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春去秋来喜欢你 > 正文
第十三章 认亲?
作者:零零8  |  字数:4655  |  更新时间:2019-10-06 17:45:54 全文阅读

宰相府大厅内。

  “夫人,夫人,您可要为老奴做主啊。”本来正在大厅内亲热的刘妙凤和颜择兴,突然被人打断,很是不高兴。刘妙凤正想发脾气,可抬头一看,是自己从前的心腹,也就忍不住收敛了脾气。

  “王妈妈,怎么回事,这么慌张。”在这王婆子还没有成为使唤婆子以前,她还是刘妙凤大女儿的乳娘,所以刘妙凤一直都待她不薄。

  王婆子听见刘妙凤这有些关心的话语,不仅鼻头一酸,眼泪唰唰的流了下来。

  只见她一边捂着自己的脸,一边抹着脸上的泪说道∶

  “夫人,您方才吩咐老奴去叫二小姐。可谁知二小姐却不肯来,还说,还说要夫人你亲自去请她。老奴说您和老爷正在大厅里等着二小姐,要二小姐快些。可,可是她竟然打了奴婢,还,还……”

  “哼,主子打奴婢是天经地义,她打了你几下又如何?再者说,本相何时说过你们这些婆子可以进去了?”颜择兴一听这王婆子婆婆妈妈的就不乐意,要不是因为他对顾忆锦有愧,雅竹小阁早就不让任何人踏进去了。让颜七夏和她的奴婢住进去只是为了还了顾忆锦的愿。她一个使唤婆子怎敢踏进去。

  刘妙凤一听颜择兴的话,瞬时脸就黑了。什么意思?自从顾忆锦死后,颜择兴就下了死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出雅竹小阁,连她也不行。这就算了,她忍忍就好。可如今为什么那小浪蹄子一回来就可以随意进出小阁。难道?他还是忘不了那个小贱人?

  “哼,老爷,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主子不分青红皂白打奴婢就是天经地义吗?那是不是证明,七夏要是以后随便打妾身也是天经地义?还是说,您还是忘不了姐姐?既然这样,老爷还是赠予妾身一封休书吧,免得妾身脏了您的眼。”说着,刘妙凤就作势要从颜择兴怀里起来。

  颜择兴本是想提醒一下王婆子注意自己的身份的,谁曾想却气到了自己怀里的美人儿。他连忙把刘妙凤按在了自己怀里。

  “哎呦,我的夫人,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她顾忆锦与人私通,就应当天诛地灭,为夫又怎会想她呢。再说,夫人你这么诱人,我要是把夫人休了,上哪儿去找一个这么美的夫人啊?你说是不是?为夫方才不过是怨这婆子搅了我们的好事罢了”刘妙凤见对自己他这么好,也就不再生气了,随即便可怜兮兮的看着颜择兴说:

  “老爷,只要您心里有妾身就好。其实妾身也不想因为一些小事去责备小七的,毕竟她是姐姐的孩子。更何况她是要让我们宰相府添光的人。可是妾身怕小七在山里住了那么多年,恐怕不懂得这贵族里的规矩。妾身怕小七出去口无遮拦,说错了话被欺负啊!”

  颜择兴见刘妙凤这么大度,也就没那么生气了,于是就示意王婆子继续说方才的事。

  王婆子见刘妙凤仅凭三言两语便哄住了颜择兴,不禁在心里暗暗叫好。她在得到颜择兴的允许后,继续说了下去。

  “老爷,不是老奴不想说,是,是老奴不敢说啊。”

  刘妙凤见王婆子这般模样,以为她是怕颜择兴,就从颜择兴怀里出来,走到王婆子身旁拉着王婆子的手,缓缓说道:“王妈妈,有什么你就说吧,我相信就算是有什么话不妥,也是小七一时的气话,你且但说无妨。”

  王婆子见刘妙凤说完还给她使了一个眼色,顿时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于是就添油加醋地说了起来。

  “方才,二小姐打了老奴后,老奴也不气。心想着,只要将二小姐请过来就好。可谁知,二小姐竟让老奴转告老爷夫人,说,说……”

  “说了什么?你倒是快点说啊,本相最不喜欢的就是磨磨唧唧的人了。”

  王婆子见颜择兴的脸色微怒,便连忙将想说的话说了出了来。

  “二小姐说,她的母亲只有一个,宰相府的女主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顾夫人。还说,还说夫人是个小的,就永远是个小的,永远也别想翻身。”王婆子哆哆嗦嗦的说出了这番话,果然刘妙凤和颜择兴的脸色大变。其实他们早就知道颜七夏会口无遮拦,可他们没想到颜七夏竟如此大胆说出这番话。

  颜择兴的两撮胡子起的一抖一抖的,指着身边的下人说道:

  “你们,去把那个孽畜给本相绑来,老夫要家法伺候。”

  “不用了,本姑娘自己有腿。用不着你们那么多人把本姑娘抬过来,我是无福消受啊!”正说着,颜七夏便抱着头走了进来,甚是潇洒。

  颜择兴看到颜七夏这副模样,便更是生气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人,还是个女子。

  “孽障,你给老夫跪下。”颜七夏就知道这老头请自己来没什么好事,于是就自己一个人来了。她没想到,这颜择兴还真把自己当做了他的亲生女儿了。

  “不好意思,颜宰相,我颜七夏跪天跪地跪父母,从不跪别人,想让本姑娘跪你,除非宰相大人您是我亲爹。”

  颜择兴见颜七夏这样说,便气不打一处来,抓着手边的茶杯就向颜七夏砸去,不过被颜七夏躲开了。

  “你这个孽畜,本相就是你老子,你娘在世的时候,本相曾与你滴血认亲过,你怎的说本相不是你老子?”颜择兴这句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震惊了,包括颜七夏。

  其实颜择兴这个秘密已经在心里藏了很久了,一直都没敢说出来。他之所以对顾忆锦有愧,就是因为当初自己没有信任顾忆锦。在颜七夏离开宰相府的那天,他偷偷的取了颜七夏的血,与自己的血滴在一个碗里。他发现,两滴血竟然混在了一块。于是从那次起,宰相府就一直空着二小姐这个位置,没人顶替,这也算是了了顾忆锦的一桩心事。

  “当年这件事,没人知道,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为父知道,当年是我对不起你娘,这不,我就把你接回来,让你当二小姐享福来了吗?”

  “哼?就算是这样又如何。那您能保证,您把我接回来,真的是让我享清福,而不是让我作为你们宰相府获取利益的工具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娘曾经在世的时候,可是为我许下了一桩婚事的。你们这次叫我回来,想必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吧。”

  颜七夏可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是颜择兴的亲生女儿。她总觉得这事儿有点蹊跷。

  “哈,没想到小七还真的是我们宰相府的骨肉啊。真是的,你看看,小七这么多年受了多少的苦啊,这身上这么瘦。来,让母亲看看。”刘妙凤在听见颜择兴的那番话时,就知道顾忆锦在颜择兴心里的地位了。否则,他又怎会去偷偷的滴血认亲。其实她想对颜择兴发脾气,可她不敢,毕竟女子地位卑贱。于是她就去“讨好”颜七夏。

  “姨娘,我说了,我只有一个母亲。你是聋子吗?想让我认你为母亲?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出身。”颜七夏对刘妙凤的做法很是讨厌,她明明都警告过她了。既然她不听,那么颜七夏不介意自己自己的话恶毒一些。

  “住口,你怎么对你的母亲说话的。”颜择兴听到颜七夏这话就怒了,他现在只想封住颜七夏的嘴。

  “颜择兴,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我颜七夏只有一个母亲,那就是顾忆锦……”

  “啪。”颜七夏的话还没说完,刘妙凤就给了她一巴掌,恶狠狠的看着颜七夏说道:

  “你这个不孝女,说我也就算了,怎么能说你爹呢……”

  “啪。”这次是颜七夏没等刘妙凤说完,就甩她了一巴掌。因为颜七夏是习武之人,所以那一巴掌直接让刘妙凤口吐鲜血。

  “夫人。来人啊,把这个孽畜给我抓起来。家法伺候。”颜择兴看到刘妙凤受了伤,便气急败坏的命人将颜七夏绑了起来。

  颜七夏没有挣扎,她怕她要是反抗了,颜卿卿也跟着遭殃。

  “老爷,别,小七还小,还是别用家法了。”刘妙凤其实在听到颜择兴的决定的时候,非常高兴。不过,她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就向颜择兴求情。

  颜七夏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禁笑了起来:

  “哈哈哈,姨娘。都这个时候了,您还有机会关心我,也太假惺惺了吧。”

  “听听,这种人就不配夫人你替她求情。来人,押住她,赏她五十大板。”颜泽兴怕颜七夏挣扎,就派了两个家丁反扣住颜七夏。

  颜七夏讨厌这样的感觉,就甩开了两个家丁的手,面无表情的走向大厅外面:

  “我自己会走。”她面向着颜泽兴和刘妙凤,脸色骤冷,大厅的所有人瞬间觉得温度下降了许多。

  “开始打吧。”颜七夏缓缓开口道,眼神凌厉的看向刘妙凤。把刘妙凤吓得直哆嗦,就把脸埋在了颜泽兴的怀里。本来就爱美人的颜泽兴看到刘妙凤这模样,不禁心疼了。他怒气冲冲的看着颜七夏:

  “跪下。”

  “呵。”

  颜七夏嗤笑了一声,她颜七夏跪天跪地跪父母,也不会跪一个人渣和自己的仇人的。她那好看的柳叶眉往上轻挑,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好笑的看着颜泽兴:

  “你觉得可能吗?”

  颜泽兴本来是想狠狠地打骂颜七夏一番,让她记住自己才是宰相府的主人。可他却被颜七夏这副模样惊住了。她和她真的是太像了,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颜七夏看到颜泽兴这反应,就立马回复了刚刚的表情,这时颜泽兴也收回了眼神,把头扭到一旁,面无表情的吩咐到:

  “打。”

  “是”

  一板,两板,三板……四十板。

  颜七夏笔直的站在那里,没有发出来一丝声音,就那样被打了四十大板。终于打第四十一大板的时候,颜七夏撑不住了,吐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地,双手支撑在地上,闷哼了一声。不过还是没有叫出来。

  颜泽兴和刘妙凤都惊呆了,就算是壮健的大汉,也只能承受三十板。而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子,竟然挨了四十大板一声没吭。颜泽兴往颜七夏脸上看去,发现颜七夏脸上并没有一丝的害怕与求饶,反而更多的是倔强。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年的滴血认亲自然是真的,他自己验的怎会有假。可现如今,为何眼前自己的亲生女儿却像极了她。

  他向家丁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停了下来。他看着颜七夏,脸上仿佛还有写关心的表情。

  “行了,这次就打四十大板。回去再把《女戒》抄十遍。”

  颜七夏听到颜泽兴发话了,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冷冷地看向颜泽兴:“既然宰相打也打完了,你给的惩罚我也接受,那么请问我可以向宰相提一个要求吗?”

  颜泽兴也自知自己下手重了,就点了点头,答应了颜七夏。

  颜七夏看到颜泽兴同意了,就轻启薄唇,说道:

  “我觉得当年我娘被处死一事必有蹊跷,我娘是宰相的发妻,想必您对她一定很了解,也知道她的为人。所以,我请求,您可以向大理寺卿知会一下,让女儿协助彻查此事”说完她还看了看刘妙凤的表情,发现刘妙凤的神色有些慌张。

  “老夫……”

  “老爷,妾身也觉得当年此事有些蹊跷,不如您就答应了小七吧!”刘妙凤不等颜泽兴说完就接了颜七夏的话,双眼泪汪汪的看着颜泽兴。还别说,就刘妙凤这一个举动,就首先打消了颜泽兴的怀疑,进一步取得了当场所有人的称赞。但这其中并不包括颜七夏。

  颜七夏好笑的看着刘妙凤,心里不由得感叹了一声,这刘氏还真是聪明。不过因为她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去证明是刘妙凤杀害了她义母,所以,现在也不好直接怀疑刘妙凤。

  颜泽兴欣慰的看了看刘妙凤,心里不由得感慨自己娶了一个好妻子。

  站在颜泽兴一旁的刘妙凤看着颜泽兴对自己点了点头,心里悬着的那块大石头也就放了下来。她在心里快佩服死自己了,她也太机智了。

  大厅里的人,各怀心思。

  “好,既然老夫事先都答应你了,就没有后悔这一说。不过,你也需答应老夫一件事。”颜泽兴说话的时候,语气没有那么的不情愿,反而更多的是期待。也许是因为眼前这人太像她了吧。

  颜七夏不知道这老头会怎么刁难她,但是为了帮义母洗冤,她也就只好先答应下来,以后见招拆招了。

  “颜宰相,您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吧,能做到的我肯定会答应的。”

  颜泽兴见她这么爽快,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既然已经证明你是我女儿了,老夫希望你能称老夫为……”

  “爹。”不等颜泽兴把话说完就叫他了一声爹。颜七夏好歹也是在玄觞山上待了十几年的,要是连看穿人的小心思都不会,那她怎么愧对师娘对她的教导。

  他颜泽兴不就是觉得有愧自己的发妻,想让自己叫他一声爹,好让顾忆锦在天之灵能好过吗。就冲这一点,颜七夏就觍着脸喊了一声。

  这一声可真是喊到颜泽兴心窝里去了,他高兴的嘴都合不拢了,没想到这野丫头还挺懂礼的。他挥挥手:

  “来人,将二小姐送回院子里,请京诚最好的大夫给小姐看病。”

  “是。”一旁的刘妙凤脸都气青了,她女儿受伤的时候也不见这颜泽兴搞这么大阵势,他心里头肯定还装着那小贱人。想到这儿,她便声称自己不舒服先回去了,颜泽兴今天高兴也就没注意刘妙凤的神情不对劲,只是让她记得去抓点药。这一番操作把刘妙凤气得不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连晚膳都没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