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态密码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好兄弟山鹰
作者:冕玺叶  |  字数:2271  |  更新时间:2019-09-28 07:34:19 全文阅读

山鹰,这是韩梅的又一个异姓好兄弟。韩梅、山鹰和野猫他们三个人的亲情超过任何人。尹媛不由地就想到老公韩梅所讲过的那些话。

那是他们新婚的第二天。按照农村习俗,这天一大早,新媳妇就要带着新婚老公回娘家。姑娘回门,娘家要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要举办一场回门宴,宴请亲朋好友。这既是在拉近邻居的友好关系,也是在夸耀一下自己女儿嫁了个好女婿。这是当地的传统习俗。

当然了,还有闹女婿之说。其实闹女婿就是考考女婿的能力和水平。让女婿把自己的特长表现一番,如果女婿有独特的特长,不光是女婿被高看,整个家门都会被高看。俗语说:天下没有走不到的路,天下没有用不到的人。需要人时有帮手,那才叫称心如意。

尹媛是独生女,没有了父母也没有家人,新婚回门这天,那里也不用去。

新媳妇既是不回娘家,也要离开自己的新婚洞房一段时间,也必须要走出婆家的门口。就是到外面大自然里兜兜风转一转也行,也算是走了一趟亲家。这也是顺从民俗民风,是为了婚后百年的幸福。

这种习俗说法有没有根据,科学不科学,靠不靠谱,没有人去追究。为了明天的美好生活,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有人愿意拿着未来去验证。必竟明天的事,谁也说不好。老百姓口语说:“前面的路是黑的。”这是说自己没有预见性,如果能提前知道三天的事,那就是诸葛亮。

第二天一吃过早饭,韩梅就对自己的母亲说:

“妈妈,我带着尹媛在村里转一转,让她对咱们村有个大概的了解。”

“好,你们转吧。看看咱们这个农村和城市差距有多大。不要到危险的地方去。记着早点回来吃午饭。”

妈妈开心地笑着,又是千叮咛万嘱咐。

“妈妈放心,我们不会远走。”

尹媛急忙应承。韩梅口里回答了个“是”字,就牵着尹媛的手出了家门,一路向西直奔大沙河。

“韩哥,你不是说到村里转一转吗?”

尹媛笑着问到。

韩梅也笑着说到:

“在村里一转,那话就太多了。人家问为什么不回门,我们要说多少话进行解释呀。新婚大喜之日,我不愿意勾起你的心酸。”

老公的体谅,让尹媛心动。因为是在户外,若是在自己的洞房之内,她要给老公一个热烈拥抱,感谢他对自己的体贴和关心。她用力握了握老公的手。

韩梅眼前的大沙河,和印象中的大沙河已经面貌全非。昔日那滚滚的河水不见了,遍地芦苇绿草不见了,现在满目都是白沙。过去,在这大沙河的每一处,都曾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故事,每个故事都记录着他们美好的童年,记录着他们难以忘怀的友谊。

过去,在这条河岸上绿树成荫百鸟齐鸣,从早到晚就从来没有断过人,不是打草的就是抓鱼的,既是到了晚上,也有很多人在河中戏水。

晚上到河里来游泳的,往往是老公带着自己新婚的妻子,而妻子往往都是“旱鸭子”,也就是说,都是从外村嫁过来的姑娘。由于先天条件不同,她们往往根本就不会水,或者说看到水就害怕。既然嫁到洼下村,就要适应洼下村的环境,要学会和水打交道。大白天,新媳妇在河里学游泳有失大雅,到了晚上,丈夫在河里来手把手地教游泳。妻子不会水,不懂游泳技巧,不论做出什么样的动作,必竟是在丈夫的身边,是在丈夫的怀抱里,都不会引发人们的耻笑。在丈夫一对一的调教下,即便不成为游泳高手,在水中也绝对能做到自保。这“旱鸭子”一旦变成了“水鸭子”,她就喜欢上水,就离不开水,就真得成了洼下村的人。结了婚的媳妇白天戏水,容易引起人的非议,到了晚上,由老公陪着下河玩水,那就更增加了夫妻生活的趣味性,生活比蜜甜。所以洼下村的人都识水性。

眼下举目远望,竟看不到一个人影,看不到一棵树木,只有满目的白沙。韩梅一拍尹媛的后背,用手向北一指说:

“大沙河的下游,距这里十八、九里路,就是山鹰捡个好媳妇杨菊花之处,接着他便娓娓道来……”

山鹰比野猫小十天。山鹰也是外号。他的本名叫尤刚,是家中的独子。

山鹰是独子,他的父母很开明,不光不娇生惯养他,反而对他要求更加严格。

他的父亲尤光明常对他说:别人家弟兄们多,姐妹们多,一人具备一样特长,人家合在一起,就什么活都能干,正所谓万事不求人。你是个独苗,要想做到万事不求人,那你就必须什么活都会干,这就要你比别人下更多的功夫,卖更多的力气,学更多的东西。我们这是为你好,让你具备很强的谋生能力,将来没有了我们,你才能撑起门面,更好地独立生活,或许能做到万事不求人或少求人。人与人之间,固然需要互相帮助,你如果技能全面,很会帮助人,又不求回报,那你就掌握了生活的主动权。

山鹰也正如父母所企盼的,从没因为自己是独子而娇惯自己。他和我们也一道下河摸鱼捉虾,也拿起篮子下地去挖野菜。他最大的特长和爱好就是养鸽子、养鸟,而且他还是个抓鸟的高手。他想中的鸟,几乎没有能逃脱被抓的命运,但他又特别爱鸟,从不伤害任何鸟。他抓住的鸟都是他的宠物,饲养的十分精心。

这大自然中的鸟类,好象也会相面,也很懂人性。喜鹊、乌鸦都喜欢在他们家院的树上搭窝。一颗树上竟搭起六七个窝。燕子跑到他们正房里去垒窝筑巢,麻雀在屋檐下安家落户。他们家好象是鸟类联合国的总部所在地。

每到春天,候鸟归来,它们落在鸟笼子旁边,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好象和这些被养的鸟交流信息,细说分别相思之苦。

一次,有只麻雀叫声异常,引起山鹰的注意。他从屋里跑出来一看,原来有个小麻雀从窝里掉到地上。它一身黄黄的绒毛,非常的娇嫩,就象个会动的黄金球,因为刚出生不久,所以它站都站不稳。老麻雀叽叽喳喳在一旁叫个不停,它爱自己的孩子,却没有半点施救的办法,它也许明白,此时的老鼠和猫就是它们的天敌。

山鹰双手轻轻捧起小麻雀,送回了屋檐下的麻雀窝。老麻雀站在屋檐上,一直对山鹰叫个不停,好象对山鹰的救命表示感谢。

山鹰爱鸟的事,说起来是一件接一件,用个两天三天恐怕都讲不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