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红颜劫:双世痴恋 > 三、今生爱恨
35、盲公开天眼知前世
作者:风意云何  |  字数:2475  |  更新时间:2019-09-18 21:55:48 全文阅读

盲公呵呵的笑,笑了许久,仿佛被挠到笑点,巨好笑,又仿佛是在嘲笑讥讽。

“你今生或者来生的命数,都与前生有关,不是前生前世已过去了就去了。今生福,前世修的功德,今生祸,前世造的业。你累世只有业,没有福,你继续下去,其实只有更惨,没有最惨,哈哈哈。”

盲公笑得几乎像是在看一部极精彩的喜剧,乐不可支。

陆天看着盲公,这个老头越说越过份,像是在不断的诅咒他。他甚至想推倒盲公,掐他一把,让你妹的笑,笑,诅咒我,你这死老头,你死不死。

盲公突然停住不笑了,转头冷冷“看”着陆天。

陆天心里一颤,这老头、会读心术不成?

“呵呵,师傅,你还是不知死啊。居然对老夫起歹心,哈哈。也罢老夫看你实在凄惨,再下去也是世世如此轮回的命数,看你与老公也算有缘,今天就给你开一次一天眼,让你看看你凄惨身世由来过往。”

盲公大手一挥,陆天眼前如亮起巨幕电影。

一男童,长相颇为机灵聪明,跪在父母坟前,啼哭不止,被过路的老者收留回家,从此跟着老者学习泥工、木工,筑建房屋园林,所入稀薄,老者越来越老,将他托付给师弟。

师叔对他说,你再学再做到死也是像你师父一般,最后穷困孤老至死。不如拜师叔为师吧,从此能有肉吃,有无尽的荣华富贵。他想吃肉,不想跟师父一样收不到活时,连棺材都做,最后死在草房里。

他拜师叔为师,师叔说入我师门者,必须盲心眼、情窍,从此不知世间情为何物,方能造出最毒的机关,最黑的城墙。你方能与众不同,否则,你到老也只能去做棺材,你要做棺材还是给皇上建城墙。

建城墙。事实上,他父母早亡,亲戚寡淡,他早就不知世情为何物了。师伯笑着说你真是个好苗子。

师伯双手凌空一抓,又猛地朝他心口一拍,他心口一阵巨痛,生生吐出一口鲜血。

师伯给他心口贴上一张小符,三天后方可取下。

任何情从此与他无关。他的世界荒淡如漠。

从此,他技艺大长,机关图纸过目不忘,狠毒异常,见血封喉。

男童长大,青春蠢动,无情、只有本身欲望,他诱骗邻居妹妹,连身带钱财,狠薄遣弃,赴他乡追求名利,钱是什么?男儿志在四方,不该为一情一女人留连丧志。可怜那妹妹痴等到老。

他杀死班首,他终于混成班首,他醉心名利,他必须光宗耀祖,事实上他连宗祖都没有,只要他成功了,那些远亲、乡亲们必为他而欢呼,为往昔看低他而后悔,他会原谅他们的,只要他们承认他的功名。

他为冯老爷子修建的锁心院,其实也就是一高高的院墙加上一些小机关,他诱骗老爷子的小妾,却在高墙上将其推下,谎称小妾意欲出院与情郎私奔,被墙上机关识破。他建的墙,能识辩出不专情的想出墙红杏。女眷们信以为真,有已有私情的小妾竟被吓疯了,琐心院里盛传,有疯的、有病的,就是没有能活着自由出去的妻妾。

他必须成为人上人,他终于为达官贵人修建园林,他终于入宫为皇上修建宫墙。

他跪在皇上面前,却如立山巅。这种感觉真是爽。

他说:“皇上,心墙需一墙祭,方能真正锁住人心。此墙祭最好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如果此妃子能专情于皇上,则此墙祭无需随葬,心墙庄严肃穆,如此妃子不专情于皇上,则赐死于墙下,腐皮骨永护心墙,心墙暗黑威严,恐吓众妃,锁住人心,无往不利。”

皇上轻轻的说,“没有人能经得起考验啊,陆师傅。”

“所以,其实她生来就是墙祭,不足惜。为何非要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呢?因为威摄力最强。”

“哈哈。”皇上大笑,“好,就依你,筑墙。”

为何非要让皇上最宠的妃子做墙祭呢?这是陆天的私心私欲,尽管他与她素未曾谋面,但他就要毁掉那个天下最美的女人,他不明白世间情爱为何物,感受不到,毁掉她们最好,这些女人都该用之弃之。他对这些情爱之事,与生俱来的反感,他就想把那女人祭墙。但动到皇上的女人,他自己可能也会大难临头,但以他的技术,说不定皇上会派他去边关呢。

于是他见到了那个妃子,月妃,果然艳美,他残害她一点也不手软,他设的局让她颜面全无,更让她感受到被骗的凄绝。

他们双双失踪于暗道中

他转一世,又是一次轮回,他再次营营苟苟,追名求利,最后还是惨败,被皇上赐死。

再一世,他终于混到个小班首,却因使暗不堪手段和其他班子抢活,被活活打死。

再一世,他同样技艺无双,名冠京城,他追随的大人被抄家,他沦落民间,依然摆脱不了被抄家问斩的命运。

他一世又一世的轮回,追求功名利禄,一次又一次接近名利,又一次次的失败,他几乎从无有一世是得以善终,均死于非命,无一世有妻有子,均孤苦终局。

陆天看着巨幕电影一幕幕翻过,一世世在他面前走过,他冷汗淋漓。他居然生生世世如此惨烈,他从无一世体会过儿女情长,有过天伦之乐,他的心仿佛是铁铸成的。他总在临终时双眼空洞,似有缺憾,却不知缺憾为何。为何别人的人生有苦也有甜,而他的人生只有营营苟苟追求中的急忙、慌乱、虚空和懊恼,失败后惨烈、不甘和悲凉。甜蜜是什么?他一无所知。他仿佛生生世世陷在一个无情无爱、不得好死的困局中。因无法体验情爱,他的生活空洞,因只有利欲熏心,他更加麻木,他就像一顶乌纱帽或是一件官服,而非一个人。

盲公手又一挥,影像消失。

盲公又“看”向他,漆黑的眼洞让他打了个寒颤。

“看完了,哈哈,感觉如何?”

陆天抹了抹了冷汗淋漓的额头。百味集于心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不知从何求救起。他好像无可救药。

“我那师叔、师父何在?”陆天突地问。

盲公一愣,随即又哈哈大笑,“你还是挺聪明的,一下子问到了点子上。你师叔,还没到时候出现呢,时机到了,他就出现了。哈哈。问问其他问题吧。”

“盲公,今生我尚有可救否?”

“呵呵,师傅,要看你想我的救是何意了?是救你成就功名?还是救你如常人?“

陆天竟一时无法回答,他心里划过一丝犹豫。

“哈哈,”盲公再次大笑,“师傅啊,师傅。”

陆天沉默良久。

盲公长叹, “师傅,你善建心墙。而其实,你心里,也有一道心墙。老夫且授你一计吧,今生遇见能让你心跳频生异像的人,便是能救你如常之人,不管此人是男是女,只要他(她)肯对你说出一句真心的“爱”,你便能得救,能破掉你的心墙。你便能入情义轮回中,心中封印解开,你便能体会到情为何物。否则你还是永世活在情义之外,无情无福,世世不得善终。注意,此人必须为真心。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师傅,你的路还长啊。”

盲公说完,施施然离去。

只留陆天在妃子庙中颓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