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作者:舌甘木登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19-08-20 19:29:41 全文阅读

温遇的脚步戛然而止,连带着跟在他身后的低头拿着策划书、手中还写写画画做着记录的小王也撞在他的后背,不得不停止前进。

“小王,你先把我说的地方都改了,下午拿到我办公室。”温遇头也不回的嘱咐盯着他目光不解的小王。

明显的逐客令了。

刚抬头的小王先是看看身前的温总,又疑惑的随着温遇的视线看去。视线触碰到温总办公室才停止。

温总办公室前站着个男人,休闲打扮,戴着金丝边眼镜,气质儒雅。多的没细看,小王在俩人之间来回观察了片刻,觉得气氛奇怪,收起手上的文件夹就快步离去。

抱着文件夹的秘书小王觉得心中疑惑,是个不认识的男人,也不像是客户,温总认识的?摇摇头,复又加快脚步。

总归是上司的事,我一个小职员也不好去问,插手就更不合适。比起八卦还是饭碗重要。

会在这里遇见沈秦实在非温遇意料之中。

他们从那场婚礼之后就再没有过联系了,毕竟谁会愿意和已经结婚的暗恋对象保持联系呢?嫌自己不够好笑?

都说感情里先爱上的那个失了先机,温遇就是那个失了先机的人。

“沈老师?好久不见。”温遇笑容得体温和,走向沈秦的时候再正常不过,像是每个碰见了个许久不见的好友的人一样。他打招呼的样子礼貌亲切,不愧是在商场上浸淫多年的老手。

沈秦看着迎面而来的温遇眼神复杂,久违的那句“老师”在一瞬间勾起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

沈秦以前是温遇的老师。

————

三中是A市重点,教学出了名的严谨,老师出了名的严苛,分数线也是出了名的高。

温遇能考上这所学校可以说是“出乎意料”了,他的成绩算不上好,平时也就中等位置,从未进过班级前十。唯一一次进了就是这中考了。

榜单发下来的时候,班级里一阵唏嘘,纷纷惊讶道“这就是命啊!”来恭喜他的人不少。虽然他平时性格沉默不讨喜,在班上人缘也不算好,但是临近分别大家似乎都被一种叫做“舍不得”的情绪影响。也不像之前那么满口脏话、没心没肺了。

盯着自己的名字半晌,温遇把手插进上衣口袋挤开人群离开了学校。

傍晚了,暗黄的光线把街边建筑的身影拉的很长,路边的垃圾桶边堆积的垃圾都被房屋的阴影覆盖。路灯的光微弱的几乎可以忽视,连夕阳的余晖都不在留恋西街的街道。

温遇大概是除了夜猫之外唯一一个在这条街上活动的活物了。这个时间西街的人要么在家吃饭,要么在外奔波。

温遇属于第三种,他不想回家。

家里没人,

连只猫都没有。

他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边苦思冥想。考上了重点,可怎么去?学费从哪儿来?钱都在他爸那儿,可那些钱还不够给他喝酒的,哪里还有剩下来能交高中的学费?何况还是市重点?

温遇突然停下,片刻,咬咬牙拐弯进了角落一条阴暗的小巷子。

小巷子尽头似乎透露出一丝光亮,暗黄色的、并不算明亮温暖的光。在这昏暗的环境中,这点光亮像是一颗镶嵌在巨蛇眼中的宝石。

飞蛾扑火的光亮也不过如此了。

温遇心里想着,

然后抬脚迈入巷子尽头处。

阑珊处是一家酒吧,以漂亮性感的老板娘、一众年轻貌美的服务生以及一个有趣的调酒师出名。

三年前一个自称是金牌调酒师的长发男人来到阑珊处,以“离家出走”的可笑理由和一身死皮赖脸的本事赖上了酒吧。

听说他和性感豪爽的老板娘有交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意义上的交情。但看着他对老板娘还挺讨好的。

听说老板娘的弟弟对他千般不愿意,万般不高兴。也不清楚他们之间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毕竟连洗脚水都泼上去了……

阑珊处多了个满口调侃,撩人手段老练的长发调酒师,也多了很多慕名而来的年轻的客人。姑娘的数量意外的不见得比小伙子们多,倒是神奇。

至于慕的是不是那个长发的漂亮男人的名,我们不得而知。但对于老板娘而言,客人多了就是钱多了,总是好事。

于是,这个看着有点不靠谱,整日笑的没心没肺,还撩天撩地撩空气的长发男人在经历了老板娘弟弟的一系列轰炸还是留了下来。

————

温遇是这里老板娘的熟人,准确说,他是老板娘弟弟的熟人。

老板娘弟弟曲染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俩个人关系一直很好。中间虽然因为曲家姐弟搬家断过几年联系,但是后来这姐弟俩搬回来后就又恢复了往日的亲近关系。

曲珊珊年纪大他们几岁平时玩笑也开,不过对于这个姐姐他们总是多几分敬意。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又照顾弟弟又经营酒吧的实在不是什么容易轻松的事。温遇平时沉默寡言,能让他开玩笑和放松玩乐的人不多,曲家姐弟算一个。

大概是家庭情况相似的关系,温遇单亲,只一个父亲还在身边。而曲家姐弟父母都是年幼时就因为事故去世身亡了。

曲珊珊对温遇比对温遇就算不如自己的亲弟弟却也不差多少了。

温遇这次来目地也很明确,打工赚钱。

其实要是问这姐弟俩借钱也不难,他们对彼此的家庭情况,性格人品都再清楚不过。何况这些年曲家这俩姐弟一直有意无意的照顾着温遇。

可温遇就是不愿意再麻烦他们了,受到他们的照顾也不是一天俩天了,自然知道他们没把自己当外人,也不在乎帮帮忙。是为了学费借钱又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中二轻狂的时候,很少有人能躲过这段自尊心极强的时候。哪怕平时看不出来,骨子里总是不认输不服输的。不想得到他人过度的帮助,觉得这就是欠了别人什么一样。

少年人哪儿有愿意认怂的?

温遇也一样。

酒吧里嘈杂混乱,穿着各异的人随着音乐扭动起舞,欢呼雀跃。抛却了白日里正经无趣、紧张严肃的表面模样,阑珊处的客人们像是褪了人皮的妖精。

他们在这隐藏进黑夜的角落里彻夜狂欢,把所有压力和痛苦都做汗水和呐喊融化在音乐和酒水中。反正天亮之后,各自穿上各自的皮囊,都还是衣冠禽兽的正经模样。

没人会追究他们黑夜里是否和平常一样,三教九流如何?身份悬殊怎样?在褪去人皮只追求高兴的地方,又有谁会在乎这些?

都是无关紧要。

灯光把温遇的白色衣服照的五颜六色,他不断的穿梭人群,中间差点被一个穿着暴露性感,妆容浓厚的年轻女孩绊住脚步。不像是成年的,虽然浓妆艳抹但声音稚嫩。她想邀请他喝酒,虽然温遇一看就不像是个成年人。当然这姑娘也没成年。

不过来这儿的未成年,多半不是什么乖宝宝。女孩这样有点叛逆的数不胜数。

阑珊处不是不让未成年人进吗?她怎么进来的?还是有人不听珊珊姐的话?

温遇心里闪过几个问题,没有问出口。

真想进办法还能没有?

他有点慌张的拒绝了女孩的邀请,加快了去往吧台的脚步。

“呦~小鱼儿来了?可惜来的不巧,小染儿不在呢~”声音轻佻略有些低沉,不看也知道是谁。

姚岚递给温遇一杯酒,颜色是浅淡的蓝色。

传说在深海中有一个神奇的种族,她们人身鱼尾,美貌无双。海藻般的长发和漂亮的长鱼尾会随着他们在海底穿梭的身躯起舞,她们是大海深处天生的舞者。鱼尾带起细小的泡沫环绕在她们周围。

她们从成群的鱼儿边游过,穿梭海底幽暗无光的山谷,漂亮的鱼尾在水中形成了流线体的小漩涡。她们用美妙如天籁的嗓音在深夜的海岸高歌,以此诱惑岸边的人进去大海深渊,心甘情愿的沉沦于她们用歌声编织的美梦中……

以海为生的渔民们把她们当做噩梦和不幸的象征。

她们是堕落的……是可怕的……是罪恶是无可饶恕的……

她们让勤劳质朴的渔民陷入了不可挽救的噩梦中,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听起来有趣吗?”姚岚往一杯伏特加里加上了冰块。

“美人鱼吗?”老土的故事。温遇在心里默默吐糟。

“美貌的人鱼勾引愚蠢的渔民们下水,然后当做腹中的食物。”伏特加被递给一位坐在吧台边的客人。

“为什么不是深蓝色?”深海是蓝色的,酒也该是深蓝色的吧?

姚岚笑的神秘莫测“美人鱼总要去浅海的。”

浅海的水是浅淡的蓝色。

温遇把酒杯放在眼前轻轻摇晃,他仔细的盯着酒杯中缓慢流动的浅蓝色的液体。浅浅的蓝色像是染上了悲伤和魅惑,如同无法预知和探测的深渊,仿佛要吞噬每一个试图闯入的外来者。

浅蓝色很美,怎么会觉得悲伤?

莫名其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