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盐汁有李 > 正文
Ending(二)
作者:盐汁有李  |  字数:3715  |  更新时间:2019-11-01 23:21:19 全文阅读

严之在读书期间,一直给导师打下手,倒不是为了搞关系,毕竟国外不是很盛行这一套,而是她真的很喜欢教授的讲课方式,也很这个专业。

刚开始,教授只是当她是个比较勤快的学生,原专业学的不对口,经常问一些幼稚的问题。渐渐的,他发现她是个较真的人,也会深入思考明明应付一下就过去的作业。

在她打工的餐馆,她很快掌握了当地菜的常用方法,还结合中餐进行了改进,受到很好的评价。

临毕业的时候,她赵找导师,说想去大一点的城市,想开一个有点小特色的饭馆,寻求帮助和支持。最后,导师投资一部分,贷款一部分,严之自己出一部分,开起了这个规模不大的小餐馆。

店名,严之坚持写上中文,她说,温哥华的华人这么多,一个醒目的简体中文的名字就是告诉每一个华人,这里,有我们同胞开的店!

菜品主打简单、健康,采用最新鲜的食材,主要以盐调味,追求食物本身的味道。所有的调味料也都出自于事物本身,比如用虾皮香菇干研磨而成的调味粉、柠檬山椒腌的酸辣汁,这些同样也会售卖。

饭馆的一大卖点是严之在YouTube上做的视频,她把每一道菜品的制作过程做成精美的视频发布出来,让人看了就有食欲,可以动手自己做,也可以直接过去尝尝。每周她还会直播一次,征求粉丝们的意见修改菜单。

三年,严之几乎没有休息过,除了第一年圣诞的假期回家呆了几天陪父母,只有第三年过年回去呆了几天又匆忙赶回来。

严之走到他面前,把菜单递过去,嘴角上扬:想要来点什么?

李隐低头仔细的看着菜单,配色简洁,读起来赏心悦目,插图是菜肴的图片,和一些关于菜品的小故事。

“第一次来,不如,帮我推荐几道吧。”李隐合上菜单,很礼貌的小声道。

严之的心躁了起来,他的声音依然那么苏,特别是压低声音说话的时候,缱绻迷人,总能让她心动不已。

“好的,喝点什么吗?”

“有梅子酒吗?你经常喝的那种。”

“呃,稍等。”

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人不多,有些是来喝饮品的,严之让一个店员去隔壁便利店买来梅子酒。

拿了一桶冰块,把酒镇上,两个小酒盅,倒满酒,递给他一杯。他端起酒杯,她也端起来,两个人没碰杯,一饮而尽。酒杯放回桌面,她又倒,又一饮而尽,就这样,喝了三轮。

她还准备继续倒,他按住她的手:你…可以喝酒吗?

“为什么不能?”严之挑挑眉?

“你不用…哺乳吗?”李隐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说出那两个字。他表姐刚生完孩子那段时间就不喝酒,说要喂奶。

严之露出非常诡异的笑容,没理他,又喝了一杯,盯着他看了许久,“所以,这是你对我发脾气的原因吗?”

菜陆续端上来,都很精致,他每样都尝了尝,有别于国内比较重油重调味料的烹饪方式,又是地道的中餐做法,别有一番风味。

“严之,如果你过得很幸福,我不想打扰你。”

“如果不幸福呢?”严之看着他,目光灼灼。三年的奋斗,她成熟了,不再是那个丝毫没有社会经验,遇到任何事情就只会逃避的胆小鬼。

李隐被问住了,他原本满怀希望来找她,却发现,她有了宝宝。如果她过得不好,他可以接受这样的她吗?

他正在思考,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女生走到桌前,“请问,你是李隐吗?”

“他是。”严之笑着回答。

“可以给我个签名吗!!”女生兴奋极了,“我非常喜欢你!”

李隐给她留了签名,她很开心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严之丝毫没受到打扰,淡定自若,再也不像过去他被偷拍时的紧张无助。

“严之,我在意的从来只是你,离没离过婚,有没有孩子,都不影响我对你的看法。但如果你有家庭,我不能破坏。”

“没有家庭呢?”

李隐招架不住她的犀利了,他被她盘问的没有一点后退的余地,逼到墙角,用砖头抵着他的脑袋:

“你来加拿大做什么?”

李隐无助了,这三年,他一直在提高演技,在学习英语和各种社交礼仪,在锻炼身体素质,可是没有人教他,他曾经爱的那个小女人长大了,不再是他一招手就黏上来的小萌猫,她现在成熟又犀利,像一只火红色的狐狸,手持皮鞭,眼神中闪着狡黠冷酷的光芒,他该怎么面对。

没等他回答,又有一个客人来要签名。李隐礼貌的签完字,环顾四周,华人和老外的比例差不多,但是基本上年轻一点的中国人都开始注意到他们这边了。

严之给两个人倒上酒,催他喝光,站起身凑到他耳边:“你都火到温哥华了,换个地儿?孩子在他爸爸那,我们没有在一起。”

冰镇过的梅子酒喝的时候酸甜,后劲十足,俩人就这么一小盅一小盅,把一整瓶都喝掉了。

李隐本来就酒量一般,刚生过病,这会已经有点醉意。严之的气息在他的耳边萦绕,他的耳朵一定又热又红。居然被撩了,他觉得有点丢脸,却不争气的十分受用。

他们打了个车回家,开门的时候李隐迟疑了,有点想临阵脱逃,他想和严之重新开始,可是为什么现在的感觉就像要睡一觉就各奔东西?

看她挑逗他的娴熟样子,好像酒量也大涨,现在十分冷静清醒,她是不是已经不是他曾经爱的模样?

还没等他想清楚,严之抓着他的衣服给他拽进了家门,然后“咣当”一声,把他扑倒在了沙发上。

李隐来之前幻想过很多画面,比如把严之感动得涕泪横流,投入他的怀抱;比如她已经有了新的生活自己黯然离去;比如她已经不再爱他,也不他心心念念的模样,他们和平的吃了顿饭就原地解散。

可是这一幕,是他所没有想过的。他被严之灌醉,扑倒在她家的沙发上。

久久的,没有动静,她没有进行下一步,他尴尬的躺在沙发上,被她抱着。

“严之?”他拍拍她。

“嗯?”

“灯在哪?我去开。”

“嗯。”

久久的,还是没有动静,他起身,发现严之好像睡着了。。。

他摸到灯,打开,她的脸蛋绯红,跟之前她喝醉睡着时一模一样,被突然的光亮刺了一下,她皱着眉眯缝着眼睛看了看,“李隐?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你的房间在哪?去房间睡。”李隐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想带她去房间。

她指了一下,就扒在他身上不动了。李隐索性抱起她,放在她的床上。她的手牢牢的抓着他,没有松开的意思,嘴里嚷嚷着,你敢走!!!!!

这个小丫头,真是长大了,连梦话的语气都变得有气势了。他一边哄着说不走不走,我帮你拖鞋,一边脱掉两个人的鞋子,躺在床上,和衣而睡。

第二天早上,严之醒来的时候,还挂在李隐身上,胳膊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怪不得这一宿觉得胳膊这么酸疼。李隐睡得很轻,她一动,他就醒了。

“不能喝还逞强,我以为你酒量涨了呢。”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她在身边,他总是睡得很踏实,虽然这一夜她一直搂着他,也不觉得负担。一觉醒来,对她所有的怨念都消失了,只想跟她在一起。

“不壮壮胆子,你又凶我怎么办!”严之醒来以后气势也没输,还在耿耿于怀他之前凶她的事情。

“我错了,再也不凶你了。”李隐的语气温柔的能滴出水来,“还有,所有关于我跟任何人在一起的八卦都是假的。你走了以后,没有任何人。”

他忽然想起这件事,必须跟她解释清楚。

严之忽然又露出诡异的笑容。“所以,你没有找过任何人,可是,我却生了个孩子,你是在讽刺我用情不专吗?”

“真不是真不是。”李隐刚才说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一层,被她这么一提,不仅尴尬,还很心痛。如果不是她误会他跟张微微的绯闻,如果他能早点来找她,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

“严之,我不介意你生过孩子。不,我介意,但是我更在意你。”

“我想起来了,你昨晚说,离没离过婚,有没有孩子,都不影响我对你的看法。你对我什么看法?”

。。。

“严之,我爱你。让我照顾你跟孩子,行吗?”李隐的神情无比严肃。

“李隐你个大猪蹄子!!”严之眼角滚出好多好多的眼泪,她一边擦拭一边捶他。

“在你心里,我就这么随便吗?什么孩子!!孩你妹啊!!那是萧博的孩子!她前几天急性肠炎住院,我帮她照看两天,然后你这一生病,只能把孩子扔给她老公。”

“那你昨晚说。。。哎!!!”李隐这才反应过来,她从来没承认那是她的孩子,她昨晚说,没有跟孩子的爸爸在一起,孩子也没在家。

是啊,孩子爸爸,是她好朋友的老公嘛

“严之!你这是胡闹!!我要是真的因为介意这件事而离开怎么办!!你想冤死我吗?要不是昨晚我出来找你,这个时间我应该已经回国了!”

啊对,回国。他看看时间,赶飞机还来得及。可是。。。他不想今天走了。

本来也空出了两周的时间休息,今天回去只是因为觉得再呆下去徒增伤心,现在好了,抱得美人归,确定要晚一些回去了。

“啊?那你现在还赶得上飞机吗?”严之一听也着急了。

“赶不上了。”李隐假装很郁闷的样子,“那,你再陪我睡一会吧。”说罢,他把她扑倒。

“还没刷牙呢!!”

“没事老夫老妻的不嫌弃你”

“没有001哎!”

“那我们生一个吧!我看你很擅长照顾孩子嘛。”

“喂,李隐!!你个流氓。”

“叫我什么?”

“唔。。。大人。。。”

“乖。。。”

-全文完-

后续:

李隐在离严之开的饭馆不远的地方买了房子,就是他住过的那处闹中取静的小区。

他说,我进组的时候,你想在温哥华还是北京都行,照顾好自己;等我不忙的时候,

你想在温哥华,我就来温哥华,你想在北京,我们就在北京。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想去哪都行。李隐如是说道。

严之呢,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靠在他的肩膀,点头如捣蒜。

作者的话:

终于完成了人生的第一部小说,心情格外舒畅,下次再写,估计要明年了。

“所有的小说都是自传” “艺术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因此,在小说中看到任何的影子,都不要对号入座。

很感谢这个夏天,认识了“李隐”,开启了历时两个多月的旅程

如今这场华丽的旅程已经落幕

期待下一次,用文字跟每个人再会。

谢谢 爱你们!

李大拿 2019.11.1 11:00PM 北京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