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春去秋来喜欢你 > 正文
第十二章 捉弄
作者:零零8  |  字数:4510  |  更新时间:2019-09-07 07:04:25 全文阅读

宰相府门口。

  “砰砰砰,砰砰砰。”

  “哎呀谁呦,这么着急,赶着投胎吗?”刘方刚从茅厕出来,还没来得及提好裤子,就听见有人像催命似的敲打着大门。

  站在门外的颜七夏听到这声音皱了皱眉,不过也就一瞬间,随即就消失了。

  “砰砰砰,砰砰砰。”

  “来了来了,别敲了,前两天才换的门,敲坏了你赔的起嘛。”刘方本来打算去禀告刘氏的,可是听到这敲门声越来越大,怕吵着老爷休息,扣他月俸。就急忙调转方向,向大门那里走去。

  “谁啊,这么着急……”刘方还没说完,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

  颜七夏笑盈盈的看着刘方,虽然是假笑。

  “刘管家,您没事啊,我还以为您被那群刺客给杀了呢?”

  “啊,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呢,原,原来是二小姐回来了呀,我,我……”刘方以为颜七夏早在遇到刺客之时就被杀死了,于是昨日就回来禀告颜择兴(就是颜七夏那个便宜爹)和刘氏颜七夏被杀死了,后来经过宰相府一些碎嘴婆子的宣传,才有了外面的那些关于颜七夏的坏话。

  “怎么?难道刘管家不希望是本小姐回来了?”颜七夏看见他这副丑恶的嘴脸就觉得恶心,于是就不在对着刘方笑,用犀利的眼神看着刘管家讽刺道。

  “没有,二小姐您在这儿等一下,老奴这就去禀告老爷夫人……”

  “不用了,本小姐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们的卧房在哪儿。”

  “不,不行。”刘方见颜七夏准备进府,就连忙伸手挡住了颜七夏,还顺带推了她一把。

  这下颜七夏是真恼了。这颜家,不把她放在眼里吗?颜七夏脸一黑,扭头看向一旁的颜卿卿。

  “卿卿啊,你也在这宰相府里干过几年活,奴才以下犯上,应该怎样罚呢。”站在一旁的颜卿卿听到颜七夏这语气,便知道要做什么了,颜卿卿站在颜七夏一旁,行了一个礼。

  “回小姐的话,按咱们宰相府的家规,奴才以下犯上,轻则掌嘴二十,重则杖责五十。”

  “好,那么卿卿,你来动手吧,念在刘管家好心去接我们的份儿上,就掌嘴二十吧。”颜七夏邪魅的笑了笑,好像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是,小姐。”

  “住手。”正在颜卿卿把手扬起来想要向下扇刘方的时候,一阵尖厉的女声,打破了这紧张的氛围。

  颜七夏微微抬眼,嘴上冷笑了起来,这个语气尖酸的人可不就是自己记忆中的‘好姨娘’嘛。只见眼前这妇人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缓缓的踏着小碎步向刘方这里走来。

  “刘管家,你现在怎么回事,不知道老爷在休息吗,与这野丫头多说什么。”说着,这刘妙凤(刘氏)还嫌弃的看了看颜七夏。

  颜七夏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裳,有些脏了,不过还是可以穿的。难道,这妇人是觉得自己穿的太朴素?管她呢,只要她颜七夏觉着舒服就行,干嘛在意他人的说法呢,更何况是眼前这个老妖婆的屁话。

  颜七夏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极假的笑容。

  “刘姨娘,这么多年不见,您还真是一往当年一样貌美呢,这容貌怕是当今皇后都比不上吧。”

  刘妙凤一听到这话就顿时不开心了,那巴掌大的小脸黑的跟个煤球似的。

  “哪儿来的野丫头,竟敢对本夫人出言不逊。还在宰相府门前出这样的狂言,当真不怕皇上要了你的脑袋。”听到刘妙凤这宣誓主权的语气,颜七夏皱了皱眉头,冷眼看着眼前的人。

  “呵,我口出狂言是不错,可是姨娘您不是也没有否认吗,那是不是就证明其实你心里是支持我所说的话呢。而且我也是宰相府的人,这要是闹到了太后那里去,搞不好啊,是要株连九族呢。”颜七夏丝毫不留余地的反驳了回去。哼,既然他们非说自己是灾星,那自己就做个灾星让他们瞧瞧。

  刘妙凤听到这话气的不轻,连站都站不稳了,幸好刘方及时扶住了她,不然刘妙凤就要摔个狗啃泥了。她那小脸微微一怒,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指着颜七夏说道。

  “你是哪儿来的东西,竟然敢用太后威胁老娘,老娘今天就告诉你了,你尽管去闹,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老娘还巴不得这事儿闹大呢。”看来这刘氏是笃定了颜七夏不敢去喽,可是颜七夏偏不如她的意。

  “哦?是吗,那刘姨娘,本小姐就告退了。放心,本小姐一定会将这件事好好的与太后讲讲的。您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说完颜七夏就扭过去身子,抬脚就准备离开。

  “慢着!”正在这时,一阵雄浑有力的声音从颜七夏背后穿了过来,颜七夏顿住了脚步,她死也不会忘记这个人渣的声音的。

  “诶呦,老爷,您怎么醒了,放心,等妾身将这个东西处理掉,就去找您。”方才还一副泼妇模样的刘氏,一见到是颜择兴来了,立马像胶一样沾在了颜择兴身上,还将他的手向自己那丰满的胸部处拉了过去。颜择兴见刘妙凤穿的这么妖娆,就忍不住在那对大白兔上摸了一把,刮了一下刘氏的鼻子。

  “你个小妖精,等我处理完了事情,今晚就陪你。”

  “哎呀,讨厌了,您往哪儿摸呢。说好了,今晚必须陪我。”

  “好,我答应你,来,让夫君亲一个……”

  一旁站着的刘方被虐的都和颜七夏站到一块儿去了。

  颜七夏和颜卿卿虽然是背对着他们的,可光从他们的言语中就感受到了阵阵恶心,尤其是颜七夏,差点就吐出来了。颜七夏就不明白了,她义母到底是怎么被这样的人渣哄到家里的,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拉了一下旁边的刘方,悄悄说道:“喂,刘管家,你难道不打算向颜宰相禀告一声,我回来了吗?”

  刘方本来打算离开的,可是被颜七夏这么一提醒,他就想起来了正是,于是他强忍着恶心,跌跌撞撞的向颜择兴跑去。

  “禀……禀告老爷,二,二小姐回来了。”正在亲热的两人,听到刘方的话语,微微一惊。尤其是刘氏,她心里纳闷儿的很,不是说那小蹄子死了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正在想问题的刘妙凤,突然觉得自己怀里一空,抬头一看,颜择兴竟急切的向颜七夏走去。

  “老……”在刘氏准备向颜择兴告颜七夏的状时,颜择兴打断了她的话。

  “哼,你就是颜七夏。”听到这话,颜七夏微微一惊,他怎么认出我的。

  “你那身上的配件是我亲自看着你娘去求人做的,怎会认不出你。”不等颜七夏开口,眼前这个男人就猜出了她心中所想。颜七夏一见颜建国忍住了自己也不躲避,就扭过了头,邪笑着看着颜择兴。

  “颜宰相可真是好眼力,就一眼便认出来那是我娘的遗物,看得出来您以前很是爱我娘啊。”如果说前半句是针对颜择兴的,那么后半句就是针对刘妙凤的。颜七夏要让刘妙凤认识到,她只是的趁人之危第三者罢了。

  果然,刘妙凤一听见颜七夏这话,就气得不行。小时候,她口无遮拦说自己是婊子就算了,可她已经这么大了,也该懂事了,竟还是这么的放肆。本来刘氏是想回击她的,可是一想,她还得在颜建国面前保持优良形象的,于是就咽了这口气,脸上刮着虚伪的笑容看着眼七夏,还挤着眼泪,走到颜七夏面前,亲切的握住了颜七夏的手。

  “原来是七夏回来了啊,,对不起啊,方才若是母亲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见谅。毕竟我们母女俩这么多年没见了,又加上你昨天遇险的消息,母亲可担心坏了……”

  颜七夏在一旁听的都快吐了,什么担心,是担心她没事吧。于是颜七夏迅速的抽出了自己的手,还嫌弃的在衣袖上擦了擦手。刘氏见她这副模样,顿时就来气了,可是又碍于颜择兴的面子,就忍住了,又堆上一脸假笑看着颜七夏。

  “七夏啊,你这一路奔波,累不累啊,为娘去给你沏点茶去。你就……”

  “不必了。”这次颜七夏不等刘氏说完,就打断了她。

  “姨娘,您离我太近了,我怕脏。我知道您是真心想招待我,可您能不能别那么假惺惺的看着我。还有,我娘只有一个,你,还不配做我母亲。”颜七夏最后几个字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真是不知好歹的女人。

  “呜呜呜,老爷,妾身不知道妾身做错了什么,竟然让二小姐误会如此之深。”刘氏听见颜七夏这一番话,肺都要气炸了。可她又不能当着颜择兴的面儿做泼妇,于是就只好假装无辜,哽咽起来。

  颜择兴生平最喜欢美人,更是看不得美人落泪。如今看到自己的夫人哭成这样更是心疼了,将刘氏抱到了屋里,还让颜七夏去大堂里等着他。

  颜七夏在一旁看的是一愣一愣的,没想到,这妇人竟如此会演,那眼泪说来就来。不过,她也没空去管那么多。

  “卿卿,走,回我们的院子里去。”颜七夏像站在身后的颜卿卿招了招手,其实她是在向躲在身后的炳烨招手,她怕受了伤的炳烨再出事,就让他在暗处跟着自己。

  “哎,二小姐,老爷吩咐了,您要去大堂里……”

  “嗯?”刘方还没说完,就被颜七夏的一个眼神吓得不敢出声了,只能站在那里目送这颜七夏和颜卿卿离去。

  宰相府雅竹小阁内。

  幸好颜卿卿记得自己的院子在哪儿,否则这宰相府这么大,她可能会绕迷。但是自己住的也太偏了吧。不过也好,虽然住的偏,但是这小阁地方大,也清净。此时,颜七夏正坐在躺椅上,一边往嘴里撂这花生,一边吐槽着言朔。

  “哎呀,平时这言朔婆婆妈妈的也就算了,出来竟然偷偷塞了这么多东西,还没一件是能用的,真是的,一点儿都不靠谱。”颜卿卿正坐一旁的石桌上为颜七夏剥着花生,听着颜七夏的吐槽,无奈的摇了摇头。

  炳烨站在一旁的的一颗树下,警惕的盯着四周,看有没刺客出现。颜七夏看着炳烨那严肃的神情,不禁乐了,升起了捉弄他的念头。

  “炳烨,你站那儿干嘛呢,来来来,赶快坐下。”说着,颜七夏还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凳子。

  炳烨摇了摇头,继续观察着四周。

  “哎呦,你来不来,你要是不来,改明儿我就给你说个媳妇儿。”

  炳烨一听着急了,哪儿有这样的主子,自己还没成亲,就着急这先给自己的下属说媒的。他看着颜七夏,坚定的摇了摇头。继续观察着。

  颜七夏见炳烨还不过来,就急了,直接跑过去,拉住炳烨的手,把他按到了椅子上,盯着他说:

  “炳烨,属下的职责是什么?”

  炳烨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而且对方还是得女孩子,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服,服从主子的命令。”

  颜七夏看到炳烨这副害羞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

  “噗哈哈哈哈哈,炳烨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呢,你这样可不行啊,要不然以后,你家小姐我可没法给你找媳妇儿啊。”炳烨即使反应再迟钝,也明白了颜七夏的调侃,脸又一次红了。

  “不,属下不会离开主子的。”颜七夏看着炳烨那严肃的表情,又一次失声大笑,连一旁安静的颜卿卿,也笑了起来。

  “哟,今儿这里可真是热闹啊,二小姐还在这儿玩儿呢,大难临头了都不知道。”颜七夏正准备和炳烨说正事,一个老婆子就进来了。颜七夏的脸沉了沉,冷声说道。

  “这刘姨娘还是管教无方啊,这府里的使唤婆子见了主子都不行礼,看来这家规是得重新立一下了。”

  这王婆子本是刘氏的心腹,可谁知,那刘方竟使计将她贬为了使唤婆子。这事不提还好,一提她就来气,于是就指着颜七夏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说我们大夫人,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个狐狸精的野种,你什么都……啊!”

  不等王婆子说完,颜卿卿就删了她一巴掌。

  “你这个贱婢竟敢扇我,啊!”颜卿卿又不等王婆子说完,又给她来了两巴掌,她恨恨的看着王婆子,冷声道:

  “这第一巴掌,是你害死我母亲,该。”

  “这第二巴掌,是你见了二小姐不行礼,该。”

  “这第三巴掌,是你骂二小姐和夫人得到的,更该。这个家,夫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二小姐的母亲。”颜七夏在就一旁看着,待颜卿卿说完了,她还鼓了鼓掌。

  王婆子看了这两人的态度,恨恨的离开了,走之前还说让她们等着,刘氏会亲自收拾她们的。颜七夏连忙把王婆子从小阁内扔了出去,还说了一句“脏。”就把小阁的门关了起来。

  “炳烨,听着,如今我不在群英堂,就由你去代理堂主一职。”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了。”

  “是,主子。”

  也许,在她决定报恩那一刻,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