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寄书,出事
作者:隋襄  |  字数:3572  |  更新时间:2020-01-01 11:54:49 全文阅读

寄书造假说谎是常有的事情,舒衍已经习惯……

“寄书又说谎了,你说,我是不是该把寄书关起来打一顿就,然后警告她,再说谎就把她扔到非洲做苦力。”舒衍牵着梁冰的手,游走在校园之内。

年轻的女孩们拿着手机对着梁冰一阵狂拍,梁冰无奈的看着舒衍,舒衍无奈的笑笑:“看来梁女士的人气不减呀!”

舒衍的调笑并没有令梁冰觉得难堪,尽管梁冰内心有一万个小九九,但终归自己老母亲在人家舒家人手里,没有不屈服的道理。

“寄书说谎倒是常事,不过你怎么肯定寄书说的一定是谎话?”梁冰反问。

舒衍歪嘴一笑:“寄书什么时候说过真话,走吧!去瞧瞧大嫂,听说大哥最近徘徊在大嫂的店周围,从来没进去过,也没和大嫂打招呼,也不知道这对苦命鸳鸯今后会怎么样。”

“所以,他们这个婚离得一点意义都没有?”

“那倒不是,等着瞧吧!大嫂还会搬家的,为了寄书,也为了她自己。母女俩,同时嫁给舒家的兄弟俩,这辈分,着实有点乱,大嫂好面子,总不会真教寄书嫁给四弟吧?”舒衍分析的头头是道。

梁冰听着就觉得脑袋大,这事儿还真没地方说理去,自己如果是舒老爷子,恐怕早被气死了。

想到这里,寄书突然出现:“三叔,监狱我就不去了,刚接到电话,我妈的店着火了。”

“人没事吧?”梁冰问。

“没事,就是我家的家当……”说着寄书就开始抹眼泪:“三叔三婶,能不能麻烦送我回趟家?”

“没问题。”

寄书哭得可怜,舒衍虽然知道寄书在利用自己,但作为看着寄书长大的长辈,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就是为了大哥舒蘅的面子,也得答应。

来到罗嘉嘉的住处,大火已经被消防员扑灭,只是店门里只剩被烧黑的家具,其他物品被大火烧得只剩灰尘。

罗嘉嘉正坐在点门前的椅子上哭。

远处传来车门拍响的声音:“嘉嘉。”

是大哥舒蘅,舒蘅满脸焦急模样,不顾一切的狂奔到罗嘉嘉身边,罗嘉嘉见了舒蘅没有说话继续流泪。

舒蘅一把拉住罗嘉嘉的手:“走!”

“去哪儿?”罗嘉嘉问。

“去问问老爷子,咱们都离婚了,他还要咱们怎么样?他这分明是想要你的命。我们去找他,让他给我们留一条活路。”

罗嘉嘉甩开舒蘅:“别做梦了,他今天能烧店,明天真能要了我的命,当年也不是……”话说到一半,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失言,罗嘉嘉赶忙闭嘴。

一旁的寄书听了这话,当时就急了:, “妈!你们的意思是那老爷子放火烧店?还有没有王法了?他当法律是空纸吗?。”

梁冰听了半天,总算是明白, 说来说去,老爷子无非事仗着罗嘉嘉对舒蘅的深厚的感情才这么肆意妄为,老爷子知道,就算真有什么证据,真能证明放火烧店这事儿是老爷子派人干的,有舒蘅在一天罗嘉嘉就不敢把老爷子告上法庭。

舒家这一家子和寄书这母女俩,这辈子算是缠在一起来,想分开,除非真出了人命。

天知道梁冰此时的内心倒究有多少个无奈,回想自己和舒家,也真是孽缘:“舒衍,离婚吧!”

“其实我爸……他”

“不用解释,我懂,有钱人家,大家族~”

梁冰兀自上车,自己开着车正要走,谁知没走几米,舒四弟也忽然的出现就像从天而降的都教授,挡在了梁冰的车前,像个无赖一样:“梁冰,你给我出来。”舒四弟泼妇一样的穿着一件橙色的大褂,如同从民国穿越来的说相声的骂街演员一样,叉着腰指着梁冰就开始骂:“你妈生你的时候没告诉你当人当狗自己说了算?好好的人不当,偏偏跑去给我爹当狗,你怕是没挨过说书人的打,告诉你,我舒四弟打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不了进局子里走一遭,给老子出来,咱们好好掰扯掰扯。”

梁冰停下了车,有又下了车,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哒哒的声音,梁冰知道,自己是在发抖,时至今日,她还是很怕舒四弟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舒衍。”从梁几乎是打着牙颤说出来的。

梁冰直往舒衍身后躲,也不敢乱说话,听舒四弟这口音,像是冤枉了梁冰,意思是,这店是梁冰受了老爷子的指示,梁冰派人来烧的。

舒衍将梁冰护在身后:“老四,是谁告诉你,这事儿是梁冰干的?你也不动脑子,她这么胆小,就是给她个胆子,她敢做杀人放火的事吗?她平常最怕你,她敢对寄书家的做什么吗?”

舒四弟一撸袖子:“别扯那没有用的,监控录像和录音我都带来了,别想抵赖,走走走!今天四爷非把你送进监狱不可。”说着就从裤兜里往出掏手机。

舒四弟的手机发出声响,众人耳畔响起老爷子的声音:“梁冰,这事儿爸就拜托你了,我知道我们舒家不干净,也不指望不能高看我们舒家。你如果真的想见到你母亲,放火这个事,我还就非要交给你不可。”

“爸!我知道舒老板……”

“别说那么多废话,罗嘉嘉这根卡在舒家脖颈里的鱼刺老头我拔定了 。

你……不想见你的母亲了吗?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舒衍不可置信的看着梁冰,梁冰早已地下了头,直到手机里发出梁冰的声音。

“答……答应。”

手机里的录音就这么直勾勾的放了出来。

这一回,梁冰彻底成为了众矢之的,她低着头,舒衍问她话,她也不抬头说话。

寄书的责备声舒四弟的谩骂声,舒蘅无奈的劝阻声在此时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梁冰红了脸,准确的说是羞愧的红了脸。

舒衍虽然无奈,但满心有的还是心虚,自己敬爱的父亲这是要卖了自己呀。

舒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梁冰带走了。

舒衍将车子开到了郊外四下无人,夜空之下繁星点点,万籁俱寂,夜,悄然而至。

“我……”

一个吻,吻在了梁冰唇上,舒衍堵住了梁冰妄图辩解的嘴,许久:“不用解释,梁冰,我能理解你。”

“你是真心喜欢我吗?”梁冰问。

她的眼神里闪烁着疑惑,此时难道她不该遭到舒衍的谴责吗?那不是小事,是放火烧店呀!杀人放火,她自己做了“放火”

舒衍轻易的原谅引起了梁冰的怀疑 成年人的世界里,做错事从来都是要付出代价,并且接受谴责的。舒衍的行为很反常。

“是,真心喜欢,至少现在就很喜欢。”舒衍回答得干脆。

舒衍还是那么肆无忌惮都说着谎言,一切都是为了弥补他的欺瞒和罪行,他不知道自己的罪行究竟能掩饰多久,也不知道真相到来那天,梁冰是否会原谅她,总归他更愿意就这么得过且过着,奉行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即便度日如年,也一天一天的往过混着。

回到云城市里,舒衍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云城集团边上的西餐厅里。

有关梁冰和舒老爷子的那段录音已经被舒四弟传到了舒家的微信群里,舒洋冷嘲热讽的发了一条“呦!小猫咪变黑老虎了。”以此来讽刺梁冰,梁冰不敢回复。

“别担心,大嫂是个明事理的人,她不会怪罪你的,你也是想见到你妈妈而已。”舒衍安慰着梁冰。

梁冰垂着眸子不想多说一句话,就像是一个做错被大人抓包的小孩子一样,过了很久,梁冰才缓缓开口;"对不起,你本来就和舒老板之间有了隔阂,被我这样一闹,你们之间的裂痕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修复了。”

西餐厅里烛火闪闪熠熠,烛光照在舒衍脸上,桌上的牛排被舒衍切去大半,他倒是还有胃口吃饭:“原来你是在担心我。,放心吧,四弟不是心狠的人,只要我们能证明寄书被人打这件事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四弟就一定会原谅我的。”

“可是你怎么证明?这也太难了。”

“寄书学校的校长马上就到,等他到了,你就知道了。”舒衍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梁冰没有多问。

西餐厅是在高楼的高层,云城的夜景一览无余,诺大的云城映在眼前。

梁冰觉得这个没有亲人的城市冰冷至极。“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晚了。”云城大学的校长顶着地中海式的发型笑眯眯的朝舒衍和梁冰走来,点菜之后三人进入正题。

校长是个有风骨的人物, 但比起为学生争取实实在在的福利,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妥协,答应了舒衍帮助舒衍调查寄书被打一事。

“没想到校长这么痛快。”舒衍摆出一副社会人专有的架势,虽说戴着一副近似框的眼镜,但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

“大学生是要报效国家的,为他们谋取福利和教他们做人是我的职责,就算落下骂名,我也不能为了自己的虚名抛弃他们。来之前我在想,如果我答应你的要求,学生们会不会说咱们官商勾结,但转念想想,说了有什么用?只要我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人一辈子能活几十年?”

“校长还是校长,到底是读书人,就是活得比我们这些俗人通透,今天算是受教了,谢谢校长。”

“欸!也不能这么说,一个人一个活法。时代在变,但是善恶没有变,在这个时时刻刻都发生改变的时代里,我选择了继续善良,我希望我的学生也能选择善良,仅此而已。”

梁冰在一边听得腻烦,这校长是教导主任升任成校长的吧,怎么就这么多大道理?

夜风习习,校长总算走了,梁冰觉得自己上了一堂思政课和文学课,那校长仿佛琼瑶奶奶上身,车轱辘话说个不停,又像是嘴上开了光一样,梁冰差些就昏昏欲睡的倒在舒衍的肩膀上睡着了……

西餐厅是在云城集团旁边的,校长走后,舒衍的秘书也来了,说是有紧急公务的需要舒衍处理,舒衍来不及回公司,让服务员收了餐盘就开始工作。

梁冰则点了一杯冰激凌等着舒衍。

舒衍的秘书是个已婚妇女,上下打量了梁冰几眼,梁冰身为女爱豆,对于这样的眼神再敏感不过了,这个女秘书一回公司一定会说自己的坏话,这是肯定的。

梁冰隔着落地玻璃窗看着屋外的夜景,回想着今天一天里发生的事情,心里乱糟糟的。

“嘿!傻狗回家了。寄书到舒家了,像是又要闹一场的样子,做好战斗准备吧!三少奶奶。”舒衍拍了拍梁冰的肩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