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庶女的璀璨人生 > 正文
第一章 意外穿越
作者:新竹悠悠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19-09-07 10:00:07 全文阅读

火红的龙凤双烛即将燃尽,烛台下凝结的蜡滴迎着从窗户的缝隙间射入的朝阳,略显白色宛如孩童娇小的手掌。偌大的房间,梳妆台,衣柜,桌椅,简单的陈设显得冷清而凄楚,西南角的床上,女子悠悠转醒。

一片火红刺入眼睑,女子猛地坐起,刺骨疼痛袭满全身。自己明明在与毒贩交涉的现场,寻找机会解救人质,隐约间毒贩扣动了手枪的扳机,没有多想,便奋不顾身的扑向人质,她下意识的摸向胸口,没有枪伤。

怎么回事?她的双手嫩滑,柔若无骨,身体明显不是二十八岁的体魄,这是一副娇柔稚嫩的少女肢体,天哪!大红色的嫁衣裹着陌生的躯体,让她如坠雾里。

“王妃,您醒了?奴婢伺候您更衣吧。”粉嫩嫩的小脸,柳叶眉,细腰身,身后摇摆的古式发髻,小丫头挑起门帘带进一股寒风,让女子的身体微微发颤。

王妃,这个古怪的称呼,是在说自己嘛,环顾四周,“你是在叫我吗?”

刚要放到桌上的脸盆“哐啷”摔在地上,顾不得溅了一身的水渍,小丫鬟张大嘴巴,“王妃,喜鹊知道您心里委屈,才会在昨日出嫁时,心灰意冷投水求死。可王妃您就是不顾及自己,也要为三姨娘着想呀,三姨娘这些年任人欺凌,默默忍受都是为了您能平安长大,如今虽不能尽如人意,终究是离开了那个地方。”

“跳水?昏迷?出嫁?王妃?难道我穿越了。”她自言自语,“拿镜子给我。”

喜鹊将铜镜递过来,黑色的眼眸闪烁着丝丝不解,王妃待字闺中时的性子多少有些懦弱,从不敢大声说话,刚才那一瞬间的强势让她仿佛产生了错觉。

铜镜下的容颜,疏离中带着几分羸弱,倒也是个美人胚子。果然是穿越了,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喜鹊几乎要屏住呼吸,轻飘飘的声音灌入耳中,“喜鹊,我有些头疼,对之前的事情仿佛想不起来了,你能与我说说嘛。”小说里看来的情节,不得已拿来用用,女子尽量扮作头疼郁闷的着急。

喜鹊心中诧异,转念一想,也许是落水伤到了脑子。不管怎样,王妃波澜不惊的淡定,让喜鹊慌乱许久的心忽然被欣喜雀跃填满,“王妃本是相爷府的二小姐慕容晴儿,三姨娘所出,性格温文而婉,不得老爷看中,倒是三姨娘与贵妃娘娘是亲姐妹,几经周折,定下了小姐与黎王爷的亲事。”

喜鹊闪烁其词,脸色涨红,似有为难,“继续说下去。”女子神情镇定自如,声音清婉稳重,不温不火。

“晋王爷乃是皇后所生,太子的胞弟,自幼得了一种怪病,眼睛不能视物,双腿不能行走,偏巧百花宴上大小姐大放异彩,夺得第一才女的冠名,皇上便赐婚与晋王爷。”

“你刚才称呼我晋王妃,也就是说,大小姐与我互换了花轿,她嫁入了黎王府。我爹知道了吗?”

“啊!小姐,你想起来了,昨日你为了这个跳河自尽,奴婢都要急死了,其实黎王爷与大小姐早有私情,有一次还被小姐给撞见了,可小姐选择了隐忍。黎王爷垂青大小姐,却未能满足大小姐的虚荣心,太子妃至今人选未定,夫人便想着借助这次百花宴让大小姐一举赢得太子爷的首肯。还好,老天爷长眼,没有让她们得逞,小姐,三姨娘不容易,求您,奴婢求您看开些。”小丫头一心护主,疼惜之情不加掩饰,看得出,她是真心待自己的。

慕容晴儿?想来与自己以前的名字倒是如出一辙,21世纪赫赫有名的医学世家的嫡亲继承人,居然也俗套的穿越了,抬眼望去,这新房难免有些落魄,倒像是匆忙之间收拾出来的柴房,免为栖身,难道真的要安之若命啦,目光幽怨的瞟向窗外。

眼眸扫过地上的铜盆,水渍已然结冰,薄薄的一层,棱角分明,脆弱的不堪一击,她抿唇一笑,“喜鹊,重新打水,我要梳洗。”

晴儿打开衣柜,精心挑选了一件紫色云缎子外衣,头发被盘起,自己是学医的,铜镜中女子的容颜让她不悦的皱起眉头,她的手缓缓的覆盖在白皙的脖颈上,慢慢的向上移动,果然如此,这张面皮可谓做的精致,却还不能逃脱她的掌控。

轻叹一声,这副身体的原主怕是有身不由己的原因顶着这张假面才能活下来,这样的容颜已经美得让人离不开眼,面皮之下的容颜又该是怎样的,她慢慢的一点点将面皮揭起,以前的自己,也算俏丽佳人,与这张脸比起来还是天壤之别,她再次将面皮沾上,心中不竟揣测原主会有怎样的苦楚。

前一日还是风清气爽,这日午时刚到,灰中带橙翻滚的幕布便笼罩了清尘湛蓝的天空。晴儿站在院子中间,沾染了冰冷刺骨的味道,三千青丝随风散开,自己的命运就这么简单的改写了,也好,能够活着,就要珍惜。

她的目光越过院中零落的野草停留在院墙上,院墙早已落败不堪,因为年久失修裂痕斑斑,也不过两米之高,想要翻墙而过倒也不难,回身看着喜鹊,果断的决定还是有些犹豫了。

连续两天,慕容晴儿都规矩的不吵不闹,十二月的冬天寒气逼人,屋内连炭盆都没有,喜鹊从外面进来,赶忙放下门帘,不停的揉搓冻红的双手,“王妃,今天是归宁的日子,王爷身体欠安,不能陪您回去了。可要是不回去,三姨娘怕是会担心的。”这两日看似安宁,也全然不是如此,她们主仆二人的衣食住行都是自己解决的,馒头伴着咸菜,配上都能当镜子照的米粥,勉强果腹。看来这晋王打得算盘是想让她自生自灭罢了,而她却不能如他所愿。

“那就启程吧。”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沉郁,目光掠过一脸愁容的喜鹊。

新竹悠悠
作者的话

新书发布,欢迎新老朋友进来逛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