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红颜劫:双世痴恋 > 三、今生爱恨
34、我岳菲,生生世世毁你陆天
作者:风意云何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19-09-16 23:01:54 全文阅读

陆天看到岳菲,瞬间明白。

这一切都是这女人搞的鬼。

他缓缓向她走过去。

岳菲却是觉得蛮好玩的,一如前世,路天设陷她,让皇上在暗道口候着她。

“岳总,特地来接我?”

“陆总,别来有恙啊。”岳菲笑着说。

陆天捂了捂心口。他非常不爽,干脆不暗念经咒了,让他心乱跳去吧。

“看来有恙都是拜岳总所赐了。”

“不敢不敢,这只能叫有来有往罢了。”

陆天一愣,这女人确实与众不同。

“那些小伎俩都是王思怡的把戏。岳总都冲我未来免太过偏颇了。”

到这份上把水卸给王思怡?岳菲笑了笑。

“估计王思怡找你合作整我不假,但是那个周六晚上上画室想诱骗我,怕就不是王思怡的意思了吧,陆总。”岳菲面无表情看着陆天。

陆天倒是不以为然的耸耸肩笑了,由于酷帅的气质已不复存在,这种笑显得怪异,透着猥琐,“那只能怪岳总太漂亮了,漂亮不用,岂不可惜。嘿嘿嘿。”

杜思云气得指着陆天大骂:“你这无耻小人。”

陆天看着杜思云,莫名感觉熟悉,“咦,你不就是画室那室上的人?不对,之前我好象在哪见过你。”

岳菲大感不好,这小人前世的记忆怕是会恢复。

“陆总,是你欺骗的女人多了吧?见谁都怕被认出来。你为了建你那违规别墅居然利用自己的臭皮囊欺骗女人钱财,不怕遭天遣么?”

“这世上哪有什么天遣?她们喜欢我,愿意让我骗,关我什么事?对了,你居然还去我的别墅?哈哈,你真感兴趣,我邀请你进来坐坐,嘿嘿。”

“那里面很有趣?暗道能通往何处?”

陆天脸色一变,这女人如何知道他的计划?这女人太邪门了。他半眯着眼看着岳菲,“通向何处,你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我带你去暗道里玩玩。”

前世陆天就是在宫墙暗道中欺骗、侵害于他,他居然还再次提出,去暗道里玩玩?

“暗道可以通向另一世,对吗?”岳菲赌一把,果然,陆天整张脸都白了,“你是何人?你这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看来,她是赌对了。

“陆总,改日再聊,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有恙后的英姿,看起来确实不怎么样,你这样子估计再也骗不了女人钱了。我也算是做了件功德善事。”

“岳菲,你这狠毒女人,你别落到我手里。”陆天咬牙切齿。

“陆天,论狠毒,这世上还真没有人比得过你这无耻小人。人家是有冤有仇冤冤相报,情有可原,你是只为一己私名私利便毒害无辜。你那私墅,我定毁了你的。”

“你敢?以你还没有那能耐。”

“那就走着瞧。我话就摞这了,不管你跑到哪,哪一世,你建任何私墙暗道,我都毁你了你的。我岳菲,生生世世,毁你陆天。”岳菲抬起下巴,神态、声调威严加被。

杜思云看着岳菲,差点下跪下,娘娘诶。

这个女人为何这么熟悉,神态、语调都熟悉之极,那种与生俱来的威严与贵气,让他莫名的感觉到卑微,那是一种就算他晋升到总裁也会自残形秽的卑微。

陆天脱口而出:“我应该认识你,我见过你。”

“你慢慢想吧。你想出来的那天,估计就是你死的那天。”岳菲转身与杜思云、杜思涛离开。

这女人太诡异了。陆天百思不得其解。团团疑雾陇罩着他。

杜思涛一路沉静无话,他对岳菲突然有点惧怕。这女人外表娇美,可是好像好恐怖。他好像配不起她,也不与和她匹配。

他不是不喜欢她了,他是生生的被吓到了。

他不像杜思云,知道前世的恩冤细节,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恩冤,会说出生生世世毁你陆天这样的话来。

他暗暗看了看岳菲,又调低视线。

这种惧怕,有点盖过了他对她的喜欢。

“杜哥哥,你怎么了?”岳菲走近杜思涛的房间。

“没、没有。”杜思涛吓得一哆嗦,“娘娘还没休息?”

“杜哥哥觉得我太坏了是吗?”

“没有、不是,娘娘怎么会坏。”

“杜哥哥觉得我不好了,我知道。”

岳菲转身离开,走回自己房间。这个杜哥哥,好生奇怪,自己对这杜哥哥的感觉也好奇怪,这个杜哥哥应该前世也是认识的,只是为何却丝毫想不起来。

杜思涛终于按捺下了自己纷乱的思绪,拿了杯睡前牛奶过来给岳菲。

“娘娘。杜哥哥没有觉得你不好。”

“那,杜哥哥还会对我好吗?”

“会啊,傻菲菲。”

“只对我一人好。”

“只对你一人好。”

“好。记住你说的话。”

“我要是没遵守这话,你是不是会生生世世追着我讨说法?”

“不会,杜哥哥如果不对我好了,自是因为我不好了,杜哥哥不是陆天小人,杜哥哥是好人。”

“菲菲,我们都做好人,好不好?”

“好。毁了陆天,我和你一起做好人。陆天不毁,我枉为人,做不了好人。”岳菲抬头,如俯视众生。

“菲菲,我会帮你的,你去哪,杜哥哥都追随你。”

岳天修的私墅如果能穿 回前世,她想穿回去看看,她想知道杜哥哥是谁,为何会对她好,为何她也会对杜哥哥感觉这么特别?

高华对终于好好的修理了一番陆天感觉也甚是爽意。他还想找人再好好揍陆天一顿,岳菲阻止了他。岳菲说那私墅里有诡异。她想搞清楚。

这小妞一直脑子就挺不错,高华也就随她意了,只说需要动用他的资源,无限支持。

陆天回到私墅,围墙强拆了。好在暗道没被发现。

我陆天修的暗道那么容易被发现,开玩笑。

暂时他是没法出去找工作了,圈子说大大,说小也小,他这一份工作的历史,人家只要一做背调就暴露了。

这个死女人岳菲。

林小霜也飞了他,他一时毫无经济收入。

他走到镜子前,确实现在的形象与以前相比,简直如壤云。

他的钱都投入到私墅筑建了,他几乎没有任何存款。

他给几个老板去电话讨要工钱,却都被奚落和投诉,当初夸下海口没事,如今连累他们都面临着违建的处罚。只有一个老板给他打了点钱。

虎落平阳啊虎落平阳啊。

岳菲这个狠毒的女人还说什么?

世世毁你陆天?这女人是与他有什么宿仇么?否则只是和王思怡联手陷害她和诱骗她未遂这茬子事,不致于发出此言。

人走投无时总会临急抱佛脚,陆天想起了妃子庙,去上上香,说不定能改个运,最近实在太背了。就不该 去听王思怡的话去惹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身上处处透着诡异,漂亮的诡异,有高华那个退婚还罩着他的傻老男人运气好的诡异,每次见她时自己心口异像的诡异。

不对,得去找那个盲公,那个盲公太灵了。

陆天收拾了一下,急忙出发。

妃子庙依然不算不热闹不算清静,偶有人来,香火细水长流。

陆天先上了香,转了一圈,并不见盲公。

又再转了一圈,还是不见。不免有些烦燥。在上次遇见盲公的月牙门边,竟靠着墙睡着了。

睡梦中只觉自己一直在暗道中行走,一直走到困顿、疲乏之极,前面有一女人,也拖着疲倦慢慢的行走,见自己走过来,猛地加速往前跑,这女人好生诡异,是谁?他们要跑去哪?前面也是无尽的黑暗啊,能跑去哪呢?

猛地一阵光亮,暗道到头了,他和那女人都冲进了光亮中,瞬间被光亮吞没。

他猛的惊醒了。

他依然在妃子庙,倚墙而坐,盲公坐在月牙门边,看着他。

盲公已盲,如何能看着他?

他打了个寒颤,盲公确实就在“看”着他。

“师傅,最近似是不太好?”

盲公实在太灵了,如何知道他不太好?如何知道他睡醒了?这人是真盲还是假盲?

“盲公救救我。”他颤着声。

“哈哈,师傅何必如何慌张。离真正的绝境还远呢。哎,也就是说,师傅前面的路,还有更惨的呢。”

陆天脸色全无血色,还有更惨?

“相见即是有缘,请盲公指点、相救。”

“君子问祸不问福,不知师傅想问些什么呢?”

“福祸向来相倚,最近祸事不少,还请盲公指点何时福运降临,如何祈福?”

“噢,师傅看来还是没有警醒,还是只想问福。师傅,前路还是堪忧。”

“照盲公如此说来,我就问个祸事吧。”

“哈哈,师傅的祸事,说来话就长了。实在太长了,这么说吧,师傅,这一生,噢,不,师傅,生生世世,就只有祸事,无福了,师傅是个无情、无财、无后、无福、无禄之人,难得有几世,偶尔长寿,大部分,都无寿。师傅,你也是个极凄惨之人。”

陆天怔住了。

这个与其说是算命批示,不如说更像咒语,陆天生生打了个寒颤,生生世世如此?听起来都悲凉,何况经历的人,陆天冷汗淋漓,自己一直这么凄惨?这么惨还不如不为人呢。

“盲公,前生前世已过去也就算了,今生能否改运?”

“哈哈,改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容易。”

“还求盲公指点。”

陆天只差跪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