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态密码 > 正文
第十一章 大度放手
作者:冕玺叶  |  字数:1662  |  更新时间:2019-09-05 07:58:50 全文阅读

艾蓓妩带着自己的女儿武妮过着艰难的日子。她从没有抱怨过自己婚姻的不幸,也从不埋怨命运不公。她觉得,人活着就是要接受命运的挑战。她带着才几岁的女儿,坚强地面对生活,敢于和命运抗争。乡亲们对这无辜被抛弃的母女俩真得是又称赞又可怜。

这是初冬一天的上午,六岁的女儿武妮突然发高烧。艾蓓妩先带着女儿去看医生。给女儿打了针吃了药,女儿在床上便沉沉睡去。身为妈妈的艾蓓妩坐在一旁陪着女儿。她不时抬起头望望女儿发烧的小红脸,又用手摸摸孩子的额头……

她把一颗心全放在了女儿身上。母爱无私母爱伟大。

大约上午十点来钟,武友庆突然推门就进了屋。对床上的孩子,他连看都没看一眼,也没有问候一声。他在屋里站了站,转了一个圈,对坐在床头上做针线活的妻子艾蓓妩只是瞟了一眼。他既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要坐下的意思。仿佛妻子和孩子都是陌生人,不经他的同意就住进了他的家。

武友庆看看妻子艾蓓妩,发现她既不是忧愁满面,也不是怒火心中燃烧,那表情就象是平静的大海,他那颗畏惧的心放下来了。艾蓓妩瞄了一眼武友庆,看他那个六神无主的样子,便觉得可笑。

艾蓓妩没有马上说话,也没有站起来表示欢迎。她要看看这个狼面兽心的丈夫,还会做怎样的笨劣表演。

武友庆在原地转个圈站一会儿,站一会儿又转个圈。

看着武友庆那六神无主的样子,艾蓓妩说话了。她既没抬头,也没起身。

“狼来了。”

武友庆一惊,马上转过身,向门口望去。什么也没有看到。他明白:艾蓓妩既是在骂他,也是在讽刺他。“狼和郞同音,自己是狼还是郞?这一句话正点在自己的心口上。”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不用装模作样绕圈子,本来就不是什么人物,还摆什么派头,端什么架子,充什么正经。”

艾蓓妩心平气和,她没有笑,面对这个忘恩负义之人,她笑不出来。她也没有发火,对着畜牲发火那是自找罪受。虽然没有发半点火,但那话说得也很刻薄。

这时,武友庆说到:

“咱们离婚吧。”

这是他进屋后说得第一句话。话一出口,他又有些后悔。他怕点燃起艾蓓妩心中的怒火。他一打量妻子艾蓓妩,心中不由地就来了个自我评价:我不是“郞”而是“狼”。

只见艾蓓妩把手一伸说:

“拿来。”

武友庆一愣反问到:

“你要什么?”

艾蓓妩微微一笑说到:

“你不是要离婚吗?你空口说白话能离吗?没有我的同意你能办吗?”

“那你想要什么?”

武友庆张口问到。

“我什么都没有向你要,是你跑回来向我要。就你这智商,还是工人当中的头头,在我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面前都不合格。可见提拔你的人,不是大脑有问题,就是受到人的危胁。”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不就是为了要拿到我的亲笔签字才回来的吗?你不是怕我不给你签字吗?你不把准备好的离婚书拿出来,我怎么给你签字。我把自己的名字写到你的脸上,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

艾蓓妩好象个能掐会算的诸葛亮,心情平静,胸有成竹,没有半点吃惊的意思。虽然说话尖刻,但句句都是大实话。她好象个办事员,正在例行公事。既是自己工作范围内的事,就不提任何附加条件,早办完让客户早离开。

艾蓓妩的表情完全出乎武友庆的意料。他也知道艾蓓妩不是个软弱可欺的女人,更不是个能被哄弄欺骗的女人。艾蓓妩只要张口提任何一个问题,他武友庆都无法回答,无法自圆其说。他也知道艾蓓妩从来是说话算话,答应人的事从不反悔。

武友庆急忙把那张离婚书拿了出来,交到艾蓓妩的手上。艾蓓妩只是在离婚书上扫了两眼,立即就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有说一句话,随手又交给了武友庆,就象个干部批阅文件一样。举止庄重的艾蓓妩,仿佛又是帮人办理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自己虽然只是举手之劳,却解决了别人的大难题,何乐而不为呢?

此时的武友庆,或许真得是良心有所发现,或许真的是感到有些内疚。他自己竟开口说到:

“我会给孩子寄生活费……”

艾蓓妩听到了,她没有接话茬儿。对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你还能相信他什么?

乡邻们听说这件事后,都替艾蓓妩惋惜:

“艾蓓妩,你本是个聪明人,这件事为什么办得这样傻,为什么不提条件?”

艾蓓妩笑笑说:

“拴住人,拴不住心。他心里早就没有了我们母女俩,还能指望他什么?让他自由自在地飞吧。总有一天,他会呑下自己种的苦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