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设计好的圈套
作者:安与  |  字数:2018  |  更新时间:2019-09-23 17:22:03 全文阅读

熟悉的地界,熟悉的口音。

五年了,她又回来了。

李不言借着酒杯无声打量着晚宴上的华衣艳服,各色的神情让她有些恍惚,好像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李律师,听说这次回来是要接那个案子的,这可是个难题。”

陌生的男声,尽管确定以及可能不认识他,但她的职业决定了她会假笑面对任何一个陌生人,因为多一个人脉,她就多一个消息源。

端着无懈可击的笑转身,李不言正要说话,却遥遥看到了一双熟悉的深邃眼眸,一如五年前让人一眼望不到底子,却又比那个时候多了许多的冷冽。

猛的屏息,李不言感觉自己的心漏跳了几拍,她顾不上维护自己脸上的笑,我顾不得旁边人的搭话,仓促的半转过身子。

是他!

“李律师?”搭话的人看着奇怪的李不言,以为她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不用。”李不言忙拦住,勾了勾唇角,“只不过是最近太忙,忽然有些头晕,我喝些水就好了。”

如果叫医生了一定会被他发现的。

想到这里,李不言咬住唇瓣,暗暗捏紧了手指,她没想到回来的第一天就碰到了最不想,也不能碰到的人。

为什么这么巧?

眼角余光看着那个男人,心里一时百转千回,闪过五年前的回忆,以及那个夜里发生的事,她深吸几口气,终于调整好情绪,却发现他正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西装笔挺,一丝不苟,真丝白衬衫精致又整洁,一丝褶皱都没有,袖口的扣子熠熠生辉,他精装挺拔的身子被罩在衣服里,却带着勃发的气势,他的着装爱好依旧如往昔,英俊深邃的五官立体的像雕刻出来的艺术品。

李不言一颗心砰砰直跳,暗暗安慰自己:一定不是过来这里的,一定不是过来我这里的。

直到和那双冷峻的眸子对上,李不言已经确定,这个男人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她背过身。

压迫感直直袭来,李不言听到有脚步听到自己背后,她浑身汗毛都在这个时候炸起来了,但是她不想回头。

“你是……”之前搭话的男人迟疑开口。

“凌嗣觉。”低沉沙哑又让李不言熟悉的浑身紧绷的男声说道:“凌家人。”

凌家人简简单单三个字,顿时把搭话那个男人吓的脸色都变了,他看了看李不言明显僵硬的背影,冲着凌嗣觉颔首走掉了。

李不言迈腿我走。

凌嗣觉:“怎么,想逃?”

逃这个字刺激到李不言的耳朵,深吸一口气转身,端着无懈可击的笑,直视身后英俊男人眼,“我为什么要逃?”

两根视线在空中碰撞到一起,彼此都看到对方眼眸的晃动。

“一别五年,你没有变。”凌嗣觉声音冷冽中多了一丝温情。

李不言暗暗捏紧手心,立图表面镇静不变,“五年没变,你变了不少。”

“呵。”轻笑从他嘴角溢出来,眼睛微微眯起,“拜你所赐。”

“凌少爷这话什么意思?我记得我们是和平分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李不言笑意不达眼睛,“当时凌少爷不是同意了?”

“是吗,你似乎失忆了。”似乎觉得有些燥热,凌嗣觉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我不介意帮你回忆回忆。”

李不言:“不好意思,没空。”

“或许我能让你变有空呢?”说罢,凌嗣觉伸手抓住李不言的手腕,直愣愣朝着一旁厕所走去。

踉跄走了几步,李不言甩手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凌嗣觉气势凛然,将李不言拖进去后抵到墙上,一条腿横叉到她双腿间,一手撑墙一手捏住她的下巴。

“李不言,你再说一句和平分手。”

眉心微皱,李不言下巴有些疼,凌嗣觉手劲立时放轻。

“怎么,过了五年就不认账了?”李不言笑的没心没肺,“你想做什么。”

凌嗣觉只觉得胸膛翻涌怒火,他咬牙:“我想掐死你。”

李不言:“人就在你手里,只要你手往下就可以,请便。”

“李不言,你没有心吗?”凌嗣觉手缓缓放松,他磨砂着她的下巴,“你知道我五年是怎么过的吗。”

五年怎么过的?

他应该想想她五年是怎么过的,那个时候母亲病重,她家里没有钱,为了攒医药费,她和父亲没日没夜的工作,她还要考律师执业资格证,她似乎是睁着眼睛过了五年,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她只能被迫离开他,一个人生了他的孩子。

“你五年怎么过的和我没有关系,我们现在已经是陌生人了,”

忍了忍,李不言又说道:“至于凌少爷这五年怎么过的,不是春风得意?有了未婚妻,恐怕好事将近了吧。”

凌嗣觉眯眼,神色松动,“你一直关注着我的动态。”

“谁关注你,只不顾是你的新闻铺天盖地的,我不想知道都难。”李不言咬住后槽牙别开脸,不想看他眼底的柔和。

“是吗。”

凌嗣觉没有反驳,而是一把打横将李不言整个抗到了肩上,好在她晚礼服很长才没有走光,凌嗣觉拉了拉她的裙摆。

李不言低呼一声,死死抓住了他的衣服。

“凌嗣觉你干什么?!”

“以后不许穿这种衣服。”

“我穿什么衣服关你屁事!”

“这就是你作为律师的职业素养,出口骂人?”

“我骂你了吗?”

李不言气的狠拍他后背,忽然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你怎么知道我是律师?”

凌嗣觉迈步,“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这句话什么意思?李不言心里咯噔一下,“你调查我?”

“我知道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宴客厅的喧闹渐渐远离,他步伐稳健,声音低沉,“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把李不言扔到车上,凌嗣觉欺身而上,笼在她上方死死盯着她的眼睛,“我要你一字一句告诉我。”

心里砰砰直跳,李不言心里慌乱,面上却丝毫不显,“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