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家有紫苏万事足4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4381  |  更新时间:2019-08-22 18:44:30 全文阅读

由于商先生暖饱思那啥加上商太太的冰雪聪明,商氏夫妇过了中午才到商父商母家。商安易有睡午觉的习惯,紫苏到的时候,没有听到儿子捣乱的声音,家里静悄悄的,只有商母坐在客厅上翻看着什么。

“妈,我们回来了。”商陆一边说着,一边把买好的东西往餐桌上放。“回来啦,今天怎么这么晚?”商母连忙把手上的东西放到茶几上,摘下眼镜,转头看向儿子儿媳。“今天早上和紫苏还有点要紧事要做,忙完才过来的,我爸呢?”某人脸不红心不跳的胡扯,紫苏忍不住往他腰上掐了一把。商陆吃痛,不动神色地握住紫苏的手,把它从自己腰上拉了下来。商母将两个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情不由得又好了几分。“你爸啊,一大早的就和朋友游泳去了,晚饭前会回来的。”“妈,你刚刚看什么呢?这么入神。”紫苏坐下好奇地拿起茶几上的本子,好奇地翻了翻,原来是她和商陆的结婚照。

“怎么突然翻看我们结婚照了?”凑过来看的商陆好奇地询问自己的母亲。

“突然就想看看,时间过得真是快,感觉你们结婚还是昨天的事情呢,转眼安易就会叫我奶奶了。”商母拿过紫苏手上的相册,继续翻了翻,目光突然停留在一张照片上,转头看向紫苏:“这张照片抓拍的真是好,是谁拍的?”

紫苏接过相册一看,是她和商陆婚礼现场的照片。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相片里一席白裙的她抱着一束干的满天星花束,笑着看向商陆,商陆也恰好看向她,满眼柔情笑意,加上满是桃花、樱花的背景,有一种两情缱绻的感觉。她哥哥的拍照技术果然了得,自己当初看到的时候也很喜欢,就把它也洗了出来。

“不过你的捧花怎么是干花?”商母疑惑的问道,一般捧花不都是新鲜的花卉吗,怎么选了一束满天星,还是干的。

“这不是捧花,是爷爷送的。”紫苏解释道。想起那一天的事情,她还是忍不住笑起来。婚礼那天,商爷爷要致词,上来的时候送给她一束干的满天星,她当时也是满是疑惑地接过花,好奇地站在一旁看笑容满面的商爷爷。商爷爷说了一些商陆和她的事情,最后看向坐在下面的她的爷爷,满是挑衅的味道。“今天,我要送给我孙媳一束有着特别意义的满天星。当年苏苏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被商陆骗到我们家里来了,用的就是一束满天星。老离啊,我早就说过苏苏是我孙子的,当然,你的美酒也我的!苏苏,以后还要帮爷爷偷酒哦~”商爷爷转过头看着她,笑着说最后一句。当时想起往事的她抱了抱怀里的满天星,忍不住看向站在身侧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商陆,然后就撞上商陆满是笑意的眼神。咔嚓一声,不远处的哥哥刚好按下快门,将这一瞬间永恒地留下来。

听完紫苏的解释,商母轻笑着轻抚照片。“你爷爷啊,不管什么时候都像个小孩一样。”说完,眼里的笑意慢慢就被遗憾取代。“要是当时我清醒着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看着你和商陆结婚,不用看着照片去想象你们的婚礼。”

其实紫苏也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如果当初不是商妈妈突然病了,她和商陆能够走到最后吗?所有人都认为她和商陆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的感情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是唯有他们俩人知道之所以会在一起更多的是因为父母之言。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大学的时候喜欢上了商陆,可是商陆确确实实没有那个意思,她一直是以好朋友的身份陪着商陆,直到毕业。

毕业后两个人一起回到了A市,都顺利地拿到了offer,然后就开始了繁忙的工作。好不容易等到中秋、国庆长假,一家三口一起回到了爷爷家。商奶奶见到她回来很是开心,一直拉着她聊天,知道她还没有男朋友后,商奶奶饶有兴致地说要给她安排相亲,自己推脱不过,便只好应了下来,反正也只是见一面而已。第二天等她到餐厅的时候,发现商妈妈、商奶奶早已在定好的位置上等她,旁边还坐着商陆,当天商陆看到自己的时候显然也有些吃惊。

她硬着头皮走过去,坐在商陆对面,然后疑惑地看向商奶奶,问道:“商奶奶,这是?”商奶奶笑呵呵地看着她,又看看同样一脸茫然的商陆,开口:“苏苏,你觉得我们商陆怎么样?”这个让她怎么回答?“嗯,嗯,那个,商陆挺好的,长得挺帅,也很能干。”紫苏看着商陆,绞尽脑汁地搜刮商陆的优点,磕磕绊绊地说着,亏自己还是中文系的学生呢!商陆一脸笑意地看着她,她当时觉得商陆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看她出丑。“那商陆做你男朋友好吗?”商奶奶打断她小学生词语汇报,猛地向她丢一个直球。“啊?!”紫苏差点没把嘴巴里的茶喷出来,不好意思地拿起纸巾擦擦嘴巴,吃惊看向商奶奶。“啊什么?奶奶说让我们商陆做你男朋友好不好!”商母眼珠在她和商陆之间转了几个来回,笑容暧昧。“这个不太好吧!”她委婉的拒绝,虽然她喜欢商陆,可是商陆对她没有那个心思。强扭的瓜不甜,这点她还是懂的。

“怎么不好了,你没有男朋友,商陆没有女朋友,你们两又从小一起长大,在一起不正好吗?”商奶奶假装生气说道,说完顿了顿,又温和地看向紫苏:“还是你有喜欢的人?”她摇摇头,商奶奶一脸“那不就得了”的表情看向紫苏。商妈妈见状,也加入游说的队伍。“那就是你看不上我们商陆?”紫苏很是为难,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最后商陆和她只好妥协,答应两位媒婆说试着交往看看。

中秋那天晚上,她家还有商陆家一起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饭。不,应该说是商家开开心心地来她家吃了一顿饭,因为她爷爷并不是太开心,一直在饭桌上挤兑商爷爷。商爷爷也不计较,爷爷一挤兑他,他就笑呵呵地给紫苏夹菜。“来,孙媳妇多吃点!”然后爷爷就在旁边干瞪眼,她爸爸倒是挺开心,毕竟这些年也是将商陆的为人看在眼里的。

她和商陆就这么在一起了,假期结束后两个人工作开始忙了起来,平常就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就算约会了。成为男女朋友后,她和商陆的关系并没有更进一步,反而变得拘谨起来,一起散步的时候从来都是并肩走,她不知道是不是该去牵商陆的手,他们真的太熟了,一下子变成恋人关系实在是不适应。

就这么别别扭扭地交往了三个月后,商母出事了。商陆的姨妈因为在家突发脑溢血,发现的时候早已没了呼吸。商母为此大受打击,在妹妹安葬后没几天突然得了癔症,时而清醒,时而谁也不认识,常坐在床边自言自语,时哭时笑。

某天商爸爸把妻子安顿好后,走出来对她和商陆说:“你姨妈的去世对妈妈打击真的很大,医生说要调动妈妈的积极性,让妈妈恢复对生活的热情。”说着顿了顿,有些为难得看着他们两个。“商陆,妈妈一直盼着你结婚,你们两个认识那么久了,是不是也该结婚了?”她和商陆面面相觑,还好商父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留下一句“你们好好考虑”就进去照顾商母了。

那天回家的时候,商陆和她一路都没有说话,到小区她和商陆互道了晚安后,就向自己家里走去。刚刚抬脚,商陆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她惊讶地看向商陆,他的眼睛里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认真。商陆的手从手腕处慢慢滑下,轻轻握住她的手指,然后缓缓单膝下跪,抬头看向她。“紫苏,我知道是快了点,也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你愿意嫁给我吗?”紫苏另一只手抓紧了身上的单肩包的带子,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怔怔地看着眼前人,良久,她回握住商陆的手,嘴唇轻启:“我愿意!”

于是筹备婚礼,定酒席,等到桃花映红山野的时候,她在桃花树下就这样嫁给了商陆。结婚不久,她就怀孕了,接着顺利生下安易,商妈妈也渐渐恢复。商家人待她极好,商陆该给的关心和爱护一样没少,可是从未和她说过爱,所以她总是患得患失的。她不知道商陆对她的好是他温柔的天性所致,还是出自一个丈夫对妻子的爱,她爱商陆温暖的笑,可是好像他对每个人都是如此,那份笑容其实给谁都可以的吧。

“苏苏,苏苏?发什么呆呢?”李华娟伸出手在紫苏眼前晃了晃,紫苏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笑笑,最近她真的老是喜欢回忆以前的事啊,难道她已经老了吗?“苏苏,你刚刚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李华娟担心地看着儿媳,又看看自家儿子,用眼神向商陆传递“你媳妇怎么了”的讯息。商陆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然后关切地低头询问紫苏:“苏苏怎么了,昨晚没睡好?早就告诉你不要熬夜了,你就是不听!”紫苏一听没好气地给了商先生一手肘,她昨晚没有睡好是谁害的,然后笑着看向李华娟:“妈我没事,就是想起结婚之前的事情。商陆求婚连个鲜花、戒指都没有,我亏大发了!”李华娟笑笑,也一本正经的“责怪”商陆:“臭小子,还学会空手套白狼了。”商陆一把揽过紫苏的肩膀,满眼笑意。“那说明我魅力大。”毫不意外,收到了商太太的一个大白眼。

李华娟看着紫苏和商陆的互动,脸上是从商陆紫苏进门后就没有消退的笑意。紫苏这个孩子真是越看越满意,也亏得离家全是男人的家庭能培养出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儿了。不过最后还是她儿子抱得美人归,所以最厉害的还是商陆。不对,应该说是她和婆婆厉害,早早订下了这个儿媳,要不然商陆这个木头怎么会有老婆。人家都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倒好,磨磨蹭蹭了20年还没有拿下紫苏,要是再晚一点,紫苏早就是别人媳妇了。

晚饭快做好的时候,商父也回家了,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饭。李华娟知道紫苏喜欢吃螃蟹,所以知道夫妻俩要过来吃饭的时候,早早就定好了。果然一上饭桌,紫苏看到螃蟹就两眼放光,喜滋滋地吃了起来,连续两天吃螃蟹,简直开心到飞起。紫苏吃完一只,伸手再去夹的时候,坐在她旁边的商陆突然截住了她的手。紫苏疑惑看向他,只见商陆眉毛挑了挑,开口说道:“苏苏,你不可以再吃了!”语调温和却是不容拒绝的语气。“你......”紫苏刚想抗议,另一边的商母赶紧放下了筷子,惊讶地看向紫苏,有些激动:“怎么,怀孕了?”原本安静吃饭的安易也转头看向她,就连商父也是,一下子被那么多人盯着,紫苏不自在地坐直了身子,刚要解释,一旁的商陆已经替她开口:“没有那么快,只是紫苏胃寒,不能吃太多螃蟹。昨天她就已经吃过了。”什么叫没有那么快?直接说没有不就好了,紫苏郁闷地扒着碗里的饭。

李华娟一听,略失望地重新拿起筷子,还以为这么快就可以有第二个孙子(女)了呢,商陆这个死孩子,也不加把劲。这么想着,看商陆的眼神就没有进门时候的愉悦了,再看看紫苏一脸郁闷吃青菜的样子,李华娟对儿子的怨气就更大了。于是乎,李华娟夹了最肥美的一只螃蟹到紫苏的碗里,白了一眼商陆。“苏苏喜欢就多吃点,也不差这一只。”

紫苏感激地看着婆婆,刚想对螃蟹下手,就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抬头,看到商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紫苏心里很是煎熬啊,商陆每次露出这样的表情自己总会遭殃,但是美食当前,到嘴的螃蟹怎么能松口呢!“瞪什么,你别欺负苏苏,本来就是给她买的!”李华娟一巴掌拍向商陆的后脑勺。

“就是就是,爸爸你不许欺负妈妈!”听完奶奶的话小安易以为爸爸真的在欺负妈妈连忙出声维护。商陆揉揉安易的头发,笑着说:“安易,我什么时候欺负妈妈了?不信你问问妈妈。”说完看向紫苏,脸上还是似笑非笑的表情。紫苏权衡利弊,觉得还是不要得罪商陆好,于是把碗里的螃蟹夹给商陆,然后笑着看向儿子,解释道:“安易啊,爸爸就是嘴馋,想吃妈妈碗里的螃蟹。”商陆也不客气,拿起螃蟹就吃,李华娟无奈地看了紫苏一眼,算了,她体质确实偏寒,还是少吃点好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