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态密码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孩子和父母一般大
作者:冕玺叶  |  字数:2312  |  更新时间:2019-10-07 08:49:21 全文阅读

尹媛一看两个异姓好兄弟、小弟妹都在发愣,不等别人插话,就紧接着说到:我和你韩哥到民政部门去结婚登记。那位负责登记的是位年龄偏大的女同志。她和你韩哥很熟,人家张口就问到:

“韩梅,你生了几个孩子了?现在才来登记。我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

“当时那个大厅是联合办公。因为快下班了,除了我们俩是外人,其他一帮子都是他们的工作人员。你韩哥接着人家的话说到,我们都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而且都参加工作了。

那些年龄偏大的女同志听了你韩哥的回答,对我们投来羡慕的目光。她们还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看人家两口子,孩子都参加工作了,还跟未婚小青年一样。”

“怎么不把你们的孩子带来?”

那位女同志继续笑着追问你韩哥。

你韩哥说:

“带来了。”

你韩哥先拍拍我的肩膀,然后又拍拍自己的胸脯:

“这不是吗?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都参加工作了……”

野猫喝的茶水还含在口里,山鹰也刚把水杯对准了嘴。一听此话,“噗”地一声,就把口中的水喷了出来。他们笑着说不出话,只是用手指着尹媛放声大笑。

两个小弟妹一边搂着孩子,一边仰脸大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我的银环好嫂子,《朝阳沟》里银环、栓宝那两口子,和你们俩一比可就差远了。”

尹媛也笑着说到:

“你们现在的表现,可是跟不上婚姻登记所的那些人。她们一听你韩哥后面这句话,那喝茶的,把水喷了满桌子,那端着水杯的,扑哧把水杯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还有几个笑岔了气,手拍着胸脯直哎哟,整个大厅笑成一锅粥。我们俩成为他们最受欢迎的人。

后来,我们俩走在大街上,不止一次地遇见婚姻登记所的人。她们一见面就跟我们开玩笑:

“你们两口子出来逛大街,也不带着孩子?哎哟,对不起,认错人了,你们的爸爸妈妈呢?”

接着,我们就开怀大笑。

后来,你韩哥的同事到婚姻登记所去办事。人家还问,你们单位有个叫韩梅的,你认识不认识?然后就把我们的事重复一遍。结果,在你韩哥的工作单位,我们有两个孩子的事,也被到处传颂。

你韩哥到厂生活部门去办事。那里有位老革命同志,是位主持正义的好干部。他一见到你韩哥,就严肃地批评到:

“韩梅,我过去对你的印象很好。你的工作能力也很强。为什么在个人婚姻问题上那么不慎重?小小年纪就有了两个孩子,而且都参加工作了。太不符合国家政策了。”

他的话还没讲完,旁边的工作人员都笑弯了腰。

这位老同志回头问到:

“我在批评韩梅,你们笑什么?”

“贾主任,你想一想。你是参加革命最早的红小鬼,那时也有15岁吧?”

“是,我是15岁参加革命。”

“贾主任,按你这个年龄推算,韩梅现在的年龄应该有多大?他现在刚三十岁,他能有那么大的两个孩子吗?”

“他不是说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都参加工作了吗?”

“是啊,他是拿自己小两口开涮,逗着同志们开心,你这个老革命也受他的骗,上他的当?”

这位老同志一听,哈哈大笑:

“韩梅啊韩梅,你果然是个好样的。你要是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年代,我一定会把你调到我的部队,让你当战地宣传员。那样,我连队的战斗士气会更高。”

尹媛绘声绘色的描述,把这对异姓好兄弟,两个小弟妹逗得大笑不止……

忽然门被推开了,桃花带着她十岁的儿子马炳彪走了进来:

“我知道三位哥嫂一定会相聚,所以就急忙赶了过来。”

野猫和山鹰的四个孩子立即高声说到:

“桃花姑姑好,彪哥哥好。”

那桃花还没有接上腔,她的儿子先说上了话:

“舅舅妗妗们好,弟弟妹妹们好。”

显然,他们都不是一般的熟悉。

“桃花,你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了?”

韩梅急忙问她。

“我早就跟家里人打了招呼,只要你韩哥带着嫂夫人回来,就赶快给我捎个信儿。我要与三位哥嫂会上一面。”

两个小弟妹笑着问到:

“小妹,怎么不带着漂亮的好老公?该不是被别人给抢走了吧?”

桃花笑着回答说到:

“别说抢,就是白送给人家都没人敢要。他现在出远门了,他一直想和几位哥嫂见上一面。”

“韩嫂子……”

桃花抱住了尹媛刚开口,她的话就被两个小弟妹给打断了:

“叫银环嫂子。”

桃花双手抱着尹媛左看右看,笑着说到:

“你是嫁到咱们村的洋媳妇,真是个银环嫂子,将来有了孩子,不是个大帅哥就是个漂亮妮。”

两个小弟妹一听,急忙笑着插话:

“你这话说晚了,银环嫂子他们早有孩子了,而且是一男一女两个,都已经参加工作了。”

这最后一句话还故意拉着长腔。他们一看桃花发愣,就急忙又进行简要介绍。桃花也被逗得大笑不止。

“银环嫂子,你已经看到韩哥幽默的一面。你知道不知道韩哥有多少才能?你知道不知道韩哥会唱戏?他那豫剧唱腔特别棒。”

桃花的话,也让韩梅想起了家乡的秧歌戏。随着时间的推移,丝弦、坠子、豫剧等剧种,也先后进入家乡秧歌戏的戏班子,最受欢迎的当属豫剧。特别是他们这一代人,都迷上了豫剧。儿时的他们,只要听说周边村里在唱豫剧,不论白天还是晚上,他们就会合伙去看戏。《花木兰从军》、《穆桂英挂帅》、《断桥》、《考红》、《朝阳沟》……他们几乎能全部唱下来,虽说称不上多专业,但绝对称得上有板有眼有韵味。在地里挖野菜,就是他们放开喉咙的时候。你在这里唱了上句,他在那里就接了下腔,一本戏就这样开了头……

听了桃花的话,尹媛睁大吃惊的丹凤眼:

“你韩哥会唱戏?你们是在合着伙骗我吧?单位的同事说他连个歌儿都没唱过。他还能会唱戏?你们几个从小在一块儿长大的,连这么大点儿小事儿,也联起手来欺骗我这个外来户,是不是?”

“不是不是。”

桃花一边摇着头,一边笑着回忆到:

“那是我们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是个月黑头,我们四个,还有其他的小伙伴,一块儿坐在老槐树下。我们一时心血来潮,自己唱了一台豫剧《穆桂英挂帅》。韩哥是主角,大唱段都是他,我们都唱配角。那一天晚上,我们都开心透了。忽然有人插话了:有你们这一群孩子在,看来,我这个戏班子要由秧歌改唱豫剧了。听声音,我们才知道那是家乡戏班子的主办人苏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