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寄书造假
作者:隋襄  |  字数:3174  |  更新时间:2019-10-31 23:50:11 全文阅读

难得忙里偷闲,舒衍自然会珍惜这个好机会,五楼的游乐场,梁冰玩得很尽兴,尤其是那旋转木马安装的播放器,那首《西西里舞曲》简直深入人心。

梁冰欢乐得翩翩起舞,舒衍上前邀请了他的公主跳舞,两人的交际舞还不错,只是偶尔梁冰跳错拍子踩到舒衍的脚。

“你是属驴的吗?”舒衍开玩笑的说。

梁冰一跺脚,再一次踩住了舒衍,舒衍疼得叫了一声。

“太过分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说着舒衍就朝梁冰的咯吱窝挠去,梁冰赶紧跑开:“你骂人,你还有理了。”

两人嬉笑打闹这,岁月静好着……

午饭过后 两人出发,来到寄书的学校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

梁冰戴了口罩,但一出车门,就被学生们怼着脸盘子拿着手机开始狂拍,梁冰也是无奈,就算自己已经离开了娱乐圈,但自己明星的身份好像还是没有褪去。

“怎么办?”梁冰问舒衍。

舒衍看向梁冰,随后露出一丝坏笑,紧接着,一伸手将脸上的口罩摘去。

梁冰不可思议的看着舒衍,舒衍笑着说:“你懂得。”

梁冰知道舒衍实在报复梁冰,他还在记恨着梁冰踩他脚的事情。

“小心眼。”翻了个白眼。

舒衍又一把搂过梁冰:“三少奶奶,翻白眼这种行为,可不是一个优质偶像该有的模样,收起你任性,随为夫觐见校长吧!”

梁冰扶额:“这么多学生看着呢!你正经点。”

舒衍顿了顿,随后笑了:“好啊。”

梁冰也噗嗤一声笑了:“好了走吧!”

就这样,两人牵着手,大踏步的走进了大学校园的门。

一进校园门,舒衍和梁冰就遇见了在广场中央的舞台上排练的西洋乐团,看样子像是在准备晚会。

乐团跟前围了很多人,像是来看表演的,梁冰舞台上望去:“舒衍快看,是寄书。”

舒寄书也看到了梁冰的毕竟梁冰身边围了太多拍照的学生。

舒衍朝寄书看去,寄书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穿衣风格完全没了在舒家时那种千金小姐的感觉,远看去,只一眼就知道是个普通大学生。

梁冰和舒衍不约而同的朝寄书的方向走去,这时梁冰身边拍照的女孩问旁边的同学:“梁冰是去找舒寄书吗?”

“你记错了,她叫蓝寄书。”

“她不是舒家的孙女吗?怎么姓蓝?”

“她自己可从没承认过,都是别人再说。”

人群中另一个女孩插嘴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蓝寄书的妈,是舒家大少爷舒蘅的前妻,听说和梁冰争家产,被梁冰陷害,才被赶出舒家的。”

又有一个碎嘴女孩也加入了谈论: “不是,我听说呀!是蓝寄书勾引舒家的少爷 这才被赶出来的,而且这事儿十有八九是真的,我姑妈在舒家工作 她最清楚。”

这些人以为广场上乐队排练的声音大梁冰听不到 ,但事实证明梁冰听得一清二楚。

梁冰虽然能听见,此时此景,她也只能装作听不见。

来到舞台前,寄书朝舒衍和舒四弟打了招呼,原来脸上任性稚嫩的模样已经不复存在,她的眼袋比在舒家时重了很多,一看就知道最近失眠了。脸上也是皮青脸肿的,有的地方还结着血痂,梁冰很佩服自己 即便是寄书这幅模样,自己还是一眼认出了她。

“三叔,三婶,你们怎么来了?”寄书从台下走了下来,向舒衍和梁冰正式打招呼。

才几个月不管而已舒寄书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眼里的光芒暗淡很多,也成熟了很多,她再也不是那个又哭又闹的小孩子了。

“听说你在这里受欺负了,大哥不放心让我过来看看。还有,今天是欺负你的那些人出狱的日子,今晚五点半他们出狱,我们本来是要和你们校长去接他们的,但是既然遇见了你,要不要一起?”舒衍问。

寄书淡然的摇摇头:“舒蘅还真是和我妈藕断丝连呀!既然你们邀请我去,那我就去呗,反正从来欺负我的人,我都没看清他们长什么样子。”

“对了,很久没有大嫂的消息了,她最近在做什么?”梁冰问。

寄书微微一笑:“不当护士了,卖了车,开了一家炸鸡店,生意特热闹。”

“看来你们离开之后,日子过得还不错。”梁冰感叹。

舒寄书笑着说:“太平盛世的,有手有脚的,有谁真能把自己饿?”

“有理,看来我们寄书长大了呢!”舒衍也笑着说。

寄书的成熟与落落大方款款而谈,让梁冰和舒衍都感到很意外,他们甚至有点不适应。

这一边舒衍和梁冰在这里与舒寄书说话 那一边云城集团的校长听说舒衍和梁冰来到了他们学校,立马换上正式的西装来找舒衍。

学校图书馆要扩建,舒衍和梁冰的到来绝对是云城大学的机会。

“哎呀!舒总,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早。”校长眉开眼笑的朝舒衍伸出手。

和校长握了手:“校长您哪里话 ,我也是云城大学毕业的学生,怎能是您来迎我们?该是我们去见您的。”

“都是虚礼,虚礼。”校长摆着手,又见到梁冰的相貌比那些女学生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隧问:“这是舒夫人吧?”

“您好!”梁冰礼貌的打过招呼。

之后,舒衍和梁冰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

舒衍脸上的职业社会假笑完全消失了。

当校长关住办公室的门那一刻,舒衍很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校长室的皮沙发上,梁冰错愕,舒衍给了她一个安心的手势。

“校长,这次我们也不和您绕弯子了,您想要扩建图书馆,这钱我太太出。

不过我和我太太来这里,可不仅仅是给我的母校做贡献的。”

“您的意思是?”校长站在舒衍面前弓着腰问。

校长五六十岁的样子,地中海式的发型,见舒衍翘着二郎腿,不尊不重的坐在沙发上,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小姑娘。心想,你是个什么东西 要不是为了我的学生,要不是为了学校能有更好的发展,我一个学术界的泰斗能对你一个土豪点头哈腰?

“我的意思是,希望您去劝说寄书,让他她替那些欺负她的人作证翻案。”舒衍昂这鼻孔的说。

“你说什么?”校长不敢置信。

别说是校长了,就是梁冰也瞪大眼睛,不知道舒衍这是在做什么。

“寄书是我家侄女,虽然我大哥和大嫂已经离婚,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自小长在我们舒家,要说没感情那是假的,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孩子,这孩子打小就不说一句正经话,黑白颠倒的。

这一次呢,我们也知道是寄书先利用她舒家孙女的身份去招惹那些孩子的。还威胁孩子们说,如果不听她的话,就让舒家的保镖天天去骚扰那些孩子的家人,那些孩子被她吓怕了,就合起伙来把她打了一顿。”

“是吗?”校长发出疑问。

“当然是真的,寄书的脾气我们最清楚,这件事呢,表面上看是寄书被校园霸凌,但实际上是寄书在舒家以外的地方胡说八道,并且给舒家的名声造成了十分不利的影响,她闹这一下,指不定那些孩子出狱之后怎么说我们舒家。

况且,寄书这孩子,坏毛病实在太多,都是家里人惯出来的,她今年已经成年,如果再不给她一些教训,怕是以后会酿吓大错。

我不指望校方能做什么,只希望那些孩子出狱以后,校方能配合法院调查,以便孩子们翻供。”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个条件。”校长也算利落,没有废话。

“请讲。”

“如果事情的真相不是您说的这样,我们校方将不会配合您。”校长立场坚定。

舒衍笑了,带着嘲讽的意味说:“看来校长还是正人君子呢!”

校长也没了方才谄媚的模样,挺直了腰杆,笑着说:“不还意思,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们教书育人,求真,求诚。”

梁冰看着舒衍,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善良,还是伪善?她摸不清,也不明白,心中对舒衍的疑问再一次被勾起,舒衍说母亲在国外生活了,可是已经过去很久了,母亲还是没有半点消息,那个在舒家门口捅了自己一刀子的人,也是没有任何消息……

“您放心,我说的全是真的,不信的话,今天下午孩子们出狱的时候,我们带着梁冰,去接他们,看他们怎么说。”舒衍很自信的站了起来,随后牵住梁冰的手,和校长告别:“我们先去看看寄书,您有四点我们在校门口见面,您有一个多小时的考虑时间。”

“好,那我考虑考虑。”校长说。

舒衍微微点头:“好的,那么,再见。”

梁冰被舒衍牵出校长办公室,还是有些错愕:“你说是寄书招了那些孩子?”

“对呀!寄书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那些孩子就是在网上刷到了四弟的视频,说了几句坏话,被寄书看到了,从手机到电脑,一路黑到那些孩子们的家长那里,孩子们也是被她吓唬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才……

我也是没有办法,四弟冤枉我,恨我,身为哥哥我很痛心,现在我能做的,也只有摆出真相给他看了。”

“寄书可能会因为这个坐牢,你这样做,就不怕舒老板怪你吗?”梁冰问。

“放心,我是不会让寄书坐牢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