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家有紫苏万事足9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2811  |  更新时间:2019-08-28 20:45:55 全文阅读

(十二)我今生挚爱是你

离紫苏看离之阳没有什么事情后便轻轻退出房间,刚刚把房门关好,手机便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商陆,丫的有病是吧,同住一个屋檐下,有什么事情当面说不就好了。她好笑地打开一看,只有一句话。

苏苏,我头疼!

活该,叫你喝那么多!离紫苏在心里忍不住幸灾乐祸了一下,最后还是心疼地下楼给他也冲了一杯蜂蜜水。

“商陆,你头疼厉害吗?”离紫苏推开房门,却看到某人舒服地倚靠在床头,气定神闲地看着她,眼睛里是明显的笑意,一点也看不出难受的样子。“不是说头疼?我看你样子好得很!”离紫苏到床边,站在床沿,没好气地把蜂蜜水递给商陆。商陆坐直了身子,笑着接过温度适宜的蜂蜜水,仰头喝完,把玻璃杯放到旁边的桌子。

“没办法,我就看不惯大哥放着自己老婆不用,却霸占别人老婆。”

“自己的妹妹不用,反而去麻烦别人的妹妹好像也不太好啊,是吧?”离紫苏不服气的反驳。

“苏苏你怎么忍心让大哥把我安排在客房!”商陆略显委屈地控诉。

“叫你搞出这些花边新闻,我哥让你进门就不错了!”离紫苏看着脚尖,小心地嘀咕。却还是让商陆一字不差地听到了,商陆哑然失笑,他伸手把站在床边的离紫苏拉到床上坐好,看着紫苏的眼睛,认真地解释。“苏苏,我和凌子云只是碰巧遇见,和她吃了顿饭,随便逛了逛校园而已,我保证你家杏花在院子里开得好好的。”紫苏看着商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那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白天开会的时候我把它调成静音模式了,后来就没有调回来。你打电话过来那会我已经睡着了。”“话都是你说的,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离紫苏小声地嘟囔。其实也不怪她会多想,从在一起到现在,商陆从未向她说过一句情话,连一句我爱你都没有。再加上商陆和她在一起的时机又有点微妙,我们没有恋爱经验的离紫苏同学难免会对这段感情少了那么一点自信和安全感。害怕破坏两个人原有的美好,加上天生的一点小傲气,她也不敢开口询问商陆对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经常一个人独自纠结着。

商陆叹了口气,手一伸,将紫苏拉到了怀里,轻抚她柔顺的长发。

“苏苏,严格上来说我们是通过相亲在一起的,后来又闪婚,这不是最好、最浪漫的方式,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我今生挚爱是你。”

“你说冰冷的机器比我还了解你,很多个你自己都不记得的瞬间,很多个你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瞬间,它都在帮你默默记录着,而我可能连你喜欢什么样的歌曲也不知道!”这些不是她写在日记上的内容吗?紫苏诧异地想从商陆怀里挣脱出来,问问他在哪里看到这些话的。可是商陆把她搂得紧紧的,令她动弹不得,只好静静地听他诉说着。

“它说你热衷的风格成迷,喜欢在晚上听歌。可是苏苏,我知道你的风格并不是谜,不管华语、日文或者英文歌曲,你喜欢的歌曲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词美。你喜欢在晚上听歌,是因为你在晚上特别有灵感,总要写东西,而在写东西时,最喜欢的就是听歌。动人的音乐从耳朵流淌到心中,再从指尖敲出华美的篇章,这是你最享受的状态。”

“它只知道2月26日对你来说是很特别的一天,这一天里你把滨崎步的《MY ALL》反复听了64次。可我知道这一天为什么特别,那天你拿到了《百鸟衣》的样书,这是你在大学时候就开始策划的书籍,拿到样书的那天你坐在书房的沙发里,静静地听着歌,眼睛里是璀璨的星河。”

“它说7月9日这一天,你睡得很晚,凌晨3点33分还在与音乐为伴。可是它说错了,那一天你不是与音乐为伴,而是与我为伴。那一天我设计图出了一点问题,需要熬夜改设计稿,你一直在书房陪着我。当时你也是塞着耳机窝在沙发上,轻轻地翻着书页,偶尔抬头看看电脑前的我,满眼的心疼。”

商陆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她的长发,用温和的声音将曾经温柔的岁月娓娓道来。说完他侧头,轻吻她的耳垂。“你看苏苏,我一直都记得的。”

离紫苏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商陆的手又紧了紧,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流。商陆拍了拍紫苏的后背,任由她蹭着自己的肩膀。过了一会,把她推出怀里,扶着她的肩膀,温暖的指尖轻轻拭去她脸上的眼泪,深情地望着她的眼睛。

“苏苏,你说程悦惊艳了我的时光,你不过是后来温柔了岁月的那一个人,不是你也会是另外一个温柔的女孩。可是你错了,惊艳了时光的是你,温柔了岁月的也是你,只有你一个,我也只要你一个。”

离紫苏听完,哭得更厉害了,她扑向商陆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一遍又一遍地轻语:“商陆,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我知道!”“不,你不知道,我比你知道的还要喜欢你!”

怀里的人还在一个劲的哭,商陆也不劝阻,任由她揪着自己的衣服,把眼泪鼻涕全都蹭到衣服上。过了好一会儿,那人还没有停止的意思,他揉揉她的头发,好笑地开口:“好啦苏苏,不要哭啦,等下大哥该起来揍我了!”“揍你就是揍我,他敢!”商夫人闷闷的声音从肩膀处传来。“好好好,不敢不敢,那不哭了好不好?我衣服都脏了!”商陆耐心地哄着。

“还敢嫌弃我!求婚不仅没有鲜花戒指,就连一句我爱你也没有,婚后就更加不用说了,现在还敢嫌弃我,烂人!”离紫苏变本加厉地把眼泪抹到商陆的衣服上,然后不满地从商陆怀里出来,气鼓鼓地瞪着某个烂人。

商陆忍着笑意抬头要帮她擦去脸上的泪痕,被商太太一巴掌打掉,质问:“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会不会哄老婆?”

“太熟,说不出口!”某人很无辜地看着商太太。

“少来!那你到了床上怎么就下得了手了?”商太太鄙夷地斜了他一眼。

“爱情是一种主要由情.欲和性.欲组成的感情,这可是你当年在逻辑课上给爱情下的定义。我的商太太逻辑学学得那么好,不会不明白我为什么下得了手吧?”商陆整整了被离紫苏弄得邹巴巴的衣服,满眼笑意地看着眼前的人。

“我们现在谈的是感情,不讲逻辑!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听你和我说这三个字!”某人恃宠而骄。

“男人在床上说的我爱你能信吗?”商陆据理力争。

“那你就给我滚到床下去说!”紫苏表示不服。

“离大小姐,不对,商太太,你作为一个中文系的学生,喜欢的不应该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这种高雅含蓄的表白方式吗,干嘛非得听.....”商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对面的离紫苏眯着眼睛逼近他,一幅好像记起什么的样子。

“商陆你个混蛋!竟敢偷看老娘的日记!”紫苏猛地将商陆扑倒在床上,然后跨坐在他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眼里满是狡黠。“当年赵凡只是偷看了我的歌单,就被我满楼层追杀。说,你现在想怎么死!夫妻一场,我给你个痛快!”商陆好笑地看着坐在自己身上耀武扬威的紫苏,双手扶着她纤细的腰身,猛地翻身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俯身在紫苏的耳边轻语:“我肉偿怎么样?”微热的气息拂过紫苏的耳垂,很快,她整只耳朵便红透了。但是商陆并不打算就此住手,而是四处点火。离紫苏推推他的胸膛,某人悠闲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解开她的睡衣带子,埋头苦干。紫苏连忙把被拉开的衣襟拢好,恼怒地看着身上的人。“你疯了,这可是我家,我哥还在隔壁呢!”“所以啊,商太太就不要吵了,被大哥听到不好!”商陆把她的手拿开,扯开了衣襟,继续未完成的事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