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手烂牌
作者:半粒腰果  |  字数:2602  |  更新时间:2019-09-01 21:49:56 全文阅读

知了,知了。

  唐祤坐在医院吸烟区的长凳上,耳畔响着知了叫,夏天的嘈杂让她本就深锁的眉头愈发深邃,心口烦闷的感觉无处宣泄。

  之前和父母争吵的记忆依旧历历在目,唐祤想到自己双亲的荒谬提议,竟要求即将结婚的她,先和邻居的儿子相处试试?

  真是疯了!

  “我和谁结婚,什么时候结婚,是我的事,你们只要知道对象是谁,我并没有请你们做任何决定。”

  “喜欢他的是你们,欠人情的也是你们,凭什么要我去还?”

  “想要自己女儿以身相许啊,再生一个啊。”

  唐祤怼得父母哑口无言逐摔门离去,三天后才知道母亲腰椎旧疾复发住院的消息,这期间全是那位深得父母喜爱的青年鞍前马后的照顾。

  把母亲气病又疏于照顾,她在旁人口中彻彻底底沦为不孝女。

  想到这些,唐祤心口就有一股闷劲儿顶心顶肺,太阳穴擂鼓似的,突突作痛!她收回捏眉心的右手,下意识伸手进口袋,指尖穿过柔软的布料直达末端,那里空无一物,片刻,唐祤才恍然忆起自己戒了烟,她无奈抽回手,同时抬手挠了挠面颊。

  烦!

  “喏。”一只手及时雨一般出现,把一盒烟递到唐祤的眼前。

  看到香烟的牌子她眉头微挑,缓缓抬起下巴,半步之外,在树荫与阳光的明暗分界线上,一个分外惹眼的青年正笑眼盈盈地看着自己。

  青年的容貌俊逸,自然垂顺的刘海丝丝分明,每一个毛孔都透着清爽,他很白,皮肤泛着一层珍珠的光彩。

  让人眼前一亮。

  “小白!”

  青年正是她的小竹马,父母钟意的女婿人选!唐祤见到他就有气,语气也不善起来,可她到底讲涵养没有当场甩脸走人。

  “小鱼。”青年腼腆的轻笑,一双点漆的乌瞳脉脉有情,浅浅的笑画龙点睛一般令灵隽如笔墨勾勒的五官活了起来,仿若画中人得了仙气:“我想你会在这里,果然,一来就见。”

  那话说得有几分千回百转的滋味,着实抓耳,像在喃呢一段蓦然回首的注定。

  呵~

  注定?孽缘也是注定啊,唐祤腹诽。

  “你上哪儿买的。”她接过烟,在手中把玩。

  唐祤抽的烟是小众牌子,产量极低,只在一个意大利小镇上销售,小白给自己的正是这款烟。

  哼,此地无银三百两

  青年施施然坐到唐祤身边,两手规矩的摆在膝上,他看着她淡淡说道:“朋友送的。”

  唐祤挑眉:“你抽烟?”

  他摇摇头。

  “那送你作甚?”他知不知道,这种粗糙的刻意为之会让人反感,她又不是小姑娘,中二浪漫唯粉。

  会因他心心念念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是八点档电视剧里的傻白甜,不是她唐祤!!

  跟她玩套路,还嫩了点。

  看他谎言被拆穿后无地自容的模样,唐祤心里冷笑,斜他一眼转过脸去,不再说话。

  她不开口,他亦不辩解,二人尴尬的坐了一会儿。唐祤撇撇嘴,心怨道:每次都是如此,她明明针尖对麦芒,结果跟打在棉花上似的,父母和小白对她态度惊人的如出一辙,每每话到一半戛然而止,又不肯解释,唐祤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什么药,但她要结婚,事情必须有个了结!

  她收回视线,深吸一口气,说:“小白,谢谢你这些年一直照顾我父母。”做事要先礼后兵,唐祤再反感对方,也不会全盘否认他照顾父母的事实,该道谢的,还是要说。

  “不用谢。”

  “但是,你的感情我回应不了。”唐祤转过脸,无比认真的直视对方。

  唐祤不会拿自己的感情去报什么狗屁恩,凡事有因有果,父母强迫她出国是因,无人陪伴就是果。

  “为什么,我哪里不好?”小白面色微变。

  “没感觉这件事,和你好坏没关系。”

  小白抿着薄唇,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像被抽干了灵魂只剩下空壳,他仿佛自语的喃呢着:“试一试都不可以么,我们以前~~~”

  “试什么?要能喜欢,早喜欢了。”唐祤掐断对方的话头,面对他因震惊煞白的脸,她苦涩一笑,带着讥讽的恳求道:“小白,看在一起长大的情谊上,别让他们因你为难我。”

  咄咄逼人,不留余地,唐祤一向如此。

  身边的人又沉默了,紧抿的两片薄唇轻颤着,他在压抑情绪,她知道,唐祤晓得自己话说得有多重,可快刀才能斩乱麻不是么。

  小白低着头,良久后才开口:“我知道了,对不起。”唐祤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那带着浓烈忧伤的声音。

  奇怪。

  心口为何跟着他一字一顿的扯疼?

  他们感情很深么?

  唐祤别过脸,不理会这莫名的伤感,或许她只是受母亲生病的影响,情绪容易波动而已。

  她不可能为小白难过就改变初衷,该断的就要断干净。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在医院请了护工,瞿星让她家的保姆来我家顶两个月。”唐祤不想落下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名声,她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能帮的一定竭尽全力。”

  “好。”

  唐祤别过小白,一身轻松,她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打算回家拿换洗的衣服。

  那时,正好是下午十八点四十分。

  晚高峰交通不畅,车载电台正在播报实时路况,唐祤靠在车窗上,听着十九点正的报点,意外也就在此时降临,巨大的撞击让她瞬间成了滚筒里的土豆,随着车子上下颠倒。

  出车祸了!

  这念头在唐祤脑海里一闪而过,如流星划过夜空。

  等她意识重新回笼,已经不知过了多久,唐祤一睁眼,眼前一片漆黑,有个愤怒的声音倏然在耳边炸开,就像有人忽然往脚边扔了一颗炮仗,砰,心惊肉跳。

  “你想作甚!用整个系统的力量为她续命么!”

  “是,我要救她。”紧接着另一个年轻的男声坚定回答。

  “人各有命,她已经不记得旧情,你还痴心为她逆天不成?!”

  “我不管,我换她,我愿永不超生,只求她活。”

  “胡闹。”

  “我只是通知你!”

  “哪怕你这次从她的记忆里彻底消失,你也要救么?”

  “是!”

  “为父无话可说!!”

  他们在争执,唐祤方要开口呼救,可意识却被狠狠打入黑暗。

  而黑暗中并不宁静,那儿有一段信息不断重复。

  她叫唐小鱼。

  死于交通意外,本该魂归地府,半路遇到一个急需招工的系统。

  任务很简单,为系统亲儿子保驾护航。

  具体剧情:不知道,日后补充。

  具体人物:目前只有系统他崽子,其他日后补充。

  具体地点:山坳,水田镇,其他日后补充。

  得到奖励:复活。

  信息洗脑循环着,直到逼人的凉意弄得她浑身一颤,脸上又冷又湿,五感瞬间归拢,唐小鱼攸地睁开眼,触目一片模糊,她用力眨了眨,许久,才能视物。

  “呵~什么鬼。”她迷茫地瞪着厚重的乌云,嘟囔道。

  冰冷的雨密密匝匝水打在皮肤上,唐小鱼不自觉又打了个哆嗦,她醒来后身体有些不受控制,本以为被鬼压床,结果试着收拢五指,握拳时除了肌肉稍显僵硬,并没有梦魇的感觉,更像睡久了手臂发麻,触觉迟钝。

  不是鬼压床,更不是做梦!

  那还傻兮兮的淋雨作甚?

  唐小鱼提着一口气,唰地坐了起来,整个人跟电线杆子似地直挺挺立着,她动了动脖子,关节还是有些迟钝不受控制,这是怎么了?全身都发麻了?

  虽然感觉到不对,可唐小鱼想不出缘由,正疑惑间,一股暖意从胸口满向四肢百骸,像喝了一口热水,浑身通畅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