我,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外,就真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好像再多说一句自己就会忍不住分开的难过而大声的哭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已经十五岁了,不能总是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哭哭啼啼的呢,如果总是赖在妈妈的怀抱里不肯长大,这未免有些太不像话了,自己还是应该学会长大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偏科的关系,白芨中考的成绩考的很不理想,总分数勉勉强强只能达到普高的分数线,拿到成绩单的那天晚上白芨很内疚的对着妈妈红了眼睛,可是妈妈也没有说句责怪的话,只是不停安慰说,尽力了就足够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仔细想想,妈妈从来就没有因为成绩差而大声责骂过自己呢,不管做了什么错事,妈妈总是很温柔的说没关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暑假里班主任特地打电话过来跟妈妈商量白芨去哪所高中比较好,后来决定下来去远近闻名的艺术学校——道生齐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芨是偏爱画画的,那些仿佛生来就发根在骨子里的对画画的热爱与执着,在外人看来是非常不可理喻的。白芨记不住那些复杂的物理公式,也弄不懂那些绕来绕去的函数应用题,甚至都没有办法完整背下一篇辞藻拗口的文言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唯独画画不一样,那些看见过的宏伟建筑或者漂亮风景都会在白芨的眼里慢慢消失了颜色,再一点点的剥去了填充物,最后只剩下它们最原始的骨架轮廓,慢慢的在白芨的笔下安静的立成了一幅幅令人惊叹不已的素描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小学五年级的下半学期开始,几乎每天晚上白芨都会画一幅画。这个习惯没有刻意的去坚持,很自然的就形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像是每天都会吃饭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要离开家里去一个很远又陌生的地方读书,白芨心里总是有些莫名惶恐和不舍的,妈妈也一样啊,和班主任谈完话的那天晚上妈妈几乎都没有笑过,脸上堆满了苦涩的担忧与不安,连续几天晚上妈妈都会坐在床前陪着白芨说话,等到她睡着很久之后才会叹口气关门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暑假快结束的前两个星期白芨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妈妈,脸上是非常认真坚定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听完后低头沉默了一下,当重新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准备好了让白芨安心的和蔼笑容。妈妈对白芨笑着说,嗯,那就去吧。不管什么时候,白芨身上那股勇往直前的精神总是会让妈妈觉得欣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交车内的视线一下子暗下来,应该是进入林荫道了。白芨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把脸面向车窗那边,忽明忽暗的阳光亮点从她干净的小脸蛋上跳跃过去,想起跟妈妈分别的场景白芨心里还有是些酸涩的,也不敢睁开眼睛,要是突然在车上莫名其妙的大哭起来应该是会吓到车里的乘客的吧,所以还是闭着眼睛比较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不觉间朦胧的困意带着毛茸茸的触感从意识上翻涌上来,听觉也在模糊的意识里弱化了不少,只感觉窗外的阳光变得更加零碎起来,阴影从还未完全消失的视觉上快速的晃过去,凉意披了一身。这么一闭眼,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白芨就被窗外那些盘根错节遮天蔽日的榕树给吓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些古老到不可思议的榕树渐次从车窗外后退过去,像是一把把撑开的巨大的绿色的伞一样,庞大的树荫里都没有办法找到一块完整的阳光。白芨看的傻了,张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股很奇特的欢喜感觉在心底里缓缓沸腾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谷州是个很古老的城市,建筑大多都是偏重于文艺复兴的风格,仿佛整个城市都弥漫着浓郁而质朴的古艺术气息,四处可见的砖砌墙,圆顶角楼,多重人字形坡屋顶,凸肚窗角楼以及漂亮而精致的浅浮雕。自然中浅露着不做作的优雅,然后含蓄转身洋溢了古典的高贵,最后呈现在白芨眼里是这样清闲自在无忧无虑的浪漫世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像是在绵绵细雨中酝酿着一首细腻精贵又气势宏伟的诗,白芨几乎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城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沉浸在这些不可思议的宏伟建筑的风景里,车子凸凸到站了。上来两个女孩子。两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其中一个中性打扮的女孩子引起了白芨的注意。精致立体的五官有点西方人的味道,因为皱着眉头,所以整个人看上去有点严厉的感觉。可是白芨不得不承认,这可能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个女孩子,甚至比盛夏还要好看一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兀自打量间,女孩像是注意到了白芨紧盯的目光,于是微微转过头疑惑的看了过来。严厉精致的五官突然清晰的冲进白芨的视线里,白芨当下有点被吓住了,于是立马把头沉沉的低了下去,然后脸颊在无意识中发烫起来。再然后就听见跟那个女孩一起上车的另一个女孩子说,喔唷,她好像脸红了耶。这更让白芨缩紧了肩膀,脑袋垂的更低脸也跟着发烫起来,像是做了什么错事的样子。不过那个长得很严厉的女孩子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道生齐罗座落于小谷州一个比较偏僻的叫做榕百岭的岭峰上,岭峰上全是一棵棵遮天蔽日的庞大榕树,几乎每棵榕树都有近百岁的世纪龄,春天的时候路边野花一直从岭峰蔓延到山脚,林中各种小兽自在的穿行,秋天下过雨后整个山岭都会被潮湿的云雾包围着,像是不染尘气的人间仙境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交车只允许到达山脚,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公交车刚停下来车里的人就一股脑的往出口的方向挤过去,白芨稀里糊涂的就被挤在了最中间的位置,进退两难。刚腾出一点位置来,白芨还没来记得站稳就被身后不知道的人推了一下。于是白芨整个人朝前面那个人的后背上撞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瞬间一股非常独特的香气铺天盖地的萦绕了过来,黑色的T恤有着很柔软的质感,因为太瘦的关系两侧的肩胛骨凸显出来,猛然撞上去硌的脸颊有些痛。白芨抬头,刚好被撞的那个人也转过了脸。于是一句对不起卡在喉咙里还没来得及说出来,白芨就直接傻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白芨撞到的人就是那个长得很严厉的女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转过身来低着头看了白芨一眼,皱了皱眉头刚要说话,结果白芨就又被身后的谁推了一把,于是整个人再次朝着这个严厉的女孩子扑了过去。这么一扑后白芨直接傻掉了,眼前这个长得很严厉的女孩也呆住了,就连跟她一起的那个女孩子还有车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身高的关系,白芨只到这个女孩子的胸,于是这么一扑过去,白芨就像是一个扑过去亲吻她胸部的女变态一样。虽然也感觉不出来有什么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内的气流一下子变得僵滞奇怪起来,大家都满脸好奇的朝白芨望过来,白芨的脸已经红到不能再红的地步了,尴尬的恨不得就地钻个地缝钻进去。于是也顾不得其他了,弯腰低头大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后,就跟着逃命的小白鼠一样往出口的方向挤了出去。可结果是白芨这么一低头,猛然抬头的时候又戏剧性的撞上了对方的腹部,白芨挤开人群往出口的方向走的时候还听见那个女孩子忍着疼痛低声咬牙切齿了一句我真的是……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芨拖着行李一口气逃到了学校门口,停下来后心里愧疚的想,刚刚应该是真的很痛吧,可是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呢。不管怎样刚刚还是应该认真的跟那个女孩子道歉的,结果自己居然就这么跑掉了,可真是有点不像话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情极其沮丧,像是偷了别人五十块钱一样,白芨站在学校门口突起的长风中,罪恶感像是潮水一样一层层扑上了心头,难受的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