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快穿之拯救黑化boss计划

正文末世守护(3)

[更新时间] 2019-10-10 06:51:28 [字数] 3018

很快简沫就搬到了新的房间,一路走来,她看到最多是每个人脸上的恐惧和绝望。简沫来到自己的房间,宽大明亮,只有她一个人。随之而来的便是长达几个小时的检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检测过后,简沫被带回房间。房间内有一扇窗,可以看到外面。但一连几天,简沫都是在这个房间,根本没有人来传唤她。简沫透过窗户,看到了一个个人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但回来却是被抬着走的。简沫咽了口唾沫,不由得擦了擦自己手心的虚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林小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终于一天清晨,简沫被叫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基地人员带她来到了安宴的实验房。简沫双手双手被牢牢的绑在手术台上,头顶的光让她睁不开眼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人迅速走完,四周充斥着浓烈的消毒水味,实验房中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可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一会儿,门打开的声音传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头顶的光被关灭,一团黑影站在她的面前。简沫睁大眼睛看清了安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新来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看着简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她男人就是好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就好玩儿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抬手,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摸了摸简沫的脸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顿时感到后背一凉,心里感到直发毛。简沫觉得这个世界的自家男人可不好对付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实验开始,安宴戴起口罩,转手拿起旁边托盘中的针管,针头慢慢的刺入简沫的手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一疼皱起眉头,可随之而来的剧痛差点让她背过气。那种犹如千万只蚂蚁一起撕咬你的皮肤的痛简直让简沫痛不欲生。不一会儿,因为太过剧痛,简沫全身全被冷汗所打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安宴只是冷冷的站在一旁,手拿着报告快速的记录着一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剧痛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可简沫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大口喘着粗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等到她睁开眼睛时,房间内一片黑暗,明显已到了半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艰难的支撑着坐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七,我怕我还没有完成任务就死在这里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呼唤小七,内心十分抑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请宿主不要放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七机械的声音在她的脑中响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就帮帮我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直接开口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不起宿主,系统无法干预任务世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七回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认命,她必须想想办法,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可不行,她保准死在手术台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后面几天,简沫都没被带去实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吃好喝好养足了精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第九天的下午,简沫被带到实验房,又如上次一般双手双脚被绑在手术台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走到简沫面前俯视着她,眼神像是看一件艺术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不由得很讨厌这个眼神,大胆的瞪了安宴一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眼睛一跳,似乎对简沫的这个眼神感到十分惊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不喜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问了简沫一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鬼才喜欢!简沫疯狂的在心里吐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怕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小声的说,声音软糯,配上简沫的相貌,让人不忍心伤害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没有说话,眼睛一直看着简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乖……,不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象征性的安慰了一下简沫。随之拿起针头插了进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忍不住想骂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次又如上次的剧痛一般,但痛的程度又大了一倍。不一会儿简沫便痛的直接晕了过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直到第二天早上简沫才睁开眼睛。@*#^=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坐在床上忍不住叹了口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她脸上的肉如肉眼见般正在减去,怕是还过不久就瘦成了皮包骨吧。可简沫并不知道,她其实算是实验最好的人,一般进去后出来的人,要么是身体不再完整,要么是已经丢掉了大半条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任务还是要完成,简沫暗自给自己打了打气。虽然很痛,但其实两次实验简沫都是忍了过去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与此同时,简沫房间内的摄像头对准了她,镜头的另一方正是安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坐在椅子上看着简沫,抬手摸了摸屏幕上的简沫。他也很奇怪,自从第一次给简沫实验,他看到简沫的第一眼并不想去伤害她,所以他用了最不常用的药剂。第二次他下得有点儿重,简沫直接给晕了过去,当时安宴在一旁看着晕过去的简沫,内心止不住的发慌,拉着笔的手指也在不断地抖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个人为什么给他的影响这么大?安宴盯着屏幕中发呆的简沫。可安宴知道,他并不反感这种感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是他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句话一直在安宴的脑中响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三天后,简沫又被带入了实验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站在一旁调着药剂。简沫躺在手术台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博士……我手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冲安宴叫了一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果然!安宴在听到的那一瞬间停止了一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发现让简沫感到欣喜不已,她就说她会带给他影响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安宴并没有其他动作,还在继续着手中的动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博士,我手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很疼很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下实验我不动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给我解开一下下好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不住的叫疼,脸上的表情委屈不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会逃走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走过来,眼神冰冷的看着简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走到他实验室的每一个人,没有一个人是不想从这里逃走的。这个人也想从他身边逃走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一想到简沫要离开,心情就感到十分的暴躁,浑身的气势瘆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缩了缩脖子,她又惹到他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一直没有说话,走到一处药柜前拿出药剂,打到针管里插入了简沫的手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闭上了眼睛,以为又是使她剧痛的药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过了许久,简沫也没感觉到疼痛的到来,简沫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安宴,可随之而来困意却越来越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感到十分头晕,全身没有一丝力气。在简沫晕过去的那一刻,她看见了安宴正对着她笑,眼睛里的占有欲可怕的吓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到简沫醒来时,她已经发现换了一处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所处的这个房间比她原本的房间还要精致许多,电器家具一应俱全,风格简单大气。简沫此时躺在柔软的床上,衣服已经换过了,身下的床给她的感觉很是舒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想动,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不能动,还有嘴巴也不能发出声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醒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推门走了进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只能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安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好似没有看见简沫的状况,笔直走到简沫的身边,像玩偶一样用手把她扶起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身后垫了两个大枕头。安宴拿过旁边放着的粥,一脸宠溺的看着简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这情况简沫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会如此多半这一切都是安宴做的。虽然不知道安宴有什么目的,但至少他没有伤害她的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放松下来,越发感到肚子饿的紧,可是看着安宴喂过来的粥,她想说她的嘴也不能动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是安宴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连忙放下粥转身离开了。等到安宴再回来,手中多了一管针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慢慢的注射到简沫的身体。不一会儿,简沫就感觉到自己的嘴巴有知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尝试的动了动自己的嘴,一脸欣喜。安宴在一旁看着她这个傻样子,他也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睛里正划过笑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简沫很快发现,除了嘴巴能动,她的全身还是不能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想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没待简沫说完,安宴一下便把粥摔在了地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想离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恶狠狠的看着简沫,情绪正在一个爆发的边缘。@*#^=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有”@*#^=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到安宴这个样子,简沫连忙使劲摇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就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听完瞬间冷静下来,笑着摸着简沫的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待在我身边什么也别想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苦笑着点头。在刚才的那一瞬间,简沫真的觉得如果她说不的话,安宴肯定会打断她的腿,不要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这就是自家男人的属性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从此简沫就过着被安宴囚禁的生活。她不能离开这个房间,一日三餐都是安宴亲自喂她,连上厕所洗澡安宴也亲力亲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最开始简沫还有点不好意思,但久了觉得两人都老夫老妻了有什么在意的呢?索性简沫就乐意接受了。两人的相处模式越来越亲密,简沫偶尔耍些小脾气,安宴也依旧纵容着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安宴也只限于此,对于亲亲抱抱还没对简沫做过。简沫大多数时候一个人呆着,安宴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做实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喜欢我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一边吃着安宴投喂的葡萄一边问安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喜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用迷茫的眼神看着简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留在你身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下倒是让简沫惊讶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为我觉得你很有趣,比尸体,鲜血更有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安宴眼中闪过光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简沫没有说话,一直看着安宴,现在自己在安宴眼里也不过是一个有趣的宠物而已,她有必要下一剂猛药了。很快李嫣然就要来攻打M城了,她必须想办法让安宴离开这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