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紫荆欢5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19-10-21 23:19:57 全文阅读

这天林承海下课了就从教室跑去厕所,一边跑一边暗骂:数学老师真是太讨厌了,每节课都拖堂。一分钟后他神清气爽地从厕所出来,只想赶紧回教室。今日和别人约好了要一起打弹珠,上次输给了王明新好几个,今天一定要赢回来。正急着往回走,前面却有三个女生挡住了。正要出口的“让一让”在听到“林承欢”这三个字后被活活咽了下去。林承海随即放弃了跑回教室的打算,慢慢跟在三人的身后。

“那个林承欢不就是成绩好点吗,看看她那个样子,有什么好得意的。”中间扎着两条辫子的女孩愤愤地说着。林承海暗暗吃惊,啧啧啧,原来姐姐也不是那么受欢迎嘛!

“可是她真的好厉害啊,听说她考试一直都拿第一名,去参加各种比赛也得奖了。”

“我告诉你哦,我家隔壁的大姐姐和她一个班,她告诉我说林承欢没有妈妈,她妈妈是病死的,谁知道她有没有病啊!”扎两个辫子的女生嬉笑着,语气里满满地嘲讽,彼时林承海还不知道嘲讽这个词,他只是觉得这个语气让人感到不舒服,让他想起了村里吃完饭后老是聚在一起说别人的大妈。

“真的假的,她班上的人怎么敢和她一起玩。”

“对呀,反正我不敢。”

三人笑着闹着继续说着,然而此刻的林承海却什么也听不下去了。很多已经被忘记的事情一下子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

以前,姐姐有好几次都是开开心心出去,没多久就一脸难过地回来。他见过那些人是怎么排挤姐姐的。他们总是会突然对姐姐说出“我们不跟你好了”“我们不想和你玩”这样的话。那语气,和现在听到的一模一样。

想到姐姐转身离开时的落寞和众人脸上嬉笑的表情,林承海忍不住一把揪过那两条辫子。女孩吃痛地转身,看到的是比自己大好几岁的男生一脸怒气地抓着她辫子不放。

“你干嘛拉我头发,信不信我去告诉老师。”

“你再乱说我姐一句试试。”林承海白了李雪芳一眼,威胁。我的姐姐,是世界上最温柔、最聪明的女孩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在背后说三道四了。

李雪芳揉揉被扯痛的头发,看着承海离去的背影,感觉非常不爽,接连栽在林家姐弟的手上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是时候教训教训他们姐弟了,三人往楼上五年级的班级走去......

周五放学,学生都兴冲冲地跑出校门,而林家姐弟却还在学校里逗留。最近学校要举行校园黑板报比赛,承欢负责画画和写字,还差一点点就画完了,所以承欢决定画完再回家,几个弟弟都不愿意自己回家,就在一旁玩耍。过了一会儿,整个校园就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承欢也差不多做好了板报,于是姐弟三人便和往常一样,一路说说笑笑往校门走去。

突然承欢发现承海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顺着承海的目光看过去,承欢也顿时僵在原地。不远处,李雪芳正和两个男生正朝他们走过来,一脸不怀好意。学校不大,上学的都是周围几个村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认识,即便不认识所有的,这几个肯定是知道的,学校里出了名的混小子,周一的时候没少被校长点名批评。

承欢在学校一向乖巧,绝不会去招惹这些人,如今看到这个阵势也怕得发抖,年级最大的她尚且害怕,更别说这几个弟弟了,承洲更是害怕得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藏到她身后,只敢探出半个头。完了,他们怕是要埃打了,爸爸说过不能让外人欺负自己的家人。此时的承欢已经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的道理,人是她惹来的,她不能连累弟弟。爸爸说过,不能组队欺负别人,但也不能让外人欺负自己家里的人。于是她靠近承海,悄声道:“阿海,你现在带着阿阳和洲洲快跑!”“不要。”笑话,他是男生,怎么能跑,而且李雪芳是他吓哭的。

难道今天姐弟四个要一起挨打,还是在李雪芳这个讨厌鬼面前被欺负,传出去她以后还怎么上学了?但凡说起林家孩子,知道的人没有不称赞的。今天集体被欺负,以后人家会怎么说他们姐弟?林家养出来一群软脚虾?心高气傲如林承欢,将此事与林家脸面联系了起来。

“你们,你们想干嘛?”承欢牵着承洲,把手搭在承阳肩膀上,带着两个弟弟,往后退了一步。

“你说呢?”韦飞扬笑着看着自己前面害怕的姐弟四人,两个小的已经快要哭了,只有两个稍大点一脸防备地看着他们,但是还是露出了害怕的神情。

“小妹妹,成绩好也不能欺负人哦!你们老师没有教你们要关心低年级的小朋友吗?”另一人阴阳怪气地出声。承欢记得他,是和她表哥一个班的同学,外号好像叫西瓜皮。

“我们没有欺负她!”承阳鼓起勇气向前走了一步回答,然而韦飞扬一个眼神过来,又吓得退回去了。李雪芳冲林承欢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真是讨厌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小女孩呢,只会狐假虎威!承欢突然灵光一闪,咦,狐假虎威?

对啊,不就狐假虎威吗,谁不会啊!

承欢放开承洲的手,往前走了一步,镇定地着看韦飞扬和西瓜皮,说道:“我觉得,你们今天最好还是不要欺负我们姐弟。”

“哈?你以为你是谁,还你觉得!”西瓜皮忍不住笑出声,然后轻蔑地看向承欢。

“今天你们要是打了我们四个,我爸,我三叔、四叔甚至是我伯父肯定不会这么算了。下周一我保证你们还会出现在升旗台上”

“切!”韦飞扬很不屑,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就会想到和老师打小报告,她觉得他们两个还会害怕上主席台做检讨吗,捣乱那么多年,他们哪次不是积极认错,坚决不改,不对,应该是消极认错,坚决不改,老师又能拿他们怎么样。

承欢看看不屑的两个学长,又看向神情得意的李雪芳,笑道:“对,你们两个不怕,但是李雪芳,你不会觉得你也没事吧?就你会向老师告状?不过我在学校几年了还没有看到女生在上面呢,还挺想看到你站在上面的!”看到李雪芳的脸色变了变,承欢很满意,但是还没有完呢,“到时候我再和老师说你打了我弟弟承洲,你也好意思的,欺负一个刚刚三岁的小孩!”

“我什么时候欺负他了”,李雪芳急忙辩解,仿佛老师就在现场一样。

“你说老师是信你还是信我?”很小的时候承欢便知道成绩是一张很好用的护身牌。虽然她不喜欢这样,但是对付李雪芳这种小人,她不介意使用一下这张护身符。

“你打了,我看到你掐了我弟弟的手。”林承海此刻也从害怕中恢复过来,积极在一旁做姐姐的助攻。

“提醒你,校长姓林,他爸爸的坟墓就在我爷爷旁边”林承欢幽幽开口。不好意思,我们是本家。不行,有点想笑,但是我要忍住。林承欢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韦飞扬此刻很郁闷,要不是因为李雪芳和西瓜皮有点亲戚关系,加上他觉得欺负欺负这个出名的尖子生有点好玩,他怎么会来凑这个热闹。但是现在......所以说,他们为什么要来这里看小孩子吵架。

“今天我还真要教训教训你了”西瓜皮揉揉手,走向承欢,李雪芳想拉住他,可是却被甩开了,她有点后悔去找这个远房表哥。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承欢只好拿出撒手锏了。

“你们两个天天和我梁军表哥还有梁毅表哥一起玩,现在还要来欺负我们。”果然,西瓜皮听到梁军、梁毅两个名字后便停了下来。没错,虽然承欢不想承认,但是每次被点名批评的除了眼前的两个混世魔王,还有两个常客——她的两个表哥。基本上每次坏事都是她表哥带的头,尤其是梁军表哥,性格特别暴躁,特别喜欢惹是生非,经常气得姑父抄起拖鞋就打,可就是死性不改。

“梁军、梁毅是你表哥?”西瓜皮有些吃惊,睁大了眼睛看向林承欢。韦飞扬也是想不到,平常没有看到他们几个有什么交流啊,而且,这表兄妹差得也太大了吧。要是表兄妹还真的不能动手了,梁军激动起来就像疯狗一样,谁都会咬一口。

“对啊,他们是我表哥,我表哥可说了在学校被欺负了就去找他们。”她家表哥当然没有这么说,她表哥就只会在她买零食的时候,骗她说,承欢,来,给表哥看看你吃什么。然后在她递过去的时候,咬一大口,实在是太讨厌了。表哥都吃她那么多零食了,也该付点零食钱了。而且姑父也有让表哥在学校照顾自己的,即便表哥喜欢抓弄她,但是他们终究是兄妹,总不能任自己被欺负吧。

“对,要是让我们表哥知道了.....你打得过我表哥吗?而且我们还有一个读初三的哥哥,要是他知道你欺负了我承欢姐,他可不会这么算了”承海迅速掌握要领,搬出了自家大哥。但是他说得也没有错,要是大哥知道姐姐被欺负了,真的会生气的。

另一边,承阳悄悄掐了承洲一把,承洲“哇——”的一声就哭了,场面十分混乱啊。

“这次看在你表哥的份上,今天就算了,下次可没有那么好讲话了!”西瓜皮指着承欢威胁道,然后和韦飞扬转身就走了。李雪芳走之前看了一眼承欢,承欢也不客气地给了她一记眼刀,我林承欢可不是任人捏的包子。

看到人走远了,承欢回头牵过承洲,摸摸他的头,柔声安慰。

“不要怕,走吧,我们回家。”

“姐姐。刚刚承阳哥掐我~”林承洲委屈地开口。

“回家了姐姐帮你骂他!”

“恩!”

在一旁的承阳看着哥哥和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语文课上狐假虎威的狐狸。而承海则决定不和姐姐他把李雪芳弄哭的事情,并对自己说他只是懒得说而已,才不是因为害怕那些话会让姐姐想起去世的二伯母,想起小时候被人欺负、排挤的事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