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上古探案集 > 正文
第一章 被欺负的小吸血鬼1
作者:洛千晖  |  字数:3530  |  更新时间:2019-08-30 21:21:34 全文阅读

  耳边,鸟叫虫鸣,还有一个老婆婆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月缈一双无力的手想要抓住那个老婆婆,怎么也抓不住。

耳边还是那个婆婆说话的声音,月缈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周边的一切都在晃动,那个老婆婆也变得模糊不已,渐渐消失,耳边只有老婆婆的那句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小姐,能帮你的我都帮了,记住一直往西走,你的父母亲在等着你”

“是梦?”意识清明,慢慢的睁开眼,看清这里是她熟悉的山林,她虚弱的松了一口气,她有些恍惚,这里的一切让她陌生而熟悉。

月缈闭上眼眯了一会,再次睁开眼,她露出惊恐的表情,她失忆了!

月缈发现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他的一切自己都不记得了,她茫然而又恐慌的看着周遭的森林,跌跌撞撞的往西面跑。

近了,近了,她看着眼前刺眼的光芒,就像一个处于黑暗中的人突然看见阳光一样,渴求起来,跌跌撞撞的步伐越来越快,突然,她脚下一空,跌落了崖底。

崖底是一潭死水,水很清,却也深,月缈整个人被水淹没了,奇怪的是,月缈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不适,她可以在水中自由的呼吸。

她尝试在水里潜游,像美人鱼一样欢快的游着,快游到边缘时,她发现水里有什么一闪一闪的,好奇的她游到水底,发现了一面破旧的镜子。

她伸出手,刚想将镜子从土里拿出来不想被镜子的边缘给划伤了,一滴血正好滴在镜面上。

月缈摸着被划伤的手,再次惊恐起来,她看着从手中流出来的血,不是纯粹的血红色是夹杂着金黄色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泥土里。

月缈眼睑动了一下,一双丹凤眼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吸收了月缈一滴血的镜子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忽亮忽暗,被这一场景吸引住的月缈,下意识的将还流血的手放在散发光芒的镜面上。

“唔~”月缈感受到一股吸力,那股力量好像要将她的血吸干似的。

月缈惊醒过来,想要将覆在镜面上的手撤回,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拔不出,月缈心慌不已,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突然,镜子发出刺眼的光芒,月缈下意识闭上眼睛;等光芒散去,月缈和那面镜子消失了。

此时,失去意识的月缈正处于一个混沌的空间,周围黑漆漆的,伸手看不见五指,像被吞噬了一样。

醒过来的月缈像个瞎子一样慢慢的往前摸索走去,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诡异的地方,包括她自己也透着诡异,恐惧萦绕在月缈的心头。

月缈不知自己走了多久,她感到累了,她想休息,就在这时,月缈的前方出现一丝光。

惊喜的月缈飞奔过去,可这光就像海市蜃楼一样,怎么也触摸不到。

疲惫不堪的月缈倒下了,她难受的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的月缈并不知道那抹光在她倒下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快速进入她的大脑里。

“这是……”闭上眼睛的月缈不知道这是不是做梦,她看到之前看到的镜子,那诡异的镜子。

奇特的是月缈知道这是自己的灵识海,而镜子却出现在自己的灵识海中。

她害怕,害怕这面诡异的镜子会对自己不利,因为在她的意识里,灵识海是非常重要的,一旦被损坏轻则变为痴呆,重则死亡,月缈还不想死。

正当她紧张的看着那面镜子时,一本古书从镜子里飞出,准确的飞入月缈的手中。

“玄灵功?”月缈看着上面的古文字下意识说了出来。

月缈看着上面的上古文字,惊讶的抚摸古书上面的文字,这些字明明很陌生,却让她觉得很熟悉亲切。

正打算翻开古书,不想食指被古书封面的棱角给划伤了。

血一滴一滴的渗透进古书之中,月缈似乎对这件事习以为常,等到月缈发生不对劲时,古书消失了,留在月缈脑海的是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

“玄灵功分为九层,每层秘法皆有九种术法,九九归一,功法大成,可诛神”

月缈听后大惊,瞳孔放大,在怀疑这声音说的真实性。

什么样的功法可诛神?

月缈不懂也在恐惧着,可那声音却不容许她有所退却。

“筑基成功,可学第一层秘法――丹墀”

女子说完,月缈的识海出现了一个缩小版的自己,盘膝、双手放在两膝上。

月缈发现缩小版的自己,她的周围有一股奇特的颜色涌入体内,很快又好似达到平衡静止不动。

月缈静静的看着,她觉得奇怪又觉得这很平常,这样矛盾的心理让月缈心里有些诧异,她不知为何自己会有如此矛盾的意识。

月缈看了一遍又一遍,下意识开始模仿起来,月缈沉浸在自己的意识中,惊奇的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她发现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有色彩了。

月缈看着自己被包围在彩色空气中,又把这些全都纳入体内在体内一个循环转化成为体内一部分,一次两次……

月缈不知道自己这些在体内循环多久,她开始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心慌的她下意识停了下来,等她睁开眼睛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看过那个小人是如何停下来的。

这一切诡异的事让月缈迷糊了,但她能感觉到身体不再是那样虚弱不堪,似乎强壮了些。

这一发现让月缈感到惊喜却又伤感,月缈看着周围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光明,根本不知道出入口在哪里。

月缈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也找不到出口在哪里,正当她放弃时突然被送了出去。

许久不见阳光的月缈看到刺眼的光芒时下意识闭上眼睛,许久才缓缓睁开,眯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等到眼睛完全能适应光才完全睁开自己的眼睛。

面前的一切都是自己被镜子吸进去前的场景,没有任何变化,镜子也恢复原来的样子。

不过月缈摸着额头,她能清楚的感应到灵识海中有一面镜子,完全区别于面前所看见的破旧镜子。

月缈深吸一口气,她想要试一试看看这面镜子能不能再次将自己吸进去。

月缈闭上眼睛等了几分钟,等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原处,动都没动。

月缈知道那面能将自己吸进去的镜子就在自己的灵识海中,散发柔和的光芒,和面前那面普通的破旧铜镜完全不一样。

月缈伸手将镜子从土中拔出,擦拭干净后,无意间发现自己眉间有一抹红色带着金色边缘的花。

那花就在她的眉间,没有任何不协调的地方,似乎天生就是这样的,可月缈心里很清楚,她应该没有这眉间花,看着额间的眉间花,脑海中一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快的她根本抓不住。

月缈闭上眼睛仔细回忆却发现大脑还是空白一片,什么也不记得。

月缈很失望,看着自己在水中犹如美人鱼一样在水中畅游,她终于决定遵循那个老婆婆的话一路向西走。

月缈游出水面,看着四周花草树木,不知哪里是西,无助的她只能祈祷会有一个人过来,这样她才能知道哪里是西。

正当月缈焦急等待时,识海中的镜子发出强烈的光,光芒酝酿了几秒,突然朝一个方向射去,那个方向正是西方。

月缈抬头看着那道光,她能感受到这光是从识海中飞出,她快步跟上去,深怕那道光会消失。

“你这个怪胎,不要和我们一起上学,你凭什么和我们一起上学……”放学的路上,有一群小孩子拿着石子扔向小女孩,眼中充满恶意的目光。

被石子砸中的小女孩只是蹲在石头前面,双手抱头,一动不动。

小女孩已经习惯被这样对待,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也不眨一下,安静的听着。

过了很久,那群小孩子看着不还手的小女孩觉得没意思,纷纷离开回家。

很快太阳下山,天色变暗,小女孩终于动了,她缓慢的站起身,露出四颗尖尖的牙齿,现在的她非常渴望人血。

可是,小女孩捏起拳头,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那样她的妈妈就不会再回来了,这些都是照顾她的婆婆告诉她的。

从出生到现在婆婆都很维护她,宠着她,经常给她讲爸爸妈妈的故事,可是现在婆婆生病了,周围的人再也不用顾虑,开始肆无忌惮的打骂她,总之他们想要赶走她。

他们认为小女孩就是个怪物灾星,必须要赶走她,这种恐惧早在小女孩出生的那一刻就存在,一直挥之不去。

如今小女孩的守护者已经不行了,他们自然有底气将这个小女孩给赶走。

肆意的打骂让小女孩感到委屈,后来小女孩慢慢变得麻木起来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婆婆一直在撑着最后一口气。

“你是哪里的小女孩?”

突然小女孩听到让她血液跳动的声音快速抬头,看到无比熟悉的面容,激动的扑过去,“妈妈!”

女人愣住了,她看到那个女孩哭泣的样子心里莫名开始泛酸,就好像这个孩子真的是自己的一样。

被小女孩抱住的女人正是刚从森林里出来的月缈,她抱起小女孩,将小女孩的眼泪擦干净,笑着说:“你家里人呢?”

月缈想这个小女孩大概没有母亲,自己又和女孩的妈妈长的很像这才喊了自己妈妈。

“妈妈,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寒栀?”女孩没有回答月缈的话,反而质问起月缈。

月缈听到女孩委屈埋怨的话愣住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女孩,也没想到女孩会说这样的话。

  月缈低头看着还在哭泣的女孩,只好哄着女孩让女孩带她到她的家人哪里,这样她才能告诉女孩自己不是她的妈妈。

小女孩寒栀被月缈抱着,不过这不妨碍她为月缈带路,寒栀很有精神的指挥月缈往左边,往右边,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月缈才走进寒栀居住的村庄里。

月缈看着落魄不堪的村庄下意识皱了眉,她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如此贫瘠落后之地,月缈看寒栀的衣着,稍微有些破旧,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衣服布料很好,完全不像这个村庄的孩子,衣服粗糙,月缈觉得奇怪,但并没有说些什么,只当是小女孩得父母给女孩买的。

“妈妈,左边第三家就是我们家,婆婆看见你肯定很高兴的”寒栀笑嘻嘻的拉着月缈往婆婆那里走去。

此刻,寒栀根本不知道一旦找到她的妈妈,她就会永远失去最爱她的婆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