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狸藻笙7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4469  |  更新时间:2019-11-06 23:12:07 全文阅读

天气越来越冷,经过图书馆事件后,梁曲宁、陈燕飞三人果然不再和水笙说话,有时候还会不阴不阳地说一些让人不舒服的话。宿舍里其他人私底下也问过水笙她们是不是吵架了,水笙只是含糊地搪塞过去。秦筝依旧过来串门,水笙发现不必费力去维持一份表面上的友好后,生活变得更加轻松了。

  又到了周五晚上,水笙去打了一盆热水泡脚,一边泡脚一边舒服地看小说,这是冬天她最喜欢的事情之一。这周不回家的秦筝现在正舒服地趴在她的床上看漫画,她听秦筝提到过几次,好像叫做《偷星九月天》。“啊啊啊!!!!我们家三月好帅,一定要和四月在一起!!!”某只传说中的学霸此刻正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在她床上发花痴。只要周末不回家,秦筝总会过来和她一起睡,第二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再由本地百事通秦筝带她一起出去扫荡小吃。不过要是秦筝回家了,那么这个周末水笙基本都是待在宿舍里了。所以水笙特别喜欢有秦筝的周末。其实有时候水笙还是会有点吃醋的,秦筝身边有很多好朋友,和每个人都可以玩得很好。可是她就不一样了,她自始至终,就只有秦筝一个人而已,所以看到她和另一个人玩得很好的时候,她心里会有一点不舒服,真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筝筝,要不要和我一起泡脚,这样比较好睡。”没有回应。“筝筝?”“恩,啊?哦,不泡了不泡了,啧啧啧,三月真的好帅!”水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家伙只要一看书就不愿意动,也不愿意理人了。沉浸在悠闲时光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另一边梁曲宁厌恶的眼光。

  泡了好一会儿,感觉水有点凉了,水笙拿起放在一旁毛巾把脚擦干,起身端起水盆向卫生间走去。

  “啊,小心。”

  “啊!!!”

  一声尖叫声后,水笙顿时变成了落汤鸡,陈燕飞撞到了水笙,盆里的水一下子全都扣到了水笙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陈燕飞连忙抽出餐纸擦拭水笙衣服上的水,站在一旁的梁曲宁也赶紧走到水笙旁边,看着她湿透的衣服,眼睛里露出了隐隐的得意,假惺惺地问:“哎呀,水笙,没事吧。”

  “水笙,先去把衣服换了吧,等会着凉了就不好了。”秦筝也赶紧从床上下来,推着水笙到卫生间,然后去阳台把水笙的另一套睡衣收回来,经过梁曲宁身边的时候,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梁曲宁看着秦筝拿着睡衣走进卫生间,然后转头看看对面神色复杂的陈燕飞,耸耸肩,拿起床上的小说若无其事地看起来。翻过另一页的时候,听到卫生间里有水声,应该是在接水洗衣服吧,她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她就是不喜欢秦筝和水笙这两个人,各种惺惺作态,要不是因为成绩好,有谁会理她们。水笙,这是我妈妈做的牛肉干,我特地给你带的。水笙,我这周回家,有没有要洗的厚衣服,我带回家用洗衣机洗。筝筝,你怎么不戴围巾,外面很冷的,去把围巾拿来,快去。筝筝,你怎么又买鸭脖了,你姨妈来了不能吃这个,给我,不许吃!总是上演着姐妹情深的戏码,恶不恶心。尤其是水笙,秦筝又不是小孩子,而且还比她大三四个月,哪里用她这样去照顾。一个扮演天真的小公主,一个热衷于扮演着爱管事的管家,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我们是闺蜜。这种戏她真的是看够了,哪里有什么永远的朋友,有的不过是这段时间和谁比较好而已。

  陷在回忆中的梁曲宁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书上有一个影子,有人挡住了灯光,在她抬头的时候,一盆冷水迎面泼来,突如其来的冷水让她打了一个冷颤,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梁曲宁用袖子抹了一把脸,抬头看到秦筝拿着空盆子,居高临下地瞪着她。

  “筝筝,你干嘛呢。”水笙在一旁也傻眼了,焦急地扯扯秦筝的袖子。秦筝挣开水笙的手,先前走了一步,盯着梁曲宁的眼睛,严肃地说:“梁曲宁,到此为止了,你的小把戏玩到这里就可以了。”梁曲宁的嘴唇动了动,刚想要说什么,秦筝抢先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刚刚是你故意推的陈燕飞。”水笙惊讶地看向梁曲宁,为什么,难道就这么讨厌她吗?

  “是又怎么样?”梁曲宁冷笑道,然后猛地从床上站起来,一把拉过秦筝,对着秦筝的脸就甩了一巴掌。“贱人,还敢拿水泼我。”秦筝往后退几步,碰到了床沿,失去平衡地摔到床上。“筝筝!”水笙赶紧跑到两人中间,害怕梁曲宁再向秦筝动手,“梁曲宁,你太过分了!”“是吗?”梁曲宁一脸那又怎样的表情。宿舍里的其他人也被这场景吓坏了,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啪——”又一声耳光响起,摔在床上的秦筝不知道时候又站了起来,也对着梁曲宁的脸来了一个耳光,冷冷地看着恼羞成怒的梁曲宁。“你......”梁曲宁没有想到秦筝也会动手打她,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这书呆子来教训她了。气急的她也扬起手去招呼秦筝,在接近秦筝的时候,秦筝一把抓住她的手,她使劲全力也挣不脱。

  “听着梁曲宁,我知道你认识很多校内校外所谓混的人,也知道你说一声,我就会在校园的某个角落被打得很惨。但是你记着,我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因为你而挨的打我会一点不少地从你身上讨回来。”

  “或许当时打不过你们,但是在以后我绝对会还回来,在你写作业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或者走路的时候,无论过了多久,我都会打回来的。惹急了我,还会加倍奉还给你!”

  “所以,不要再来招惹我和水笙,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否则我绝对有时间和精力和你一起耗下去。”秦筝说完,一把甩开梁曲宁的手,整了整稍乱的衣襟。

  “曲宁,算了,不要闹了,这事是我们不对在先。”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不说话的王小慧劝道:“筝姐,水笙,这事情一开始是我们不对,现在大家都扯平了,以后就不要闹了,毕竟同学一场。”

  “是啊,大家都是同学啊,不要吵了。”宿舍里的其他人也纷纷劝道,梁曲宁也不想在闹下去了,一言不发地拿起衣服到卫生间换衣服。

  “筝筝?”水笙担忧地看着秦筝。

  “没事!”秦筝笑着宽慰水笙,“你等我一下,我回宿舍一趟。”

  过了一会,秦筝抱着一床被子过来,放在一边,把梁曲宁的湿被子叠了起来,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

  “喂妈妈,你现在有空吗,可以来学校一趟吗?没有,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把同学的被子弄湿了。恩,恩好的,我等你。”秦筝挂了电话,笑着看向水笙。“水笙一会陪我去见我妈妈好吗?”“恩!”

  梁曲宁从卫生间出来,看到自己的被子被叠了起来,床上还有另一床被子,她疑惑地看向王小慧,王小慧朝她使了一个眼色,于是她转头看向秦筝,用眼神询问秦筝又想做什么。

  “那个,把你的被子弄湿我很过意不去,这种天气被子也不容易干,你今晚先用我的吧,我妈妈一会就来,拿回家烘干了再拿回来给你。”秦筝有点难为情地对梁曲宁解释,仿佛刚刚那个盛气凌人的不是她而是是另一个人。

  “不不用啦,明天拿出去晒晒就好。”看到秦筝突然示好,梁曲宁一时也不知所措,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不好为难秦筝。

  “这几天都是阴天,被子很难干的,我妈一会就到了。”秦筝一边说,一边把湿被子抱起来,朝外面走去,水笙套了一件外衣,拿起秦筝搭在衣架上的大衣,赶紧跟了出去。梁曲宁想拦住秦筝,手伸到一半,又放下来。秦筝说得没错,这几天天气都不太好,她的被子确实不容易干,更重要的是她也不知道怎么拒绝秦筝。

  和秦筝抱着被子在校门口等秦筝妈妈的时候,水笙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她见过很多样子的秦筝,抱着漫画花痴的秦筝、和别人吵架斗嘴的秦筝、写作业时神情专注的秦筝.......唯独没有见过生气的秦筝,她总是咋咋呼呼的,所以虽然秦筝比她大几个月,可是水笙总是忍不住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像照顾家里的妹妹一样去护着她。她一直觉得秦筝这样的小姑娘以后是很难面对外面残酷的世界的,最近她才发现不是这样的,秦筝平常虽然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什么也不在意,什么也不懂,但是她绝对比自己想象中要成熟的多,比自己更懂得去处理棘手的事情,所谓阳光下像个孩子,风雨中像个大人,说的就是她吧。

  “我妈来了。”秦筝的话把想得出神的水笙唤了回来,她跟着秦筝走向前。车门打开了,下来了一个看起来特别温柔的妇人,手上提着一个盒子,一看到秦筝便笑了起来,挥挥手唤了一声“筝筝!”

  秦筝加快脚步走向白色的车子,乖巧地叫了一声“妈妈。”水笙也跟在身后,礼貌地向秦筝的妈妈打了一个招呼:“阿姨好!”“你好!”秦筝妈妈笑着冲她点点头。秦筝打开车门,把被子放了进去,然后快步走向水笙,挽着水笙的手臂向妈妈介绍道:“妈妈,这就是我常说的水笙。水笙,这是我温柔漂亮的老妈,秦太太。”

  秦筝母亲笑着拍了一下女儿的头。“就知道贫嘴,周末又不回家,比你哥哥还不着家。”然后笑着看向水笙。“原来你就是水笙啊,我们家筝筝常说起你,下次和秦筝一起回来啊,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谢谢阿姨。”水笙不好意思地笑笑。

  “筝筝,来的时候给你买了你喜欢的栗子蛋糕还有热奶茶。给,回去和水笙一起吃吧,被子我明天再给你送来,妈妈先走了,你们两回去吧,天这么冷,早点睡。”“妈妈/阿姨再见。”

  送走了妈妈,秦筝和水笙并肩朝宿舍走去,经过凉亭的时候,秦筝提议先去凉亭坐坐,吃完东西再回去,水笙同意了。

  “秦筝啊,刚才你怎么敢朝梁曲宁泼冷水,还打了她一耳光,你快把我吓死了!”水笙忍不住开口问道。

  “恩!”秦筝吸了一口奶茶,把奶茶完全咽下去后才回答:“我哥说了,挨打了就要加倍奉还。”

  “啊?”这哥哥平时都教妹妹些什么东西。

  “挨打了就要加倍奉还,这是我哥一贯的信条,他就是这么说的。”

  “你哥?就是上次周末到学校给你送衣服的男生吗?”

  “嗯嗯嗯!”秦筝吃着栗子蛋糕,口齿不清地回答着。

  现在水笙总算知道了秦筝这爱憎分明,率真直率的性格是怎么来的了。秦筝一生下来,有爸爸妈妈的宠爱,有哥哥疼,从秦阿姨身上就知道,家里的长辈对秦筝也是非常喜爱的,她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她在满满的疼爱下肆无忌惮地长大,所以她并不是不懂得如何圆滑地去和别人打交道,而是她不屑去做。开心的时候放声去笑,喜欢的会毫无保留地去喜欢着,讨厌的绝对不会去讨好迁就,被欺负了绝不忍气吞声,就像那山涧中的溪水,清明透彻。她很喜欢秦筝这样的性格,率真得可爱,比小时候更加讨人喜欢了。她决定要尽自己的力量去护着那溪水,她不仅要秦筝享受着爸爸妈妈的宠爱,哥哥的疼爱,就连在友情里,也要是被护着的那一个。

  “说起来,水笙你是A城的人吧,小时候我也去过那里呢!”秦筝突然说道。

  “是吗?”水笙故作镇定地问。

  “对啊,那时候本来哥哥也要去的,后来因为他生病了,就只有我和奶奶去看望姑姑了。”秦筝把最后一块蛋糕放到嘴里,擦了擦嘴巴,“那时候还认识了一个小男孩,他特别喜欢我,整天粘着我,哎姐姐我从小就这么有魅力!”

  “.......”水笙嘴角抽了抽,丫的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你不信啊,他名字和你很像哦,也叫笙笙,长得可好看了。”

  “筝筝,小男孩叫源源才对。”水笙没好气地看着秦筝,这家伙又吹牛了。

  “咳咳咳......”被奶茶呛到的秦筝猛地咳嗽起来,一脸惊讶地看向水笙,“你你怎么知道?”

  “啊,水笙,笙笙,你是笙笙!”秦筝指着水笙说道。

  “对,是我。恭喜你呀,终于学会古筝了,不知道你在梦里有没有见到李逍遥一样的大侠?”水笙调侃道。

  秦筝不好意思笑笑,想想不对,水笙好像早就认出了她,“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初一就认出来了,你现在才认出我,唉,真是太伤我心了。”

  “是你现在变胖了好吗,要不然我肯定认出来了。”

  “喂,这是什么眼神,你不相信我!”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