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反应严重
作者:小温情  |  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19-09-11 19:30:18 全文阅读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在这里拐弯抹角。”安静婉眉头皱得深深的,一脸抵触的瞧着她,好似她是传染疾病一样,多说一句话都不行。

  她一向不喜欢说话绕来绕去,毕竟人的心思并不好猜,她也没心思猜。

  安晨曦最好能直入主题,否则她不保证她有那个耐心,能听她讲一些废话。

  “今天景深哥哥给我介绍一份工作,那份工作极好,也挺适合我的,我很感谢景深哥哥,可他却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姐姐的安排,不知可是确有此事?”

  安静婉不会说实话的,没有办法,安晨曦只能耍些小手段。

  不然她怎么会知道,她的猜测是否正确呢?

  安静婉小小的吃了一惊,没想到薄景深动作这样的快,短短一天时间,就给安晨曦找好了工作,还真是实力派。

  可找也就找了,他为何还要说出自己的名号?

  难道是想给她找麻烦吗?

  至于原因,她不清楚。

  “的确是我让他这样做的。”安静婉一向是行不更名,做不改姓,行事光明磊落,是她安排的事,她绝不会否认,

  “你回A城也有一段时间了,不能整日总是无所事事,像个无业游民一样,给你找份工作,也算给你找点事做,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你姐夫的意思,相信我们的良苦用心,妹妹你能理解的吧?”

  说到最后,她的眼尾一挑,略有些得意的在看着安晨曦。

  目的就是想告诉她,薄景深没那么喜欢她,他也想摆脱她。

  不要总是志得意满,一切也没她想象的那样美好,她与薄景深终究不是一家人。

  自己才是他的妻子,让他为之顾及感受的人,如今只是刚刚开始,以后差距只会越发明显,安晨曦认命吧。

  “理解,我当然理解了,不止理解,我还要谢谢姐姐呢。”一切没有如她所愿,安晨曦非但没失魂落魄,反而笑得得意洋洋,

  “要不是姐姐的好言相劝,出谋划策,我又怎么可能会到姐夫的公司工作呢?要说一切都拜姐姐所赐,真要好好谢谢你才行呢。”

  她用手捂嘴巴,咯咯咯地笑了出来。

  想和她斗,安静婉还嫩着点呢。

  她手里握着的王牌,可是天上人间,绝无仅有,安静婉想要和她比,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别说是结了婚,即便真的有了孩子,两个人的分量加在一起,也不会比她重。

  关于这点,她的心中有数。

  “你说什么?”嘴角的笑收敛,安静婉神色无比的严肃,脸色苍白,很是难看,“你怎么会去薄氏工作的?谁让的?”

  她是要让薄景深给她找工作,可没说把她安排在薄氏,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到底哪个环节出了纰漏?

  “姐姐这话说的,我怎么不能去薄氏工作?”安晨曦低头摆弄着她今天新做的美甲,得意洋洋的说,

  “景深哥哥可是薄氏的老板,倘若他不同意,谁能让我留下?姐姐这个问题,实在多此一举。”

  只要事情与薄景深有关,她就绝对可以事事称心如意。

  安静婉别想要和她斗,否则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识相的话,她就做好有名无实的薄太太,不要妄想把她赶走,或是同她作对。

  否则当心,她让她连名义上的薄太太也做不下去。

  安晨曦绝对有这个实力,如果安静婉不相信,大可以试一试。

  “他为什么把你留下?”安静婉还是不敢信,“你能替他做什么事?”

  薄景深明明想把她打发走的,为何偏偏又要留在身边?

  此事实在有些古怪。

  若不是他骗她,那就是又被安晨曦弄心软了。

  瞧她这得意的架势,第二种可能性明显更大一些。

  “我能做的事可多了。”安晨曦笑得很暧昧,“偷偷的告诉你,我做了景深哥哥的秘书,这可是份很私人的工作,至于要做什么事情,我得等明天报了到,才会知道。”

  天知道安晨曦现在心里多爽,要不是还要为顾及体面,恐怕早就嚣张的大笑出声了。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她现在每天都和薄景深朝夕相处,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机,原本感情就很深厚,如果继续日日见面,两人会发展成什么关系,恐怕早已不虚言明。

  安晨曦完全有自信,相信不到一月,就能把安静婉从薄太太的位置上给挤下来,到时她就彻底成了她的手下败将。

  手指深深陷进肉里,指甲盖儿扣着手心的肉,可安静婉仿佛不知道疼一样,只是紧紧的盯着安晨曦,恨不得要将她抽丝扒皮,毁了她这张脸。

  作为‘妹妹’,她实在太放肆。

  “你难道不知道避嫌吗?”

  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这句话来,她不知道,安晨曦是否还记得礼义廉耻?

  爱情没有先来后到,但是要有廉耻之心。

  像她这种行为,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会被旁人贻笑大方,整个安家都会因她沦为笑柄。

  安晨曦是安家的耻辱和败类。

  “我是去工作的,正大光明,有什么可躲避?更何况…”安晨曦笑得更放肆,“这份工作可是姐姐为我找的,就算旁人知晓此事,也只会以为我们俩姐妹情深,既是如此,我怎么能辜负你的一番心意!相信姐夫也不忍心让你失望,你说对吗?”

她总是有办法,怼的别人哑口无言。

  以往的事,可能她会心虚,可在这件事情上面,她完全没做错。

  毕竟话是安静婉要说的,工作也是她求着薄景深找的,一切都让她称心如意了,她现在若是再反对,难免有些不讲道理。

  人生的每步路,都是自己走的,事情落到现在这副局面,也全是安静婉咎由自取。

  她就算要埋怨,也只能怪自己多嘴,偷鸡不成反倒是蚀把米。

  安静婉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安晨曦看,嘴巴不停的颤抖着,就是没有发出声音。

  她真是造孽啊。

  早知今日如此,昨日何必多嘴?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不过如此吧。

  “时间不早,我要回去早做准备,就先不打扰姐姐休息了。”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安晨曦也不再多留,轻轻拍拍安静婉的肩膀,给她一个下马威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安静婉神色恢复如常后,连忙哆哆嗦嗦的打电话给薄景深,有关这件事情,她要好好问问,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事情才会演变成现在这模样。

  “有事吗?”对于她的来电,薄景深语气一如既往的生硬,虽然没不耐烦,但也并不考虑和她多说。

  “为什么要让晨曦去你的公司工作?难道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让她选择了吗?”

  一想到两人要朝夕相处,耳畔厮磨,安静婉就气得咬牙切齿。

  若非她的教养良好,此刻又怎能心平气和的和他对峙?

  “工作是你要求找的,现在也找到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薄景深语气冷了下来,对于她的质问,显然不满。

  他答应了她的要求,已经仁至义尽,至于如何处理,那就是他的事,安静婉最好别管太多。

  “我…我没说让她去薄氏。”

  她去哪里都好,为何偏偏要是薄氏?

  “静婉,做人不能太贪,事事不能尽如你意,如今晨曦的工作找到了,此事到此为止,以后别再提了。”

  薄景深每日忙着工作上的事,已是手忙脚乱,日理万机,不想再处理她们俩鸡毛蒜皮的小事。

  “是。”

  安静婉心不甘情不愿的挂断了电话。

  ………

  “呕…”

  苏以沫此刻正瘫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双手把着马桶边缘,整张脸都盖在马桶上,频频作呕,可是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是不停的在干呕,脸色跟着煞白,看起来她难受极了。

  虽然早就知道,怀孕并不容易,可她真没想到,居然如此难过,以她目前这种状态来看,真不知道怎么熬得过九个月?

  她太难了。

  “苏小姐,先喝点水吧。”见她吐得如此难受,王妈贴心的递上了一杯温水。

  “谢谢…王妈。”

  苏以沫左手按住了她的胃部,努力了好半天,终于止住了想要作呕的冲动。

  她吐了那么长时间,也该歇一歇了。

  “你要是还难受的话,不如我们去趟医院吧?”

  薄景深上班前,千叮咛万嘱咐,要她照顾好苏以沫,现在她的反应如此严重,想来也该去医院瞧瞧了,否则等到先生回来,如何向他交代?

  “不必了。”一杯温水下肚,苏以沫舒服了很多,“只是一点小问题而已,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不用去医院了。”

  她对医院有种抵触心理,倘若不是走投无路的话,她不想去。

  更何况代孕不是件光彩的事,她也不想弄得众人皆知,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所以若非必要,她不想上街转悠了。

  “那您自己平日里要多注意点,若是捱不住了,一定要和我说。”

  她不仅是受了薄景深的嘱托,更是受了大小姐的吩咐,为了他们两个,也定当照顾好苏以沫。

  “好的,我知道了。”

  她怀孕了,倒也成了稀有动物,虽然过程不太好受,但是被人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实话实说,并不难以承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