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折磨拷问
作者:倾夏霞光  |  字数:2071  |  更新时间:2019-10-17 22:10:24 全文阅读

沈枫黎嘴角一掀,冷冷的声音让吴清伊不由的脖颈一缩,幽深的双眸瞥了她一眼,带着丝凉薄。

而后转身离开,吴清伊看着白色的衣袂消失在门口,随即暗暗的送了一口气。

沈枫黎一出门就看见乔清廷站在门口,一身黑衣,眼眸猩红,面无表情。和沈枫黎不相上下,两个男人为了乔清弦都是一夜没合眼。

两人对视了一眼,嘴角沈枫黎勾起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沈枫黎无功而返,乔清廷默默得迈开步子上前去,“我来。”

扯了扯嘴角,乔清廷走进了小屋子。

里头,半晌还没缓过劲来的吴清伊又看到有人进来了,不由的提高警惕,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看着吴清伊那张脸,乔清廷打心底就生出一种恶心来。

轻轻皱眉,吐出一句话。

“先给你一个机会,要不要告诉我真相?”乔清廷开门见山道。

吴清伊死鸭子嘴硬不肯透露半点风声。

“不说是吧,我有的是办法!”嘴角扬起,一边挽起衣袖,露出麦色的手臂,拿起地上方才带进来的桶。

慢慢的掀开桶盖子,用随身携带的镊子夹起来一只鲜活的,还在蠕动着的黑色软体动物。

触及到吴清伊那疑惑的眼神,不由的轻笑出生,“知道这是什么吗?”

吴清伊虽然不了解面前的东西是什么,但是却不妨碍对这东西的恶心。

吴清伊睁着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在心底暗骂了一句。

“这个东西看似蚯蚓,其实不是。是我一个朋友精心培育出来的,只消碰到人的肌肤,就会迅速蠕动。然后吮吸皮肤下的血液,而且没有太大但是疼痛感。这和普通的水蛭可是大相径庭,马上,你就能体会到它给你带来的感觉了!”乔清廷嗬嗬一笑,慢悠悠的给吴清伊解释道。

吴清伊皱眉,五官微微扭曲,一天没吃饭的她此时胃里有些翻江倒海。

“乔清廷,你真恶心!”吴清伊忍不住骂了他。

“对付你这种人还需要什么节操吗?放心,你不吃亏,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外头绝对找不到,这一只比你身价都贵!”

乔清廷嘴角得弧度越来越大,语气中带着兴奋。

吴清伊穿的是一件米色连衣裙,被绑在凳子上,不能动弹半分,后退也是没找路了。

下一秒,乔清廷就将手中夹着的小东西放在了她光洁的胳臂上。

冰凉的感觉这才触及到吴清伊,她还没来的急反应过来,那东西就攀附在自己的胳膊上,没有任何征兆的。

吴清伊啊的一声喊了出来,伴随而来的是那处皮肤的收缩,还有一种微弱的疼痛感。

乔清廷没有说谎,确实不疼。

吴清伊强忍着恶心,颤颤巍巍的咬紧牙关直哆嗦。

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乔清廷见状,知道吴清伊差不多已经进入状态了。

又慢慢的夹着余下的小东西,再放到她的其他部位。

这东西一旦接触到皮肤可是扯不下来的,过了几分钟,就听见有愉悦的笑声从吴清伊的嘴中传出来,一会又变成了凄惨的哭泣声。

这东西的主要功效就是致幻,还有让人精神上出现毛病,乔清廷有分寸,知道多少的量合适。

放下手中的桶,用手帕擦了擦修长的手指,丝毫不掩饰厌恶的桃花眼射向吴清伊。

“爽不爽?”

吴清伊哭笑着眼泪都流了出来,糊在早已经花了的妆容上,更显得狼狈。

吴清伊一会低声哭泣一会高声大喊,“乔清廷!你不得好死。”

“嗯?说不说?”乔清廷淡淡的瞥了一眼她,语气没有起伏。

“我说,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吴清伊满头散发,胡乱的摇着头。

“不知道?”

“我只是把乔清弦所在的位置发给了方琴,其余的我一概不知。求求你放了我吧。真的,我不骗你,你快把我身上的东西拿走吧。求求你了。”吴清伊低声哭泣道。

乔清廷的眸光变得深意,撂下一句这东西拿不下来,除非割掉。

没想到胆小的吴清伊竟然被吓晕掉了。

乔清廷嘴角讽刺的笑意渐显。立刻转身出了屋子。

沈枫黎还有乔清廷和宋雅文坐在一起讨论着策略,但是都被一一推翻掉了。

“方琴是我今天二叔的妻子,要动手肯定没吴清伊这么容易,而且方琴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沈枫黎的眼眸一闪一闪的道,袖子下的那双骨骼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自从乔清弦失踪后就一直悬着,半分不得安宁,在座的其他两个男人又何尝不是在煎熬钟度过呢!

时间多拖一秒,乔清弦和林柠就多了一分危险。

皆是蹙着眉头,“这样,枫黎,要不你先回家看看,毕竟方琴在你家,你也可以多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立刻,沈枫黎就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转身离开准备回沈家。

这不,还没进入家门口,就听见奶奶和方琴的说话声。

沈枫黎立在门口,英眉簇了起来,薄唇紧抿。

拿着车钥匙的手死死的紧握成拳,眼底闪过一丝愤怒。

厅内,还在继续。

沈奶奶笑呵呵的和方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看来她是下了苦功夫啊,句句话逗的老太太捧腹大笑。

“方琴,这段时间你倒是成长不少啊!”沈奶奶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

方琴穿着一身端庄大气的衣服,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保养得当的脸上依旧风韵犹存。就是前段时间被关了禁闭,消瘦了一些,但是出了禁闭的这几天神采倒是恢复的不错。

听见老太太的话,她低着的眼眸闪过一丝憎恶嗬不以为然。但是一转头,脸上还是挂着大方得体的笑意,让人挑不出来半分差错来。看来这段时间的禁闭让她学乖了不少,至少是不会轻易的露出自己的不满和手脚。

“妈说的是,是媳妇不是,鬼迷心窍的犯了错。还好妈既往不咎,摒弃前嫌,接纳媳妇。媳妇也知道是自己的错,媳妇一定会好好珍惜待在沈家的日子的,以后一定好好侍奉妈!”

方琴睁着眼睛说瞎话,信手拈来的絮絮叨叨的表示着自己的决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