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态密码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致命一击
作者:冕玺叶  |  字数:2257  |  更新时间:2019-10-11 08:15:23 全文阅读

新媳妇尹媛应该回门的这天,却和老公韩梅并肩坐在大沙河岸上,听老公讲童年趣事,讲异姓小妹桃花。老公韩梅抬起头,指着下游不远处说到:尹媛,看到没有?那段河堤外面又增加了一道河堤,就象怀孕的女人挺着个大肚子。那里,就是山鹰带着他的新婚妻子杨桂花摸鱼的地方。那一段水面宽,水草茂盛,鱼特别多,因为不能下网,只能用手摸。天天有人在那里摸鱼,天天也能摸到鱼……

在尹媛心目中,老公这是讲中国现代板的《一千零一夜》,自己就是那个一无所知的国君。

“天不早了,回家吧。”

韩梅一边说一边紧牵着尹媛的手,站起身来下了河堤往家走。忽然一辆农用车停在了他们身边。这位年龄和韩梅相仿的年轻人笑着说到:

“韩哥,带着新婚嫂子来个旧地重游哇?”

他也不等韩梅回话,马上又接着说到:

“嫂子,咱们村看着很土气,可是,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多着呢。讲个三天五天的也讲不完。要是写成小说,恐怕要写上厚厚的几大本。”

“郭志,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韩梅急忙问到。

“韩哥,我到地里看了看玉米,顺便又上了些肥料。你们坐我的车回村吧。”

“郭志,你先走吧。我和你尹媛嫂子是便走便玩儿边聊天。”

“尹嫂子,那我先走了”。

那辆农用车很快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

“这个郭志,对你好象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他若是个女人,那情感超过了爱情。这是为什么?”

尹媛睁着不解的眼睛问到。

“尹媛,你真得好厉害。这件事。只有我和郭志知道。不过,你也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韩梅左右看看没有人,于是就悄悄讲起了郭志。

那是我刚参加工作不久,我又是个单身。一休班就回家看望母亲。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一次,我要连休三天班,这更是探家看望母亲的好机会。刚进村,正好迎面遇见郭志向我走来。

郭志比我小一岁,是个体魄健壮的大小伙子,家住村东头。因为住得比较远,儿童时代,我们在一起玩得时候并不多。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接触越来越多,思想很合得来,显得就比别人亲切一些。郭志很小就失去父亲,当我们还在无忧无虑玩耍的时候,他却在家帮妈妈干家务。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迎面而来的郭志却抢先开了腔。他小声说到:

“韩哥,不要说话,回家后好好看看……”

郭志和我擦肩而过,随手递给我一个纸团。在别人看来,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好象根本就不认识。

从郭志的眼神里,我看到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我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顺手就把纸团装进自己的衣袋里,继续走自己的路。

晚上,我打开了纸条:

“韩哥,我只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是因为我遇到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和你有过接触。我怕这件事对你、对你的家庭带来伤害。我想和你单独地细谈……

诚实的郭志,把问题考虑的这样周到,显然这并非一般的问题。是什么,我也猜不到。他一定关注我这几天的行踪。所以,我提前写好一张纸条,告诉他和我联系的具体方式。

第二天就要返厂上班了。头一天下午,我故意在大街上现身。果然,我看到了郭志。邻里们和我打着招呼,我故意大声地说:

“明天吃完中午饭,我就要回厂上班了……”

其实,我这是说给郭志听的。第二天下午,吃完中午饭后我回厂,刚走到村南头的小桥上,小桥边芦苇荡中冒出个人头。他正是郭志。我装作系鞋带,顺手就把我写的纸条递了过去。郭志伸手接过纸条,低下头就隐没在芦苇荡中。

没过几天,我就接到郭志的电话,他要来看我。正好是我倒班的时间,我把郭志带到一家小旅馆。老板是我同事的父亲。我曾不止一次来到这里义务当帮工。我要借他个房间一用,他愉快地答应了。

“韩哥,你是我唯一可信赖的人。这些天,我感到好象世界末日来临。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我觉得自己身边处处充满杀机,事事充满奸诈……”

郭志开门见山,说这些话时,两只大眼睛暗淡无光,仿佛就是个已经看到坟墓的高危病人。

我笑着问到:

“郭弟,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悲观到这种程度?”

“韩哥,你听说了吗?咱们村要通大公路了。有了大公路,咱们村将彻底改变落后的经济状况。”

郭志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喜气。谁都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国家级的公路从我们洼下村经过,那真是全体村民的大幸。

“知道,知道。这条公路一旦修通,我们在路边一站,登上车就可以跑遍祖国大地。”

我急忙回答。

郭志接着说到:

“凡是规划区内的建筑、坟墓等,都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迁移。我爸的坟墓就在迁移之列。”

我急忙点点头,表示理解。

“农历二月半是西庄的庙会。这个庙会声势浩大,波及到周围三十里五十里的村庄。咱们村很多人都去赶庙会了。我妈也去了。我看到别人家的坟墓都已经迁走了,只剩下了我父亲孤零零的一座坟墓。我怕夜长梦多,就利用这个时间去迁坟。

“我挖开了墓穴,棺材板已经成为朽木片。我清理完浮土,露出父亲的尸骨。我一看父亲的骨骼比例,就知道父亲生前一定是位美男子。

“忽然,我发现父亲的头骨在动,它好象要抬起来,对我有话要说。我意为自己产生了幻觉,急忙用双手擦了擦眼睛。那头盖骨果然还在动。我急忙赶过去,搬起头盖骨,发现后脑壳里有一只小青蛙。我双手捧起小青蛙,它三蹦两跳地就没有了踪影。这时,我才发现头盖骨的顶部,插着一根两寸长的铁钉。虽然有点锈斑,基本上是完好无损。我是彻底的惊呆了。

“韩哥,你不是讲过包公案的故事吗?其中不是也有一个这样的杀人案例吗?”

郭志的话,也让我吃惊不小,没有想到,古代的案例,就出现在我们洼下村,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郭弟,这事你对别人说过没有?”

“没有,我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起过,连我妈都不知道。”

“好,你做得对。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韩哥,那颗钉子天天在我的面前幌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来,我就是想听听你得看法,听听你对这件事的分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