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绅士小包子
作者:秋荇露  |  字数:2172  |  更新时间:2019-08-30 10:14:53 全文阅读

名城,皇爵大酒店。

“8660……”景舒盈脸色酡红,踉踉跄跄地趴在门口看了半晌,才认出自己的房间号码,没等刷卡,门竟然自己开了。

她醉得厉害,灯也不开就进了房间,‘噗通’一声栽倒在床上。

“唔……”一声低沉喑哑的闷哼钻进耳膜,滚烫的气息扑面而来,景舒盈酒气氤氲的眸子颤了颤,下意识要爬起来,小手刚撑起来,便被人拽着手腕抱进怀里。

迷迷糊糊趴在他肩头,味道有些陌生却格外好闻,景舒盈下意识呢喃了一声,伸手捧住那人的脸,指尖在他眉心描摹,“你,你怎么瘦了?离开我饭都不好好吃,变瘦了呢?”

屋里没开灯,男人一双幽深的瞳孔却泛着猩红的光芒,仔细看却无法找到焦距,狩猎的目光紧紧攫住身下惊慌失措的脸庞:“谁派你来的?”

景舒盈手指划到眼角,熟悉的感觉让她心头猛颤,听到声音,小嘴立马瘪了起来:“你凶我,你凭什么凶我,在外面找人的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凶我!”

景舒盈身体里酒意上涌,本就浑身滚烫,可男人却宛如燃烧的火炉,烫得她不由颤抖:“我让你凶我!我让你凶我……”

她挣扎着从他身上起来,张开嘴直接一口咬了下去,好巧不巧正咬住男人的脖子,用力不大,隔着衬衫像蚂蚁啃噬。

女人面庞泛着些微红润,奶凶奶凶地挂在他脖子上,楚之尧再也克制不住俯身,狠狠攫住她的唇:“闭嘴!”

“呜呜……你竟然还凶……唔……”

景舒盈鼓足劲,心里的气愤很快被疼痛的海浪席卷,经久不息……

清晨的微光落在大床上,景舒盈捏着酸痛的脑袋睁开眼睛,身体一动便是撕心裂肺的疼:“嘶……”

好疼。

仿佛经历车祸碾压一般。

她不安的小手忽然蹭到一片温热,顿时僵硬地扭头看向身侧枕头里露出的半张俊颜,昨晚被掠夺的记忆席卷而来,面色在光影中渐渐苍白。

她喝醉了酒,昨夜竟然被一个陌生人夺走了清白身!

震惊和难过萦绕周身,景舒盈呆立半晌,正不知所措,一阵刺耳的铃声刺激她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摸出手机,却下意识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

他微微蹙眉,似乎被吵得烦躁,眼皮微动。

他要醒了!

景舒盈连忙摁了手机,抓起衣服手忙脚乱套上,匆匆逃离,生怕身后的男人中途醒来,到时场面简直不敢想。

匆匆逃出酒店,父亲的来电再次疯狂响起,景舒盈没来由红了眼睛,极力平复情绪后才接起电话:“爸。”

“景舒盈,你昨晚死到哪里去了?一晚上都找不到人。”继母朱红刻薄而阴冷的声音仿佛要刺穿她的耳膜一般,“你爸昨晚心脏病复发,去了。你没死就立刻回来把后事办了。”

什么!

“我爸怎……喂?”电话被人挂断,景舒盈瞳孔紧缩,心慌意乱地拦下一辆出租车,满脑子都是父亲慈祥的笑脸,身体不住地颤抖,“爸……”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忽然就去了?

这不是真的。

她极力说服自己这是在做梦,可一路上泪水却模糊了视线。景舒盈踉跄着冲回家门,在看到客厅里那张巨大的黑白遗像时,泪水终于绝了堤:“爸!”

“哟,我们景小姐终于露面了!”朱红双手环胸,一脚将沙发旁的行李箱踢到她脚下,“公司已经破产,你爸名下剩余的财产由律师认证,全部归我所有。这箱子里的,算是我这个后妈对你最后的仁慈。”

景舒盈抱着遗像的手微微发抖,震惊地看着脚底的箱子:“你什么意思?爸爸刚去世,你就惦记着他的财产……”

“呵,我卑躬屈膝伺候你们父女这么多年,这点回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朱红穿着黑色的雪纺长裙,身姿摇曳地走过来,冲她嘲弄地笑了:“景舒盈,带着你的东西,还有这张遗像,滚吧。”

“这就是爸爸娶回家宝贝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景舒盈讽刺地笑了,“你分明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

“你不过是丧家之犬,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种话?”朱红脸色一冷,招手让两名保安进来,押着景舒盈的手就要把人赶出去。

“等等。”景舒盈瞳孔骤然紧缩,狠狠甩开保安的手,踉跄着站起身:“朱红,处理完父亲的后事,我自己会离开。”

见朱红蹙眉,景舒盈冷笑,看向她身后的律师:“如果你不答应,这财产我是不会轻易让你夺走的。”

事实上,朱红策划已久,此时她做什么都无力回天,只是再伤心欲绝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露了怯。

朱红确实不愿这件事出什么意外,冷冷扫了她一眼,哼了一声:“办完丧礼,立刻滚出国,我不想再看到你。”

景舒盈低头,抚摸父亲的遗像,指尖微微颤抖,声音沙哑:“好。”

五年后。

天伦酒店。

一身白色婚纱曳地的安晓捏着手机激动不已道:“盈盈,没良心的死女人,等着投入姐热情奔放的怀抱吧。”

她宛如放飞的百灵鸟,一路小跑到酒店门口,张开双手扑向前方一袭浅绿衣裙的女人,“盈盈,我想死你了!”

景舒盈回头,精致的五官铺满温柔的笑意,眼底氤氲着久别重逢的惊喜:“晓晓,新婚快乐。”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我的礼物呢?”安晓刚要张开怀抱热情回应她,手心忽然被一双柔嫩的小手抓住,奶萌的娃娃音绅士有礼:“晓晓阿姨,我就是妈妈最好的礼物。”

“妈妈?”安晓低头,吓了一跳。

一身绅士小西装红领结的小包子,唇红齿白,浓眉大眼,闪烁着好奇的光彩,仰着脑袋笑得奶萌奶萌的。

“哇……好漂亮的崽。盈盈,你当年不辞而别,居然还背着我有了别人的崽子!”震惊过后,安晓对这种软萌可捏的生物简直无法自拔,一把将小包子抱起来嚷嚷道:“我不管,我要做干妈!”

景舒盈摊开手,微微一笑:“你干儿子,新婚礼物。”

景羽安眨了眨线长的睫毛,搂着安晓的脖子甜甜道:“干妈,我叫安安,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安安宝贝,你简直爱死我了。”安晓一颗心都成了融化的糖果,抱着景羽安亲了几口,一把抓住景舒盈的小手:“我干儿子既然回来了,就不许你再拐他出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