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态密码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抓鱼之论
作者:冕玺叶  |  字数:2305  |  更新时间:2019-09-22 08:10:02 全文阅读

武妮这个不识水性的新娘子,在自己的洞房里却大论游泳技巧,大谈水中的功夫,把洞房里的这群小伙伴,这群游泳高手,逗得开怀大笑。新嫂子明知道这群小伙伴特长身份,还故意来个班门弄斧,这是她的睿智。他们好佩服这位漂亮嫂子的幽默。

小伙伴们当中也不缺少高人。高人想让新嫂子再表演一番。这比新春晚会上的互动节目生动多了。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也会有人出头露面进行配合。

马上有人又接着问到:

“嫂子,你是不是也很会抓鱼?”

武妮马上笑着说到:

“你们别看我游泳技术不高,说到抓鱼,我还是很拿手的。不论多大的鱼,只要我一出手,哪个它也逃不掉。这抓鱼之事,不光是要懂得理论,还必须要有很丰富的实际经验。”有人觉得这位新嫂子是故弄玄虚,也有人觉的,这位新嫂子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她说话并不外行。

这些小年轻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抬头看看新娘子,他们是似信非信。刚才,本是“旱鸭子”的这位新嫂子,把他们这群“浪里白条”给忽悠了一番,自己被耍了还不知道,这一次要长个心眼,不能再被她忽悠了。

“嫂子,你都抓过多大的鱼?”

一听说武妮也会抓鱼,而且会抓大鱼,马上就有不少人来了兴趣。学人之长,补己之短,技术才能全面。

武妮开口微微一笑:

“这就不好说了,因为我从没有秤量过。这样说吧,市场上常见到的鱼,三、五斤的很多,那大点的有个七、八、十来斤,对吧?”马上有人点头称是。

“这样的鱼,我都能抓。”

武妮张口就来,说话面不改色心不跳,显然是手到擒来,没有商量的余地。

马上就有小伙伴接过话茬儿:

“那你比我野猫哥可是强多了。他那一回抓了个二斤多的鲤鱼,在水里折腾了好长时间。”

武妮微微一笑回到:

“我早就听你野猫哥说过了,我当时就批评他,说他那是不得门路,不懂要领,要是换成我,用一双筷子就彻底解决问题。”

有个小伙伴瞪大吃惊的眼睛,他是半信半疑,上下反复地打量着武妮,然后问到:

“嫂子,我怎么越听越觉着不对劲儿,你抓得是什么鱼呀?”

“我抓得是酥鱼。”

“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好嫂子哟……”

洞房里的这些小伙伴们开怀大笑,笑成了一锅粥,笑出了口水,笑出了眼泪……他们做梦都不曾想到,这位貌美温柔的嫂子,就是幽默大王,就是小品大师。

刚刚嫁到洼下村的武妮,在洞房脚跟还没有站稳,立即就和野猫齐名。这才有缘千里来相会,这才叫夫唱妇随,心有灵犀。

当洞房里只剩下夫妻二人时,夜已经很深了。野猫就象抓鱼一样,一伸手把就将武妮紧紧揽在自己的怀里:

“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亲手抓到的红尾巴鲤鱼,我要把你好好地养起来,养一辈子,将来,我要鲤鱼成群。”

武妮一听就笑了:

“你那叫一厢情愿。你不给它好吃好喝,它能成群吗?你给它好吃好喝,它却是不吃不喝,能成群吗?”

野猫一听,会心地笑了,接着大发感慨:

“我费劲抓了鱼,尽心养着鱼,我还要听鱼的支使,你说我是不是太溅了?”

野猫拍着武妮的手问到。

武妮开心地笑着回到:

“要说溅的话,其实鱼和人都很溅。鱼本来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你偏偏离开自己家跟了人,你说这不是发溅找不自在吗?鱼在人的手里,又在人的家里,鱼不是处处要受到要胁吗?”

武妮说这话时,还轻轻拍了拍野猫的脸。

“不论怎么样,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想中了你,就想能这样把你拉进自己的怀里。今天终于天随人愿了。”

野猫笑着,紧紧地抱着武妮。好象这是自己刚刚抓到手中的鱼,说什么也不能让她跑掉。野猫开心地笑着,在武妮耳边说着悄悄话。

这武妮也开心地笑着,脸上泛着红光。她也说到了二人第一次会面:

“我当时把菜车停在你的面前,心中突然跳出一个念头:这个小伙子是第一次来,小模样长得还不错。如果能嫁给这个人,也漫好的。他能给我让出个车位,就说明苍天有眼,月老有意……”

洞房里的花烛,听着一对新人诉说第一次相识的心头话,看着一对新人下一步的表现。

野猫的野性开始现露出来。他瞪着痴眯眯的双眼问到:“妮妹,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人,你的一切都属于我。你承认不成认?”

武妮睁着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点点头。接着紧问到:

“那么你呢?……”

野猫不等武妮把话讲完就紧接了下腔:

“我的一切都属于你。你可以随便使唤随便用,不分时间地点,只要你喜欢,我随时服从你的驱使……”

武妮笑着轻轻拍了野猫一巴掌,口里说到:

“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武妮,你先出手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这叫自卫。”野猫一边说一边把双手伸向武妮。同时,他口里又接着问到:

“我这不能算耍流氓吧?”

武妮笑着回答:

“这要是换成别人,那巴掌早就掴到你的脸上了,不肿也得留下五个红手指头印,看在你平时帮助我、照顾我的面子上,我今天先原谅你……”

她虽然没有反抗,却也伸出手来进行阻挡、躲闪、自卫,这是人的本能……

二人在自己的洞房里,就象幼儿园的小朋友闹着玩儿,毫无顾及,你拍我一下,我也得回你一下,不能明吃亏。

不一会儿功夫,二人就都红着脸笑了。长这么大,他们好象是第一次才知道男人是个什么样,女人是个什么样。他们好象是在重温历史课,回忆老师所讲的原始社会。

一对天真无邪的小顽童,追根溯源般地谈着心。他们还要追究一下,事情走到今天,究竟是谁先对对方起了“歪心”?他们从相识谈到眼下,从独自暗恋谈到今天牵手,那真是君心我心心连心,心心相印到白头。这才叫一个巴掌拍不响,说来道去还是八两对半斤。

小两口的嘴架没有分出胜负,武妮习惯性的把长发向后一甩,通过墙上的镜子,武妮发现梳妆台上放着一封信,就随口问到:

“谁写来的?”

“是韩哥,他出差在外地,不能来参加咱们的婚礼,就写了这封信。”

这时武妮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忽然把手一伸说到:“把情书的原件拿出来,让我看一看。”

野猫反问到:

“情书的原件?”

“对,情书的原件。”

武妮笑眯眯的双眼紧盯着野猫重复着问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