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紫荆欢8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4708  |  更新时间:2019-11-03 23:20:56 全文阅读

2015年夏,上海,承欢在和承海视频。

“姐,你就是我的女神!!!”林承海在对面眉开眼笑。

“怎么了,那么开心。”林承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还是情不自禁地跟着笑起来。

“我高考分数比第一志愿学校高了三分,刚刚接到短信被录取了!!”林承海难掩兴奋。

“那和我是女神有什么关系啊,你不是兴奋得傻了吧?”承欢一听,眉眼笑得更弯了。

“志愿是你教我填的啊,姐你真的太厉害了,我有好几个同学都被退档了,嘿嘿,果然有姐就是好。”

“姐,你什么时候回家啊,到时候我去接你。”

“回家了再告诉你,阿阳放假了吗?”

......

挂了电话,承欢走到宿舍阳台,伸伸懒腰,学校的香樟树长得正盛,阳光正好,一切都很好。阿海很快也要来上海念书了,未来的日子越来越值得期待了。

去年,承欢不出意外地考上了上海的重点大学,学着她喜欢的中文专业。到了大学承欢更加觉得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便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能靠这件事情养活自己。上了大学的她开始在网上写小说,一开始只有少部分人看,慢慢地人越来越多,很受欢迎,某家杂志社也和她签了约,每个月定期给杂志社写文章,每个月收入可观,已经不需要向林志永支付生活费了,加上她办了助学贷款,因此林志永给她预备的几万块大学钱一分钱也没有动,她家也在慢慢地变好了,这样真好。

这些年她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尤其是在她的帮助下,林承海、林承阳的成绩一年更比一年好后,三婶和四婶简直就要把承欢供起来了。每次承欢回家,总会有叔叔婶婶嘘寒问暖的关怀,三婶和四婶开始和承欢谈谈心事,也很喜欢拉着承欢一起去逛街,大伯母也开始关心她。所谓爱屋及乌,大家疼爱承欢的同时也开始关心着林志永,林家人的关系又在慢慢好转,每逢节日,几家人开始聚在一起吃饭。承欢现在是越来越喜欢回家了,其实她真的很容易满足啊,回家的时候,伯母婶婶们一句关心的话——“欢欢,怎么又瘦了?”,她就可以开心很久了。现在只要她能给爸爸一个能遮风挡雨的房子,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轨道,她总有一天会把原本和和睦睦的林家给带回来的。

虽然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是还是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在她上大学不久,爸爸告诉她一个消息,姑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所以秀美姑姑和姑夫离婚了,现在带着两个孩子搬了出来,回到娘家来住,在原本的院子里建起了三间小平房。承欢觉得姑夫本来就混账,姑姑早就该离婚了,爸爸在家也是一个人,现在亲妹妹回家,两人也能互相照顾,这样挺好的,也就没有说什么。

没几天,秀美姑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回来住的事情,临了,问她:“承欢,以后姑姑就和你们住在一起了,你愿意吗?”

“可以啊。”

“还有,家里的房屋基地姑姑也有份吧,姑姑想等表弟有钱了,也在这边起一个楼房,反正你一个人,也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对吧?你愿意和表弟一起生活吗?”

凭什么?之前奶奶生病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回来照顾奶奶,一直都是爸爸和大姑姑在照顾,大姑姑都没有提出要房子,你凭什么?

不过承欢并没有说反对,毕竟她是爸爸的亲妹妹,爸爸嫡亲的姐妹也就剩下两个姑姑了,总不能把她赶出去吧。茫茫人海中,选定你,选定我,选定他,成为亲人,实在是难得,何必为这些事情而闹翻脸呢?

因此秀美姑姑就这样住在了承欢家,承欢以为会多了一个人陪伴孤寂的爸爸,毕竟他们是亲兄妹。她还特意跟姑姑说,爸爸脾气比较暴躁,希望姑姑能多包涵一点,受委屈了就打电话给她,她会劝爸爸的。

承欢一直认为,姑姑会和爸爸好好相处的,然而事实好像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发展,贫贱夫妻百事哀,贫贱兄妹亦是如此。

林秀美觉得哥哥没有帮自己度过难关,建平房的时候都不来帮忙也不曾出钱,烈日下就让她和儿子两人辛辛苦苦拉砖,建好后也不帮自己拉电线。而林志永则认为我已经把一部分房地基让给你了,外甥年龄也不小了,已经可以自己做了,况且他都50多岁了,建房子实在是帮不上忙。因此林秀美十分恨哥哥的袖手旁观,经常在外面说亲哥靠不住,还说哥哥时常不给她好脸色看,搞得其他亲戚纷纷来问林志永是不是对妹妹不好,这让林志永十分恼火,两兄妹经常互看不顺眼。

暑假,林承欢在上海实习满一个月才回家。

承平小娃娃和她的哥哥承阳一样,很喜欢承欢姐姐,几乎整天都要和姐姐承欢腻在一起。

这天,承欢和往常一样在三叔家教承平画画,承平听到林秀美开门的声音,就抬头看着姐姐,“姐姐,秀美姑姑回来了。”“恩,姑姑已经下班了啊。平平饿了吗,姐姐去给你煮面条好吗?”“我要放火腿肠~”

林秀美已经许久不回这个临时建好的家。她一直觉得现在自己就是林家的一个外人,结婚二十多年,没想到丈夫竟然出轨了,现在整个林家肯定都在看她笑话。有这样想法的她回娘家后变得尤其孤僻,不想和任何人交谈,到后来宁愿在工作的小饭馆的沙发上过夜也不愿意回家。受林秀美的影响,她的一双儿女在搬来舅舅家后也不和舅舅说过话,看见了也不打招呼,心中和妈妈一样在恨着这个舅舅。林志永见妹妹和外甥都不搭理他,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就不去管这个妹妹了。今天林秀美回家,发现放在门口的沙子被刨了一个洞,沙子也洒落在四周,又听到志发哥家传来了承欢和承平的欢笑声。想到承平这个年纪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以前就看到她带着别的小孩来玩沙子,便在心中认定是林承平趁她不在家的时候,跑来玩她家沙子了,于是怒气冲冲地跑去找林承平。

“承平,以后再拿我家的沙子来玩,姑姑就把你的手剁了,听见没有!”

三岁的林承平看到姑姑一脸怒气地和自己说话,害怕地看向姐姐。正在给妹妹喂饭的林承欢一愣,然后温和地问道:“平平,姐姐回家之前你是不是又去玩姑姑家的沙子了?”承平摇摇头,低声说道:“没有。”林秀美看到承平害怕的样子,更加认定是她调皮捣蛋了,更加大声地骂起来:“沙子是用来玩耍的吗?你看看你刚刚挖出来的洞。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去玩沙子,多浪费!”刚刚?承欢听到这个很是疑惑,自从半个月前自己回家以后,承平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在自己身后,根本不可能去玩她家的沙子。姑姑门口的沙堆没有盖上东西,叔叔家又养了很多鸡,还有一条狗,她就看到鸡和狗在刨沙子,这个洞可能是那只狗弄的。而且不就是点沙子,平常风吹雨淋的也不见姑姑管,今天突然发难算怎么回事!林承平被吓得眼泪汪汪地流,林秀美看到承平哭了,怒气就更加大了,“哭什么哭,姑姑打你了吗,你妈心疼你哭,我可不会。小小年纪,这么没有教养,你妈妈不好好教你,今天让我来教!”承平一听哭得更加厉害了,承欢心疼地把她搂在怀里,拍拍她的背,看向林秀美。

“姑姑,那个洞不是承平弄的,这半个月以来她天天和我在一起,我没有看到她玩沙子。洞,应该是狗弄的。”

“承欢,你闭嘴。你去看看那个洞是狗弄出来的吗?沙子还是湿的,一看就是刚刚翻出来的,今天我在房里午睡的时候就听到她路过的声音了,不是她挖的洞是谁?”林秀美把火转到了林承欢身上。

“姑姑,承平是从后门进来找我的,所以会从你门口经过,但是我回家的这半个月她真的没有去玩沙子。”承平抱着她的脖子哭个不停,承欢搂着她,心里也有点烦林秀美了,因为一点沙子这么不依不饶的。

“我不和你说!林承平,下次我见到你玩沙子我可就要打你了。沙子不用钱的吗,让你爸赔我损失才行!”林秀美说完气冲冲地回到自家小平房,拿出网把沙子盖好,越想越生气,承欢这丫头平常跟自己客客气气的,从来不和自己作对,今天怎么一定要帮着林承平呢,自己可是她亲姑姑啊,林承平不过是她堂妹而已。

承欢看到姑姑走了,便把承平抱起来放在腿上,给她擦眼泪,亲了亲小朋友,还给她做个鬼脸,小朋友才破涕为笑。“平平,姐姐问你,你放假回家有去玩过姑姑的沙子吗?不可以骗姐姐哦!”承欢看着承平的眼睛认真地问道。“没有。”承平很不明白,为什么姑姑一定要说是自己去玩她的沙子,那沙子整天有鸡在上面拉粑粑,臭臭的,她才不要碰。“那我们就不怕姑姑了好吗,姐姐不会让别人随便骂平平的,乖,不怕不怕。”承欢帮承平把鼻涕擦干净,然后站起来,把妹妹举得高高的,逗得小姑娘笑个不停。

林承平很喜欢姐姐。姐姐暖暖的,软软的,在姐姐身边很舒服,她知道姐姐总会保护她的。承欢发现妹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正疑惑着,承平突然搂紧了她的脖子,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头趴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叫了一声“姐姐”。突然地,承欢的心里就像有一股暖流流过,暖暖的,平平,姐姐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给你委屈受。

林承欢安顿好妹妹,然后回家拿她的笔记本电脑,承平吃饱了要看动画片,她刚好趁这个时候写写稿了。

回家的时候,看到姑姑在把门口的沙子围起来,想起刚刚承平被冤枉了,姐姐之魂熊熊燃烧的她,忍不住又和林秀美解释了一遍。林秀美顿时火冒三丈,拿起沙子上的瓶子往承欢的脚下扔,“你看看,这瓶子里面的沙子也是鸡和狗弄的吗?”。矿泉水上的图案早就模糊,一看就是几个月以前的瓶子了,怎么姑姑就不听呢?“姑姑,这个是几个月前的瓶子了吧,以前承平是有玩过,但是至少这半个月来她没有玩,为什么你就不信我呢?”“承欢,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争这个事情呢?我又没有说你什么。”林秀美无奈地看向承欢,“承平玩沙子就玩了啊,姑姑也不会打她,你何必这么护着她?”“姑姑,她虽然只有三岁,但是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让她就这么认了的,你不能欺负一个三岁的孩子不会为自己辩解。”林志永此刻也忍不住了,走出来看见自家小妹和自家女二就这么对峙着,出声劝道:“秀美啊,承平确实没有去玩你的沙子啊,这阵子她一直粘着承欢。你这么久不回来,也不把沙子盖好,雨水啊鸡啊狗啊,都会把沙子弄出来,怎么去骂一个小孩子呢?”“行,林承平没有玩,是姑姑乱讲可以了吗?”

林秀美看到哥哥和侄女都不帮自己,而去帮堂弟的女儿,不禁觉得悲哀,怎么这个家的人都欺负自己呢。她把门一甩,把外面的人关在门外,在里面痛哭,哭过了就开始砸门,砸锅碗瓢盆。她恨林家的每一个人,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林家没有一个人在经济上帮扶自己一把。然而却忘记了她此刻住的就是林家的房基地,工作也是四哥林志伟帮忙找的。忘记了当时知道丈夫出轨的时候,四个哥哥找到那个混蛋丈夫狠狠修理了一顿,身体瘦弱的亲哥林志永还被丈夫一拳打掉了一颗牙齿。甚至忘记了自己不过是猜测是承平调皮捣蛋的,而承欢一直在照顾承平,承欢才是那个最清楚事情真相的人。

承欢第一次看到秀美姑姑情绪失控,而自己也是第一次和长辈发生争执,心里也不好受,承平听到姑姑传来的吵闹,又哭了起来,这鸡飞狗跳的日子。

承欢打电话给表姐,说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希望表姐能够劝劝姑姑,毕竟和爸爸有嫡亲关系的便只有大姑姑和小姑姑了,她不想让姑姑去恨爸爸,也不希望不知道真相的表姐表弟因为秀美姑姑的添油加醋的抱怨而去恨他们的舅舅。那边的表姐在听她说完事情的原委后,淡淡地说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表姐,你可不可以劝劝姑姑,家里人并没有看她笑话的意思。今天姑姑还哭了,我很抱歉。”

“林承欢,你够了。你说你一直和承平在一起,难道你一天24小时都和她寸步不离了吗,你怎么保证林承平没有捣蛋?我知道你要袒护承平。我不想说什么,现在我们住在你家后面的,自己煮东西,自己生活,又不求你家什么,你们一家不要欺人太甚。”

承欢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另一边的表姐已经把电话给挂了。什么叫做欺人太甚,什么叫做不求我们什么,你们现在住的地、用的水电、吃的米不都是我们家的,你还想我们家做到什么地步。

直到这一刻,林承欢总算明白了,不是所有的亲人都要去在乎的,有的人只想从你身上拿到更多的东西,你割自己的血肉去喂养他们,他们也不会去感激你的,而一旦停止了血肉供应,他们会回报你满满的怨恨,就像秀美姑姑一样。从今天起,不要在乎所有的人了,不要去强求什么和睦的大家庭了,在乎那些值得在乎的人就好。并不是谁都会在意那一点血缘关系的,有的人在意的只有自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