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舒四弟闹事
作者:隋襄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19-10-30 23:19:00 全文阅读

舒四弟见舒衍来了,脸上的表情更发狠了,他一把把梁冰拽在舒衍面前:“心疼了是不是?舒衍!”

说着,舒舒四弟一记耳光种种的打在了梁冰脸上,梁冰脚下一个不稳,摔倒在地,舒衍也顾不得舒四弟如何,赶忙探手去接,但终究是晚了一步。

梁冰的膝盖结结实实的磕在了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生生的疼传入膝盖。

舒衍慌忙蹲下身子:“梁冰,怎么样?”

梁冰脸也疼,膝盖也疼,一时间缓不过来那个疼劲儿,也不说话,舒衍见梁冰不说话,心里担心:“梁冰,你说话呀!是不是心口疼了?”

梁冰摇摇头,此时疼痛已经缓了过来,梁冰费力的站了起来,但脸上已经开了红色的五指花,五根指头的红印子映在了梁冰脸上。

舒衍的胸脯起伏频率变快,他不友好的看向舒四弟,舒四弟的脸色更难看。

一旁的舒四弟看不下去了,一把揪住舒衍胸前的衣领将舒衍揪了起来,狠命的给了舒衍一拳:“你老婆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掉了的宝贝,别人的……”

舒四弟说到这里一时语塞,但说书人的嘴也不会卡顿到哪里?

“别人家的女儿就不是人,说打就打,说欺负就欺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想当回总裁,有我在一天你做梦去吧!”说完,抡起拳头停的朝舒衍脸上奏去。

舒衍不是木头,哪里有让他平白无故的打,于是两人扭打在一起,霹雳哐啷的声音从后台传出。

梁冰赶忙挡在舒衍面前:“舒老板,寄书是什么脾气你最清楚,她被人打成那样总有原因,你光靠一则新闻怎么就能判定是舒衍。”

“你不了解舒衍,他什么都能做得出来,一定是他。”舒四弟流着眼泪红着眼睛蛮不讲理的样子,像极了寄书无理取闹的模样。

秋高气爽的日子, 小园子的后台这样热闹 ,惊动了小园子门外的粉丝。

一群演员乌泱泱的都出现在了后门外的街巷,且后门紧闭,里面传出了梁冰和舒四弟的争吵声,这一回梁冰算是又上了热搜了。

只是门外的粉丝不是梁冰这个女爱豆的粉丝,她们大都是舒四弟的粉丝,大多数都是小女孩,不过十六七岁或者二十出头的模样。

女孩们虽然没钱买票进去听舒四弟说书,但总喜欢在网上刷舒四弟说闲白(说书时与故事情节无关的话。多为家长里短)的小视频。

舒四弟的闲白里总是把自己的侄女挂在嘴边,可以看出,从舒四弟的闲白中可以听出,舒四弟的侄女和这些女孩们的年岁差不多,并且舒四弟很溺爱这个侄女。

每当有观众问起大名鼎鼎的舒老板:“您的侄女儿是亲生的吗?”

“是!”舒四弟的回答总是很坚定,即便只要上网的人都知道,舒四弟的侄女儿就是寄书,而寄书也为大众所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不是亲侄女儿啊!

小粉丝们平常除了喜欢刷舒四弟说闲白的小视频外,还喜欢到舒四弟门前的找舒四弟要一张签名,来满足她们少女心的幻想。

所以,舒四弟的粉丝后援会给自家粉丝起了一个很别致的名字“侄女儿”带着浓郁的京韵味儿。

当小粉丝们隐隐约约听到侄女两字,外面哄朝起来了。

梁冰深知招惹小粉丝的后果,但似乎大错已经造成,粉丝们夺门而入,那场面,犹如海浪滔滔,三十多个姑娘,举着舒四弟的卡通名牌,还有准备要送给舒四弟的礼物,不约而同的扔向梁冰。

这一次,梁冰的热搜更奇葩“梁冰勾引小叔不成,反遭粉转黑围攻。”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莫须有,生命不可贵,梁冰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有这么让人无语的词条,居然还冲在了热搜榜第一,竟然还有人说舒衍是去捉奸的,结果被梁冰家暴。

梁冰在镜子前照了照,看了看自己八十斤重的体型,家暴?舒衍一米八的个头,八块腹肌一块不少,到底谁家暴谁?难道那些人都不长眼吗?

那天的乱象是舒四弟造成,也给了小园子的剧场经理一个警醒,小园子的经理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小园子地儿小,安保人员又少,舒四弟和梁冰又是舒家的少爷和少奶奶,这两尊大佛,小园子里实在是容不下。

况且舒四弟和梁冰这事儿闹上了电视新闻,剧场经理还算是个识大体的,知道舒四弟和梁冰在小园子待久了,还会出现类似的事情,不能因为一时热度,就借机炒作小园子给小园子这个传统的地方落下坏名声。而且舒四弟和梁冰每天上下班,安全问题也不能保障。

于是赵经理和小园子的园长商量过后,亲自跑了一趟舒家,面见舒老爷子,要求把梁冰和舒四弟调回原来的公司。

剧场的新任经理姓赵,也是舒家的亲戚,当年赵老太爷经纪困难的时候,这经理的父母作为亲戚曾经帮助过赵老太爷,于是这位赵经理稍微在小园子里沾了人情股份,在舒家还算说得上话。

赵经理本以为都是为了小园子好,也是为了舒家人好,舒老爷子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但赵经理不来还好,一来舒家,舒老爷子不但极力反对让舒四弟和梁冰离开小园子,好张口提说,要买赵经理手上的小园子股份,并且开出了赵经理做梦都没想到的价格。

赵经理并不是特别钟爱这所园子,当初接任剧场经理也只是听说舒衍回了云城集团,小园子里没有能主事的人,为了不让小园子这台班子散了,为了能让自己年底能拿到客观的分红,赵经理这才勉强接下这小园子。

赵经理拿了钱,很惬意,辞职信都懒得写,直接出国旅游去了。

梁冰因为最近实在太“火”向小园子的园长请了长假,说是等到事情平息再回去。

舒衍莫名的被带了绿帽子,还被莫须有的家暴,舒家的股东亲戚们坐不住了,他们纷纷打电话给舒老爷子,说是要撤销舒衍的总裁职务,理由是一个公司的总裁,被老婆戴了绿帽子,一定没有心思工作。

舒老爷子磨破嘴皮子才解释清楚事情的真相,尽管这“真相”半真半假,但总归,梁冰和舒四弟是没有关系的。

当然小园子里的演员也通过被记者采访的途径解释了这件事,但流言蜚语还是没能停歇。

舒家这事虽然闹得人尽皆知的,但流言蜚语终究不是真,好赖歹来,这是过了一个多月平息了。

这一个月里,舒衍的日子并不好过,不仅被股东要求撤职,还被亲弟弟冤枉,最重要的是,他心爱的梁冰走在街上的时候会被人扔臭鸡蛋,舒衍替梁冰挡了几回之后决定每天都送梁冰上班。

终于有一天,也不知道舒衍的为了过得顺心些,还是为了梁冰不再受那些造谣者的侵害,舒衍开始行动了。

那天清晨,舒衍像往常一样,把睡得如死猪一样的梁冰背到洗漱台,为梁冰挤好牙膏之后,拍了拍梁冰的脸:“傻狗,醒醒。”

“嗯?”梁冰哼了一声,闭着眼睛,耷拉着脑袋,在半梦半醒里凭着感觉接过牙刷开始刷牙。

好不容易刷过牙,嘴角的泡沫还没有擦,舒衍就把梁冰又扛回来床上:“今天别上班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寄书上学的大学。”

“那你把我扛回来做什么?”梁冰还没有完全清醒。

“你继续睡,寄书念书的大学就在云城。我们中午吃完饭出发,也来得及,我现在打电话给你请假。”

梁冰伸出一个OK的手势,再一次陷入睡梦里。

梁冰已经很久没有吃李妈做的午饭了,趁着请了假,梁冰这一次算是能好好休息了。

这些日子,每天在舒家的小园子里报幕,日复一日做着重复的工作,梁冰倒是喜欢这样的工作,也不觉得厌烦。

那天上午,梁冰终于想起三院五楼的游乐场。

“你总算想起来五楼还有个游乐场了,我都害怕我的心思白费,那些游乐设施可都是我精心设计的。”舒衍洋装抱怨梁冰。

梁冰咧嘴一笑:“是呀!我就是忘了,今天才想起来。”

“那三少奶奶要不要上去看看?”舒衍问。

梁冰摇摇头:“我不想上去。”

说着梁冰就往电梯口走,舒衍跟在梁冰身后,然后上前像搭着哥们儿的肩膀一样搭着梁冰:“老婆,我突然想起来,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事?”

“明天还要召开股东大会。”舒衍认真的说。

梁冰蹙眉:“我们还要像上一次那样先吃一一顿宴席,然后再投票吗?”

“嗯!”

“这是什么规矩?本人表示很不理解。”

舒衍解释道:“这是我姥爷定的规矩,我姥爷说,无论如何自家人都该酒足饭饱的见面,人只有吃饱了才会心情好,心情好办才会办好。怎么,你不喜欢这个规矩?”

“不是不喜欢,只是你们家的股东大会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那你想象中的股东大会是什么样的?”舒衍问。

“起码在会议室里,然后会议桌前坐着一群穿西装的老头 ,而且一个个老谋深算的那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