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花间语 > 正文
狸藻笙15
作者:夏夜桔灯  |  字数:2824  |  更新时间:2019-12-17 22:07:28 全文阅读

如果死了就好了,死了就不会有那么多喜怒哀乐了。不知道哪一天于箫的脑海里突然滋生出这个念头,随后这个念头就在他的脑海里生根发芽,死亡的念头越来越强烈,终于有一天,他盯着学校外面的灵江出了神。

于箫在岸边坐了许久,手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最后他清空了社交平台上的所有动态,把手机关机,一步一步地往河对岸走去。水慢慢没过他的小腿、他的腰......人烟稀少的灵江上,少年满目死寂地往前走,突然他踩到了一块石头,踉跄了一下,于箫突然回神。

真的就这样走了吗,爸爸怎么办,爸爸刚刚失去了妻子,怎么忍心让他再经历一次失去至亲的痛苦!

回过神的于箫猛地转身走回岸边,失声痛哭起来。失去父母的孩子叫作孤儿,失去妻子的丈夫叫作鳏夫,失去丈夫的妻子叫作寡妇,可是世上却没有词语来形容失去孩子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可是,他真的好痛苦,每天一睁眼便祈求时间过得快点走,每一天都是煎熬。

想到今后还有漫长的岁月要走,于箫就没来由的恐惧。一切都会好的,这句话很常见,可是并不是那么容易等到,风雨过后不一定会有美好的天空,雨过天晴也不一定会出现彩虹。

最后于箫还是一步步回到了冰冷的江水里,这一次,再也没有转身走回岸边.......

于箫觉得当年秦筝在灵水河边问他有没有彼岸来世这个问题,现在他可以给出答案了。他成了一只水鬼,一个永远只能在水中游荡的孤魂野鬼。于箫顺着水流来到了灵水公园,看到了正在照顾狸藻花丛的水笙,他一怔,原来这里也有水鬼。一想到以前来这里的玩的时候,眼前有个人也在一旁,他就感觉怪怪的。显然,于箫还没有适应新的身份。

水笙转身的时候便看到了望着自己出神的于箫,“于箫,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水笙脱口而出。

“你认识我?”这下轮到于箫吃惊了,印象中他从没认识过这样的女孩子啊,不对,女水鬼。

“筝筝知道你出事的消息哭了好久,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好好的。”水笙叹了口气,看向于箫,“你太傻了!”

“秦筝?”于箫更加迷惑了,怎么秦筝会认识灵水河的水鬼,难道她看得见这些东西?“你怎么会认识秦筝?还有,你又怎么会认识我?”

水笙把她和秦筝的往事一五一十的事情告诉了于箫,“知道你出事那个晚上,秦筝坐在她们学校的凉亭上,对着池塘水发呆了好久,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就进入了她的梦里。”

水笙,你知道吗,于箫出事了,他跳江了。他同学说,监控录像里,他明明从江边退回到岸边,在岸上犹豫了一会后,他毫不犹豫地再次走进灵江,那江水就一点点地把他淹没......笙笙,我好后悔啊,为什么不早点发现他不对劲,不主动去联系他,明明我也很想他的。如果,如果,在他决定投江之前,我能发一条信息给他,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我一直以为他好好的,一直以为他会好好的,我还怪他毕业后就把我忘了,从来不联系我。笙笙,如果你见到他,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别被他一脸“我很好”的微笑骗了,不要相信他看似幽默俏皮的话.....

听完水笙的叙述,于箫沉默了许久,是呀,若是在投江之前,秦筝联系了他或者是他鼓起勇气联系了别人,会不会就舍不得死了,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若是,没有如果。

“这些年,你一直都在秦筝身边?”于箫忍不住问水笙。

“恩,我一直在她身边,看着她上课,看着她和你玩闹,看着她离开新宁,一直都在看着。”

“她知道吗?”

“不知道。”

“你们还真是......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起秦筝为彼岸人放的河灯,还有这么多年来水笙对秦筝的陪伴,于箫忍不住感叹。

“不,你不知道秦筝有多好,好到我不舍得离开她。”

“我知道,她很好,她真的很好。”

“于箫,你后悔了吗,后悔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吗?”

(十六)

于箫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天空上转瞬即逝的烟花,想起当初水笙问他的问题。

后悔吗?

于箫说不清楚,他没有勇气继续下去,可是看到父亲和妹妹每每看到他的遗物时哀伤的神情,想到今后的世界与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他又无比后悔自己这样草率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水笙和他说,这个世界真是奇怪,有多少人日日夜夜苦苦挣扎着,只为了能在世间多停留一天,而又有人无比厌恶一睁开眼,发现自己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却不知道他们所厌恶的现在,是多少死去的人苦苦祈求也到不了的明天。

可是若是一个人用回忆来生活,那么这个人的生活剩下的不过是残余渣滓了,那还有什么意义?留下的仅仅是回忆,当时的心情也终将会消失。母亲的音容笑貌、和秦筝一起放的孔明灯都将不会再出现于这个世界,只有回忆和他留下来,其余的全部都会消逝。

于箫低头又看了看手上的一叠信纸和系在手上的祈福带,苦笑。

“于箫,我们去找秦筝吧,不知道今天她会怎么跨年。”一直在远处看着于箫的水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侧,看着于箫手上的信纸提议道。

当水笙和于箫找到秦筝时,她已经在包厢里喝得微醺,倚靠在沙发上看着正在唱歌的同学傻笑。

“哎哎哎,我们来玩游戏吧,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一个男同学突然提议道。

“你老不老土啊,还玩真心话大冒险!”其他人嘲笑道,虽然都说老土,但是一群人已经自觉围着桌子坐好,酒瓶子已经开始转起来了。桌上的酒瓶悠悠地转着,从一个人转向另外一个人,包厢中每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快要停下的瓶子,瓶口慢慢地停下,指向了秦筝。

“哦噢~秦筝,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躲过一劫的人起哄道。

秦筝笑笑,“真心话吧。”

“我们的秦大小姐有没有喜欢的人?是谁啊?”一个男生不怀好意问道,周围的人起哄道。于箫看向秦筝,他也很好奇这个问题,秦筝喜欢上的会是怎样的人呢?

秦筝眼睛里的笑意渐渐消失,良久才回答,“有啊,有。”“哦~是谁啊,哪个学校的,坦白交代~”

“我高中同学,一个傻子!我喜欢他,从高一就开始喜欢了,幻想了无数他和我告白的场景。”

“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毕业了,我还是喜欢他。他不知道,好多动态都是为了他而发的,故意把糗事都发到网上。他嘴那么毒,最喜欢对我落井下石了,可惜他很少评论,就连我不小心把泡有洗洁精的水喝下去了也不吐槽。他就是个傻子,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对,筝筝不要想他了,新年到了,姐姐我给你找一个更好的。”

“对,大家来干一杯,网上不是有一句话吗,敬自己一杯酒,往事不回头!”

“干杯!”

气氛又重新热闹起来,秦筝把酒杯一饮而尽,起身来到卫生间,洗洗脸,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自嘲地笑了笑,“于箫,你就是个傻子。”随即把脸檫干净,整理了一下心情,又重新加入了热闹的人群。

这一切,都让于箫和水笙看在眼里,水笙担心地看向于箫,“你,你还好吗?”

于箫摇摇头,笑着说没事,一如几个月前回答舍友的情形。这天于箫在灵水河边坐了许久,小鱼妖和水笙就在不远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担忧与可惜。

虽然母亲不在了,但是,倘若能有秦筝陪伴一生也很好啊。如果没有就这样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而是咬牙坚持一天,两天,会不会就能熬过去了?只差一点,只差一句话,他就可以拥抱心心念念四年的女孩。

秦筝,我后悔了,我好后悔!

水笙怔怔地看着对着天空大喊的于箫,如果当初她在于箫自杀之前能阻止他就好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