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家有紫苏万事足5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3418  |  更新时间:2019-08-23 19:48:58 全文阅读

一进门,安易就兴冲冲地奔向他的玩具,商陆换好鞋也直接走进厨房忙活着什么,见两个人都不理她,紫苏只好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书翻开起来。过了一会儿,她突然闻到一股姜茶的味道,然后一个装满姜茶的白瓷杯就出现在她眼前,再往上是商陆骨骼分明的手。“这两天吃了这么多螃蟹,喝杯姜茶吧,要不然你生理期又要不舒服了。”商陆说着在紫苏身旁坐下,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暖暖的姜茶入口,紫苏只觉得全身暖烘烘的。这些年来商陆无心的温柔一点一点把她吞没,就像一个漩涡让她无法抽离。斯人若虹,遇上方知有。遇见你之后,其余人于我来说,不过是匆匆浮云,你就是我生命里那绚烂的彩虹,可是我于你是不是也是彩虹般的人呢?紫苏想着转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人,他的轮廓与少年时期并无太大变化,只是变得更加成熟了,肩膀变得更加宽厚了,他是她的丈夫,是他孩子的丈夫,当初谁又能想到这个人、这个肩膀现在会全归自己所有。

手上的姜茶散发出浓郁的味道,混合着商陆身上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熏得她有些困。突然想靠在商陆的肩膀上好好睡一觉,紫苏在心里想着,当然她也这么做了。头枕在商陆宽厚的肩膀上,好闻的味道不断地涌入鼻腔,这是她选的洗衣液的味道。真好,他身上有我的痕迹,紫苏的双手紧了紧怀里商陆精瘦的腰身,闭上了眼睛。学生时代每次经过草坪总是看到女孩把头靠在男朋友的肩膀上,静静地晒太阳,彼时她还未体验过靠在男孩的肩膀上是什么滋味,后来终于知道这种感觉果然很舒服。

商陆伸手环住了她的肩,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然后低头笑着看向紫苏。

“怎么,昨晚把你累着了?商太太,你身体越来越弱了啊,要不要给你补一补?”

果然,商陆一开口就什么气氛也没有了,他就不能安静如鸡地抱着自己一会吗?好生气啊,为什么这种人会有老婆。

“商陆。”

“恩?”

“为什么你这种人会有老婆!”

“我确定,这个问题你知道答案。”

......

“商陆!”

“怎么!”

“下次请你多喝点蜂蜜再来和我说话。”紫苏没好气离开商陆的肩膀,往外挪了挪,一把抓起放在沙发上的书,把书页翻得哗哗作响。

“对了,我周二要去出趟差。”商陆说着拿起紫苏没有喝完的姜茶,往她的位置靠过去,把杯子递给她。“还没有喝完呢,再不喝就凉了。”紫苏放下手上书,接过杯子,轻轻抿了一口,突然想到还没有问他去哪,赶紧把茶水咽下,转头看向商陆。“去哪啊,要多久?都快过年了还出差!”“不远,就在B市,大概要一个星期。”商陆看着球赛,头也不回地回答。恩,是不远,就是当初他们一起上大学的城市,紫苏出神的把姜茶一饮而尽。不对,怎么老是商陆出差,他们公司都没人了吗?!“你们老板也太没有人性了,这个时候还出差!”紫苏把杯子狠狠往茶几一放,太讨厌了,老是和她抢商陆。“我也觉得,要不以后商太太负责赚钱养家,我就负责貌美如花?”商陆放下球赛,往紫苏那边挤了挤,紫苏不得不退到沙发的角落里,她推了商陆一把,没有推动,只好白了他一眼。“脸皮真是厚啊,国家怎么没有拿你的脸去研究武器!”“长得太帅,人家下不去手!”商陆一脸回味地摸摸自己的下巴。“你给我死一边去,挤到我了,中年油腻大叔!”“那还是得怪商太太煮的饭菜好,要不要从我脸上揩点油去炒菜?”商陆把脸凑近紫苏,抓起紫苏的手往脸上放。两人在沙发上闹了起来,在一边玩积木的商安易看了一眼幼稚的爸爸妈妈,又转头把手上的积木小心地放到了搭了一半的城堡上。

商陆出差后不久,商父商母还有她老爸带着两家的老人开始了为期10天的旅行,只剩下紫苏和商安易两个人在家大眼对小眼。某天晚上紫苏在电脑前写稿子的时候,突然收到留校读博的大学好友凡凡发来的信息。

“苏苏啊,问你一件事情哦,你老公是不是到B市了?”

紫苏看到信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不停敲字的手慢慢停了下来。一般凡凡用这个语气跟她说话肯定是有什么严肃的事情,难道商陆出事了?

“是啊,他在出差呢。”她不安地给凡凡回信息,想了想,赶紧追问:“怎么了?”

“我给你看几张照片啊,但是你先不要太生气啊!”

紧接着紫苏手机上就多了几张照片,照片上的画面生生刺痛了她的眼睛,商陆和另外一个女子在大学校园里谈笑风生,两人一起吃了饭,还一起去了酒店。

“老娘今天在校园里看到你老公和一个女的从学校附近的酒店出来到我们学校闲逛,怕他对不起你,就跟了他们一天。你看看那女的你认识吗?”

“苏苏,不要怕,要是那个混蛋欺负你了,姐姐我明天就去酒店把他按在地上打。”

“认识,是他高中同学。他有和我说跟她见面的事情,是碰巧见到而已,商陆不会欺负我的。”紫苏连忙回复,心头像被千斤石压着一样,让她有点喘不过气。

“那就好,要是他敢对不起你,老娘可不会放过他!”手机另一边的赵凡松了一口气。大学毕业没有多久紫苏就匆匆结婚,生孩子,人生节奏简直不要太快。本来信誓旦旦说要在事业取得一番成就的紫苏因为怀孕不得不放弃了原来的工作,还好她文笔一直很好,在家写写东西,不曾想,倒是开辟了另一番天地。

想当初紫苏结婚不久就怀孕,得知这个消息,她和另外的两个舍友都很惊讶,商陆动作也太快了。从那时候,商陆谦谦君子的形象在她们眼里大打折扣,变成了欲求不满以及不懂爱护女生的大混蛋。记得那会儿,她们三个还一起威胁了商陆一把,要他千万照顾好她们的姑娘。如今四年过去,看到紫苏依旧过得很好她也就放心了。

另一边的紫苏可就没有赵凡那么轻松了,一结束和赵凡的聊天,她立刻给商陆打了电话。“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手机里传来冰冷的女声,连续拨了三次之后,紫苏放弃了。她反反复复地看着那几张照片,越看越沉重,商陆啊商陆,我终于知道我们的婚姻缺少什么了,相敬如宾,缺少情趣。

紫苏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户中进来,她都未能合眼。她的心里好像有两个小人一直在争执,一个说“离紫苏,你认识商陆二十多年了,他是这样的人吗?你怎么能怀疑他!”另一个则是在说:“离紫苏,枉你读了那么多别人的爱情,难道还不明白吗,在男人眼里,爱情和婚姻本来就不是一回事!想想张姐,再者说了商陆为什么会娶你,你不是比谁都清楚吗?”

商陆不会出轨的,我们已经有安易了,商陆那么疼爱安易,怎么忍心伤害安易。紫苏刚刚说服自己,张姐那张绝望的脸就浮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当初张姐的丈夫说要去B市出差,结果她手机上的定位系统却显示人隔壁的C市。后来才知道她的丈夫放下还在生病的女儿,跑去陪另一个女人的儿子过生日,而且那个儿子还是那个女人和别人生的。当时自己陪着张姐去讨个说法,那男人直言他是不会离婚的,但是也不会和那个女人结束。记得当时张姐揪着那个男人的衣服,悲痛万分,那男人却平静看着张姐,说道:“那你要我怎么办?我的心已经这样了,已经给她一半了,收不回来了。”没有一点点愧疚之情,张姐哭得声嘶力竭,冲到卫生间吐到几乎昏厥,那男人却不在乎地说:“你又在装什么?”她一直不明白,如果一个男人对另一个女子没有爱情,为何还要娶她?难道每个男人的心里真的都有两朵玫瑰?白玫瑰放在家里,美名其曰贤妻,另外在外面有一朵热情似火的红玫瑰。

现代女性对“贤惠”有着十足十的抵触,认为所谓“贤惠”就是一日三餐不辞辛劳围着锅碗瓢盆转,是受气,是家里的黄脸婆。百度百科上对“贤惠”一词的定义是妇女甘愿为家庭付出,有德行,态度和气,心灵手巧,擅长做家务。善良温柔而通情达理。可是这不是她的理解,她所认为的贤惠,是一种涵养,是人生修持,既带有先天的温良和善,又有一点后天的情愿就范,更是个人智慧和见识的魅力展现。她不需要商陆宠她如孩子,她在外有能力做“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的女子,回到家她甘愿把心里的爱化成绵绵爱意,丝丝柔情传达给商陆。她想要的是相濡以沫、至死不渝的感情,有着“赌书消得泼茶香”简单情趣就好。

作为一个中文系的学生,她十分不能接受网络上的人将贤惠看作一个贬义词,视贤惠为猛虎,更加不喜欢她们对善良温柔而通情达理的女子进行攻击,认为这样的女子是不幸福的。婚姻这种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凭什么认为人家这样的夫妻相处关系不幸福,就因为她和你认为的幸福不一样?这个世界真是霸道,总是要和谐别人心中认为的幸福。每天看这些东西实在是闹心,后来她就把微博给卸载了,商陆曾经问过她为什么,记得她当时回答说是因为微博戾气太重了,她不喜欢。其实她也明白,卸载微博的原因除了不喜欢上面的评论之外,更是因为害怕,害怕自己被网上的人说服,从而改变自己一直认为对的东西,更害怕所相信的东西最终会背叛自己,被现实所打脸,就像现在这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