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祠堂
作者:北梦木兮  |  字数:1287  |  更新时间:2019-11-20 14:22:22 全文阅读

‘哗啦——!’一盆冰冷彻骨的水从头顶灌下。

   秦念白猛地睁开了眼,她眼神中是止不住的万念俱灰,却在触及到周围的场景时愣住。

   这儿... ...是秦家?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白皙柔嫩的手,手背上没有烫伤的疤痕,也没有粗糙的裂纹。

   这四周,面前一排排的祖宗排位,疼痛不已的膝盖,还有... ...对,冷水。

   她抬起头看向泼水的人,刘妈妈。

   她整个人都呆在原地,心灵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一样。

   自己重生了!

   重新回到了出嫁后的第二晚。

   这是自己被夫家送回娘家的时候。

   前世,长嫂恶毒陷害,亲妹落井下石,母亲冷眼旁观。

自己还没出月子,亲女儿就被婆婆亲手摔死,还要夫君给自己写休书。

秦念白苍凉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上一世,自缢可是很疼的... ...

   刘妈妈见大小姐恶狠狠的样子,倒是冷笑了一声,随即扬起声音嘲讽:“大小姐... ...您还没有哭呢,我要是您,早就忍不住一脖子吊死了,新婚第二日便被送了回来,您可真是厉害呢。”

   秦念白动了动有些发僵的身子,踉跄了一下站起身,她拍了拍自己衣服上沾染的香灰,指着自己肩膀上水渍的地方,问:“你泼的?”

   刘妈妈不曾见到过大小姐什么时候露出过此等冷漠狠厉的表情,倒是愣住了。

   但她转念一想,自己为什么要害怕一个弃妇?

   秦家的女儿,嫁的虽然是豪门大户,但毕竟是高攀的人家,必定一句话都不敢说的。

   谁能料到第二日就被扭送回来,还是因为顶撞婆母,不敬长嫂。

   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刘妈妈想着外面传的这些谣言,随即壮了胆子,扬声便嚷嚷:“大夫人让我管教你的,她说了,若不好好的管教管教你,怕是你都要上房揭瓦了,难道这秦家的天被你掀翻了,你还要去何家作妖不成?”

   “那你叫母亲来,亲口与我对峙,我倒要看看,我到底做了什么事,能让母亲说出这样的话。”秦念白的每一句话都落地有声,说的每一个字都自带不可触碰的威严气势。

   刘妈妈有瞬间感到心底后怕,她有些不确定这大小姐的变化。

   可是她又摸了摸自己手腕上成色不错的镯子,还有方才二小姐可怜楚楚的模样。

瞬时,贪欲使她完全忘却了对面是大小姐这回事儿,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冷嘲神情。

   “大夫人说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您不要这么冥顽不灵了,还是好好想想,自己若是第二天就被休妻,该是什么落魄下场吧。”

   秦念白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她看了看桌子上的这一排各种各样的毒打刑具。

   又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那些紫红色交错的伤痕,自己不止一次被打晕过去。

四周祠堂昏暗,时不时有丝冷风刮过,阴森异常。

   刘妈妈收了天大的好处,又拿捏着自己不敢在母家苛待下人,落得个声名狼藉,她才有胆子这么肆无忌惮。

秦念白不消片刻,便琢磨透了刘妈妈的小心思。

刘妈妈被大小姐看的心中一凉,但她依然嘴硬说道:“怎么,大小姐嫁了人,觉得可以不用听父母的话了么?”

   “刘妈妈,你看这是什么?”秦念白慢悠悠从脖子上解下来一枚金锁,上面雕刻着繁复精巧的花纹,看上去绝非凡品。

   这是自己出生的时候就戴在脖子上的,一刻都不曾离开过身边。

   刘妈妈眼前一亮,嘴角扬起不为人所察觉的暗喜,她自然是留意到了,这金锁做工精细,拿出去卖就是天价。

   “想要么?”她循循善诱。

   刘妈妈猜忌的看了看她,又估摸着她大概是想讨好自己,心中贪念占了上风,她点了点头。

北梦木兮
作者的话

求收藏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