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紫荆欢4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4296  |  更新时间:2019-10-18 23:25:26 全文阅读

三年级的承欢开始学写作文了,今天的作文题目是《我最喜欢的花》。

承欢把爸爸讲的故事写到了作文里,作文的最后,承欢写道:爸爸曾经告诉我,三荆欢同株,四鸟悲异林。这是说一家人要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所以以后承欢、承龙哥哥、承凤姐姐、承海、承阳、承洲也要一直在一起,不吵架不打架,让我们家的紫荆树一直开花。

然而写完作文没有多久的林承欢就在她最喜欢的紫荆花下把承海和承阳打了一顿。承欢是一个很喜欢种植花花草草的小姑娘,所以后院随着承欢的长大,陆陆续续添了很多小花小草,各种颜色的菊花、月季、牡丹一丛一丛地按季节开着,小院子里总是堆着一簇簇开得热闹的花朵。其他小姑娘知道后,总是央求承海、承阳去偷偷折几枝给她们带回去种。承欢最是心疼花草,就连哥哥有时想采点都得哄好久,每每见到弟弟们去摘,总是气得追着弟弟满村跑。这会看到这两个混小子又来偷花,早就把自己在作文承诺的不吵架、不打架抛到九霄云外了。作文嘛,那是写给别人看的,对吧?

刚刚上小学没多久的林承阳骄傲地看着台上做“红旗下的讲话”的姐姐,虽然早就知道姐姐很厉害,可是来到学校后才更真实地感受到姐姐真的很棒。

开学典礼上讲话的姐姐、主席台上领奖的姐姐、六一儿童节上跳舞的姐姐.还有每到星期四便出现在自己班里检查人数、纪律的姐姐....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见到了在家里不曾见到的姐姐,一个神气、让人骄傲的姐姐。

“你看,那个是我的姐姐!”第一次看到承欢站在台上的时候,林承阳忍不住对身边的人说道:“我姐姐比你姐姐厉害!”

然而在开学一两个月后,承阳就没有那么沉浸在可以和哥哥姐姐一起上学的愉悦里了,因为他碰到很不开心的事情。承阳一直生活在父母疼,姐姐爱的世界里,在姐姐影响下他长成了一个温和的小男孩,但是在其他小朋友的眼里,林承阳的脑门上就刻着“胆小好欺负”这几个字。所以除了要好的小伙伴以外,其他同学总是捉弄他,就连小女生也老是抢他的东西。这让承阳开始知道什么叫做坏人,和他们一比,老是吓他的承海哥就好多了。

上了学之后的承海、承阳深刻地认识到有姐姐在,作业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简单。这一天,姐弟三人放学后又在一起写作业,承欢注意到自己给承阳的那块又香又漂亮橡皮只剩下一点点,而且四周有整齐的切口。难道承阳把橡皮切下来玩了?这可是自己在作文比赛上得到的奖品,当时看承阳很喜欢送给他了,现在竟然拿来浪费!承欢有点生气了,放下笔,看着正在练习生字的承阳。

“阿阳,怎么橡皮只剩下一点点了,你是不是拿它来切着玩?”

“没有!”承阳也放下笔,不敢看着姐姐,小声回答着。

“那橡皮呢?”林承欢追问。

在哥哥姐姐的注视下,承阳没有辩解,头低得更低了。

承欢一看弟弟这样,就认定了他真的拿去玩了,只是不敢承认,便打开文具盒,拿出另一块获奖的战利品递给承阳。

“喏,我再给你另一个,但是不可以再拿来玩了,知道吗?多浪费呀。”

“恩,知道了。”

承欢得到弟弟的回答后,便也继续教承海写二位数的加法了,并没有注意到承阳委屈的小眼神。

直到那天上体育课。

承欢的体育课和承阳是在同一时间上的,这天承欢正和同学打着羽毛球呢,突然发现草坪那边传来一阵吵闹声,转眼一看,有一堆人围在一起,好像在起哄着什么。咦,那不是阿阳班上的同学吗?承欢和同学好奇走近一看,不得了,她的承阳弟弟身上沾满了叶子,正在和班上的一个男生打架。旁边的同学正起哄着,优等生林承欢不喜欢打架,也下意识的把打架的小朋友划分为坏孩子。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乖的弟弟会和别人打架,学校还那么多人看着!

“承欢,这不是你弟吗?”身旁的同学问。

实在是......太丢脸了,承欢脸一热,点点头。

“林承阳,你来学校是来和同学打架的?”气不打一处来的承欢急忙冲进人群里,想把承阳和另一个男生分开。直到此刻,林承欢才意识到弟弟不知不觉长大了,力气变大了不少,她费了好大的劲还是不能把人分开,还踉跄了一下,差点被弟弟的同学推倒。林承阳看到姐姐差点被推倒,就更加激动了,扑向同学。

“你竟然敢推我姐姐,谁准你推我姐姐的!”很快两人又纠缠在一块了,承欢一看更急了,没有注意听弟弟说了什么,只怕等会会把老师引来,弟弟会被责骂,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上去一把扯开了两人,然后转身就对着林承阳一通骂。

“林承阳,你什么时候学会打架了,好的不学,坏的学得挺快。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最讨厌你了。”林承阳听到一把甩开姐姐的手,拍拍身上的落叶和灰尘,头也不回的走开,只留下一句“不找就不找!”。

林承欢站在原地看着承阳的背影想了想,承阳最近真是不像话,莫名其妙浪费了好几块橡皮和铅笔不说,现在又和别人打架。小朋友长翅膀了啊,看她回去不好好教训他,再不听话就跟叔叔告状。

这次是承欢第一次认真的责骂承阳,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以前不过都是姐弟间闹着玩着,心中难免会愧疚。承阳还小呢,男孩子哪有不打架的?自己会不会骂的有点重了?弟弟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啊,好烦呐!承欢郁闷的趴在桌上,算了,去小卖部买点零食投喂弟弟。

承欢买好东西后走到承阳班上找人,但是承阳却不在教室里。往承阳座位走去的时候,承欢发现承阳前桌的女同学桌上有一块很熟悉的橡皮,仔细一看,就是自己送给弟弟的那一块。那个女同学承欢也有些印象,嘴巴极其碎,每次遇到她,这姑娘总是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用的词还挺难听。承欢不是很喜欢她,怎么弟弟的橡皮在她那里?仔细一看,不只是橡皮,还有自己送承阳的笔。承欢拿起橡皮仔细看了看,确定是自己的无疑,于是她有些不满的看向那个也在看自己的李雪芳。

“这不是承阳的橡皮吗,怎么在你这里?还有,这笔也是他的吧!”

承欢看到眼前的人眼神躲闪了一下,然后看向她,理直气壮地回答:“什么是林承阳的,这是我爸爸买的,一样的就是你的了吗,商店又不是你家开的!”

听到这样的话,林承欢顿时火冒三丈,把橡皮拿到李雪芳眼前,指着橡皮上的字,“这上面写的是什么,会念吗,要不要我教你?这是作文比赛的奖品,你爸还在读小学?”

李雪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经常出现在领奖台上的学姐这么生气的样子,她再嚣张也只是一年级的小女孩,见到学姐火大的样子害怕得要哭了。

林承欢总算知道了为什么承阳的东西为什么总是莫名其妙的没了。看李雪芳这个样子,东西肯定不是弟弟主动给的,虽然不是上面要紧的东西,但是林家人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容易占的。

“把橡皮和铅笔还给我,还有,你从我弟弟这里拿走的其他东西也全部还回来!”林承欢盯着李雪芳的眼睛,伸出了一只手,缓缓说道。

“我就只有一支笔和一块橡皮,其他的不在我这里。”李雪芳怯怯地看着她家暴怒的学姐,颤抖着双手把东西放在林承欢手上。

“还有谁?叫她拿过来给我。”

“莹莹,珍珍,把林承阳的东西还过来,他姐姐要拿。”李雪芳朝教室后面正在玩石子的女生喊道,心里忍不住嘀咕:“今天真是倒霉,早知道就不待在座位上了,去玩就不会碰上林承阳的姐姐了。

听到李雪芳的话,另外两个女生急忙丢下石子,跑到座位上,打开文具盒,拿出从林承阳抢来的东西,还给承欢。“这些东西你们很喜欢?”林承欢接过东西,突然问道。没等三个女孩回答,她便顺手把东西往窗外一扔,“啪”的一声,东西消失在窗外茂盛的冬青丛里。正要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于是停下了脚步。三个小女孩见本来要走的林承欢突然又停了下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放下来的心又悬在嗓子眼里。怎么还不走,不会要打她们吧?

“下次我再下来,可不会这么就走了!”林承欢手一拂,“啪”的一声,李雪芳的文具盒应声落地,里面的东西撒落一地。看到自己想要的表情后,承欢潇洒转身,走出了教室。

看着承欢走远的身影,李雪芳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哼,不就是成绩好一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雪芳,下次我们还是不要欺负林承阳了吧,他姐姐好凶!”莹莹看向李雪芳。

“有个姐姐有什么了不起的!”

终于熬到放学,承欢把书本收拾好,放进书包里,然后匆匆往楼下跑。到一楼的时候,看到三个弟弟依旧像往常一样站在芒果树下等自己,承海他们已经去幼儿园接好承洲了。承欢加快了脚步走向弟弟,牵起承洲的手走出校园。“洲洲,今天在幼儿园吃了什么呀?”

“吃了八宝粥、还有包子。”

“姐姐,姐姐,我跟你说”承洲走到跟前,晃着姐姐的手,提醒姐姐看着他,“今天老师给我们看了黑猫警长呢。”

“我们早看过了,笨蛋。”承海在一旁嘲笑。承欢无奈地看了一眼承海,这个弟弟真的是别扭,平常老是嘲笑她和承阳,没有一句好话,也不爱参与她和承阳的活动,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变成了这样。唯有承阳今天一言不发,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

“阿阳,橡皮和笔我已经拿回来了。”

“嗯!”林承阳低头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喂!”承欢伸手拍了拍他的书包,“你在班上老是被欺负吗,女生都能抢你东西。”

“没有。”承阳把头扭到一边,假装很认真地看池塘里,好像池塘里真的有什么稀奇的东西一样。

“下次他们欺负你,你就直接跟老师说,不要和别人打架,听见了吗?”林承欢扯扯弟弟的书包,力气那么小,在大人面前又不会解释、装乖,在学校和别人起争执肯定会吃亏啊。

“承阳哥,你被欺负了吗,你要告诉老师哦。”一直在旁边听哥哥姐姐讲话的承洲插嘴,“姐姐,上次小胖抢我玩具,我就和老师说了。啊,姐姐你看那里有一只鸟,它的嘴巴好长啊。”承洲突然指着池塘喊道,然后拉着承欢过去看他第一次见到的鸟。“那个叫翠鸟。”承欢好心科普,“嘘——”林承洲把食指放在嘴上,然后压低了声音,“姐姐,小声点,别把它吓走了。”

承阳看着站在枯枝上的翠鸟,想着姐姐的话,他才不要告诉老师呢,这是李雪芳她们几个才做的事,男生们都说最烦李雪芳了,就只会和老师告状。不小心碰到她也会和老师说人家要打他,他是男孩子,又不是小女生。

“阿阳,今天和别人打架了,打赢了还是输了?竟然被女生抢东西,丢人吗你!”承阳转头一看,承海一脸幸灾乐祸,他收回之前说过的觉得承海哥不坏的话,承海哥最讨厌了,林承阳哼一声,转回头继续看翠鸟。

“你怎么这么笨,别人欺负你不会欺负回去啊,还怕几个女生,女的怎么了,照样打回去啊!”

林承阳回头疑惑地看着哥哥,一定要打架吗?

“你越这样,人家越欺负你。别人怎么对你,你就这么还回去。打不赢来找我啊,我们兄弟一起上,打到他服为止。”看到承阳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承海不得不感慨,都是姐姐给带的,一个男生怎么这么弱呢,还是自己这个男子汉来教教这个弟弟吧,一把揽过他肩膀,“来来来,哥哥跟你说.......”

“就是这样知道了吗?”承海拍拍承阳的肩膀,看到承阳点点头,他满意地看向正在往回走的姐姐,“对了对了,不能和姐姐说啊!”

从那以后,承阳的东西再也没有不见了,承欢很是欣慰,但是很好奇他和承海的关系莫名其妙地比以前好了很多,经常凑在一起叽叽呱呱的说个不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